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案环节收紧 机构对外投资意愿持续低温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0 21:47

    截至11月中旬,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新募基金只有388只,募资总额1798亿元,相比于2018年初新募集基金超过700只,募资总额接近5000亿元来看,几乎是断崖式的下跌。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自上周记者关注双GP基金“另类借壳”现象后,本周继续对部分机构进行跟进访问。从反馈来看,当前备案收紧确实是寻求代持合作的原因之一,但由于风险因素,一些专业机构宁愿在此时“过冬”。

    有投资界人士向记者透露,今年新增协会备案的管理人数量确实没有激增,原因在于自律性要求对部分机构做低频换水,虽然力度不够大,但增量已经微乎其微。这意味着,专业机构很有可能在对外投资方面的速度更加放缓,而对融资难问题来说,同样是个不小的挑战。

    备案收紧,机构过冬

    2019年的风投生意做得如何,机构投资人最有发言权。不过令人乏味的是,多数言论似乎同2018年并无二致,甚至出现了新的行业痛点。

    赶上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备案收紧周期,时下的机构多以“不好弄”回复,在得知记者追问此前因部分机构在执行基金产品委托第三方有资格的管理人进行备案所遇到的阻力时,他们表示很难推进。

    一方面来自于备案审查趋严,深圳某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把目光投向新产品的发行,存量壳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权利和义务难划分,“公司自身不好协调,单发审核力度也在加强”。

    另一方面,如其所述遇到新发产品备案过程中的阻力,记者也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协会的登记备案数据中,总量基本在24400家左右徘徊,“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里面已经在做大量的调整,很多机构在做市场退出”。据透露,出于自律的考量,部分机构或被调整出去,现有机构在做低频度的换水,虽然力度不是很强,但是已经没有增量了。

    事实上,今年以来,资金上游的水龙头似乎在关紧,对风投市场而言,首当其冲的影响就是募资。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机构体现出了投资疲态,更重要的是没有新投资金愿意进来。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统计,10月VC/PE市场共发生310起投资案例、同比下降40.6%、环比下降6.1%;总投资金额为265.2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3.2%、环比下降33.0%。

    前述深圳私募人士告诉记者,很多机构日常的开销都很成问题。“100万的收入能不能维持一年的运转是个问题,而这确为很多机构的现实写照,不乏有的大机构也是如此。”据他观察,不少机构现在已经是“猫冬”的心态,进退显得有些身不由己。

    回顾前一阶段监管的动态,协会层面也在落实登记备案的信用背书工作,包括估值的指引和从业人员的指引。虽然都属于行为标准,但不可回避的一点是,以市场当前的募投管退现状而言,不论是押宝重地科创板还是上市公司并购项目,一级市场投资机构的子弹愈发成为消耗品。

    一方面,在减持新规没有进一步明确机构股东未来减持动作调整之前,存量的投资机构对于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所可能引发的后市破发仍心存担忧。特别对于中小型规模机构来说,倘第一炮没有打响,后面的生意更是难做。

    另一方面,来自于新发基金的备案审核趋严,如果这一周期被拉长,原本希望滚动投资以复利经营的机构将面临生产资料不足的尴尬。有业内人士表示,投资者要让出一定的支配权,这就有一定的风险,而从全世界来说,只要存在外溢性的金融活动,就需要监管。

    创投募资继续断崖式下跌

    两头受堵,创投的募资该咋办?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即创投募资正在继续断崖式下跌。

    据Wind统计,截止到11月中旬,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新募基金只有388只,募资总额只有1798亿元,相比于2018年年初新募集基金超过700只,募资总额接近5000亿元来看,几乎是断崖式的下跌。

    另据统计,今年以来,截至2019年11月初,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共有146个退出案例(以基金数计),其中非IPO的只有26个,IPO退出的占比超过82%。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科创板IPO的退出案例为78个,占全部退出案例的53%。

    资金募集和项目投资双双遇冷,按照普遍“3+2”的资产管理结构推算,原先在2013年~2014年成立的基金大多都已开始清算收益,只不过,缺乏增量资本和头部机构带动的创投界已经进入资本寒冬。

    而另一则数据则直逼机构生存生态,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截至2019上半年,在协会新登记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和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的数量已出现明显下降。据统计,自2015年这一数据问鼎3887家后,在随后的三年里逐年递减,分别是2646家、1789家和445家,2019年上半年只有9家。

    尽管在前述投资界人士看来,新增机构数量的减少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备案环节收紧。“比如外部其他金融机构监管要求以后,私募基金在做,有些风险点作为询问的补征意见是要重新提交审核的,比如一些财务情况,可能大家也都认为备案难度更大了,确实在备案环节,在方法论上我们确实要做一些调整。”

    但是话说回来,资本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关键还是要有真金白银实力相佐。“企业发展对资金的需求仍然较大,特别是在经济换挡期内,国内稳增长调结构的过程中,新兴科技领域的创新资本投入仍有待加强。”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前中国经济虽受内需拉动影响大,但核心技术领域的产业聚集仍未形成规模,产业集聚效应有待加强。

    那么,对于当前募资和监管两头堵的情形,在缺乏投资积极性的市场里该如何看待未来股权投资?业内多数人士寄予新的资管规定落地实施,随着10月25日《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基金和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发出,多层嵌套豁免两类基金(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将适用于过渡期结束之后,这意味着,相关产业基金可以直接参与其他母基金投资并再向下穿透一层,业界认为对于时下处于募资困难的母基金,特别是天使母基金或将率先受益。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