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前美联储理事会研究统计部首席经济学家米勒:美联储在7月甚至6月就该更大幅度降息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24 08:00

    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ar)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去年美联储不仅对降息的反应太慢,而且在去年加息时还太过激进,将利率上调至了他理解的中性利率的上方。他还对记者指出,他的猜测是政策利率可能还需再下调25个基点左右,但额外的降息也是合适的,这将进一步确认经济前景免受下行风险的影响。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地时间周五上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表演讲。在演讲中,鲍威尔重申了他之前的承诺,即美联储将保持经济的扩张,但同时也承认了关税和其他因素已导致了美国的经济增长放缓。

    鲍威尔发表的讲话虽然没有具体说明未来的货币政策方向,但承诺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也是鲍威尔在最近几次的讲话中提到过的措辞。虽然周五的美股全线暴跌,但鲍威尔讲话发布后,美股三大股指直线拉升,道指甚至一度转涨,这也表明市场对鲍威尔的讲话解读颇为乐观。

    前美联储理事会研究统计部首席经济学家、现巴克莱美国高级经济学家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ar)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表示,去年美联储不仅对降息的反应太慢,而且在去年加息时还太过激进,将利率上调至了他理解的中性利率的上方。他还对记者指出,他的猜测是政策利率可能还需再下调25个基点左右,但额外的降息也是合适的,这将进一步确认经济前景免受下行风险的影响。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04年~2018年,米勒曾在华盛顿美联储理事会的研究和统计部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在此期间,米勒的主要工作是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以下简称FOMC)会议前准备为委员们提供经济预测的小组,并常向美联储主席和其他委员会成员介绍美国经济的发展情况。在这个小组中米勒经常协调经济预测的工作,也专门处理与住房和商业投资相关的问题。在美联储任职的最后几年中,米勒致力于银行业的稳定问题。

    NBD: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表的讲话中承诺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这也是他在最近的讲话中已经提到过的措辞。然而在讲话后,美股三大指数短线拉升。为什么市场的反应还是如此乐观?

    乔纳森·米勒:市场似乎认为,鲍威尔的此次讲话肯定了FOMC已将7月底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解读为下行风险的警告。除了承诺采取适当行动外,最关键的措辞是,鲍威尔还表示:“从全球贸易纠纷升级开始,自7月FOMC会议以来的三周充满了变数。我们已经看到全球经济进一步放缓的迹象,尤其是在德国。地缘政治事件一直是新闻热点,包括英国硬脱欧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以及意大利政府的解散。”尽管鲍威尔继续指出,美国的经济表现良好,但这一表态表明FOMC可能会作出判断:相对于7月份的情况,经济的下行风险有所上升。这加大了9月份降息的可能性,并提高了在9月份以后的FOMC议息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

    另一项重要声明是,鲍威尔表示:“随着7月份降息,预期政策路径的转变已缓和了金融状况,并有助于解释为何通胀和就业前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有利。”这有助于帮助市场确认,鲍威尔已经清楚地认识到,通胀和失业率的前景仍然是有利的,部分原因是市场一直在发挥“减震器”的作用,以便考虑进一步放松政策。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美联储认识到,未能贯彻这一预期中的宽松政策,将有效地起到收紧货币政策的作用。

    最后,市场对鲍威尔的言论做出了积极的应对。在7月底降息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曾表示此次降息是对利率的“周期中期调整”。市场对这一消息反应消极,因为(在一些人看来)美联储似乎将潜在的宽松政策规模就限制在了那次的降息25个基点上。在今天的讲话中,鲍威尔并没有提到“周期中期调整”,而是不断重复过去曾承诺的“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在我们看来,这意味着如果下行风险加大,美联储随时准备提供更多“保险型/防御性”降息,甚至如果衰退的迹象隐现,更多的宽松政策也有可能。

    NBD:芝商所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在鲍威尔的讲话过后,联邦基金期货市场认为美联储在9月18日的FOMC会议上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已经从一天前的95.58%上升到了99.6%。这是否意味着美联储下月的降息已经“板上钉钉”?您对此怎么看?为什么联邦基金期货市场在大幅押注美联储下月降息25个基点?

    乔纳森·米勒:就像我上面提到的,市场已经相信,自7月以来,促使美联储降息的因素——海外市场经济增长明显放缓、风险管理与美国经济前景隔离,以及通胀相对于2%的目标仍然疲软——已经加强。到目前为止,25个基点的降息可能还不足以抵消这些影响,促使美联储FOMC大部分成员投票支持降息25个基点的逻辑,很可能会在9月18日的会议上重现。

    NBD:如果美联储真的在下个月的FOMC会议上继续降息,这是否意味着一个漫长、渐进的降息周期将开始?这将会对美国和全球的通胀造成什么影响?对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政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乔纳森·米勒:我们巴克莱预计不会出现长期和渐进的降息周期。我们预测,在美国经济增长低于趋势的背景下,今年将再次逐步降息75个基点,其中一部分降息将在2021年以加息抵消,届时2020年的总统大选周期也将结束,预计经济增长将回归(正常)趋势。我认为,美联储降息更像是一项支持扩张的保险政策,将通胀推上了较为坚实的轨道,逐渐逼近美联储2%的目标。这些降息还将有助于更广泛地加强全球增长、支持总体需求、巩固全球通胀,并为其他经济体提供一些放松政策的空间。

    话虽如此,但如果美国经济表现比预期更糟糕(很可能是在全球增长疲弱的情况下),就有可能最终出现更实质性的宽松周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海外经济体将与自己的反通胀压力作斗争,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美联储的降息周期与更广泛的宽松政策相呼应。

    NBD:我注意到,在7月31日美联储降息之前,今年全球其实已经有超过20多家央行降息了,其中不乏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经济体。在您看来,美联储7月31日的降息是否是太迟了?美联储在去年加息四次是不是他们所犯的一个错误?

    乔纳森·米勒:两者皆而有之。事后来看,我们的观点是,FOMC去年在加息方面过于激进。当时,FOMC的计划是将政策利率调整到中性或略有限制性的政策立场——在美国经济增长高于趋势和通胀接近2%的目标的环境下,这是很有意义的。然而,当时FOMC内部并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政策利率才是中性的,但现有的证据可能会将这一所谓的中性利率置于约2.5%~3.5%的范围内。基本上当目标利率刚刚低于这个范围时,美联储就会停止调整货币政策。回想起来,我们今年迄今为止看到的数据表明,FOMC去年加息的节奏可能超出了代表中性利率的水平:通胀已从2%回落,经济对利率敏感的版块(如住房和商业投资)步履维艰,美元走强……尽管财政刺激有一定作用,但自2018年初至今年年中以来,美国的就业和经济活动一直在减速。我们最好的猜测是,政策利率可能需要再下调约25个基点左右,才能使利率与我们认为的中性利率保持一致,但额外的降息也是适当的,这将更好地实现FOMC的目标,即确保经济前景免受下行风险的影响。

    与此同时,我们认为,作为防范下行风险的一种手段,如果FOMC在7月(甚至6月)就实施更大幅度的降息,情况将会更加理想。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这种宽松政策的好处(前置刺激措施和预先防范下行风险)将超过潜在的成本(额外的通胀或引发金融稳定风险)。但现实情况是,鉴于FOMC 10名有权投票的成员在政策观点上存在分歧,这一点很难实现。虽然大部分成员都会赞同采取更积极性质的宽松措施,但仍有相当数目的成员认为没有必要放宽政策。事实上,波士顿联储行长罗森格伦和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对7月降息25个基点持不同意见。我们可能会在9月份再次看到类似情况的上演,一些成员主张积极地放松政策,其他成员则主张渐进式的降息,还有少数人主张采取观望的态度,即维持利率不变。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