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新柱的“开心团”:让人后背发凉……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15 20:40

    一个分管扶贫的副省长,却通过扶贫项目寻租,细思之不禁让人后背发凉……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师安鹏    

    又是一个落雪的日子。

    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落马的细节,通过央视的纪实专题片《国家监察》被公之于众。次日,各大媒体都关注到了冯新柱家被搜出的674张购物卡,和他手机里与几位老板共同建的微信群“开心团”

    时间回到两年前,同样是西安新年的初雪,冯新柱出现在《陕西新闻联播》的画面中,但仅仅15个小时后,冯即以“新年第一虎”的标签,成为各大媒体头条。

    冯落马当天,粉巷财经(ID:nbdfxcj)曾刊发《冯新柱落马迷局?》一文,提到过冯履历中的几处疑惑,如今看来,扶贫问题最为突出。

    一个分管扶贫的副省长,却通过扶贫项目寻租,细思之不禁让人后背发凉……

     

    1

    1月14日晚播出的专题片《国家监察》之中,已落马的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出现在画面中。

    在此之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曾对冯新柱案进行通报,“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处在显要位置。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前稿件中,粉巷财经曾提到过这样一个细节。2017年8月29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领导在做脱贫攻坚报告时,披露了一个消息,有四个省份,因为在2016年期间脱贫工作不力,该省党政主要负责同志被约谈。

    结合当年7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巡查组向陕西反馈巡查情况的相关信息看,上述四个省份中,其中一个便是陕西。

    而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副省长、党组成员的冯新柱,负责的正是农村、农业、扶贫等方面的工作。同时,他还兼任了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

    图片来源:央视专题片《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

    但2017年6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点名陕西省“对脱贫攻坚的政治认识不足,扶贫开发工作急功近利。”

    其中特别提到,对扶贫工作,一是思想认识高度不够;二是底数不清;三是政绩脱贫、层层加码。

    反馈意见称,2016年,中央对中西部22省(区、市)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考核,陕西省列最后一档;省统计局对2016年度政府工作群众满意度调查,最差的是“精准扶贫”。

    冯新柱当然难辞其咎!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称:他(冯新柱)主要表现就是当了副省长,分管扶贫,对扶贫工作不用心,也不上心,应付了事,所以分管的扶贫工作搞得也是一塌糊涂。

     

    2

    专题片中披露的几个细节,今天看来,都足以令人咋舌。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原因很简单,冯自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一下(分工)。”

    专题片介绍,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到)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即便如此,冯此后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

    ▲ 图片来源:央视专题片《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在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但事实上,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

    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也没有核,就报上去了。当了这些年的一把手,都养成了这些自己身上的官僚习气,认为当了副省长,官更大了,好多事情都应该是甩手了。”冯新柱说。

     

    3

    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对手中的权利却善加利用。

    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李金鹏说,“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多年来,冯新柱早已习惯高消费的生活,而维持这种生活靠的就是权钱交易的违纪违法所得。冯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冯新柱出生在1960年,当时正值严重的自然灾害,全国多地都处在饥饿当中。

    他的老家——大巴山北麓、秦岭南部的汉中洋县当然也不例外。在冯的记忆中,小时候也深受贫困之苦。后来他走出山村、成为国家干部,一步步做到了副省长,主抓扶贫,这本是一个为父老乡亲做实事的好机会,但他走得太远,却忘记了来时的路。

    ▲ 图片来源:央视专题片《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冯新柱坦言,“离开农村时间长了,确实是自己忘本了。以前是很难很难的,从小时候从农村走出来,好像跟这些富人接触得多了,跟这些穷人接触得越来越少,好像找不到了,就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2018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称,“冯新柱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缺失,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道德败坏,腐化变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或许最为致命。

    媒体报道,冯曾对铜川发生的两起国家公职人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酒后滋事事件予以怒斥,称砸店当事人“吃了豹子胆”。但最终,冯新柱也成了自己口中“漠视党纪国法的害群之马”。

    综合央视纪实专题片《国家监察》、粉巷财经《冯新柱落马迷局?》等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