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会阵容8天两次变更 花样年重装上阵亟待弯道超车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6-05 21:25

    新晋管理层分别在地产投融资、财务管理、资本市场等方面各有所长,本轮人事调整可以看出花样年在为千亿目标铺路。

    每经记者 黄婉银    每经编辑 林菁晶    

    随着创始人及实控人曾宝宝的回归,花样年(1777.HK)高管层又开始注入新鲜血液。

    日前,在花样年和旭辉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上,曾宝宝以花样年执行董事、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亮相。与她一同出现的,还有花样年一众新晋管理层。

    花样年方面对“镁刻地产”记者表示,花样年集团任命了三位执行董事,均是在地产投融资、财务管理、资本市场具有多年经验的专业领导人,与“重投资、稳财务、强运营”的核心策略相匹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执行董事增至5席

    5月22日,花样年股东大会通告,重选退任董事曾宝宝、邓波为执行董事,廖骞为非执行董事,何敏为独立非执行董事(以下简称“独立董事”)。

    当时,花样年的董事会成员分别有:执行董事潘军、曾宝宝、邓波;非执行董事李东生、廖骞、林锦堂;独立董事何敏、黄明、廖建文、王沛诗及郭少牧。

    仅一周之后的5月30日,刚被重选的执行董事邓波就宣布辞任,与他一同辞任的还有非执行董事林锦堂、独立董事黄明。

    与此同时,柯卡生、张惠明、陈新禹获任为花样年执行董事,加上潘军、曾宝宝,花样年执行董事增至5席,非执行董事和独立董事席位分别减少一人。

    事实上,林锦堂在2018年7月20日已辞任花样年首席财务官一职,并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接替他的就是陈新禹。

    陈新禹刚于2019年5月加入花样年,担任执行董事及首席财务官,负责资本运作规划管理、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及信息披露管理等。他此前在碧桂园担任金融部副总经理,在投资、资本市场及企业融资相关活动拥有近30年的经验。

    在陈新禹上任前,与董事局主席潘军一同出席2018年业绩会的是花样年全资附属公司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样年中国”)执行董事柯卡生和花样年中国执行董事、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张惠明。

    潘军对柯卡生的介绍是,之前一直专注于金融资产管理,有丰富的金融监管和长期从业经验,未来在投融资策略、金融管理和风控方面将助力花样年地产和金融等事业更加稳步健康的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柯卡生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汕头分行行长、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银监会广东监管局副局长等,还在中国华融担任过执行董事兼总裁。

    张惠明则负责全面财务管理、资金管理、投资和运营管理,从业经历也与花样年目前的投资、扩张战略契合。

    潘军表示,“惠明在雅居乐分管投资,非常有经验。未来我们拿地的方式会产生变化,要多跟优秀公司合作,这样的话才能快起来。我们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要进入招拍挂市场,速度要加快,第二条腿立足从大湾区做城市更新”。

    花样年方面还表示,新加入花样年的还有一位首席产品官毛晓冰,本次人员调整是囊括投资、运营、资金、产品、服务等整体规划运作系统的提升。

    能否弯道超车?

    新晋管理层分别在地产投融资、财务管理、资本市场等方面各有所长,本轮人事调整可以看出花样年在为千亿目标铺路。

    在房企规模化竞争的大环境下,因转型轻资产而错失房地产行业黄金时代的花样年2017年业绩会上曾提出“2020年公司规模要达到千亿”。

    但是2019年,花样年为自己定下的销售目标仅为增长20%~30%。按此计算,2019年花样年业绩约在360亿~390亿元左右,离2020年千亿目标相差较大。

    据公告,今年前5月,花样年累积销售额为人民币95.1亿元,同比上升13.9%。

    潘军在今年的业绩会上表示,千亿的目标还是要努力去达成的,但是速度不一定要那么着急,要按照金融的走势、房地产、金融政策来稳步发展。

    2018年,花样年土地投资额为68亿元,低于预期的80亿~90亿元,占同期销售回款220亿元的比例大约为31%。2019年花样年仍然计划投资总额占销售回款的30%,约在66亿~100亿元之间。

    对于外界对其投资保守的看法,潘军认为,这是因为国家政策不断收紧,三四季度全行业拿地的速度急剧下降,“我们也在看后面的政策。房地产行业是严重受政策影响的行业,我们跟着政府,按照政策来走。”

    尽管目前多数房企拿地趋于理性,但不少50强开外的房企仍在加速纳储蓄力。据克而瑞统计,今年前5月,排名第100位的房企拿地金额为61.9亿元。

    对于较少在招拍挂市场拿地的花样年来说,规模目标下,其扩张途径一方面是寻求合作、并购机会,另一方面则是加快推进城市更新业务。

    对本次和旭辉的合作,花样年方面表示,之后合作方面双方也会考虑把各自优质的项目进行合作发开共同推进,品牌联合推向市场,扩大市场影响力。

    但城市更新业务则没有那么容易,包括深圳在内等一线城市的城市更新项目向来被认为是难啃的“骨头”,虽然不少项目位置优越,体量巨大,但因回收周期长、前期投入大等问题也常常让开发商吃尽苦头。潘军也曾表示,“城市更新说实话比房地产开发还难,因为有大量的不确定性。”不过,土地的吸引力还是巨大的。

    截至2018年底,花样年总土储建筑面积为2091万平方米,权益建筑面积约1700万平方米,一二线城市占比约90%。这其中,还包括大湾区正在推进的39个城市更新项目,规划建筑面积约900万平方米。

     

    (文章来源:镁刻地产原创,喜欢请关注微信号meikedichan;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