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美国“硅丘”市长也来了,成都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27 07:04

    每经记者 孙宇婷 杨弃非 文巧    每经编辑 刘艳美    

    何为“西南偏南”?

    每年三月,全球音乐与科技界大咖涌向美国城市奥斯汀。他们的目的地是在此举行的“西南偏南”大会——席卷格莱美的美国当红歌手专场表演,数百场全球顶级企业派对填满日程,音乐节隔壁是脱口秀与路演,处处皆是思想碰撞和商业机会。

    得名于希区柯克电影《西北偏北》,“西南偏南”恰到好处地描绘了奥斯汀在美国的地理位置。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发达地区——奥斯汀所在的得克萨斯州,很长一段时间曾是牛仔和烤肉、荒芜和野蛮的代名词。但近年来,奥斯汀却正在成功改变人们心目中的印象。

    恰逢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于成都举行之际,奥斯汀市市长史蒂夫·安德勒带着他对中国这座“西南偏南”城市的好奇心,不远万里飞抵成都。

    近日,安德勒在面对面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奥斯汀已经成为当今众多智能技术创新榜单上的“头号城市”。创新为城市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根据近年的数据,奥斯汀GDP增速保持在5%以上,这远高于美国传统经济强市增速。

    奥斯汀市长史蒂夫·安德勒

    与奥斯汀类似的是,成都正在加速打破深居内陆盆地桎梏,GDP已连续11个季度保持8%以上增速。来到成都,安德勒更深刻认识到,两座城市具有多方面相似性,其带来的相互理解和信任,将有望推动两座刚缔结友好关系不久的城市在更大层面的合作。

    “西南偏南”还意味着一种扭转“方向”、再定义“主流”的力量。

    30余年的“西南偏南”大会,成功将极客文化从“小众”推向“大众”,并塑造了一种文化与科技共进的城市氛围。安德勒此行也发现,城市文化极其浓郁的成都,也孕育着相同模式——文化不仅具有强大创新能量,同时推动成都成为中国新兴的重要增长极。

    那么,“西南偏南”将怎样成功地重塑城市经济版图?

    苹果的选择

    就在上月,苹果宣布启动在奥斯汀的新园区扩建,而全球“果粉”爱不释手的Mac Pro就在距离新园区不远处的工厂生产、交付。自2013年起,该工厂就一直负责Mac Pro生产线。

    跨越太平洋,将目光转向距奥斯汀近1.3万公里的成都,苹果旗下另一产品iPad正在这里井然有序地生产。据了解,富士康成都基地建有超过50条iPad生产线,全球一半iPad都产自成都。

    成都夜景

    安德勒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奥斯汀人均创业公司数量超过全美其他任何城市。金融机构WalletHub今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奥斯汀营商环境在全美排行第一,这一指数包含对城市人均创业公司数量、就业增速等要素的分析。

    因地处得州丘陵地带,又坐拥众多高科技企业,奥斯汀素有“硅丘”(Silicon Hills)之称,与美国西部传统电子重镇“硅谷”遥相呼应。

    现今,包括戴尔、3M、苹果、思科、得州仪器、eBay、Facebook、谷歌、惠普、英特尔、甲骨文等科技巨头以及每年飞速增长的科技创业公司遍布奥斯汀周边。

    奥斯汀之所以在科创领域拥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其根源在于这里的文化和态度,创新是奥斯汀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安德勒说道,“这里拥有创新创业的土壤,美国最大的高等学府之一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坐落于此,常年为科技行业输送人才。而作为得州首府,得州各地人才荟聚于此,源源不断地为奥斯汀注入新鲜活力。”

    创新因子同样流淌于成都血脉之中,这也正是苹果选中成都的原因所在。

    成都自古以来就不乏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和勇气,形成独特的城市文化。从世界上最早的无坝引水工程都江堰到纸币“交子”的创造,再到今天蓬勃的科创发展,这座城市的创新基因已经延续2000多年。

    正如安德勒在今年3月举行的“西南偏南”聚焦中国活动上所说,与奥斯汀相同,成都是一座发展极快且具有超前思维的城市,也是所在地区和所在国家的科技创新中心

    不仅三星、富士康、思科、英特尔、得州仪器等IT巨头纷纷在成都落地投资,大量创新创业项目也选择在此生根。

    2018年,成都高新技术产业产值突破1万亿元,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医药健康、新型材料、绿色食品五大先进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占全市比重超过82%,新型显示、软件、信息安全等领域跻身全国前列。据创业黑马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新经济活力指数排行榜》,成都超过北京、上海、广州,位列第二,和第一名深圳仅差0.01分。

    安德勒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奥斯汀自由包容、开放创新的城市气质离不开社区邻里的参与。“活跃的社区是奥斯汀的价值所在。”他表示,“许多好的创意往往来自社区邻里,并在这里得到试行。一旦成功,就可以将其运用于全国。因此,社区可以说是一个创新的孵化器。”

     

    不止于文化

    在今年3月的“西南偏南”大会上,不少人惊喜地看到“成都”的身影——其不仅带来迄今为止参会规模最大的中国城市代表团,“熊猫遇上犰狳”的标志也散落在大会各处。在官方语境中,成都是首个在大会上展开推介的中国城市。成都本土的咕咚体育、极米和傲视科技等企业发出这座城市的新经济声音,也让成都与奥斯汀的“合奏”被更多人所知。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李强民认为,两座城市不仅在科技教育方面有诸多相似之处,都是“充满生机活力的城市”,同时在人文环境方面亦十分相近。一个例子是,两地都有着深入人心的食辣文化,川菜在奥斯汀及其所在的得州很受欢迎。

    在科技盛宴上大谈文化,这种做法足够“西南偏南”。但事实上,作为全球科技创新代表性节庆的“西南偏南”大会,数十年前也仅仅是一个纯粹的音乐节。

    自1995年大会搬进奥斯汀中心开始,曾经的艺术盛事逐渐衍生出更多科技与媒体特质。如今,不少人对大会的印象已是“Twitter、Siri、Meerkat等科技公司的发迹之处”。

    如果想了解音乐所具备的能量,奥斯汀确实是一个极佳案例。

    被誉为“世界现场音乐之都”,奥斯汀引以为傲的是其开放且充满生机的城市音乐环境。安德勒时常挂在嘴边的一组数据是,奥斯汀不到800平方公里的城市范围内,散布着超过250个现场音乐表演场地——这使奥斯汀人均现场音乐表演场所在美国位居第一。

    音乐为城市带来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在奥斯汀,2016年,仅现场音乐就为奥斯汀贡献3800万美元税收;而一项2010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现场音乐每年对旅游业经济影响达28亿美元,其中1.03亿美元来自“西南偏南”,现场音乐是该市旅游业收入最大来源之一。

    但在数字背后,创新氛围才是音乐为城市带来的最大财富。

    在安德勒眼中,奥斯汀音乐产业的发展,得益于“易于耕种新思想和创造力的环境”。他解释说,“一个充满创意的城市吸引着年轻人,也是创新和新技术的绝佳去处。”

    这种活力四射的城市文化,在奥斯汀随处可见的“Keep Austin Weird”(让奥斯汀保持怪异)宣传语中也能轻易被捕捉。

    ‘Keep Austin Weird’,表达的是奥斯汀人民敢于创新的冒险精神,在这里,人们甘愿承担风险去尝试新的想法,而不必担忧因为失败而受到惩罚。”安德勒解释,“对于真正想成为创新之地的城市来说,这非常重要。”

    以城市文化推动创新发展的路径,同样出现于素有“中国演出票房第五城”之称的成都。

    2016年,一首《成都》的爆红,让成都再次看到音乐对城市的提升作用。第二年,成都提出打造“三城三都”,其中就包括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最先被大众感知成都发展音乐雄心的,是2018年成都为街头艺人颁发“上岗证”——成都在全市范围内寻找了30个街头表演场所,确定为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

    当时,《北京青年报》一篇评论写到:“一座给人带来美好感觉的城市,需要有序的一面,但有序不代表刻板,不代表只有一种表情。街头艺人呈现的生气,在很多时候,让城市展示了生机勃勃的一面。”城市都应打造自己的“街头文化”,而“给街头艺人更多宽容,这种胸怀和智慧带给城市无限想象空间”。

    著名智库米尔肯研究所亚洲中心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华跃,很早就观察到成都城市文化所蕴含的能量。在他看来,成都领先于全国城市,将“快工作、慢生活”的生活文化作为城市标签,正是其吸引大量企业、人才的重要基础之一。

    而在此基础上,成都也注意到奥斯汀等海外城市“weekend getaway”(周末逃离)旅游风潮,进一步将自身定位为“周末城市”。在“周末旅游”领域,奥斯汀和成都还将有更多施展空间。

    “西南偏南”力量

    地处美国“西南偏南”的奥斯汀,近年来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在《福布斯》杂志一篇文章中,奥斯汀甚至被评价为“连续三年美国人民票选的最适宜居住的城市”“美国增长最快的大型城市”以及“美国最适合营商的城市第四名”。

    成都亦毫不逊色。2016年,在世界城市权威评级机构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aWC)研究网络推出的新一期《世界城市名册》中,成都暴力拉升4级至Beta-级别,“高跨度增长”已被不断提及。2018年,成都再度跃升至Beta+级别,与老牌发达城市波士顿、汉堡、哥本哈根等“并驾齐驱”。

    成都夜景

    GaWC副主任凯瑟·佩恩指出,世界经济的主要推动力量已从工业经济转型为知识型经济,高端服务行业集中度高,创新性强,附加值高,且极大取决于知识交换和有技能劳动力的(跨国)流动。它们是城市软性的“基础设施”,能够改变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连接关系,是现代城市发展的动力源泉。

    文化作为一种重要的软性因素也是如此。新的讨论已然展开:在世界城市体系经历新一轮调整过程中,文化是否将发挥出“重塑”力量?

    在于成都举行的“2018世界文化名城论坛·天府论坛”上,世界文化名城论坛秘书长保罗·欧文斯指出,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硬实力无疑是重要的,但在互联网时代,软实力早已成为衡量城市发展状况的重要标准——文化吸引人才,而人才的加入又能促进文化发展,通过这样的良性循环,能够增加城市吸引度。

    而在两座“西南偏南”城市,讨论已然有了结论。

    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参加“西南偏南”大会,不惜缺席前总统里根遗孀的葬礼。他在会上讨论了国家安全和民众隐私话题,还邀请科技公司员工参与到美国政府科技变革行动中。

    2019年,正值中日韩合作20周年,刚结束的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选择在中国成都举办。中日韩领导人在讲话中引用中国文化典故,表达对三国加强合作的期待。会议发表《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等多份成果文件,形成诸多共识。

    奥斯汀与成都也以文化“标签”识别彼此。奥斯汀连续多年参加每年在成都举办的“世界文化名城论坛·天府论坛”,成都也将在明年继续参加“西南偏南”大会。今年7月,成都与奥斯汀签署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城市谅解备忘录,两座性格相似的城市进一步走向彼此——这或许预示着,以文化推动经济发展的“西南偏南”模式,将进一步得以发挥。

    目前,更早起步的奥斯汀正面临新的挑战,需要探索新的解决方案。

    奥斯汀市长史蒂夫·安德勒

    早在2017年,就有声音指出,“西南偏南”大会正在被大公司品牌推广和政要们的声音占满,在搜索引擎谷歌上,大会讨论度已经历5年连续下滑。在增长的同时保持多样性,是奥斯汀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

    对此,安德勒也毫不讳言。“随着城市发展与成长,越来越多的人向价格上涨的城市迁移,但这同时使城市失去多样性、性格和丰富性,成为没有创造、只有消费的城市。”他说,“奥斯汀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城市,每个人都有机会在我们的城市中生活,从赚钱最少的艺术家到高科技企业新贵,要使城市真正蓬勃发展,就必须拥有广泛的‘频谱’。”

    协作将有利于寻求最优解。与成都携手后,在文化愈加重要的今天,同样位于“西南偏南”的两座城市,仍将发挥更大能量。

    “就像成都不是上海,奥斯汀也不是纽约。”安德勒话锋一转,“但与成都一样,正处于快速增长的奥斯汀,代表着新的发展机遇,代表着未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视觉:帅灵茜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