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上海精卫中心专家王勇:无法复学的未成年抑郁症患者应该怎么办?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6-18 22:18

    王勇表示,使用精神和肢体暴力的形式是肯定不能治疗精神疾病的,建议未成年抑郁症患者尽早进行规范的、系统的治疗,去当地精神卫生中心或者精神病专科医院就诊。但是单纯的药物治疗对未成年患者来说,可能难以达到完全康复,最好能配合心理治疗,提高他们的依从性。

    每经记者 郑洁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今年5月以来,多家媒体、自媒体报道了“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游学营使用体罚、言语暴力等方式治疗患有“精神疾病”未成年人的事件。

    根据其官网,“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一家号称可以“治疗抑郁症”的机构,通过全国大讲堂、分享会等方式吸纳家长将孩子送进“正心之旅”游学营进行“治疗”。由于“治疗方式”中含有精神、肉体暴力等被其称之为“喝汤扒皮”的“惩戒”内容,多名学员向媒体表示对自己造成重大心理伤害,指责“大爱无疆剧毒家教”是翻版“豫章书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送孩子去“大爱无疆”游学营的家长不少是高学历、具有一定资本积累的“成功人士”,但多位学员将父母形容为“大爱无疆”的“帮凶”,也有网友认为学员父母很“愚昧”、“将子女亲手推入深渊”。

    而在父母看来,对于子女的现状和未来,他们极度焦虑,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寻找药物和心理咨询等专业治疗,但受制于所在地域医疗条件、自身对病情认知,以及与医生、治疗师的沟通问题,送孩子去“大爱无疆”是“走投无路”。

    前有“豫章书院”,后有“大爱无疆”,暴力“治疗”精神疾病的机构为何屡禁不绝?久病无法复学的孩子们又该怎么办?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王勇。

    图片来源:摄图网

    打骂治不了抑郁症  亲子关系是关键

    NBD:针对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的“大爱无疆剧毒家教”用“惩戒”来“治疗”多名未成年精神疾病患者一事,这种精神和肢体暴力的方式对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等精神疾病患者有效吗?

    王勇:首先,使用精神和肢体暴力的形式是肯定不能治疗精神疾病的。在精神治疗的历史上,精神疾病患者曾经苦不堪言,他们被视为魔鬼附体、异教徒或女巫,完全丧失基本的人权,被迫送进收容所等。为了拯救他们的灵魂,就得惩罚他们的肉体,所以惩罚一度成为“治疗”精神病人的主要手段。但这种所谓的治疗手段往往导致病人被折磨致死。直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后,比奈尔作为第一个被任命为“疯人院”院长的医生,提出解除病人的枷锁、以人道主义态度对待精神病人,他亲自打开了精神病人的手铐和脚镣,把“疯人院”成功地变成了医院。

    随着精神医学不断发展,人们发现,许多精神疾病的病因主要来自患者生理、心理、社会等因素,治疗手段也提倡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相结合的综合治疗。对于未成年抑郁症患者来说,体罚和精神暴力等于二次创伤,只是强制性地把未成年患者的情绪压下去,孩子的情绪得不到及时的宣泄和处理,更容易加重病情。

    其次,中度及以上的抑郁症应当以药物治疗为主要治疗手段,心理治疗等作为辅助手段,这是全世界各大指南和专家们的共识。

    最重要的,对于青少年抑郁症患者,只要能早期诊断和早期系统规范地治疗,大部分患者都能获得较好的疗效,减少复发的风险。起初抑郁症的治疗目标是症状改善,此后是要达到临床治愈(症状基本消失并且社会功能基本恢复),而目前的治疗目标是要达到早期临床治愈,并且尽可能减少复发。

    NBD:亲子关系对未成年抑郁症患者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勇:亲子关系对未成年抑郁症患者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其实从抑郁症的病因来说,它是生理、心理、社会环境三方面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生理方面包括遗传、神经内分泌,神经生化、生物钟紊乱、神经营养等因素。心理方面最主要就是和患者的早年经历有关,包括亲子关系、心理创伤事件等,比如亲人离世、单亲家庭、父母出轨、校园霸凌、被性侵等经历都可能造成严重心理创伤。这些心理创伤早年没有很好解决,往往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发展过程,成年以后遇到类似经历,童年的创伤可能就会被激发出来,甚至会出现精神疾病。

    另外,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和环境因素,比如网络成瘾、熬夜、抽烟酗酒、吸毒、赌博、学习压力、人际关系、天灾人祸等也可能会诱发抑郁症,所以抑郁症的发病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未成年患者无法复学:治疗应多管齐下

    NBD: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一些未成年人患者久治不愈,他们无法复学和参加高考,这也是家长很着急从而“病急乱投医”的一个原因。如果对抑郁症患者进行系统治疗能够达到比较好的治疗效果,那为何会出现不断复发的情况?

    王勇:首先,抑郁症从临床来说,复发率本身不算低,最重要的原因是患者依从性不佳。临床研究数据显示,第一次抑郁发作后出现复发的概率大约是50%,第二次抑郁发作后再次复发的概率达到80%,第三次抑郁发作后再次复发的概率则接近100%。

    为什么有的孩子到后面看不好了?主要是依从性不佳造成的。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如果他的家长不重视这个病,不认为他是抑郁症,觉得孩子是在“作”,那孩子治疗的依从性就会很差。而且,我们在临床中看到一种现象,对于未成年患者来说,抑郁症跟孩子与父母的关系、家庭的氛围有关。

    有些父母不支持孩子治疗,为什么?因为这些父母认为抑郁症不是病,或者不愿意接受。如果孩子有抑郁症,父母从心里会觉得自己有责任,这样一来就不愿意接受。尤其有些很强势的父母,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得是孩子自己的问题,有些父母则和孩子缺少沟通。然而,孩子作为未成年人,他的治疗是需要父母监督的,如果父母本身就很不重视治疗,孩子可能很难治好。

    最后,目前我国的精神卫生医疗资源相对不足,而且分布不均,地区差异大。地处偏远地区的一些患者,看病会相对困难。而像我们医院的儿童门诊,目前的号源还是很紧张的。

    NBD:从我们的采访情况来看,很多家长确实不认为抑郁症是一种病,而且这些家长中很大一部分是被认为“事业有成”的人。从您多年的临床经验来看,为什么会导致这种情况?

    王勇:对于很多人来说,精神疾病会带给他一种病耻感。在很多人眼里,似乎罹患抑郁症就跟“精神病”挂钩了,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精神疾病认识的改变,这种情况也有所改观,在相对不发达的地区这种情况可能更多点。

    此外,我国抑郁症患者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人会表现为不典型的隐匿型抑郁症,往往更关注躯体的症状,比如心慌、乏力、胃痛等,不愿承认自己有情绪的问题,所以很多人一开始会去各大内科门诊就诊,反复做各种检查发现没问题才到精神心理科就诊,既浪费了医疗资源,也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还有一个原因,可能越有地位的父母,往往越有控制欲,也更重视自己的社会形象,如果自己的孩子得了抑郁症,他们可能会觉得是自己没教育好,可能会怕被别人知道,担心别人的看法。所以他们可能会觉得,孩子得抑郁症是很羞耻的一件事,不愿意接受。

    NBD:有一些因为抑郁症等精神疾病休学的孩子,他们复学后又会遇到很大的问题,这种应该怎么办?您对这部分孩子有什么建议?

    王勇:首先是要尽早进行规范的、系统的治疗,去当地的精神卫生中心或者精神病专科医院就诊。但是单纯的药物治疗对未成年患者来说,可能难以达到完全康复,因为适合儿童青少年的精神类药物有限,而且发病往往和心理因素、家庭环境有关,最好能配合心理治疗,尽量规范治疗,父母要对孩子的治疗进行监督,提高他们的依从性,也要重视生物节律的调节,调整好作息。

    另一方面,对于未成年患者,家庭的支持系统至关重要,父母经常在孩子面前争吵、对孩子过度关注保护或者经常忽略孩子的感受,都会影响孩子治疗的依从性和疗效。

    因此,父母要尽量营造平等、和睦的家庭氛围,现在很多家长工作都很忙,但还是要留出时间跟孩子沟通。像这种体罚、游学营、培训班之类的都是没有用的,父母要去尝试理解孩子的感受,而不是靠打压和惩罚。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