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业巨头泉林集团将破产重整 曾与*ST龙力“互保”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0-22 23:35

    每经记者 彭 斐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虽曾一度高居全国造纸业十强,但在2017年暴露资金链问题后,山东泉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林集团)最终还是未摆脱破产重整的命运。

    10月19日,山东高唐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唐法院)在人民法院公告网披露,关于高唐县金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建投)申请对泉林集团破产重整一案,该院决定采用竞争性遴选方式指定破产重整管理人。

    一位接近泉林集团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泉林集团的资金问题在2017年恶化,而为上市公司*ST龙力(002604,SZ)进行担保,可能是压垮这个造纸巨头的“最后一根稻草”。

    “(与*ST龙力)担保也有影响,但和他们的关联度不是太强。”10月21日,一位泉林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破产重整,省市县政府部门也有进一步认识,包括债权人也认为企业应该进一步健康发展,所以决定走破产重整的路子。

    造纸巨头被提请破产重整

    资金链告急让泉林集团官司缠身,这个山东当地乃至全国曾经的造纸明星,如今站到了破产重整的十字路口。

    10月19日,高唐法院在相关公告中称,关于金城建投申请对泉林集团破产重整一案,根据相关法规,结合案件审理的实际情况,该院决定采用竞争性遴选方式指定破产重整管理人。泉林集团人士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了此事。

    高唐法院发布的信息显示,泉林集团成立于1989年5月,公司曾用名为“山东泉林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泉林纸业),于2018年1月进行名称变更登记。

    从行业地位来看,泉林集团的滑落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中华纸业杂志社发布的“2017中国造纸企业20强排行榜”显示,泉林纸业以147亿元(2016年)的营收和93万吨的产量,排名第8位。泉林集团的品牌知名度在造纸行业中也较高。

    不过,这样一家明星企业,近年却麻烦缠身。启信宝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泉林集团的失信信息多达32条,而从履行情况来看,这些案件处于“全部未履行/部分未履行”状态。

    “(泉林集团)资金状况自2017年就开始恶化,这两年员工工资经常出现拖欠状况。”一位接近泉林集团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对于泉林集团的具体负债情况,因高唐法院正在做管理人招募,具体债务规模尚没有确切数据。

    “我们公司本身虽然在债务(负担)上重一些,但本身也有技术和产业,市场也挺好。”10月21日,泉林集团一位人士表示,公司被提请破产重整,是当地政府、债权人等经过系统化考量的结果。

    案件多涉及借款合同纠纷

    作为泉林集团破产重整的提请方,金城建投此前多次出现在与泉林集团的相关诉讼中,而这些案件多涉及借款合同纠纷,金城建投也多以第二被告身份出现,第一被告则是泉林集团。

    股东方面,金城建投的股东包括高唐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与聊城市财信鹏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其中,高唐县国有资产管理局持股比例为90.91%。也就是说,对泉林集团提请破产重整的金城建投,为高唐国有资产管理局所控制。

    在泉林集团人士看来,破产重整而不是破产清算,说明企业还值得救,“没有重整价值,是不可能走这个程序的,重整相当于救助这个企业”。

    而金城建投曾将泉林集团告上法庭,但“通过其他途径达成一致意见”后,也曾放泉林集团一马。

    2018年12月19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作出裁定,解除被申请人泉林集团在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出资的全部资产和处置权或冻结等额银行存款(价值为2.97亿元)的查封。

    不过,对于官司缠身的泉林集团来说,仅金城建投一家高抬贵手,显然不能让这家造纸巨头走出泥潭。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泉林集团共有166条历史被执行人信息,其中2017年之前的仅有14条。

    进入2017年后,泉林纸业曾对外寻求资金支持。当年1月7日,泉林纸业与香港新恒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并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通过债权融资、股权合作、产业发展基金、产业定向孵化基金合作等方式,向泉林提供300亿元左右的资金,解决企业短期及中长期发展资金需求。”泉林集团官网文章曾称,双方将在上述合作的基础上,根据泉林集团长远规划,制定切实、稳妥的私募股权融资和公开发行上市方案,稳步推进企业上市。

    不过,泉林集团的形势似乎在急转直下。就在2018年4月,新恒基长江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已经将泉林集团以及包括董事长李洪法在内的多名股东告上法庭,案由是企业借贷纠纷。

    曾为*ST龙力担保超4亿元

    “公司债务(负担)重一些。”但对于债务产生的原因,泉林集团方面及高唐县法院近日的公告中并没有提及。

    今年7月15日,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在关于“高唐泉林集团拖欠员工工资保险”的相关回复中提到:“经调查,高唐县泉林集团因开工建设年处理150万吨秸秆的综合利用项目,受企业融资渠道单一、银行金融政策调整、银行惜贷的不利影响,企业发展遇到资金瓶颈,导致拖欠集团员工部分工资、社保,给员工经济、生活及住院治疗费用报销造成很大困难。”

    在前述接近泉林集团的人士看来,深陷债务危机的*ST龙力,可能是压垮与其有互保关系的泉林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12月,*ST龙力因债务违约陷入泥潭,此后该事件持续发酵。今年5月15日,因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且两个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龙力股票被暂停上市。

    *ST龙力位于德州禹城,与位于聊城高唐的泉林集团相距仅50公里,而从*ST龙力的财报来看,两家公司多年间存在“互保”关系。

    2018年4月,*ST龙力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对外担保涉及泉林集团11项债务,担保金额为3.543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该公告发布时,泉林集团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唐县支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唐支行之间的3笔分别为5000万元、4000万元、1850万元的借款主债务到期日是去年3月13日、3月12日。这意味着泉林集团的3笔债务当时已逾期。

    除了上述3笔债务外,*ST龙力为泉林集团担保的其他8笔债务,也在2018年内陆续到期。彼时,资金问题恶化的泉林集团已经自顾不暇,并且官司缠身,是否能按期偿还这些债务尚不得而知。

    不过,在为*ST龙力的担保中,泉林集团也未占到便宜。

    *ST龙力2019年半年报显示,泉林集团为*ST龙力21项借款进行担保,其中短期借款18项、涉及金额4.01亿元,长期借款3项、涉及金额0.4亿元。其中,泉林集团为*ST龙力担保的4.01亿元短期借款均为“已逾期未偿还”状态。

    对此,在泉林集团人士看来,虽然对*ST龙力的担保对公司债务也有影响,但公司破产重整和*ST龙力的关联度不是太强。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