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与精神暴力下的“剧毒”家教:号称能治抑郁症的翻版“豫章书院”停办了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18 22:20

    “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一家号称可以“治疗抑郁症”的机构,但由于“治疗方式”中含有精神、肉体暴力等被其称之为“喝汤扒皮”的“惩戒”内容,多名学员向媒体表示,对自己造成重大心理伤害。“大爱无疆”、“豫章书院”、杨永信们为何久禁不绝?

    每经记者 郑洁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20年5月以来,新京报、红星新闻、丁香医生、武志红等多家媒体、自媒体对“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游学营使用体罚、言语暴力等方式“治疗”患有“精神疾病”的未成年人事件进行报道。

    “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一家号称可以“治疗抑郁症”的机构,通过全国大讲堂、分享会等方式吸引家长将孩子送进“正心之旅”游学营。但由于“治疗方式”中含有精神、肉体暴力等被其称之为“喝汤扒皮”的“惩戒”内容,多名学员向媒体表示,对自己造成重大心理伤害,指责称“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盐城的“豫章书院”。

    经媒体曝光后,“大爱无疆剧毒家教”进行了种种“整改”:官网上,创始人居裕然“北大、浙大、哈工大客座教授”的简介被撤下,多个描写暴力惩戒学员的网页消失,“大爱无疆剧毒家教”公众号被改名为“裕然文化剧毒家教”。而在6月18日,记者已无法进入官网。

    图片来源:公众号截图

    启信宝信息显示,“大爱无疆”剧毒家教的运营主体是杭州裕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居志国100%持股。多个信源交叉证实,居裕然真名居志国,曾因传销被判缓刑。有接近盐城市公安局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目前已开启对居裕然和“大爱无疆”的调查。

    6月10日,记者拨通居裕然的电话,一位自称是其“小弟”的人表示:“我大哥过去很傻,拿命去救人,现在被一群打着正义旗号的人害”。对于未来是否还会运营“大爱无疆”机构,对方表示现在还不知道。有趣的是,由于该人声音与居裕然相似,记者请“大爱无疆”受访学员辨别,多名学员表示,这位“小弟”就是居裕然。

    值得注意的是,“大爱无疆”、“豫章书院”、杨永信们为何久禁不绝?在学员眼里,父母是“大爱无疆”的帮凶,不少网友也认为父母把患有精神疾病的子女推入了深渊。但这些父母,有着另一层焦虑。

    6月10日,学员乔棋的母亲林晓珊向记者表示,在进“大爱无疆”前,患有躁郁症的乔棋已经接受了医药、心理咨询等多种治疗,但至今未愈,亲子关系“十分紧张”,“我不关心居裕然,我只关心女儿怎么办,她没上大学,未来怎么生活?”

    苏渐幸的“遗嘱”

    2020年5月23日,苏渐幸本该去往江苏盐城“居家大院”接受“正心之旅”的治疗。

    但这天下午,家住14楼的苏渐幸把一份“遗书”发给了远在海外的朋友。“我跳楼了,我患有抑郁症,居裕然对我的死负有全部法律责任。”

    苏渐幸在15岁时被确诊了抑郁症,由于无法正常学习和生活,苏渐幸此后便休学在家。她的父母也曾学习心理学,尝试理解精神疾病,但几年后,女儿病情依然如故。焦灼之际,苏渐幸父母逐渐对医学治疗丧失耐心,“他们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为了让我能回到学校,他们什么都愿意尝试。”

    苏渐幸的诊断说明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今年年初,苏渐幸父亲的同事给他推荐了“大爱无疆•剧毒家教公益家教”创始人居裕然,此后,苏父逐渐“痴迷居裕然的书《居说集》”,一个多月前,苏渐幸父母提出,让她去江苏盐城参加“大爱无疆正心之旅”。他们认为,居裕然能治好女儿的抑郁症,能让女儿走出家门,开始正常生活。

    “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一家号称可以“治疗抑郁症”的机构,目标对象是存在“人生无目标、学习无动力、磨蹭拖拉、沉迷网络、初恋漩涡、厌学逃学、休学辍学、黑白颠倒、啃老蜗居,对抗父母、亲子关系、夫妻关系”等问题的人群。

    然而,苏渐幸并不想去盐城,在她看来,父母笃信的“导师”居裕然并不能治疗她的抑郁症,也不能改善她无法上学的状况。此外,苏渐幸听说“大爱无疆”收费太贵,“去玩几天都要近10万元,不想让并不宽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因此,在去不去盐城的问题上,苏渐幸与父母发生了多次冲突。5月23日凌晨,在一场剧烈冲突中,父亲告诉苏渐幸,要么去居家大院,要么滚出家门别再回来。

    苏渐幸的“遗嘱” 图片来源:苏渐幸的朋友左殷供图

    5月23日下午,苏渐幸的朋友左殷把苏渐幸的“遗嘱”发给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联系不上苏渐幸本人,记者马上报警。随后,记者联系上苏渐幸的父亲,苏父表示苏渐幸尚安好,他向记者确认,之前的确想要把苏渐幸送往居家大院参加“正心之旅”。

    想要自杀的不止苏渐幸一人,先后有多位“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机构的学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参加“大爱无疆“游学营后,曾浮现自杀念头,与家人的冲突和矛盾也在加剧。

    为什么苏渐幸会因为一个还未曾去过的教育机构,出现意图自杀这样的剧烈反应?

    多位学员报警:游学营里的肢体暴力和“荡妇羞辱”

    “大爱无疆”的官网称,“历经四年多时间,居裕然先生已帮助全国几百个饱受苦难的孩子从迷茫无助、困顿绝望、厌学轻生中走出来”;“许多个确诊为抑郁症、强迫症、自闭症、狂躁症、精神病等被迫服用精神类药物、住过特殊医院的孩子,断掉药物,找回自我,绽放生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多位“大爱无疆”的学员为曾确诊过抑郁症、躁郁症或者精神分裂症的未成年人。

    以抑郁症为例,作为精神疾病的一种,易复发是抑郁症的特点之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王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从临床数据来看,大概三分之一的患者会比较难治,反复发作或迁延不愈。而复发的首要原因是抑郁症患者服药依从性不佳,此外,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反复发作也与家庭、学校、心理等方面的应激事件有关。所以,坚持服药和系统治疗是治疗抑郁症的关键。

    对于“大爱无疆”前学员乔棋来说,断药不是她自己的决定。高中时,乔棋在确诊躁郁症后休学,因久治不愈,一直未能复学。2018年7月,父母提出要和她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参加“大爱无疆”游学营。

    乔棋的诊断报告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居裕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抑郁症不是疾病,主张断药。在“大爱无疆”游学营里,居裕然贯彻了这一点:学员都不吃药,他有治疗精神疾病的“独家法门”。

    所谓的“独家法门”就是“喝汤扒皮”,据“大爱无疆”公众号介绍,用戒尺“惩戒”被称为“喝汤”。“戒尺是竹子做的,打在身上‘噼里啪啦’响,‘汤’即被惩戒者灵魂深处流下的眼泪,是该机构“最具特色、最为震撼的精神大餐”。扒皮则是指在场家人之间“毫不留情面指出问题”,据多位学员和家长表示,“扒皮”常常当众举行。

    乔棋不想去游学营,她在问答类网站搜索“大爱无疆”,得到的大多是负面信息,“有人发贴说居裕然是骗子,靠打骂治疗抑郁症”。但父母以“滚出家门”相逼,乔棋不得已还是服从了。

    游学营里的学员大部分是未成年人,居裕然对这些孩子以“儿女”相称。同样,他们被要求称呼居裕然为“居爸”,乔棋觉得很不舒服,但她没想到这只是开始。

    图片来源:公众号截图

    游学营要求学员换上统一的服装,有个女孩不想换,“她就被一根长长的戒尺打了屁股”,有个高中休学的男孩要求离开,“居裕然就让他脱光衣服留下身份证和手机,身无分文地走。”

    在“大爱无疆”游学营里,未成年学员不存在隐私,有些女生还要面临“荡妇羞辱”。

    据乔棋回忆,有一对“早恋”男女被送进游学营,女生长得挺好看的,“因为夏天天气热穿了短裤,被居裕然当众说感情生活丰富,不检点”。

    一连串事件让乔棋出现了严重的躯体反应,在游学营头晕、心悸、厌食。不过,由于怕挨打,乔棋后半程变得“很乖”,她接受了与居裕然一对一的“链接”。“我穿着短裤,居裕然在链接的过程中一直把手放在我的膝盖和大腿上,我不舒服,我爸妈倒觉得没什么。”

    然而,在游学营快结束的时候,她还是没逃过挨打。事件起于她目睹了一位疑似确诊精神分裂症的男孩手被打“骨折”。乔棋记得,男孩因为“受不了了”,找其父要钱买了白酒,醉酒后跟游学营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导致疑似骨折。

    在乔棋记忆中,这件事是以轮番打这个男孩结束的。“居裕然打完三叔打,三叔打完他爸打,他爸打完其他家长打,到最后都没用戒尺了,一群喝了酒的人压着男孩打耳光,官网还有照片。”

    看到这一幕,乔棋呆不住了,她出逃并报了警,但可能是由于证据不全,警方又把她送回父母身边。居裕然告诉警察,乔棋是在“报假警”,警察走后,他要求乔棋爸爸拿戒尺打乔棋15下,打完后居裕然觉得打得不够重,又亲自拿戒尺打了她屁股15下。

    “当时我已经19岁,被一个陌生男人拿着戒尺当众打屁股,那种感觉又屈辱又恶心,回去一看,全都紫了。”挨完打后,居裕然又要求乔棋大声朗读戒尺上刻的字,也就是写在“大爱无疆”官网上的一句话,“原则面前决不让步,感情面前绝不含糊”。多年后,乔棋还会梦见这句话和这个场景,心悸惊醒。

    在这样的压制下,报警的学员有很多,但由于进入游学营要上交手机等原因,造成证据缺乏,报警多以失败告终。

    不断有学员报警 图片来源:公众号截图

    2020年5月,因沉迷网游被父母带到游学营的刘文韬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游学营挨打后,他半夜翻墙出去以举报传销为名报了警。

    盐城当地派出所向《新京报》方面证实,刘文韬当时确实报了警,警方也立案了。由于刘文韬只有15岁,立案后,警方将刘文韬交给他父母,父母又将刘文韬带回了游学营。

    “回了游学营,居裕然先是数落我,然后说要放弃我这个家庭,我妈妈就跪下了,后来我爸爸也跪了下来。”刘文韬说,居裕然骂他是畜生,要他跪下来给在场每个家庭都磕五个响头,自己流泪照做了。

    “我是健康的,没确诊过任何精神疾病。”

    “但那一刻,我真的想自杀。”

    游学营后:孩子病情加重,家庭冲突加剧

    “姐姐,怎么办,(居裕然)又开始威胁我了,我也会害怕。”5月底,刘文韬向记者发微信说,由于报警并接受了媒体采访,居裕然要告他诽谤。

    离开游学营前,刘文韬被迫写了一封情况说明,承认报警是对居裕然和“大爱无疆”的污蔑,并保证“不再诽谤居老师和污蔑全体成员”后,刘文韬签上自己的名字,“但回家后,媒体发了新闻,居裕然就给我爸妈打电话问情况”。据刘文韬描述,居裕然此后多次联系他和他的父母加以威胁。

    “你不做人,你要做鬼,我打官司要从你开始。”在刘文韬出示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一则微信录频中,微信名叫“居高望远”的男子对这个15岁的小男孩说道。

    此后,刘文韬的家庭危机出现了:他的父母反复询问其有没有在外面“乱说话”,三人之间的分歧和冲突加剧,刘文韬一度离家出走,最后到亲戚家居住。

    而在其他学员的表述中,从游学营回家后病情加重,与父母关系紧张、冲突升级,乃至诉诸暴力,离家出走的情况颇为常见。

    乔棋告诉记者,从游学营回家后,她去了一所全国知名的医院看病。从医生诊断来看,她的病情并未好转,她自身感觉病情反而加重了。

    离开游学营,乔棋的病情并未好转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乔棋眼里,病情加重和逐渐糟糕的亲子关系直接相关,从不打她的父亲开始频繁殴打她。“最严重的一次,我的手被打骨折了,打了石膏,没多久石膏也被打碎了。”在一次冲突中,她爸爸在情绪激动之下,用水果刀划伤了她的虎口。

    冲突中,乔棋的爸爸用水果刀划伤了她的虎口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这一事件在乔棋的母亲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被证实,“是我们太心急,对‘惩戒’的执行不到位才造成的。”

    在乔棋看来,她的父母被居裕然精神控制了。“每天要看居裕然的语录,我的动向他们隔几天就要跟居裕然汇报,对他极其信任”。乔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次居裕然来到她所在的城市,发微信让乔棋晚上8点独自到宾馆与其见面,“我妈竟然让我去,我妈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千万不要去,你妈妈是疯了。”

    为了脱离冲突频发的家庭关系,没上大学的乔棋离开家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独自谋生,但有同样经历的林奕博却因为病情加重,只能待在家里。

    2017年春天,父母带着确诊抑郁症的林奕博去“居家大院”游学营求医,在游学营里,林奕博同样挨了打,与父母发生冲突。具体发生了什么,林奕博不肯多言,他反复说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回忆游学营的相关场景会让他极其痛苦。

    从游学营回来后,林奕博精神越来越不稳定,家庭冲突愈演愈烈,林奕博的父母一度不敢回家。“他看着我们的目光充满了仇恨。”林奕博父母逐渐发现,居裕然的方法对自己儿子的病情没有效果。

    2019年,精神状态越来越糟糕的林奕博被父母送去当地的精神病院,住院三个多月后,林奕博的状态逐渐稳定。此后,林奕博的父母为他请了心理咨询师,同时坚持服药,今年开始,林奕博的病情有了显著好转。

    “真正的抑郁症,居裕然根本就治不了”。林奕博的母亲怀疑称,“很多小孩就是爱上网打游戏,居裕然拿着板子吓吓,他们就被吓到了,但我儿子这种,根本没用。”

    家长态度:有人天天读“居说” 有人准备诉讼

    在很多孩子的眼里,家长是“帮凶”;在很多网友眼里,家长很“愚昧”。实际上,这些家长并非是人们想象中“没文化”的父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将孩子送进游学营的很多父母的职业是大学老师、医生、公务员。

    对于这些家长而言,将孩子送进游学营是“走投无路”,即使逐渐感觉到“大爱无疆”似乎存在问题,他们背后却有另一层焦虑:孩子久治不愈,无法复学和参加高考。多位家长向记者表示,此前并非没有找过正规医疗机构和心理咨询师,但受种种客观状况的影响,他们把希望投向了居裕然。

    从多位“大爱无疆”学员和家长的讲述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捋出了一条从接触“大爱无疆”到进入游学营的轨迹:家长大多通过熟人推荐得知“大爱无疆“,而首次直接接触“大爱无疆”则多是通过各地“大讲堂”宣讲,此后拿到宣传材料,与居裕然取得联系。带孩子参加了“正心之旅(游学营)”回家后,与居裕然保持“链接”,每日聆听“居说”。

    “《居说集》尽是些正确的废话,什么“内心光明,人生才能光明”,每天群体背诵洗脑。”在乔棋眼里,母亲林晓珊被居裕然“精神控制”,极其信任居裕然,家中装修等大小事都要问过“居爸“的意见。

    “居志国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钱,如果我们给他钱让他打我们爸妈,他也会打的。”乔棋认为关键在于父母对精神疾病没有科学认知,他们不愿相信孩子患有精神疾病,坚信孩子的抑郁焦虑症状是自己太溺爱导致的,打骂教育可以帮孩子“改邪归正”。

    在刘文韬眼里,自己母亲更是被居裕然“彻底洗脑”了,每天都要看“居说”,事事都要“听居爸”。另外,在参加游学营之后,父母对居裕然态度不一,家庭关系也濒临破裂,“所以我在盐城报案时说他们是传销,因为跟传销的感觉太像了。”

    而居裕然的确曾是涉嫌传销的犯罪嫌疑人。居裕然真名为居志国,中国法院网显示,2006年11月,犯罪嫌疑人卢珈伙同居志国等人成立大连商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发展下线150余人,非法经营额达80余万元。2007年专案组两赴大连,将主要犯罪嫌疑人居志国、卢珈抓获归案。居裕然曾向媒体坦言,自己就是上述案件中的居志国。

    居裕然是否涉嫌非法行医、是否有资质进行心理治疗也成为孩子们心中的疑惑。在“大爱无疆”官网上,居裕然的简介曾写着,其是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多所高等院校客座教授;全国20多所中学名誉校长,心灵重塑权威、家庭教育实效第一人。

    《红星新闻》记者曾联系浙江大学核实居裕然客座教授身份,浙江大学方面表示,学校客座教授中并无此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大爱无疆”官网上,介绍居裕然为多所院校客座教授的简介已被悄悄撤下。

    家长们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6月10日,乔棋的母亲林晓珊向记者表示,自己曾经确实很相信居裕然,但在最近媒体曝光后,其态度开始发生转变。“现在不去评价他这个事,所有的心思都在如何让女儿对我们不再那么敌对。”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大爱无疆”虽号称公益,但几乎所有活动都收费不菲:参加“正心之旅”游学营起步9万元,平时各种大讲堂和分享会相对便宜,但也不是完全免费,动辄几万元的不在少数。

    林晓珊和其丈夫都是医生,收入不低,但其依旧认为游学营费用高昂,对另外一些收入相对较少的父母来说,参加游学营的这笔钱让家中经济状况更加风雨飘摇。

    林奕博的母亲告诉记者,参加“大爱无疆”正心之旅游学营给全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创伤。同时,十几万元的“学费”对夫妻二人来说极其高昂,“我们以前就是农民,现在孩子这样了,我们也没法好好挣钱,同时还要给孩子看病找心理咨询师,经济压力很大。”

    林母称有起诉居裕然的打算,希望能把交了的学费要回来,给孩子换一个“更好的心理咨询师”。

    莫小莎的父亲也在采访的最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裕然文化的宣传有造假偷换概念的嫌疑。“这里有个误区,裕然文化宣传的是让多少个小孩重返校园,我的看法是即使孩子暂时重返了课堂,也并不意味着内心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很多孩子都有反复。事实证明,抑郁症是需要科学、合理、系统的治疗。”

    图片来源:公众号截图

    直到6月6日,“裕然文化剧毒家教”公众号仍在更新。不过,多位学员向记者表示,盐城警方已经在行动了。学员提供的录屏显示,多位家长接到了盐城警方的电话要求配合调查。有接近盐城市公安局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目前确实开启了对居裕然和“大爱无疆”的调查。

    (文中受访者名称均为化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