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2019养老投资:除了投资养老院,机构还在关注哪些“银发经济”?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7 19:35

    过去几年,随着养老政策的利好,带来了一波养老地产、医疗、智能设备的发展。有业内人士表示,“模式重、靠地产和国家政策强驱动的养老服务是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也是过去投融资发生的主要对象。但我们没有在看这类项目,很简单——资金量大、周期长、玩不起,一般的基金都不符合要求。”

    每经记者 李蕾 姚亚楠    每经编辑 肖芮冬    

    一说起“银发经济”和“养老产业”,大家普遍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养老院。但作为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老龄结构的转变而出现的新兴产业,“银发经济”被誉为21世纪的朝阳产业,细分之下还有大量赛道和行业,每一个分支都具有广阔的前景和巨大的发展潜力。

    客观说来,传统PE、VC过往在这个领域远远算不上活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不同机构投资人都不约而同地表示,没有或很少看养老相关项目。其中一位投资人半开玩笑地表示,“因为普遍投资太大而我们规模有限。”另一位则直言,“商业变现有难度,要具备保健品销售的能力。”

    尽管如此,在过去几年间,还是有不少投资机构被庞大的市场所吸引,纷纷投身养老产业。根据华映资本统计的2010年~2019年成立的相关公司数据以及公开信息,我们一共整理了925家养老产业公司投融资数据,其中着重关注了2019年的养老投资情况,希望能呈现“银发经济”的全貌及机构动态。

    重资产玩家占大头,机构直言“玩不起”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已高达近2.5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7.9%。在人口老龄化的大环境下,积极发展“银发经济”既是老龄社会的迫切需求,也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2018年中国老年产品与服务总体规模达到3.7万亿元,预计2021年将超过5.7万亿元。

    庞大的老龄群体,毫无疑问会是银发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回溯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从2000年后进入全面发展时期,政策利好也不断释放。根据华映资本的分类以及《中国养老精算报告2019~2050》《2017中国老年消费白皮书》,这里有几个标志性的时间节点:2006年是“电视购物元年”,电视购物起步,以“快乐购”、“好享购”为代表,开启了中老年购物之旅。2013年是“网购元年、养老产业元年”,互联网从PC全面转向手机;“双十一”GMV达350亿人民币,五年增长700倍;诸多政策利好在2012年获得通过并在次年释放红利。2016年是“旅游元年、社交流量元年”,首届世界旅游发展大会举行,国家旅游局“515战略”发力;全球移动互联网流量首次超过PC端,直播繁荣。一路发展至今,2019年中国养老行业已经是近7万亿规模的巨型市场。细分行业来看,日常消费占整体中老年市场规模近50%,为2547亿;而疾病管理及社交娱乐增速最快,市场规模分别达到4亿和586亿。

    在此基础上,我们统计了2010年至今(2019年11月)和养老有关的公司及其融资情况。先来看看整体的统计结果。

    “银发经济”投资轮次分布
    数据来源:华映资本、公开资料

     

    根据华映资本的分类,我们将这个行业分为养老产业、社交娱乐、电子商务和综合服务四个大类。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养老机构、居家陪护、可穿戴设备、智慧养老、养老SaaS等养老产业发生的投融资事件是最多的。而在这其中,战略融资及并购、A轮、天使轮这几个轮次的数量最多,分别为44次、44次和40次。

    纵观这些被投项目,正生投资对健翔医院集团的A轮投资、嘉涛控股IPO募集的1.5亿港元,这些筹集的资金都在亿元级别,其他案例投资金额在千万元级别的也不在少数,足见玩家的“重”。在这其中,住养机构、疗养村、居家养老服务等模式占了绝大多数,尤其是在今年的14项投融资事件中,以养老机构为主的养老产业案例占到了8个,活跃程度可见一斑。

    正如一位大型机构投资经理告诉我们的,这体现了过去几年随着养老政策的利好,带来了一波养老地产、医疗、智能设备的发展。“模式重、靠地产和国家政策强驱动的养老服务是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也是过去投融资发生的主要对象。但我们没有在看这类项目,很简单——资金量大、周期长、玩不起,一般的基金都不符合要求。”

    对此,华映资本VP张倩鋆对每经记者表示,2014年之前的养老产业更多偏重于养老院、养老地产,和政策有强关联,都是一些“重资产玩家”。“直到2017年淘宝的50岁用户猛增至3000万,微信生态的红利也逐步释放。老年用户触网比重的提升,给银发经济带来了一个小拐点,各大VC纷纷开始关注这个方向。近期,中老年的文化娱乐、社交电商项目逐步变多。”

    社交文娱投融资偏冷,商业化困境待破局

    相较于养老地产、养老社区等重资产的养老服务项目,社交娱乐、电子商务及综合服务等细分领域的投融资数量则偏冷,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共有29起融资记录,2019年至今共发生5起,而投资轮次也更加早期,主要聚焦于天使轮。

    较为活跃的是社交娱乐这一细分赛道,随着中老年群体触网规模的快速攀升,他们日益增长的社交需求和相对匮乏的移动产品之间的缺口成为不少创业者的契机。2019年4月,从广场舞切入市场的“糖豆”宣布完成C轮融资,资方阵容可谓豪华,腾讯投资、GGV纪源资本、IDG等一线机构悉数入局,这无疑为中老年社交娱乐市场注入了强心剂。记者注意到,糖豆成立于2015年,最初从学舞工具切入市场,在广场舞内容品类上形成了垄断性覆盖,随后其又搭建了多场景的服务矩阵,从APP延展至小程序、OTT和线下等,糖豆创始人张远曾表示糖豆想要做的是服务中老年人的文化娱乐社区,因此糖豆还拓展了生活、搞笑、健康、养生等不同的内容。

    此外,为中老年用户提供相册制作服务的产品“小年糕”也曾在2019年初登顶小程序月活用户榜首。在获得经纬中国、君联资本的两轮投资后,2018年小年糕再获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C轮融资。而在备受年轻人喜爱的抖音、快手等社交娱乐平台上,也有越老越多的中老年用户活跃其中。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在谈及投资糖豆时曾表示,中国老龄化趋势明显,但尚未出现专注于服务老年人文化消费的平台级公司,未来的机会或将诞生于此。来自CNNIC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调查数据也显示,中国50岁以上网络渗透率占比已从2017年的10.4%上升至2018年的12.5%。虽然中老年群体社交娱乐需求真实存在、未来市场规模可期,商业化问题是目前多数创业者面临的困境,线上广告和线下品牌联合营销是现阶段多数玩家的主要收入来源。记者注意到,糖豆也曾尝试通过电商模式、知识付费等方式变现,但并未在市场上掀起太大波澜,未来这一领域新的变现模式是否可行还需要时间检验。

    此外,与社交娱乐需求紧密联系的老年教育这一细分赛道自去年以来也备受关注。据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统计,目前全国共有7万多所老年学校,在校学员仅有800多万,约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3%,供给量远远小于需求。记者注意到,在这一领域入局的创业者正在从不同路径切入,推出产品和服务,“养老管家”、“年轮学堂”等主要从线上入手打造门类齐全的文化艺术课程体系,以满足不同偏好、品味的需求;“美好盛年”、“乐退族”等则从线下寻找机会,以舞蹈、旗袍、表演等体验性课程为特色,打造老年艺术连锁学校,并拓展舞台表演、比赛等服务。

    近年来,我国支持老年教育发展的政策频频加码,鼓励各类教育机构通过多种形式举办或参与老年教育,推进老年教育资源、课程、师资共享,探索养教结合新模式,为社区、老年教育机构及养老服务机构等提供支持,这对于创业者而言将是重大利好。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是,针对中老年群体的旅游服务。2019年,这一细分赛道共斩获3次融资。其中,退休俱乐部为电视节目《我们退休啦》制作方,几年前该团队围绕老年群体开始拓展更多生活服务。据媒体报道,其一年服务的顾客数量已超过15万人次,仅在上海老年旅游相关收入就达到2亿元规模,平均客单价达到数千元。同样在2019年9月完成天使轮融资的“岁悦生活”也是针对中老年用户的娱乐休闲平台,老年活动、旅游、轻知识为其主要产品。在这一背景下,未来可以预见的是,在一领域深耕个性化、重度服务的创业公司可能迎来更多的机遇。

    张倩鋆指出,银发经济虽然看起来很热闹,产业也很大,但其中比重最大的还是在养老、康养、房地产这些比较后期的方向上,银发消费的市场规模相较之下实际很小,应该就两三百亿。“在这么小的市场规模里面,我觉得还是要先看这种成长性快、变现能力好的方向,等未来两三年需求慢慢释放,VC可以再往一些更小的需求去做布局。”

    投资人观点:中老年领域产业已经进入下半场

    在过去近10年的时间里,“银发经济”的战场主要被重资产玩家主导。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观点也大相径庭。

    张倩鋆表示,中老年领域产业已经进入下半场,上半场更多的是在抢流量,借助流量红利抢夺中老年用户。互联网获客的本质还是在于用户价值实现,下半场更多的考验在于对中老年用户的运营。如何高效运营用户,提升用户黏性时长,如何将有效用户变现,是下半场的核心关键。“2050年中国50~70岁人群的占比会更高,面对人口结构的改变,老年群体消费会带来更多的变化,比如需求的多样化、服务的垂直化。随着银发人群触网率的提升,电商和教育都会开始向线上线下业态融合的方向发展,也会有新的品牌机会诞生。”

    长岭资本管理合伙人蒋晓冬也曾公开表示,谈到老龄化产生的一些商业机会很容易往TMT的商业逻辑上去靠,许多投资人、创业者也会从这个角度出发去制定创业路线,但是简单将TMT商业模式进行套用的方式还是有待商榷。“TMT公司通常是高频、低客单价、低门槛,但我们投资的养老领域的一些企业则恰恰相反:相对低频,客单价相对比较高,有较高的进入门槛或壁垒。壁垒指的是这项业务需要一定的行业经验及资源积累,或者在比较早的时间点进入时能够建立健康的商业模式。这个门槛可以不需要特别大的资金投入,但是可以通过持续性的积累获得竞争优势。这种差异由老年行业所服务的人群特点和习惯决定,并不能轻易改变,所以需要努力去适应这个相对慢一些的行业。”

    还有一些投资人则持相反观点。在他们看来,这一领域并不适合传统投资机构积极地介入。

    北京一位长期从事早期投资的创投届人士就向记者表示,像养老机构、医养社区这样的重资产项目,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其背后一般都是大型房企或传统金融机构加持,PE/VC机构很少介入。而养老行业的创业和投资难在很多人没有老过,这一特定群体的一些需求如果不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去调研,可能真的无法理解,更遑论做出好的产品和服务了。“都说银发市场规模大,老年群体有钱又有闲,但对于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来说,即便有一定的存款,他们也很清楚自己很难再创造价值去挣钱了,所以日常生活中是储蓄心态,花钱方面也格外谨慎。不少产品最初用低价去吸引用户,一旦价格提升,用户立马大批量流失。我们看过一些社交、文化娱乐类的产品,财务模型比较难看,基本是处于赔本赚吆喝的阶段。”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