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流毒,陕西又一厅级“一把手”栽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24 20:13

    每经记者 任钢    实习记者 淡忠奎    每经编辑 师安鹏

    ​时隔三年,中陕核工业集团(以下简称中陕核)再曝“一把手”落马。

    6月23日上午,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就在三年前,张斌成的前一任书记兼董事长张宽民,才从陕西有色副总经理任上被带走调查。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的公告是,“对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张宽民(正厅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逮捕强制措施。”

    三年时间,两任一把手前“腐”后继,还有此前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贺久长、沈浩接连被查,以及郝晓晨、袁海科等落马,矿产能源领域成为“重灾区”,着实令人感慨。

    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对赵正永流毒清理工作进入深水区,潜藏在水底的“腐木”正在逐一浮出水面。

    一切,只等时间给出答案……

    多年前就遭举报

    张斌成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6月11日,参加江西核工业地质局到访人员的座谈,以及中陕核与陕西理工大学的签约仪式。

    而最近中陕核的两会精神报告会等重要会议,张斌成均未出席。

    6月22日,中陕核召开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集中学习会。第二天,陕西纪委监委网站就公布了张斌成被查的消息,他自己成了中陕核“以案促改”的生动案例。

    1963年出生的张斌成,是陕西大荔人。1987年,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陕西194煤田地质勘探队,自此与煤炭和矿产结缘。

    七年时间,他从普通的技术员干到队长。之后又履新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先后任副局长、局长、董事长等职位,人生自此“开挂”。

    2011年,陕西省煤田地质集团与陕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除天然气板块外)合并,成立陕西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张斌成随之上任陕能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

    三年后,他掌舵中陕核工业集团。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成立于1955年的中陕核工业集团,前身为核工业西北地质局,2000年划归陕西省管理,为正厅级单位。现有“地质勘查开发与核能利用”和“健康医疗服务与生物科技”两大主业,下属20多家子公司、两个三级甲等医院和70多家医疗机构。

    然而,成也在斯,败也在斯。

    高光之后,中陕核成了张斌成的“陨落”之地。

    “几天前就听说张斌成被带走调查。”老夏提到张斌成明显有些激动,虽然他已经从中陕核集团退休了二十多年。

    “我们核工业本来都清白的很,但现在报纸上一登就是我们中陕核出问题。其实这都是派来的干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本质,有点冤枉我们。”

    事实上,张斌成出事,几年前可能就已埋下伏笔。

    粉巷财经(ID:nbdfxcj)注意到,2014年的一份员工举报信仍在网上流传,被举报对象正是时任陕西能源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的张斌成。

    其中,所列“罪状”涉及涉嫌违规提拔干部、致使国有资产流失、办公场所超标等……

    能源矿产前“腐”后继

    三年前,张斌成的前任中陕核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宽民,以及原纪委书记杨建勋,同时被“双开”。

    前“腐”后继,让老夏等一批退休多年的中陕核干部非常恼火。“说实话,张斌成这再一出问题,我都有点沮丧。” 

    张宽民、杨建勋均被查出插手矿产资源、土地资源开发等问题。

    1959年出生的张宽民,在来中陕核之前,一直在陕西地矿系统工作,曾任陕西省地矿局局长、党组书记。2012年,张宽民作为省管干部,调入中陕核集团,任董事长。

    有意思的是,杨建勋紧随其后调进来做了纪委书记。本来应当相互监督的两人,短短两年间,竟都“严重违纪”。

    老夏透露,张宽民落马后,张斌成并没有在集团内部开展有效的肃清流毒和消除其恶劣影响的工作。“实际上,张宽民来的二十多个月,对局里的政治生态影响是很大的,买豪车、换办公沙发、利益输送,这些张斌成在任时都没有处理。”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当然,中陕核所暴露出的问题在陕西并非个案。

    去年赵正永落马不久,陕西燃气集团原掌舵者郝晓晨,延长石油集团原董事长沈浩,及其继任者贺久长——陕西矿产能源领域的三位大佬先后“消失”。

    与中陕核“二张”的落马类似,贺久长与沈浩也有在同一单位先后任一把手的经历。

    根据陕西省纪委监委的通报, 2008年春节前至2012年春节前,沈浩先后5次送给时任发改委副主任贺久长10万元购物卡。

    此后,贺久长接替沈浩出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

    可就在贺久长被查两天后,沈浩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

    纪检部门对二人的点评均提到了权钱交易,沈浩“心无敬畏,目无法纪,以权谋私,靠企吃企,利用担任国企“一把手”之机大搞权钱交易,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贺久长“在能源资源领域大肆进行权力寻租和权钱交易,逾越党纪国法底线”。

    耐人寻味的是,一个月前,沈浩和贺久长的老下属——延长石油(集团)副总经理袁海科也被调查。

    中央指导肃清流毒

    坊间猜测的赵正永流毒名单,正在一个个被官方验证。

    从沈浩、郝晓晨、贺久长到张斌成,多方信源证实,这个名单还有很长,张斌成想必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随着陕西对赵正永流毒清理工作的深入,能源、矿产等赵正永曾霸道插手的相关领域,盖子正在被逐一揭开。

    今年1月,中纪委通报,赵正永被开除党籍。随后,陕西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要求,“坚决与赵正永划清界限,坚决肃清赵正永流毒。”

    3月27日,陕西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集体学习,再次提到,“坚决肃清赵正永流毒和恶劣影响”。

    两个多月后,“陕西省委肃清赵正永流毒和以案促改工作领导小组、工作专班”成立。6月8日,陕西省委常委举行“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专题民主生活会”集中学习。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民主生活会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中组部派员到会指导。中央纪委九室副主任宋改平在现场。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陕西当前另一个现象也值得注意,从3月底开始,陕西在全省集中开展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开发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严肃查处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为期两年。

    此次专项整治以党政机关、人民团体或事业单位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及其分支机构领导干部为重点对象,主要整治违反党纪党规、法律法规,利用项目决策、干部人事、审批监管等职权或职务影响,采取指定、授意、暗示等方式,在工程建设、矿产开发中滥用职权、谋取私利,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

    种种迹象表明,肃清赵正永流毒正在由“事”及“人”,速度加快,逐渐深入。

    中陕核落马的两任董事长张斌成和张宽民分别是在赵正永担任陕西省长和省委书记时上任的,且都非中陕核内部成长起来的干部。

    老夏感叹,“我们核工业西北局1955年组建的时候,绝对都是国家的精兵强将,全部根正苗红,政治过硬,摸爬滚打,铆劲找矿。最后给我们调来这俩玩意儿,一个被抓走了,另一个又被抓走了,还有好吗?家门不幸啊!局门不幸啊!”

    (文中老夏为化名)



    投稿、爆料请发送至邮箱:mjxafxcj@nbd.com.cn

    加入粉巷社群请扫码粉巷财经公众号文末二维码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