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青年在西安的“影子徒弟”?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6-28 17:37

    每经记者 秦风 陈清    每经编辑 王朋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顶着“下周回国”老梗的贾跃亭,近期再次找到了一个财主——一家名为“第九城市”的国内公司,愿意拿出真金白银,力促始终停留在PPT上的那辆超级汽车实现量产。

    看来没个数十把刷子,造车这行还真玩不转——贾跃亭生生从一名“优秀企业家”成了如今的“老赖”;造出“划时代发明”水氢车的庞青年也上了“老赖”名单。

    很多人不知道,庞青年在西安有个名叫郑克斌的“小老弟”,在业界同样是位“名人”。在水氢神车被一些地方奉为上宾的时候,与之有着深度合作的郑克斌,亦扬言要在西安布局8座加氢站……

    有着过人手段的郑克斌,虽然事业版图与庞青年交集颇多,但其经营丝毫未受后者“事故”的波及。

    聊起郑克斌其人,西安一位汽车行业的资深从业者讳莫如深:“玩概念的行家里手,都是一个圈子的,不好说……”

     

    01

    郑克斌的发迹史,在陕西本地一些媒体报道中,被描绘得颇具传奇色彩。

    从汽车销售员做起,到后来用10万资金拉起不足10人的经销团队,用了一年时间,成为“青年莲花”汽车全国销冠,并连续三年蝉联;做某平行进口汽车陕西授权经销商,连续两年全国销冠;东风风神西北旗舰经销商,再次全国销冠……

    替人卖车做到“极致”之后,又开始自己造车卖车,着手设计开发自有品牌,在纯电动/氢燃料电池物流车上发力……

    怎么看,郑克斌都无愧于这些媒体的称赞有加。

    其实,郑克斌的起家,离不开那位造出水氢神车的庞青年。用陕西业内一些人士的说法,郑称得上是庞青年的“小老弟”。

    上述让郑克斌经营得风生水起的“青年莲花”,正是庞青年麾下青年汽车集团多年前主打的汽车品牌。

    只是后来,莲花汽车步子走得太快太野,最终在2017年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而后的几次资产运作,也均以失败告终,庞本人也上了“老赖”名单。

     

    ▲ 郑克斌 图片来源:西晚微客 视频截图

    但正是作为青年莲花西安经销商的几年运作,郑克斌及其成立的陕西融达汽车销售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融达),开始崭露头角。用郑克斌的话说:“我们已把传统业务的存量做得比较有经验了,虽然还不是很大。”

    在青年莲花2012年商务年会上,庞青年与郑克斌双手紧握,四目含笑。在一些人看来,虽然郑克斌后续在陕西也有“自立门户”的一番操作,但与庞的深度绑定从始至终才是主线。

    两人的合作,并未随着青年莲花的没落而终结。

    后来的很多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屡战屡败的庞青年,试图通过氢燃料汽车打一场“翻身仗”。在他的描述里,青年水氢燃料车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就能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

    2017年,11月西安新青年控股集团(以下简称西安新青年)成立。郑克斌在新能源车领域与庞青年展开了第二次联手。

     

    02

    一些看似光鲜的过往,其实经不起审视。

    郑克斌和融达的辉煌历史,有庞青年和一些媒体报道做背书。但在一位从业者看来,融达还有着少为人知的一面——60余起的诉讼和数起行政处罚。

    “融达卖车的‘套路’让一些人着了道。”上述从业者说。

    2012年小富(化名)买了一辆莲花L3轿车。融达承诺购车第二月起,每月给小富500元加油卡,共给5年60个月。

    5年返30000元加油钱,要知道当时L3顶配的指导价也不过8.68万。

    给了近3年后,融达不给了。按照其说法,当初承诺送油卡,前提是按保养手册5年内在店保养。二保应该是5000公里或者是6个月内,但小富保养时已是6648公里——买家违约在先,不给油卡理所应当。

    另一位车主小贺(化名)则更悲催。

    2015年,小贺花6万在融达买了一辆车,车船税、交强险都买好了,就等挂牌上路。

    “车辆合格证”是缴纳购置税、挂牌的必要条件。直到隔年的5月19日,小贺将融达告上法庭,仍未拿到合格证。

    小贺的经历,在其他一些车主的身上也同样发生过。至于合格证去哪了,只有融达清楚……

     

    ▲ 图片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除了车主,融达牵涉的典当、借贷纠纷也不在少数。

    信息显示,融达成了法院的“常客”——重庆渝中区法院、天津滨海新区法院、西安市中院、西安莲湖区法院、未央区法院、新城区法院、雁塔区法院、咸阳秦都区法院……

    对于法院的“敲打”,融达并不在意——面对很多法律文书,其采取的做法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因此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之列。

    此外,西安市人社局曾因“拖欠工资”下发罚款处罚,最终的结果显示是“未缴纳”……

    贾跃亭的失败之处在于,他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了一个篮子里。郑克斌却并未把所有的注押在融达身上。

    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融达之外,郑克斌于2012年建立陕西御胜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陕西御胜),2014年成立陕西融达汽车集团,随后成立西安融信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西安融信)。

    公开信息显示,陕西御胜与西安融信两家企业,同样是诸多诉讼缠身,同样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郑克斌本人也多次被法院列为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置备了多个篮子,鸡蛋还是没保住。郑克斌与庞青年“师徒俩”,最终是殊途同归……

     

    03

    在陕西本地一些媒体人眼中,郑克斌是个“出手大方、能屈能伸”的人。

    在其所拉车企媒体群里,他动辄撒个数千元的红包,跟媒体“称兄道弟”;又可因一句话在群里对记者脏话连篇,隔天又登门致歉……

    与之伴随着的,是郑克斌的商业版图一直在扩张——从青年莲花,到后来的东风风神,再到通家汽车纯电动物流车电牛2号,再到与庞青年合作,代理氢燃料电池厢式物流车……

    随着庞青年水氢汽车的“泡沫”越吹越大,郑克斌也放出豪言——要在西安布局“8个加氢站”……

    按其表述,西安新青年第一个加氢站位于长安区西南部,在2017年的时候基础部分已做完,当年末便“基本可以投入运营,日加氢量1000公斤。”

    不过直到目前,该加氢站的具体位置依旧云里雾里。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西安相关主管部门对此的表述是:“他们之前确实和我们谈过投放氢燃料电池车和建加氢站的事,但当时考虑到西安在氢燃料电池汽车方面的技术储备不够,就没有同意。”

    粉巷君在西安新青年展厅外,看到了四辆新青年轻卡。一位销售称这就是氢燃料汽车,但是由于没有加氢站车还用不了,“这车充氢五分钟就能跑400公里,不过现在加氢站的地政府还没批。”

    ▲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 陈嘉伟 摄

    “其实与当时卖青年莲花一个套路,一个不行了,就换个身份卷土重来。加氢站完全就是玩概念。”上述业内人士对于郑克斌的操作手法很是不屑。

    如今,随着全国舆论的关注,庞青年与其水氢汽车处境颇为尴尬。在一些主流媒体的报道里,“ ‘没钱没技术没市场’的青年汽车,只不过想要借这一概念炒作。”

    不过,远离漩涡中心的郑克斌,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即便麾下公司及其本人相继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其在陕西的汽车业务,依旧是风生水起。

    “他这几年运营规模一直在扩大。”在陕西汽车行业一些人看来,郑克斌是个“很有能量的人”,“可以拉来颇具分量的人为其产品‘站台’”……

    在贾跃亭等人看来,有些“伟大”的理想值得为之付出,即便倾家荡产,即便化身“老赖”。

    据悉,被“限高”后的庞青年,近年来在国内的出行只能依靠一辆老旧奔驰。不知与其“同命运”的郑克斌,又是如何?

    (封面图来源:视觉中国)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