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趋稳民办幼儿园盼望开学,但也纠结:不开学,没收入;开学,娃娃小,责任大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09 18:31

    “我们都觉得,这学期可能也开不了学了。就算开学了,很可能也不会来几个孩子。”某民办幼儿园举办者李梅向记者表示,“一个原因是这学期大部分时间都过完了,还要再交学费,家长可能会觉得划不来,另外一个原因是天气越来越热,重庆的夏天温度太高,很多小朋友都会出去避暑。”

    每经记者 王琳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汤辉    

    2020年4月8日凌晨0点,在封城76天后,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武汉已解封,但对于国内大多数幼儿园而言,何时开学依然没有明确的答案,在这其中,民办幼儿园首当其冲。

    受疫情影响,民办幼儿园迟迟不能开学,没有收入只能吃“老本”,堪比旅游、餐饮等行业。部分民办幼儿园因房租及员工工资支出而陷入困境,个别民办幼儿园甚至出现抵押桌椅借钱发工资的情况,有的则无力承受压力,寻求转让或就此关园。

    而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委会(以下简称学前教育专委会)提供的资料,目前50%民办幼儿园面临巨大成本压力,存在倒闭的风险。

    “现在非常纠结,既希望早开学,又不希望早开学。”青岛星晨东方幼儿园园长卢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若疫情没结束就开学,娃娃小,我们的责任太大;若一直不开学,没有收入,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

    “即使五六月份开园,大班也基本损失了,而且回园率不会一下恢复。疫情影响至少会持续到九月份秋季开学。”幼教企业红黄蓝副总裁张帆对记者称,现在国内各地陆续也有一些扶持民办幼儿园的政策,共克时艰。

    半数民办幼儿园在倒闭边缘

    幼儿园概念图,图片来源:摄图网

    春节过后,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让人始料未及,在教育行业,复学是摆在师生们眼前要解决的一道难题。目前,国内多地已明确大学、中小学的开学时间,但提及幼儿园开学的少之又少。“目前,我们还在等教委的通知。估计只有等疫情完全结束才能开学。”民办幼儿园举办者李梅称。

    李梅在重庆万州经营着一家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她也是国内较早涉足民办幼儿园的一批人。然而,从年初开始的这场疫情,却仍让这个行业“老兵”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法开学就意味着没有了收入来源,但是李梅每月仍需为幼儿园的老师们支付工资、社保等,而在目前的特殊情况下,李梅只能支付给老师们1500元/月的基本工资。另外,幼儿园的房租也是一笔抹不掉的重要支出。“现在我一个月要亏损4到5万块钱。”李梅向记者表示。

    事实上,作为一家普惠性幼儿园,政府每年会按照学生人数给予幼儿园一定的补贴,在万州,补贴标准为每个学生一年补贴500元,分上下学期各发放一半。但是,在李梅眼里,这笔钱不足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之前,政府主管部门要求我们幼儿园自行采购口罩等防护物资,以备开学之用,疫情期间,教委已经来过幼儿园不下5次,检查这些物资的准备情况。所以,政府的补贴我们基本上就用在这些物资采购上了。”李梅告诉记者。

    在民办幼儿园的经营过程中,资金周转本就是经营者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目前,李梅仍在用自己的积蓄填补亏损,但其也坦言,自己的资金仅能够再支撑两个月。而在万州当地,一些幼儿园园长也像李梅一样,通过自己的积蓄来维持幼儿园的运营,甚至还有园长借钱来发放教师工资。

    “有的规模更大的幼儿园,通过找银行甚至民间借款(维持基本运营),由于开不了学,老师工资还得继续给,贷款也得还,所以压力还是挺大的。”李梅向记者表示。

    类似李梅的幼儿园这样身处困境的民办幼儿园不在少数。据学前教育专委会提供给记者的材料显示,全国近80%的民办幼儿园缺乏安全的现金流,当前有50%民办幼儿园,正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处在倒闭的边缘;部分或在疫情期间或结束后资不抵债、被迫倒闭停业。

    “疫情下个人开办的民办幼儿园,抗风险能力很弱,可能因疫情而倒闭,除非个人愿意拿自己财产来保。”张帆对记者称,今天(4月9日)红黄蓝也减免了全国加盟幼儿园和亲子园三个月特许权使用费,总金额超2000多万元,尽量大家一起扛。

    是否早点开园陷入两难

    幼儿园概念图,图片来源:摄图网

    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在动摇着一部分幼儿园老师原本坚守的信念。

    “作为幼教老师,她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学,另外这些老师都是20多岁,基本上每个月发多少工资就会用掉多少,没什么积蓄,而且现在也拿不到原来的正常工资,与其这样等下去,一些人索性就辞职了。”李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的幼儿园几天前(4月6日)就有一位老师离职了。

    在往常,李梅的幼儿园给老师的工资在3000至5000元/月之间,如今,老师们的这笔收入缩水了一半以上。

    然而,这并不是李梅的幼儿园一家的情形。在万州,民办幼儿园的园长之间平时也会互相联络。而如今,他们在沟通信息时都会聊到,有没有教师资源可以介绍一下。

    为了稳住教师队伍,一方面,在基本工资1500元/月的基础上,李梅给每个老师额外加了300元/月的补贴;另一方面,李梅每周都会把老师们叫到幼儿园来集体学习一天,通过学习和谈心来凝聚队伍。

    “老师工资的发放,其实我们也很为难。发少了,老师心里不舒服,按照平时正常发,我们又撑不住。”卢涛对也记者称,如果疫情状态长期持续下去,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

    老师的工资还不是唯一的问题。据学前教育专委会数据显示,目前民办幼儿园成本支出的第一大项为人力成本,约占总收入的45%-55%;房租及物业成本为第二大成本约占15%-20%;建设成本摊销等约占15%-20%。

    “像我们民办幼儿园一般都租的是个人的房产,政府不会有任何补贴。虽然国家也鼓励租金减免政策,但这个并不是强制性的。这需要你去和房东协商。”卢涛也向记者表示,换位思考下,减免房租的话,也将影响房东自己的收入,所以能谈下来不大可能。

    与餐饮、旅游等行业希望早日复工不同的是,不少民办幼儿园对是否早点开学反而陷入“两难”。“现在我们是很纠结。既希望早开学,但是又不希望早开学。”卢涛解释道,一方面,幼儿园开学后要承担的责任很大,毕竟孩子们的年龄很小;另外,若不开学就没有收入,长此以往,也坚持不了多久。

    “我们都觉得,这学期可能也开不了学了。就算开学了,很可能也不会来几个孩子。”李梅向记者表示,“一个原因是这学期大部分时间都过完了,还要再交学费,家长可能会觉得划不来,另外一个原因是天气越来越热,重庆的夏天温度太高,很多小朋友都会出去避暑。”

    最主要的还是担心安全问题,即使准备了口罩等防护物资,特别是小班的孩子,天气热了肯定会经常去抓口罩,甚至有可能孩子的口罩相互拿错了,让幼儿园的孩子一直戴着口罩上学,也是不太现实的,李梅称。

    规模性民办幼儿园上市通道受阻

    幼儿园概念图,图片来源:摄图网

    李梅和卢涛所经营的幼儿园规模都不大,那么一些规模较大的民营幼儿园的情况如何呢?

    “尤其是开业年限较短、投入较大的园所,受到的冲击会更明显,可能无以为继。整个学前行业也属于重灾区。”张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张帆告诉记者,红黄蓝从大年初一开始就成立了疫情应对领导小组,集团也做了本学期均不开学的最坏打算,为此提前做了部署和准备。目前,红黄蓝运营正常,园所和师资队伍均较稳定,线上业务也在全面展开,集团不会有园所倒闭现象发生,并已为陆续复园做好了相应准备。

    “因为疫情的影响,一些幼儿园在无法开源的情况下,只能靠节流。租金的协商减免,员工人力成本的控制,申请社保和税费的延交等。另外即使是被认定为营利性的幼儿园,实际也承担着社会职能,如实在遇到资金周转的困难,也可以找当地教育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协调,通过金融机构安排过渡资金,以疫情结束后的未来收益担保取得资金渡过难关。”普华永道中国教育行业合伙人周喆向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幼教新政将幼儿园资产上市的路径堵住了,一些地方性的实施意见也在陆续出台。例如,上海市在2020年3月31日发布的《关于推进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就明确规定“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

    在政策的驱动下,一些上市公司选择了剥离旗下的幼儿园资产,比如,昂立教育在今年1月份公告,拟解除了受托管理交大企管中心的幼教资产;而一些上市公司则在目光投向了幼教服务的周边市场,比如,威创股份就涉足了幼儿园服务、幼儿园商品销售等业务。

    “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幼儿园的运营、管理、品牌、招生、幼教输出、课程设计等,跟幼儿园密切相关,现在幼儿园基本上都没有开学,所以对公司的业务会有一些影响,这两个月这一块基本上没有什么业务,目前公司也在等国家开学的指导意见。”威创股份方面人士向记者介绍。

    而对于普惠性幼儿园来说,一些业内专家告诉记者,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上市的道路同样是已经关闭了的,而且这也与以实现股东价值最大化为目的的上市公司初衷不符。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幼儿园目前面临的冲击并没有一些描述中的那么夸张。“据我观察,受疫情影响,目前部分幼儿园是退一部分学费,还有一些幼儿园压根没收。现在各个行业都存在一些压力,但是幼儿园的经营持续性、经营周期相对于一些线下培训机构会好一点,所以幼儿园的抗风险能力比线下培训机构还是要强一些。另外,幼儿园经营者一般前些年会有一定积累,所以受到的影响可能也不会太过夸张。”华熙基金合伙人王亚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多地出台民办幼儿园扶持政策

    疫情对学前教育造成的影响或更加深远。在疫情爆发前,国内幼儿园便有“入园难”和“入园贵”等问题。而这背后是公办幼儿园数量不足,而民办幼儿园由于营利性质,收费偏高所致。

    近年来,国家开始着力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主要通过鼓励民办幼儿园由营利性转为普惠性,而转为普惠性的幼儿园在收费上有一定限制,但政府会给予一定的补贴。

    此次疫情冲击下,若大量民办幼儿园因资金问题,无法继续经营而停办。等明年疫情完全平息,社会经济活动完全恢复,对幼儿入园的需求或较如今大幅增加,而公办幼儿园学位如在短时间内无法补给,可能会造成诸多问题。

    “民办幼儿园为人民群众和国家社会承担了相当比例的幼儿保教任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入园难的问题。民办幼儿园能否持续稳定经营发展,关乎着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对于社会安定、稳定就业有着非常巨大和深远的意义。”近日,学前教育专委会在一封给政府建言中称。

    学前教育专委会还称,在当下这个特殊的时期,希望政府充分考虑到民办幼儿园的举办初心和当下的生存困境,帮助民办幼儿园渡过难关,让民办幼儿园在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事业上继续发挥作用和贡献力量。

    当前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安徽等地已明确提出民办幼儿园扶持政策。“疫情发生后,我们给北京市领导写的一个报告,后来蔡奇书记和陈(吉宁)市长都作了批示,并做了部署落实。”全联民办教育出资者商会会长张杰庭对记者称,北京是国内第一个出台政策支持民办普惠幼儿园的省市。

    据张杰庭介绍,今年3月3日北京市出台政策:对于认定的民办普惠幼儿园,按照2020年1月的在园幼儿数,将2020年1至6月的生均定额补助给予一次性预拨,以保持园所和教职工队伍稳定。

    “通过这一举措,起码能给民办普惠性幼儿园老师开出工资了。目前来看,应该没有太大风险了。”张杰庭预计,北京市幼儿园开园,怎么也会到今年5月底了,但是政府补了一部分钱后,就好多了。

    3月底,北京再出文件,其中提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对在解决区域“入园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且运转困难的民办非普惠性幼儿园给予帮扶。具体来看,北京将对运转困难且承诺不裁员、少裁员的民办非普惠性幼儿园,根据2019年12月申报社保的教职工人数给予帮扶补助。

    据相关文件显示,北京政府也希望借此机会让更多营利性民办幼儿园转成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以前,有些人不愿意转,现在谁转成民办普惠园就给它钱,应该说此举拯救了民办普惠园。”张杰庭称,(北京市)对于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没有补贴,只是享受普通民营企业的优惠政策。

    除北京、上海等省市已落地的帮扶政策,各地更多的帮扶政策也在酝酿。据李梅介绍,就在20多天前,重庆万州有关部门让辖区各家幼儿园填了一份问卷调查,以了解幼儿园经营者们实际面临的困难。在这群民办幼儿园园长们的心里,来自政府方面的进一步帮扶,也成为了他们能否成功渡过此次难关的底气所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梅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