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智库米尔肯研究所黄华跃:成都的独特之处在于“理想生活”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27 00:26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刘艳美    

    12月26日,中共成都市委十三届六次全体会议暨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开幕。

    本次会议将总结成都市委十三届四次全会以来的工作特别是2019年经济工作,同时分析当前形势,研究部署现代城市治理及2020年重点经济工作,对于成都市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全面完成“十三五”规划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近年来,成都在诸多国内外榜单中都表现出众,证明了其在经济实力、营商环境、时尚程度、幸福感等方面的优异。今年10月23日,在国际智库米尔肯研究所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榜单中,成都再次位列第一,荣获今年“中国最佳表现城市”称号。

    “这确实是第一次。”谈及成都5年内3次登顶“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榜单,米尔肯研究所亚洲中心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华跃不禁赞叹。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黄华跃指出,城市要多次保持首位是很难的,最大的变数来自其他城市的发展。3次登顶说明,成都所代表的发展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是成功的、可持续的、有强劲发展后劲。正如他的观察,“从中期到长期来看,成都的竞争力绝对不比深圳差”。

    如何理解成都发展模式?前年,黄华跃到访成都时曾提出类似疑问:成都能让世人认识的“名片”是什么?成都要如何“亮牌”?如今,答案逐渐清晰——黄华跃发现,在拼城市竞争力时,成都推介的不仅是工作机会,更是来到这里能够过理想生活的态度,而这种人文文化已变成城市竞争优势。“这是比较独特的,也是我很欣赏的。”

    “成都模式”兼具针对性与平衡性

    在2019年度“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报告中,竞争的“硝烟”格外浓烈。剧烈的格局震荡揭示出中国城市“你追我赶”的竞争态势——这体现在从18名极速上升至第4名的兰州、以及经济增长明显失速的天津和重庆。

    一个问题是,在激烈的竞争中,成都如何实现可持续增长?

    此前,黄华跃谈及对成都的印象曾说:“地理限制、自然资源约束和人口增长对区域经济的影响非常小,这在中国的大城市中并不多见。”对比位居本次榜单前两名的成都与深圳,黄华跃仍然认为,成都的增值空间甚至要比深圳好。

    “从平衡性来说,成都基本上什么都有,它增长不一定是特别快,但是非常稳,所以在中期到长期来看,成都竞争力绝对不比深圳差。”黄华跃评价,“成都城市板块特别大,平衡性一定要做得很好,有某一个产业不好的时候,能够将对经济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所以这是很重要的,就是为了长远发展。”

    平衡性只是一个方面。成都在品质生活领域有针对性的发展策略,进一步释放了“慢变量”对经济增长的加速作用。

    “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报告特别聚焦成都在优化城市环境上所作的努力。它指出,保护环境对成都尤为重要,因为发展良好的生态旅游为该市带来实益。

    黄华跃更加关注环境所代表的城市宜居度。他指出:“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高度后,拼的也许是有多少企业、多少科技含量,但一个人到纽约,第一个想讲到的是纽约大都会文化,到深圳是讲科技文化。”而在成都,“讲的可以是生活态度,一种人文文化”。

    “我觉得成都有点敢做。”黄华跃说,“在与上海、深圳等城市比拼时,成都告诉别人的是,在这里能过一种理想的生活,找到一种理想的生活态度。”

    科技创新将重塑城市发展格局

    两年前,曾有人问黄华跃,米尔肯研究所发布“美国最佳表现城市”报告已超过20年,为何2015年才发布首个“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排名?他回答,过去,中国城市的发展更多依赖于中央政策,而现在,更多因素开始影响中国城市发展,它们也被赋予更大发展自主权,“这样一来,就越做越有意思了”。

    中国城市愈加呈现出丰富的多样性,这一现象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捕捉。城市间的竞争在不同领域发生,各类城市榜单层出不穷,城市经济成为一门显学——米尔肯研究所也是参与者之一。

    随着单个城市的发展,一些体系的变化已经初见端倪。令黄华跃感到意外的是,中西部一些中小城市展现出快速增长势头。“这至少说明两个事实,一是全国经济更加由国内主导,对出口依赖性不那么高,二是农业、零售业相关企业发展,带动中西部城市当地产业生态圈的快速构建。”黄华跃总结。

    中小城市突围的另一面是,以城市群为单位的发展模式变得更加重要。报告也提及,中国更明确地意识到通过加强区域经济集群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性,珠三角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带、京津冀经济圈等区域经济集群是经济发展的增长引擎。

    “在中国,大城市与中小城市在时间和地域上的连接已经非常好了。”黄华跃说,“以前,有些产业在小城市完全做不出来,因为到大城市的物流非常麻烦、成本也非常高,但是有了高铁等更为便捷的交通手段,人口与货物流动的成本就迅速降低了,这样就为中型城市跟小型城市带来了很大的提升空间。”

    而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进,还将带来更加颠覆性的变化。

    “过去,互联网已经带来城市格局改变。现在,5G已经在全球许多国家开启商用,很难预测将来经济行为分布是怎么样的。以后我们到底是需要一个特大的经济区,或是四五个,十个?谁都说不清楚。”黄华跃说。

    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