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养成,是粉丝的疯狂还是资本的游戏?

    中国证券网 2019-06-09 20:57

    6月9日凌晨,多数人已进入梦乡,而腾讯视频的《创造营2019》总决赛的直播间里,仍有上千万人在通宵守候。

    璀璨的灯光下,是帅气小哥哥们精致的妆容、华丽的服饰与灿烂的笑容,台下粉丝举着灯牌卖力呐喊加油,最终点赞数最高的十一个人,将成为这档选秀节目的胜者,出道成团。

    这场历时三个月、跨越春夏两季的节目进行到最后关头,已经不再只是练习生个人的比拼。粉丝的疯狂打投外,经纪公司之间的博弈,成为了影响节目最后走向的关键因素。

    流量当道:金钱挟持下的粉丝狂热

    今年的追星女孩们非常忙碌。

    2019年还没过半,需要pick的小哥哥们就高达了三百多位,分别来自爱奇艺、优酷和腾讯出品的《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创造营2019》三个选秀节目。

    如今前两个节目已经结束,只剩下《创造营2019》,昨晚正是成团之夜。

    《创造营2019》选手点赞页面

    批量购买账号、切换IP、屯水屯奶、联合换票打投……

    与十多年前只要动一动手指发送一条短信的“超女快男”时代完全不同,如今的选秀节目投票机制更为复杂。

    以《创造营2019》为例,粉丝需要在多个平台之间来回切换,注意各个平台的数据排名,如腾讯视频数据、微博数据、微视数据、QQ音乐、VIP之星等。

    同时,纯甄小蛮腰是这次节目的冠名品牌,购买产品可获得奶卡,一张奶卡有44票,而每位选手最多只能获得4票。

    投票规则的限制,促生了粉丝之间的联合打投,也就是两家及以上的粉丝站进行等量换票,将余票投给对方,达到最大化利用规则的效果。

    除此以外,还有作为官方播放平台的腾讯视频,视频VIP会员可比他人额外获得一次点赞机会,这也让粉丝不仅积极充值成为会员,还会帮身边亲朋好友进行充值,以换取对方账号的投票名额。

    还有黄牛打起了投票的生意经。

    若大量购买酸奶,一张奶卡的价格基本可以被黄牛炒到2元至3元,《青春有你》的真果粒因产品本身价格较低,所以奶卡也只要一元左右,后期涨价到5元至7元。

    而重中之重的平台打投,就可以使用批量购买账号进行刷票,还可以在淘宝上寻找人工打投。

    成团背后:粉丝狂欢下的资本博弈

    当偶像养成从一个娱乐节目演变成一个产业,众多聚集而来的粉丝会发现,心目中熠熠璀璨的偶像,可能只不过是资本的提线木偶。

    8日,决赛前夕、点赞通道关闭前,经纪公司哇唧唧哇的6名练习生有4名排在前11。最终,哇唧唧哇有5名练习生成功出道 。

    哇唧唧哇是火箭少女101的运营公司,而火箭少女正是腾讯主办的第一届《创造101》节目最后的出道团体。这样的关联,不免让人觉得有些瓜田李下。

    哇唧唧哇的老板之一出身湖南台,之前由《燃烧吧,少年》出道的X玖少年团正是由她运营。

    而这次,哇唧唧哇推选的练习生有好几个都来自X玖少年团。同时,哇唧唧哇不仅是火箭少女101的运营公司,还拿下了《创造营2019》出道团体的运营权。

    以舞蹈在业内闻名的SDT娱乐、知名经纪人杨天真壹心壹加壹、杨幂所在的嘉行传媒旗下的嘉行新锐分别有2位、1位、3位练习生进入了总决赛。

    而没有经纪公司的王晨艺,靠着个人魅力与粉丝支持一度冲到第五名,仍然以退赛告终。

    这不免让粉丝认清了一个事实——在资本的裹挟之下,想让谁出道,谁就能出道。

    无论是去年的屯水投票还是今年买奶打投,粉丝自以为的“养成”偶像可能只是经纪公司、节目平台、品牌商联合摆布的提线木偶。

    资本游戏:偶像养成到底养成了什么

    去年的《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开启了偶像元年,不仅艺人声名鹊起,经纪公司也借此机会“火了一把”。

    AIF、坤音、麦锐等偶像厂牌都获得了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乐华娱乐也通过五个出道位确立了国内偶像经纪行业的头部席位。

    除了现有玩家,不少新偶像厂牌也拔地而起,老牌影视公司更纷纷开始招募练习生布局偶像产业,大批资本注入偶像市场,行业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然而粉丝经济养成的真是仅仅只是一个偶像吗?

    中国偶像产业主要从日韩发源,以唱跳歌舞为主,多以组合出道,他们大多数收入依赖消费端粉丝的直接付费,比如线上打赏与众筹、线下包场与后援,形成了“偶像养成”模式。

    与传统艺人靠广告、影视剧变现的方式不同,这些小哥哥们的收入主要依赖粉丝的直接付费。较强的参与感与养成感让粉丝群体迸发出巨大的力量,从而支撑起资本进入这片市场的决心。

    庞大的数字见证了粉丝经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能量,就连海外品牌Dior、Gucci等也开始邀请流量小生进行代言,不少电商平台针对粉丝群体推出快消品牌定制款,粉丝经济的巨大潜能正在引起商业界的关注。

    随着偶像产业的精细化与多元化,粉丝与偶像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粉丝站、后援会、反黑站、打投组等等,粉丝团体不断扩张后建立起了严格的规章制度,而且分工清晰,各司其职。

    偶像出道不再依靠个人实力而完全依靠数据和曝光度,不仅影响了经纪公司、品牌方等的选人导向,还会让资本反过来利用粉丝的狂热,不再花时间对练习生进行培养,而是只看重颜值高、话题度高、曝光度高,粗制滥造。

    以韩国的SM公司为例,从选拔到培养,练习生要经历3年至10年的训练,培训期间还要通过周考、月考等形式的定期考核,采用末尾淘汰制,淘汰率高达50%,保障了艺人的综合素质。

    而国内的经纪公司整体上未成规模与气候,也没有成熟的垂直打歌舞台,再加上选秀节目一个接一个地推出,加速消耗了本就不太成熟与稳定的练习生市场。

    因此,看似一片光明的市场实则正在经历浮躁。这就仿佛是各路资本组了一个局,邀请狂热的粉丝下场,推出几个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赚一波钱就散。不仅是对心怀梦想的追梦人以及消费者的不负责任,也是制约了中国娱乐产业的良性发展。

    偶像养成,本意是让粉丝享受偶像成长的过程、见证努力就能成功的故事,而不是变成努力却抵不过资本的可笑游戏。

    中国证券网 卢梦匀(封面图自截图)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