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余张罚单之密,凸显出农商行违规成本之低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23 20:49

    每经编辑 毕华章

    每经评论员 史香玲

    年关将至,陕西银保监局批量开出罚单。坐拥2000亿元资产的秦农银行,一口气“吃下”62张相关罚单,刷新了2019年西北农商行收到监管罚单数量的纪录。

    仔细分析处罚结果,不难发现一些端倪。

    具体来看,违规原因包括贸易背景审查不严、贷款审查不尽职、虚增小微企业贷款、违规向内部人发放贷款,等等。

    这些均为商业银行的基础业务或行业底线,本不该出现问题,却成违规高发区。

    尤其是秦农银行作为中国银行业百强企业、年度金融机构综合评价A类机构,身披光环却“知法犯法”,不仅管理失职,而且通过各种“小动作”欺骗监管部门,频繁触及红线,真可谓“胆大妄为”。

    值得注意的是,众多罚单中,有两张较为突出:一是因董事长长期缺位,被罚50万元;二是因未经资格核准实际履行董(理)事、高级管理人员职责,被罚40万元。

    细说起来,2019年秦农银行董事长、行长职位先后空缺。先是在3月,秦农银行董事长赵永军赴长安银行任董事长;10月,该行行长郝光耀调任铜川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此后,秦农银行官网显示的领导班子中,两个主要岗位的领导信息一直悬而未决。

    直到去年12月初,陕西省委组织部公布李彬为新董事长,秦农银行空缺长达9个月的董事长人选终于尘埃落定。到12月底,陕西省委组织部公布孟浩为新任行长人选。

    秦农银行长期“群龙无首”,于公司治理而言,颇为值得商榷,多少是令人担忧的,而这也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

    作出处罚10天后,秦农银行在1月3日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选举李彬为公司董事的议案。随后,在该行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上,经全体董事过半数选举,同意李彬为本行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导致其“高频违规”的原因之一,或是惩罚力度太小、违法成本过低。

    截至2018年末,秦农银行资产规模近2000亿元,注册资本近90亿元,注册资本居全国农村商业银行第五位。如此体量及行业地位,理当全国800余家农商行中起到表率作用。

    然而,秦农银行却频繁违规。

    举个例子,在去年银保监会全面收紧房企融资的情况下,秦农银行却“顶风作案”,违规发放异地房地产贷款,甚至向“四证”不全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其不顾政策随意放贷,性质如此恶劣,但两张罚单却只处以75万元罚款。

    这对“财大气粗”的金融机构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如此一来,监管的威慑作用如何,见仁见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60多张罚单背后,是公司治理和风险把控的失职。如果没有强监管和加重处罚的压力,在农商银行整体管理偏弱的情况下,恐怕难以从根源上杜绝违规事件的发生。

    况且,农商银行生长于区县、扎根于农村,客户结构主要以农户为主。稍有不慎,这些基层客户将深受其害。

    一言以蔽之,得益于监管部门的集中披露,商业银行违规如此密集的违规,才得以曝露在阳光之下。但如果不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加大惩罚力度,收到几十张罚单,对于银行而言,“轻于鸿毛”。在防控风险的背景下,对商业银行的严监管,丝毫不可疏忽。

    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