中陕核收购未果,却牵出陕西地产商人"内幕交易"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05 10:55

    每经记者 任钢    实习记者 淡忠奎    每经编辑 师安鹏

    图片来源〡每经记者 任钢 摄

    陕西国资近些年大动作不断,除了重组整合玩得风生水起,在证券化方面亦是可圈可点。

    比如陕煤化集团收购恒神股份(832397.OC),延长化建(600248,SH)划入陕西建工集团,北元化工顺利过会等,当然还有2018年末,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陕核)联合陕西金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金资),对江苏南通上市公司金通灵(300091,SZ)的纾困式收购。

    这个收购后来被南通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产控)“截胡”,突然终止,后来也就不再讨论了,毕竟收购失败这种事在资本市场太过常见。

    但今年8月末,中国证监会宁夏监管局(以下简称宁夏证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突然旧事重提,原来一名陕西地产商人因为这次收购,涉嫌通过内幕交易,从中获利近87万。

    如今,迎来重罚…… 

    金通灵陷困局 中陕核欲接手

    故事还得从2018年10月说起。

    那时候,江苏创业板公司金通灵正面临难处,实控人季伟、季维东两兄弟已经将所持的3.75亿股公司股份全部质押,流动性困难,且有平仓的风险。

    彼时金通灵公告称,季伟、季维东与各质权方保持良好沟通,将采取积极措施,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化解质押风险,保持公司控制权的稳定。

    但实际上,两兄弟这时候已经想到了出让股权。

    根据宁夏证监局的通告,当年10月,季伟通过金通灵上海办事处联系到恒泰华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泰华盛)郝某等人,郝某又联系了陕金资总经理万某。

    之后,陕金资、陕西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陕金资控股股东)与金通灵才坐到了一起。只是经过了解、商谈,转让的事却没谈成。

    图片来源〡金通灵官网

    2018年11月12日,万某等人又来到了中陕核商谈业务,向中陕核时任总会计师范某提到了金通灵控股股东转让股权一事,有意由中陕核出资成立基金,通过基金收购金通灵控股权。

    两天后,范某、中陕核金融发展部部长哈某新等人与中陕核下属投资公司相关人员认真讨论了收购金通灵控股权的事,这次收购才有了眉目。

    11月20日,金通灵、中陕核、陕金资、恒泰华盛几方人员在中陕核开会,签订《关于江苏金通灵流体机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之保密协议》,并对合作达成一致意见。

    次日,收购的事上了中陕核党委会,会议同意对收购金通灵股权事宜立项,要求尽快签署框架协议并开展相关工作。

    11月27日,中陕核召开董事会,同意与金通灵签署框架协议,并同期开展尽职调查等。

    28日,金通灵、中陕核、陕金资相关人员在金通灵会谈,商定并签署《框架协议》。

    29日,金通灵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署框架协议暨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披露金通灵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陕金资、中陕核签订了《框架协议》,交易完成后金通灵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陕西省国资委。

    从几方谈判到决定收购,用时也就不到20天,效率不可谓不高,但又一个20天后,情况却发生了180度大逆转…… 

    南通产控介入 收购陡然生变 

    2018年12月18日,金通灵发布公告,以“本次控制权转让的最终方案及交易条件未能达成一致”为由,突然终止了与中陕核的合作。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金通灵相关人士透露,《框架协议》约定的很多内容已不能实施,达不到纾困相关的需求。

    但或许更为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故事有了新的主角——南通产控出手介入。

    终止协议的前一周,12月11日,南通市发布《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10条举措瞄准民企痛点,精准为企纾困。

    其中提到,设立首期10亿元规模的民营企业纾困基金,帮助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14日,南通产控与金通灵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季伟、季维东签订了一份《纾困暨投资协议》。

    根据上述协议,南通产控拟受让季伟、季维东持有的上市公司8405万股股份(占比7.18%)、接受表决权委托、参与上市公司再融资。交易完成后,南通国资委将成为金通灵的实际控制人。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虽说换了主角,但故事却依然熟悉。

    南通产控承诺给予资金支持,2019年一季度向上市公司提供6亿元借款、授信或担保;2019年至2023年对上市公司进行融资帮助及资金支持累计不低于60亿元。

    2019年6月末,金通灵的控股股东已变更为南通产控,截至同年7月,南通产控以担保的方式落实了6亿元资金。

    另一边,收购金通灵“告吹”后,中陕核马上将目标转向了江苏另一家上市公司*ST蓝丰(002513,SZ),同样以纾困的方式谋求控股。

    不过,随着中陕核原董事长张斌成被查,收购之事拖了将近两年,披星戴帽的*ST蓝丰“已经等不起了”,转而去寻找新的重组方。

    2020年8月31日晚,*ST蓝丰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苏化集团的通知,决定将解除股份转让等有关协议。

    至此,有关中陕核的两次收购事件都告一段落。但是,关于中陕核与金通灵的故事却没有就此打住,甚至“横生枝节”。

    陕西商人获利87万 被指“内幕交易”

    8月31日,宁夏证监局的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又将这个过去一年多的收购事件重新拉回公众视线,而一个有关内幕交易获取暴利的故事也浮出水面。

    前文提到了中陕核收购金通灵过程中一个重要角色——中陕核金融发展部部长哈某新,他在2017年认识了时任陕西双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朝。

    就在收购之事过中陕核党委会的当天,也就是2018年11月21日,两人打了一通电话,两天后又用imessage短信联系1次,并约定中午在西安市新纪元海港大餐厅会面吃饭(消费时间显示为13:58时)。

    吃饭结束后半小时,王朝就用本人账户,通过办公室电脑下单,分三笔买入金通灵约70万股(当日收盘价4.03元/股),耗资约286万元。

    三天后,王朝又继续使用该账户,分三笔买入金通灵约68万股(当日收盘价4.06元/股),耗资约279万元。

    根据《证券法》规定,中陕核的收购涉及金通灵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属 “重大事件”,这在11月29日金通灵向外界正式披露前,应为内幕信息。

    也就是说,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王朝共买入金通灵约139万股,耗资约565万元。

    而且,截至2019年3月7日(当日金通灵收盘价4.99元/股),王朝已将持有的金通灵股票全部卖出,交易盈利约87万元。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宁夏证监局认为,王朝在内幕信息形成、发展过程中及交易金通灵的关键节点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哈某新存在联络、会面,在与哈某新会面吃饭的当天中午后,转入资金重仓买入金通灵。王朝交易金通灵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或提出证据排除内幕交易。

    最终,宁夏证监局决定,没收王朝违法所得86.95万元,并处以86.95万元的罚款。

    挣了87万被没收不说,又被罚87万,真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当然,处罚通告也说了,如果王朝对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但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粉巷财经(ID:nbdfxcj)查询工商资料发现,王朝目前仍为陕西双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之一,该公司工作人员称,王朝已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这个事我们还不清楚”。

    故事讲到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这正是,中陕核收购不利,金通灵另寻买家,陕西商人赚股差,却落得个赔钱把款罚。


    本文来自一言不合就爆料的粉巷财经,欢迎关注!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