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债权“爆雷”出走海外后 *ST华业实控人仍不断腾挪国内资产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7-19 16:43

    2018年9月26日,*ST华业首次披露,有3笔应收账款逾期未回款。恰好也在发布公告的9月26日这一天,公司实控人周文焕出走海外,并在监管机构要求其回国履职后仍拒不回国配合调查。*ST华业一再强调其在应收债权诈骗案中为受害者角色,但周文焕的种种行为却让人起疑。

    每经记者 王琳 张虹蕾    每经编辑 文多    

    自2015年起,*ST华业(600240,SH)开始收购几家三甲医院的应收账款,转让方为李仕林旗下多家公司。

    这一业务去年9月开始爆雷,作为底层资产方的这些三甲医院否认了应收账款的存在,而李仕林及其控制的恒韵医药则被控导演了这出“百亿诈骗案”。

    但事实上,*ST华业本身在这场骗局中的表现,同样有些让人疑惑之处。7月3日,上交所下发对公司部分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意向书”,其中提到:公司(即*ST华业)实控人严重违反诚信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未能做到勤勉尽责,造成公司重大财产损失。

    *ST华业的实控人即周文焕(ZHOU WEN HUAN,澳大利亚国籍),他善于隐身于职业经理人背后,网络上能找到的相关信息十分有限,甚至于一张照片都难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周文焕在整个应收债权诈骗案中扮演的角色有些蹊跷之处。

    首先,他与应收债权业务的交易对象之间,存在诸多交集;其次,周文焕选择了在*ST华业应收债权“爆雷”之际出走海外,而与之伴随的还有一连串国内资产的腾挪。

    制图:帅灵茜

    周文焕与应收债权交易对象是否存关系?

    *ST华业应收债权诈骗案事发至今,诸多疑惑仍待解释。例如,为何诈骗行为存在多年,上市公司却始终未发觉?而在记者近日的调查中,关于此事的更多待解疑问,也随之而来。

    首先是,周文焕与*ST华业应收债权的交易对象存在交集。

    这次交易发生在2015年,*ST华业的全资子公司在1月、4月、6月和7月,分四次以23.42亿元收购了重庆慈恩持有的几家三甲医院的应收债权,此事在7月统一披露,前3次收购时未进行临时信披。从时间表上看,*ST华业披露拟收购李仕林实控的捷尔医疗,也在这一年的1月。

    而当时的转让方重庆慈恩,如今看来,身上的疑问也不少。

    第一,它与李仕林有无关系?重庆慈恩工商注册的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二路137号6层2-5号),与李仕林实控的溢成医疗的工商注册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二路137号6层2-6号)仅一墙之隔,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电话也一样。

    第二,重庆慈恩背后的股东和周文焕有所交集。

    重庆慈恩成立于2014年,公司原股东为刘玲等两人,分别持股51%和49%,经历一番转手后,2014年12月11日,重庆慈恩的49%股权被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陈杰川。2014年12月16日,通过增加注册资本(认缴出资),陈杰川的持股比例上升至60%。

    这位陈杰川是什么来头呢?其住址显示为广东深圳,启信宝将这位重庆慈恩的“陈杰川”与宝圣贸易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陈杰川”归结为同一人。

    宝圣贸易工商注册的电话和邮箱,则与一家叫长晟隆投资的公司一样。

    *ST华业与长晟隆的关系则有公开信息可查。

    *ST华业2015年12月4日披露,上市公司拟以约6亿元的价格将凯喜雅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长晟隆投资。这起股权转让随后引发了云居置业对*ST华业和长晟隆投资的诉讼,而该诉讼案件在2017年5月的判决文书中显示:2016年5月9日长晟隆公司(即长晟隆投资)出具《对外投资情况介绍》载明截止该日其对外投资仅有凯喜雅公司一家,我单位(即长晟隆投资)与华业公司(即*ST华业)为一致行动人(长晟隆投资在庭上对此进行了反驳,但未纳入法院认定事实中)。

    *ST华业应收债权诈骗案件全面爆发之后,长晟隆投资在2018年12月开始进入了清算阶段,并在2019年1月30日被注销。

    陈杰川与周文焕的交集还存在于另一个层面。

    深圳鹏基鑫业2008年成立时,就有一位股东为“陈杰川”,启信宝将其与重庆慈恩股东陈杰川列为同一人。当年,深圳鹏基鑫业还有另一名股东叫做陈育伟。启信宝将这位陈育伟与中恒泰小贷董事陈育伟列为同一人,而中恒泰小贷的股东中,就有*ST华业的控股股东华业发展,而周文焕一直是华业发展的实控人。

    虽然交集颇多,不过上述信息并不能直接证明周文焕与陈杰川在交易前就认识。*ST华业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时则表示,公司对此信息并不知晓。

    *ST华业在今年5月27日回复上交所的问询时则表示,周文焕及其控制的企业没有参与应收账款投资业务,除李仕林控制的恒韵医药向周文焕控制的西藏恒久借款外,没有其他利益安排。

    违约爆发后,多项资产被装进“前任二股东”口袋

    第二个蹊跷之处是:周文焕在出走海外时,进行的资产腾挪。

    2018年9月20日,*ST华业在回复2018年半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时称,公司债权投资业务不存在逾期未回款情形,未发现相关风险。但是*ST华业在6天以后的9月26日再次主动发布公告称,已存在3笔应收账款逾期未回款情况,到期日分别为2018年7月26日、8月23日和9月20日,也就是说,披露时间距其违约发生时间整整晚了2个月。而恰好也在发布公告的9月26日这一天,周文焕出走海外,并在监管机构要求其回国履职后仍拒不回国配合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出走海外的同时,周文焕还在进行着旗下资产的腾挪,这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公司叫深圳象往。

    就在周文焕出走海外的2018年9月26日当天或前后,周文焕实际控制的至少4家企业被转让、或一度被转让给深圳象往。

    这4家公司中,第一家是金宝矿业。在2018年9月25日,周文焕实际控制的PROVANTAGE HOLDINGS,将其持有的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金铁士金服,后者在2018年9月28日又将华业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深圳象往;与此同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从“ZHOU WEN HUAN”变为雷永贵。

    以粤华恒威为例,去年底公司内部发生股权变更等多项变化。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第二家是粤华恒威。2018年9月26日,盛华业置业和深圳格调装饰分别将持有的粤华恒威95%和5%的股份转让给了京城一品红木和雷海军,9月28日,粤华恒威100%股权又被转让给了深圳象往。*ST华业2017年审计报告显示,粤华恒威是周文焕实际控制的华业发展的控股子公司。同样的,2018年12月3日,粤华恒威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统统从“ZHOU WEN HUAN”变成了雷永贵。

    第三家是盛世嘉信息。2018年9月26日,PROVANTAGE HOLDINGS将其持有的盛世嘉信息100%股权转让给了京城一品红木和雷海军,董事长也从“ZHOU WEN HUAN”变成了雷永贵。9月28日,盛世嘉信息100%股权同样又被转让给了深圳象往。不过,与前面几家公司不同的是,深圳象往在2019年1月3日又将盛世嘉信息100%股权转让给了雷永贵和雷晶晶。

    第四家是华业物业。2018年10月8日,PROVANTAGE HOLDINGS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华楚信息将其持有的华业物业100%股权转让给了中城恒盛商贸和雷海军,中间又一轮转让后,截至目前,华业物业100%股权在深圳象往名下。

    金宝矿业、粤华恒威、盛世嘉信息、华业物业旗下,总共拥有35家子公司、1家分公司、13个地产项目管理处、7家停车场。

    但深圳象往并不是关键,它的唯一股东正是华保宏实业——*ST华业曾经的二股东。

    2003年11月3日、2004年4月29日,华业发展和华保宏实业先后成为仕奇实业(即*ST华业前身)的第一二大股东。当年华保宏实业的股东为自然人常青和郑晓帆。不过,华保宏实业在2016年8月将其所持的*ST华业15.33%的股份转让给李仕林旗下3家企业时,其股东已变为了香港企业天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雅投资)。

    华业发展和华保宏实业的关系当年也曾引得媒体好奇。二者在入主仕奇实业之时,由于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同一栋楼上下层,且华保宏实业董事常青和郑晓明的名字曾出现在华业发展的工商登记资料上,因此两家公司当时被《新快报》等媒体质疑关系并不简单。

    启信宝显示,周文焕甚至曾在2003年7月21日之前担任过华保宏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7月11日,记者前往华业资本北京办公楼,公司运营正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虹蕾 摄

    周文焕身在海外 国内资产仍在腾挪

    周文焕对于资产的腾挪,上面提到的仅是一部分,还有一些发生在周文焕出走海外以后。

    按照*ST华业与李仕林在2015年约定的承诺,2018年6月26日,*ST华业披露收购意向书,收购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恒韵医药、重庆鑫灵、自豪时代、华应医药及重庆新宸100%股权。

    随后,在2018年7月31日,重庆鑫灵和重庆新宸两家标的公司100%股权被质押给西藏恒久(周文焕实际控制);2018年8月1日,李仕林再将间接持有的华应医药70%股权,以及间接持有的自豪时代70%股权质押给了西藏恒久。

    说的是收购,李仕林为什么却要将其旗下公司股权质押给西藏恒久?

    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ST华业在今年5月27日回复上交所的问询时表示:周文焕实际控制的西藏恒久,与李仕林控制的企业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截至目前,恒韵医药等企业尚欠西藏恒久60亿元借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未偿还。

    然而,随着*ST华业应收债权欺诈案件的爆发,上述收购计划未再有后续动作,但周文焕似乎加紧“收割”了上述拟交易标的。

    启信宝显示,重庆新宸的股东已在今年1月29日由陶容、白全智,变更为了长直信息。今年2月21日,鑫意珑医疗持有的自豪时代70%股权同样被转让给了长直信息。

    这家长直信息,注册日期是周文焕出国后的第三天,股东为黄航和蔡惠丽,这两人都疑似与周文焕存在关系。周文焕实际控制的华业发展的董事、监事就叫做蔡惠丽、黄航,而启信宝将她们分别归结为同一人。

    奇怪的是,工商信息显示,成立后不到一年的长直信息,目前又已成立清算组。

    为了解周文焕与陈杰川等人的历史关系,7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曾前往*ST华业的办公楼(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9号华业国际中心A座16层)。进入*ST华业的大门后,可以看到墙上挂有一块展示牌,展现了*ST华业一路以来的发展历程。在记者探访的过程中,人员进进出出的办公区域内并未见明显异常,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运营正常。

    而在7月12日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函时,*ST华业一再强调其在应收债权诈骗案中为受害者角色。

     

    文中公司全称备注:

    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恒韵医药

    重庆慈恩健康咨询有限公司——重庆慈恩

    重庆溢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溢成医疗

    深圳市宝圣贸易有限公司——宝圣贸易

    深圳市长晟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长晟隆投资

    武汉凯喜雅飞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凯喜雅公司

    武汉云居置业有限公司——云居置业

    深圳市鹏基鑫业科技有限公司——深圳鹏基鑫业

    深圳市中恒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恒泰小贷

    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华业发展

    西藏恒久投资有限公司——西藏恒久

    华保宏实业(西藏)有限公司——华保宏实业{曾用名为华保宏实业(深圳)有限公司}

    深圳象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深圳象往

    华业金宝矿业(深圳)有限公司——华业金宝矿业

    金铁士(深圳)金融服务有限公司——金铁士金服

    盛华业置业(深圳)有限公司——盛华业置业

    深圳市格调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深圳格调装饰

    深圳市粤华恒威投资有限公司——粤华恒威

    深圳市京城一品红木文化有限公司——京城一品红木

    盛世嘉信息咨询(深圳)有限公司——盛世嘉信息

    华楚信息咨询(深圳)有限公司——华楚信息

    深圳华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华业物业

    深圳市中城恒盛商贸有限公司——中城恒盛

    重庆鑫灵医院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鑫灵

    四川自豪时代药业有限公司——自豪时代

    四川华应医药有限公司——华应医药

    重庆新宸医院有限公司——重庆新宸

    重庆鑫意珑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鑫意珑医疗

    深圳市长直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长直信息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