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景地块开发12年成“大坑” 央企和当地国企为何都“陷”进去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6-24 22:38

    海滨城市青岛有一块不错的海景地块,40年产权已去12年,海景地块只挖了一个基坑。项目不见进展,只是“坑”里掉了几家公司进去,有央企有当地国企,“坑”还是那个“坑”,“坑”里的纠纷还在继续。

    每经记者 彭斐 青岛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被高楼大厦环绕的中金广场基坑

    6月中旬,山东大部分区域已开启“烧烤”模式,海滨城市青岛却还有着春末夏初的凉爽。只是,再次来到青岛的童才亮五味杂陈,完全没有心情享受这种惬意。

    童才亮是中交运泽浚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运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他此行的一个目的,是向青岛工商部门询问中交运泽的减资事宜。如今,这家成立于2007年的公司已无实质业务。如果8年前的那次挂牌交易能够正常履约,中交运泽或许已经完成注销。它存续至今的一个原因,就是想拿回2011年挂牌交易所应获得的权益。

    2011年初,为响应央企退出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要求,央企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集团)旗下的中交运泽,将持有海景地块的青岛中金海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海岸)100%股权挂牌出让。

    此后,在产权交易竞价中,半路杀出的青岛国际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交所)以5.2亿价格最终将标的收入囊中。但此后,青交所一方面提起仲裁、将付款期限延期三年,另一方面,在三年期满后仍未结清欠款,并在一系列诉讼纠纷进程中将中金海岸的股权转让给青岛当地国企。

    如今,海景地块只建了一个基坑,40年产权耗掉12年,中交运泽还没要回欠款,青交所已转让了这块核心资产。去年12月,中交运泽以“恶意串通”为由将接手标的股权的青岛国企城发集团(青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发资管)追加为第四被告,新一轮诉讼将在2019年7月开庭。

    只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中,央企能否成功讨债,地方国企能否洗清“恶意串通”的指控,一切都充满变数……

    海滨“大坑”:40年产权已耗掉12年

    作为8年前中交运泽挂牌项目的主要资产,唐岛湾地块40年出让期限,如今已经耗去12年。但这个位居当地核心地段的项目,目前仅是建了一个基坑。

    离海百米,CBD核心,紧邻国际航运中心……但让人无法想象的是,符合这些标签的却是一个“坑”。这个“坑”所在的唐岛湾,是青岛西海岸新区CBD的核心区域。

    也正是这个原因,到青岛次数不多的童才亮才很容易记起这个“坑”之所在,“滨海大道与井冈山路交汇处,山东高速西海岸中心后面,旁边有个尚客优酒店”。

    如今,防护网已破败,空地东北角的项目公示牌向路人提示这里规划的是青岛中金广场项目,建设单位是中金海岸。

    6月1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中金广场项目与海的距离也就百米。在靠近西海岸中心项目一侧,几个标有“基坑危险,禁止靠近”字样的警示牌,插在了坑体边缘,设立单位是城发集团(城发资管母公司)。

    “工地已经停了,我是看大门的。”记者试图从西北侧进入没有上锁的大门时,一位留守人员说,现在给他发工资的是城发集团。从企业工商变更记录来看,2018年6月8日,城发资管成为中金海岸的唯一股东。

    让童才亮对这个“坑”印象深刻的另一个原因是中金海岸。2011年1月,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重庆联交所)公告,中交运泽将所持中金海岸100%股权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为3.3亿元,评估值为2.57亿元。

    童才亮向记者回忆,当时公司账上还有5000万现金,另外还有唐岛湾、金沙滩两块地的价值,最主要的是唐岛湾地块。中金海岸获得的该地块房地产权证显示,该地块用途为商业、金融保险业、贸易咨询、街头绿地。在使用年限上,商业用途出让40年,自2007年12月19日至2047年12月18日止。

    最终,青交所摘牌成功,并于2011年3月与中交运泽签约。不过,这个项目的开工却延后了4年。

    今年6月11日,青岛市黄岛区自然资源局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中金广场项目)2015年12月20日就办了施工许可证,现场也开工了。

    青岛市黄岛区城市建设局通报显示,2016年12月14日,因不严格执行施工弹性许可制度和履行签订的协议,中金海岸实业被列为全区“失信企业”,其法定代表人列为全区“失信黑名单”人员。

    “在那个位置,一般开发商拿地,都是尽早开工。”青岛市黄岛区自然资源局相关人士说。

    早5年拿地的中金广场项目,在进度上已远远落后于邻居。山东高速西海岸中心5A级写字楼,在2016年1月主体顺利地全面封顶。该项目售楼处一人士透露,项目所在地块的拿地时间是在2012年。

    从时间上看,中金广场地块40年的出让年限,如今已过去了近12年,但这个位居核心地段的项目,目前仅是建了一个基坑。

    记者在走访中还了解到,8年前,中金海岸涉及的另一个位于金沙滩的地块,因有碍金沙滩景区的观瞻,政府部门在今年5月底将该地块的基坑填平。

    “退房”交易:卖方“咽下”1.644亿坏账

    8年前,青交所以5.2亿价格竞得中金海岸项目,但在中金海岸股权完成过户后,青交所并没有按约定支付2.74亿,并向中交运泽提出延期3年付款。如今,中交运泽仍未收回余款,并对其中的1.644亿做了坏账准备。

    “青交所的说法是没钱,我们也去找(当时的)施工方中铁十四局落实过。”对于中金广场项目未建起来的原因,6月11日上午,中金海岸股权目前持有方城发资管的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8年前拿下中金海岸时,青交所出手阔绰。在2011年的挂牌交易中,青交所以5.2亿元价格成功竞买中金海岸100%股权。

    童才亮向记者透露,“中交作为央企,房地产不是主业,我们是按照国资委要求退出”。一位熟悉国企股权转让的法律界人士表示,国企转让必须要按(产权交易招拍挂)程序走,按照交易规则,就是价高者得。

    2011年3月,中交运泽与青交所签订了《产权交易合同》。按照合同条款,青交所需在2011年7月16日之前,分两期共向中交运泽支付2.46亿元,并约定青交所在一年内(2012年3月17日前)付清剩余的2.74亿元款项。

    “他们只支付了2.46亿。”童才亮称。

    《产权交易合同》在产权交割事项中注明,青交所支付第二期价款(9000万元)并对剩余款项提供银行保函后3个工作日内,重庆联交所出具产权交易凭证,青交所在收到凭证后3个工作日内申请办理工商变更登记,中交运泽在工商变更登记完成后5个工作日内将标的企业所有经营管理移交青交所。

    记者获取的一份递交到山东省高院的诉讼文件显示,2011年7月18日,中交运泽将中金海岸控制权移交给青交所,12月22日,完成股权过户登记手续。至此,中交运泽已将合同约定的义务全部履行完毕。

    合同约定时间到期后,青交所并未支付剩余的2.74亿元转让款。“为什么不付,具体原因我们不清楚。”一位了解交易经过的人士透露,“在合同付款期限快到的时候,青交所有几次联络中交运泽,要求把付款期限延长3年,中交运泽不答应”。

    对此,6月11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黄岛区江山南路的青交所办公地址,尝试直接采访,但多位人士告知,负责人不在,他们对相关事情并不知情。

    中交运泽方面给出了拒绝青交所要求的理由:“我们的实际控制方中国交建是在A+H股整体上市的,几亿元的款项是要计入当期财务报表的,2.74亿延期3年,意味着提供2.74亿的3年无息贷款,这可能会造成7000万~8000万的财务成本。”

    中交运泽2018年财务报表显示,在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一项,仍存在债务人青交所2.74亿的应收款项,账龄为3~4年,中交运泽按60%比例做了1.644亿元的坏账准备,计提理由是“与债务人发生诉讼,回收风险较大”。

    童才亮透露,中交运泽在2016年即已对上述款项计提,并纳入到中交集团与上市公司中国交建的合并报表。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