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锂跌至成本线,行业洗牌在即?业内此刻却看好价格企稳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7-18 23:2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走访天齐锂业(002466,SZ)射洪、铜梁基地获悉,目前碳酸锂价格已接近很多生产商的盈亏成本线。若碳酸锂价格再下跌,很多中小生产商面临“洗牌”。

    每经记者 胥帅 摄影报道    实习编辑 汤辉    

    作为新能源领域的重要原料,最近两年,国内碳酸锂市场可谓一片惨淡,价格持续下跌。

    碳酸锂市场下跌,主要受供求关系影响,需求端方面,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终端车企削减了相关电池订单,进而导致碳酸锂市场的低迷。供应端方面,过去碳酸锂市场火爆时,很多小企业上马产能,造成产能集中释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走访天齐锂业(002466,SZ)射洪、铜梁基地获悉,目前碳酸锂价格已接近很多生产商的盈亏成本线。若碳酸锂价格再下跌,很多中小生产商面临“洗牌”。

    在业内看来,碳酸锂的价格目前很难继续下跌。一方面市场既有的需求还在,另一方面,碳酸锂价格受锂精矿价格成本支撑。对于天齐锂业这类头部企业来讲,因为主要是长单,市场短期波动影响较小。

    较高峰期跌去7成

    曾经风光无限的碳酸锂不再是市场“宠儿”。

    百川资讯显示,电池级碳酸锂7月价格维持在6万~7万元/吨,这基本是2016年以来的低位。

    2015年,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启动涨势,最高一度接近20万元/吨。而从2018年2月开始,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就触顶下跌。电池级碳酸锂“高位下摔”的过程已持续了一年多。

    供过于求是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从需求端来看,新能源产业下游市场,电动汽车对电池的需求疲软。“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叠加传统燃油车大幅降价促销。”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影响,很多车企削减了下半年的电池订单。碳酸锂用于电池正极材料,电池企业就减少了对碳酸锂的需求。

    事实上,动力电池产量也在下降。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6月动力电池总产量为6.4GWh,环比下降36%。

    而供给方面,碳酸锂整体的产能放量是主要原因,此前价格较高,吸引众多锂加工企业快速上马建设生产线,扩张碳酸锂产能。

    “2015年下半年,基础锂盐、碳酸锂、氢氧化锂价格一路攀升。作为一个行业来讲,长期保持超额利润,是不寻常的。公司以及很多企业在这时扩充产能,整个市场的供应量就上去了。”7月17日,天齐锂业射洪基地总经理刘卫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产业链本身有传导效应,下游电池需求释放带动碳酸锂市场,碳酸锂价格上升又拉动基础锂盐上涨,进而再拉动更上游的锂精矿、原矿上涨。价格上涨增加利润,这进一步刺激产业链的各环节扩张产能。锂的扩产周期一般是3年,锂资源的产能扩张也埋下如今供给过剩的种子。

    现在,上游锂精矿、盐湖提锂的扩产动作仍然不小,包括国外西澳锂精矿投产、国内亚洲最大甲基卡矿山复产、低成本盐湖提锂放量。西澳除泰利森之外,又有BaldHill等矿山锂精矿放量;今年6月,融捷股份(002192,SZ)旗下的康定甲基卡锂辉石矿采选项目复产,力争在明年底生产精矿20万吨;有机构预测,保守预计2020年国内盐湖产量4万吨。

    业内:价格将企稳

    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市场供给在放量,价格阴跌不止,对未来的碳酸锂市场依然保持相对乐观。因为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仍是大趋势,目前处于政策驱动转向消费驱动的过程。

    “现状上来看,汽车产量在下降,数据在下降。工信部对于所有新能源汽车预测的产量还是在往上走的,这是完完全全的销售数字。”一业内人士表示。

    更重要的是,碳酸锂、基础锂盐的边际价格受成本支撑。碳酸锂的细分市场存在结构性需求,即高端高密电池仍然需要品位更高、杂质更少的碳酸锂。相较于盐湖卤水提锂,锂辉石的高品位具有资源禀赋优势。高品位锂辉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国内甲基卡。

    有业内人士曾对记者表示,进口锂精矿的成本价为600多美元/吨。“碳酸锂价格目前基本上就是谷底,因为有成本支撑的因素。”墨柯表示。另一名碳酸锂生产商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另一原因是高成本锂精矿产能的“出清”。即便都为锂精矿,但不同的原矿品位决定了生产成本的高低。泰利森锂精矿的含锂量在6%出头,原矿品位在2%,国际上最高。一般的锂精矿含锂量则在5%左右,原矿品味则在1.5%左右。原矿品位的这一差别将影响中游企业的加工成本。

    “矿石的品味较低,生产一吨锂精矿的原矿处理量近乎翻番,磨矿选矿的成本会大幅增加。其次,一些锂矿的杂质元素相对较高,会带来能耗增加。生产成本这一块有所增加的话,即便省去中间的物流成本,总体而言就不能体现成本优势。”刘卫东表示,按照目前碳酸锂价格,一些高成本生产企业便接近盈亏成本线。若碳酸锂价格迎来最后一跌,高成本企业唯有亏本销售,行业内的“洗牌”将无可避免,“洗牌的结果就是让供需关系决定了价格处于正常的利润水平。”

    目前,碳酸锂市场符合一般的经济周期,谁的生产成本更低,现金流折现的金额更快,存货周转效率更快,谁就能熬过产业的低迷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一低迷期最担心的就是存货积压。

    固态电池需要金属锂

    天齐锂业重庆基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和业内人士沟通后了解到,即便碳酸锂、氢氧化锂市场趋于饱和,但并不意味着新能源产业链没有结构性机会。像天齐锂业、赣锋锂业(002460,SZ)这类头部企业就已在未雨绸缪,特别是在金属锂方面的布局。金属锂与碳酸锂、氢氧化锂的应用领域有所区别,前者用于医药、航空航天等。目前,业内更关注金属锂的未来应用市场固态电池方面。

    目前,国内新能源车企普遍使用的是锂离子电池。但锂离子电池在密度和续航方面已达到瓶颈,很难革命性提升。根据相关产业规划和研发方向,固态电池在未来的商用市场很可能取代锂离子电池。而固态电池的优势,恰好是在高密度和续航方面。现在锂离子电池的负极材料主要是石墨,而固态电池负极将使用金属锂。

    在天齐锂业重庆基地,记者见到了部分金属锂材料。据现场人员介绍,金属锂的制造工艺、存放要求均高于氢氧化锂、碳酸锂。目前,金属锂价格不菲,同批量价格远远高于碳酸锂。


    天齐锂业重庆基地金属锂生产车间

    “现在国内金属锂的市场供需处于均衡,我们更着眼于未来的需求,关键还是固态电池的技术突破难度。”天齐锂业重庆基地总经理赵本常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国内金属锂的产能集中在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金属锂产能在500吨以上。现在国内市场金属锂消费量大致在2000吨,需求量尚未迎来大的增长。

    赵本常认为,“如果固态电池在未来实现商业化,负极用到金属锂,那需求就非常大。”另外金属锂市场的进入门槛较高,主要是环评、安全生产等,所以未来供给也有限。“现在不会扩张金属锂产能,还需要看市场变化,现在重心还是做好重庆基地的现有产能。”赵本常表示。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