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专访清华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刘涛雄:城市抢抓新经济机遇 重在找到比较优势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6-11 00:27

    全球新经济发展正呈现怎样的趋势?创新对于现阶段中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何在?我国新经济发展有何特点?城市应如何抓出机遇弯道甚至换道超车?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专访了清华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教授刘涛雄。

    每经记者 黄名扬    每经编辑 杨 军    

    ▲刘涛雄 受访者供图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催生大量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新经济形态,推动全球创新版图重构。

    全球新经济发展正呈现怎样的趋势?创新对于现阶段中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何在?我国新经济发展有何特点?城市应如何抓出机遇弯道甚至换道超车?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近日专访了清华大学创新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教授刘涛雄。

    新经济对中国发展至关重要

    NBD:您认为目前全球新经济正呈现怎样的大发展趋势?

    刘涛雄:新经济多指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网络经济、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经济产业的发展,也有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五次信息技术革命、工业4.0等不同提法,但核心所指相近。

    全球范围新经济都在蓬勃展开,此趋势已越来越明确。其中,对中国来讲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中国不再像过去历次工业革命那样,总是一个旁观者。这一次,中国是非常重要的核心参与者之一,甚至可能成为一个领导者角色。在许多新经济领域,我们处于较前沿的位置。因此有人说,站在新技术和产业革命的前沿,新经济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NBD:新经济将对相关产业或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涛雄: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基础有两个。一个是互联网产业或者数字经济的基础。人工智能技术直接由互联网信息技术、数字化技术驱动。其核心是基于数据的机器学习带动落地和应用;另一个重要产业基础是工业基础,特别是制造业基础。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创造了很多产品。已有工业化的产品,面临着智能化改造和升级换代;新的智能化产品,也在创造过程中。

    过去历次工业革命中,中国相关的产业基础和社会经济基础还不太具备。但这一次,中国两个方面都具备了较好的基础。

    因此,影响至少也是两方面的。一是从家电到建筑,从制造业到服务业……新经济对人类现有产业和行业,将带来创造性的更新换代;同时,新经济还会催生很多新的产业和行业,如机器人产业等。

    从学习阶段转化到自主创新

    NBD:在中国经济新旧发展动能转化之际,新经济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何在?我国新经济发展目前处在怎样的阶段?

    刘涛雄:经济发展的新时代,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就是“跨越中等收入阶段”。因为这是从一个发展中国家变成一个高收入或者发达国家的关键性阶段。

    在中国寻求发展动能转化的时候,发展新经济意义极其重大。目前,中国正在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而能不能成为一个创新性国家,几乎就决定了中国能不能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阶段。

    NBD:据您观察,至今我国新经济发展有怎样具体的特点?这种“新”集中体现在哪些方面,能否为我们举一些具体的例子?

    刘涛雄:中国新经济的发展很有自己的特点和独特发展过程。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依托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优势。在追赶阶段,我国制造业主要是学习。

    最近几年,态势发生了明显变化。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及人工智能等方面,中国的发展在一些方面处于世界前沿位置了。

    从历史过程看,以信息技术的历次浪潮为例,第一代是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产业革命,我们主要是学习,如电脑制造等产业;第二代互联网发展,我们基本上是“有攻有守”且“以守为主”,如门户网站和应用开发;第三代是移动互联网,中国“有攻有守”且“以攻为主”,如社交网络、移动支付工具等。这一阶段,中国已基本上与世界同步发展,且自主发展较符合中国自身特点的技术和产业。

    如今,到第四代人工智能的新阶段,自主性发展成为主要方式。因为很多相关技术基本处于“无人区”,鲜有现成技术可供学习。因此中国在这一次浪潮中,相对处于世界较前沿的位置,和世界上其他较先进的国家一起共同创造并推动产业发展。

    如机器人应用,现在中国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5G移动通讯,我们在该领域也已处于较前沿的位置;很多其他人工智能领域,如智能家居、无人驾驶等,中国市场增速都是全世界最快的国家之一,相应的投资也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体之一。

    因此简单说,我国新经济发展正处于从过去的学习转化到自主创新,并逐渐占据世界前沿领先位置的阶段,总体态势良好。

    城市弯道超车要找准切入点

    NBD:不少城市都在大力发展新经济的相关产业。如贵阳瞄准大数据产业、福州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杭州聚焦信息经济、成都建设最适宜新经济发展的城市等。这体现出各城市怎样的发展共性?

    刘涛雄:对城市而言,新经济首先是机遇。每一次产业革命都会带动新的经济增长点,城市或区域可借此弯道超车或换道超车,关键在于能否抓住机遇。

    实际上,中国近些年的发展中,不少城市也初露头角。典型的例子是,十几年之前,杭州在技术和创新上算不上有多领先。但通过这一二十年的发展,杭州已经变成中国新经济蓬勃发展的城市之一,智慧城市建设也居于前列。这离不开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数字经济企业的带动作用。

    再如贵阳,过去在我们的印象中,贵阳是一个相对较传统的欠发达城市。但通过抓住大数据的发展契机,贵阳已初步实现了比较漂亮的转型发展。

    成都近年新经济发展也十分不错,这主要得益于基础优势,以及包容度较高的城市氛围,非常适合新经济发展。

    NBD:正如您所说,不同规模、不同区位的城市或区域在发展新经济时,具体的产业和方向其实也有所侧重。您认为背后重要的考量是什么?

    刘涛雄:对于城市而言,如果想抓住新的产业技术革命机遇的话,重要之处在于找到自己的切入点,即比较优势。

    很多城市都很重视新经济新产业的发展,但没有抓住自己有特色有潜力的独特切入点,容易“面面俱到”,造成千城一面或者产业雷同。这个切入点可以是一线城市的人才优势,也可以是杭州的企业氛围、贵阳的自然条件,成都的产业基础和文化氛围。

    总体来说,对应新经济产业特点,与自身资源禀赋优势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政策把相关的资源集聚起来,形成自己在某些领域的竞争优势,才能更好地发展。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