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前首富要“卷土重来”?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22 18:07

    每经记者 高苗    每经编辑 师安鹏    

    ​70后贺增林个头不高,敦厚中透着精明,在老将撑局的陕西民企家里,算是比较醒目的“青壮派”。早年,其放弃西工大留校机会投身商海,29岁积累千万身价,后涉足军工领域……43岁那年,旗下公司天和防务头顶“中国民营军工第一股”光环,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贺氏夫妇身家因此一飞冲天,以64亿摘得陕西首富桂冠……

    岂料,风光并未持续太久。

    因过度依赖军品,上市后的天和防务一路跌宕,往往挣扎于自救。随之而来的是,2019年胡润富豪榜中,贺氏夫妇以23亿身价排名陕西第8,财富大幅缩水。

    一番挫折之后,贺增林转而盯上了5G风口,不惜投入巨资——这一次,前首富能否“卷土重来”?

    前首富的“发家史”

    90年代那波下海潮,大学刚毕业的贺增林没经住“诱惑”。

    其留校工作仅仅半年后,便投身创业——先是租用母校图书馆十多平米场地,经营教育类IT产品;很快又创建西安信风机电有限公司,挂上了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头衔。

    骨子里“不安分”的人,往往能干出非凡之事。

    6年后,也就是千禧年到来之际,29岁的贺增林已坐拥千万身家。

    几乎同一时期,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有了新的发展——总装备部成立,之后,国星通信公司作为中国首家高科技民品企业,开始进入军品领域……

    受此启发,贺敏锐地嗅到变革萌芽时期的机遇味道——涉足军工领域,或能大有作为。而且,贺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坦陈,“我的父亲是名军人,我内心一直以来都有报效国防的情结。

    说干就干!

    2001年,西安天伟电子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成立,贺增林开始介入军工产品。

    ▲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高苗 摄

    民营企业涉足军工,怎么看都是一项艰难挑战。

    除了军工资质办理的难度,质量方面的高要求,军品研发生产环节也费时费钱。更不要说,这是一个相对垄断的行业。

    贺增林偏就大着胆儿趟了进去!

    尽管很长一段时期,公司经费主要依靠其他民品公司输血和借贷融资,但磨刀不误砍柴工,随着军品技术日趋成熟,加之市场政策逐步放宽,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

    熟稔于商业运作的贺增林并不满足于此。

    2010年,完成公司股份制改造后,天和防务踏上了资本市场的征程。

    回头再看,上市带来的利好,相当丰硕。

    头顶“中国民营军工第一股”的光环,2014年,天和防务上市后股价连续涨停,更因冲入百元股行列,成为当年最受市场热捧的新股之一。

    《2015胡润百富榜》显示,凭借公司上市这一操作,贺增林、刘丹英夫妇更是首次冲顶富豪榜单,即以64亿元财富成为陕西首富。

    风光无限,概莫如是。

    明星股的挣扎徘徊

    但横空出世的明星股背后,贺增林的日子并不好过。

    凡事讲求过犹不及,公司业务过度依赖军品,也得承担相应代价——继上市当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近五成,2015年业绩更是严峻,扣非净利润-7149万元。

    如此情形下,久经商海的贺增林,倒是一如当年敏锐果敢。

    其于军品之外,迅速调整战略布局,开辟民品发展之路。尤其2015至2016年,两年时间里,天和防务以并购、增资的方式,前后花费约2.5亿对5家涉民品公司实现控股。

    密集出手,自是有所期待的。

    怎料,这番“五子良将”布局民品的精心筹谋,并未达到发展预期,却因坏账“陷阱”吞掉四年的净利润。

    继2015年主业亏损之后,2016年至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104万元、-1.12亿元和-1.84亿元,主业连续四年亏损。

    好在2017年,天和防务变卖资产,公开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西安天和军民融合创新技术研究有限公司80%的股权,最终才以1.80亿的收益扭亏为盈,避免了“披星戴帽”。

    但不可否认,多亏了早前布局,自营业务萎靡的天和防务,还能依靠旗下控股子公司,扛起增收重担。

    以2018年为例,深圳市华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扬通信)和南京彼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彼奥),两家子公司共为天和防务贡献超70%的总营收。

    守得云开见月明。

    艰难前行下,贺增林还是在2019年抓住了一丝曙光。

    搭车5G行业热点事件,披露子公司推进华为供应商认证工作,而后开展待落地的5G项目……桩桩件件,既囊括了热点,又是自家业务范畴。

    尽管深交所也曾发出关注函,质疑其借炒作概念抬高股价,但贺增林还是将风口抓在了手中。

    据天和防务日前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去年公司业绩不仅实现扭亏,尚能预盈8200至8700万元。

    给出的原因也简洁明了:围绕5G 产品和国产化替代,通信电子业务订单稳定增长……

    转型之路漫长修远

    天和防务的苦日子,眼瞅着熬出了头。

    由西部大道一路向西,同上林苑四路交汇的西南角,即公司新址所在。规整气派的办公楼前,“践行军民融合战略,服务国防科技事业”的红色对联,颇为惹眼。

    然而股价大涨之际,大股东却频繁套现——截至去年12月9日,贺氏夫妇通过大宗交易与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910.36万股,套现约2.05亿……白白葬送了一波好人缘。

    不过话说回来,去年尝到甜头的贺老板,借着5G的风口,看起来是要大干一场了。

    去年年底,公司投资约17亿元的“西高新天和防务二期5G通讯产业园”项目开工建设。加上最近斥资6亿加码民品业务的新动作,或可看作公司转型升级的更进一步。

    其实,梳理公司早前年报,不难发现其间渗透的转型讯号。譬如,“紧抓5G机遇,扩大产能并形成规模销售”等等。

    频频动作之下,外部环境也出现更多可能。

    不久前,陕金资出手3亿对其“纾困”,多少透出“看好”之意。

    众所周知,对民营企业而言,国有资本的介入,意义深刻。

    贺增林自然乐见其成。

    眼下,天和防务旗下全资、控股的14家子公司,已然形成一条电子产业链。

    包括华扬通信致力于环形器、隔离器等微波无源器件,南京彼奥专注于产业上游铁氧体材料业务,成都通量则专注微波芯片的设计开发——将5G视为通信板块核心支点后,早前产业上下游的布局体系也愈发明朗。

    作为实际操盘手,贺增林对此相当上心。其不仅多次在公开场合“推销”公司业务,此前参加陕西省政协会议时,亦就5G领域事项做出相关提案……

    20多年,贺增林已从弱冠走向知天命,唏嘘过往中,天和防务也步入新阶段。且看,在前首富的筹谋下,这只昔日的明星股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