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SCG生物医药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hristy Ma:国内生物医药行业起飞,我选择了在最好的时候回来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8-27 12:05

    SCG生物医药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hristy Ma说:“我刚过来(中国)的时候,我很多美国的朋友、同事他们都在问,情况怎么样?差距大吗?说实话,可能前几年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从临床的角度会说可能还是有一些距离,需要5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才能接轨,包括参与临床试验志愿者方面等等。但这几年,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后,大家对新药实验的看法,还有政策改变都很大,新医药政策也出得很勤,对未来的发展,我很有信心。”

    每经记者 郑洁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近年来,我国医疗卫生总费用逐年增加:2019年达到5.8万亿元,而医药费用在整个费用中占比超过30%。与此同时,我国制药工业格局也发生了改变,1998年以后,跨国企业的药品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仿制药产业也开始快速发展。2010年以后,我国仿制药的质量开始进一步提高,与此同时,生物医药产业也逐渐接近医药产业舞台中央。 

    在生物医药产业,免疫疗法是当下肿瘤治疗领域最具前景的发展方向之一。随着PD-1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应用范围逐渐扩大,在世界范围内,CAR-T疗法也在不断出现新的进展。CAR-T疗法作为有别于传统药物的“活药”,不仅对复发、难治性肿瘤患者表现出了突破性疗效,其生产体系和使用场景也有别于普通药物。

    目前全球已上市三款CAR-T疗法,分别为诺华的Kymriah和吉利德(Kite)的Yescarta,以及吉利德的Tecartus。在国内,除了复星医药、药明康德等医药巨头已陆续布局外,亘喜生物等生物医药公司也取得了不少进展。

    8月22日,在新沪商医疗大健康产业战略发展论坛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SCG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CG)首席策略官兼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hristy Ma,在她眼里,SCG因为其堪称独角兽的CAR-T和TCR-T肝癌疗法靶点,足以在国内乃至全球范围的生物医药创新公司中占有一席之地。

    SCG生物医药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hristy Ma。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独特靶点 专注肝癌CAR-T和TCR-T疗法 

    NBD:与国内同赛道一些相对头部的企业相比,你觉得SCG的优势在哪里?

    Christy Ma:我们还是一家初创公司,2019年才进入中国,在张江有我们的一个研发转化的基地,所以跟传统的大药企当然不能比,但也有一些专家说,现在是中国医药行业起飞的时候,对吧?中小创新型的药企,其实现在是有空间的。 

    我们公司的名字“SCG”,其实“S”是Singapore(新加坡),“C”是China(中国),“G”是Germany(德国),在德国有我们Research Discovery前期研发中心,跟当地出名的一些研究机构合作,把德国最创新、最先进的技术引进过来。我们总部是在新加坡,也是我们在亚洲比较面向国际的一个窗口,我们也是借助它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所以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主要也是在新加坡。在中国,我们开展我们的临床项目,以及未来我们的产品和市场其实也是在中国,所以我们主要是融合三个地方的优势来做。

    NBD:那公司目前核心的科研力量或者说最先进的技术是什么?可以介绍一下吗? 

    Christy Ma:我们现在有两个产品是比较领先的,一个是CAR-T平台,还有一个TCR的平台,我们主要是做跟乙肝相关的一些疾病,包括肝癌等等。国内其实有挺多做细胞治疗的,但我们是比较少的同时拥有两个平台的公司。 

    我们的理念是,很多的肿瘤都是感染所引起的,这个案例的数字在中国乃至亚洲特别多。在中国,100个癌症患者中,大概有25个都是因为长期感染所引起的。反观欧美,感染所引起的癌症病例是非常少的,100个患者中小于5个。中国是乙肝大国,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有很好的治疗手段,所以我们还是在思考,怎么利用我们公司的优势,把最创新的技术带到中国,帮助有需要的病人。 

    我们前期的研究已经能很明显地看到,乙肝病毒是可以清除的,就是说有技术确实能把带有感染的细胞杀死,让它不在携带者体内复制,所以我们是拥有最有可能可以治愈乙肝的技术,但现在由于费用非常昂贵,所以目前CAR-T技术一般都是用在比较晚期的癌症患者身上。此外,我们公司也引进了新的产品,就是一个双特异性抗体,对于慢性乙肝癌前病变的患者有比较显著的疗效。

    NBD:CAR-T和TCR技术平台是相对先进的治疗肿瘤的技术,同时,目前国内确实比较多公司在做,SCG有什么比较独特的优势,作为一个未来的技术护城河吗? 

    Christy Ma:如果你真的去看很多公司的产品,大部分都是国外一些可能已经上市,或者是已经比较成熟的靶点,然后他们拿过来使用或者可能也有一些修改,修改后可能更有效,但是基本上创新度不够。 

    但我们公司的是完全创新的,包括我们针对乙肝和肝癌的CAR-T和TCR-T,我还没有看到有任何其他公司在做。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公司是做肝癌的,但是他们的靶点都跟我们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在这一块,我们还是站在比较领先跟创新的位置。

    NBD:目前关于SCG的技术创新,想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可以分享吗? 

    Christy Ma:可以。我们现在已经在进行一期临床的阶段,同时已经在开发下一代细胞治疗产品,计划明年推进到国家药监局的申报流程。

    体察国内医药政策变化 有信心做好“独角兽”

    NBD:为什么SCG要选择从肝癌靶点入局CAR-T和TCR-T疗法?从你的叙述来看,这条路并不好走,走常人不常走的路,SCG有迎接常人不常遇见的挑战的能力吗? 

    Christy Ma:这样说,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模仿成熟的靶点,说实话,我们也看到比较多的中国企业,甚至比较大的公司,他们也是在走这一条路。作为创新型的公司,我们更相信自己的优势,以及原创性所带来的价值和竞争力,从长期角度讲,这才是中国医药市场所需要的。 

    所以,我们觉得创新是一个元素。我过去在美国,看到中美医药市场是很不一样的,在美国超过75%的市场份额都是创新药,包括每年投放的资源,但是在中国,这个数字是7%。所以我们觉得既然现在有这个机遇,如果从医药产业中要崭露头角,现阶段你可以去做别人做过的,但是往后你肯定是必须自主研发创新。 

    为什么我们一开始就盯准这一块?因为我们不会选择已经比较成熟的、大家都在做的靶点。选择乙肝以及肝癌,是因为首先这是中国和亚洲非常稀缺的一个技术,第二我们的技术确实在全球是领先的,我们负责科研的创始人是这个领域非常顶尖的专家,我们有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等顶级的研究力量,对未来造福数亿乙肝病人和肝癌患者,我们有信心。

    NBD:你是在美国长大并在美国从事多年的医药领域的研究,选择来中国做生物医药,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环境,都有很大的改变。请问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选择?

    Christy Ma:我是在香港地区出生的,然后去了美国十几年,我在美国的药企主要是做临床开发,做癌症相关的一些研究,包括各类PD-1。为什么我会选择回国?其实在入行初期,我一直就觉得我是中国人,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想要回国看一下。我过去有一个项目是做胃癌的,因为胃癌患者在中国非常多,我的药靶点其实有超过90%的患者都是在中国的。

    NBD:这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 

    Christy Ma:那个时候是2015年左右。近5年,国内的医药政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那之前我的项目是在中国附近,包括日本、韩国,甚至俄罗斯,都有临床实验,但都是围着中国。 

    后来巧遇了SCG,他们那时候也需要一些有国外注册新药经验的人,所以我回来试一试。我开始中美两头跑,2019年正式搬过来。我觉得我也是在最好的时候回来了,这就是中国的开放,对吧?包括国家药监局数据等方面的一些改革,真的都是一个起飞的阶段。我觉得我这个选择也是蛮对的。

    NBD:你那么多年都在境外生活,在上海这段时间里,你在产业内有没有什么观察可以分享? 

    Christy Ma:我刚过来的时候,我很多美国的朋友、同事他们都在问,情况怎么样?差距大吗?说实话,可能前几年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从临床的角度会说可能还是有一些距离,需要5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才能接轨,包括参与临床试验志愿者方面等等。但这几年,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后,大家对新药实验的看法,还有政策改变都很大,新医药政策也出得很勤,对未来的发展,我很有信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