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基础设施不光只有“铁公机” 更要盯住新技术新业态投资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3-03 18:35

    张占斌认为,在当前的“六稳”工作中有一项是稳投资,如果投资不稳,要保持经济增长速度稳定在一个合理区间,就会有一定的困难。而在投资方向上,希望投资能进入实体经济,进入制造业,再一个就是向区域发展上投资,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则要围绕着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来发力。

    每经记者 李彪 李可愚    每经编辑 陈旭    

    2019年的中国经济增速目标会下调吗?2019年中国国内投资规模是否会出现回升?2019年中国房地产发展是否会重新趋热?

    进入“两会时间”,不仅是经济学界,全社会都对这些事关国家发展大局的话题高度关心。

    3月5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将正式发布,经济增速、货币供应量、基建投资规模等今年宏观经济的关键指标将公之于世。

    在2019年全国两会召开期间,针对各界关心的今年经济走势、GDP增速等经济关键指标、房地产市场和投资机遇等话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进行了专访。

    在专访中,张占斌向记者表示,根据中央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经济增速只要保持在6%到6.5%之间的一个合理点位,就基本能够符合中央的预期。此外,要协调好房地产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关系,从而达到“百花齐放春满园”的效果。

    张占斌 每经记者 李彪 摄

    不用被短期经济数据波动困扰

    NBD:去年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9年我国各项经济工作作出了重要部署。在这样的背景下,您如何判断2019年的整体宏观经济走势?

    张占斌:我们可以注意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多个重要会议对2019年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归结起来就是“稳中有进、稳中有变、变中有忧”。

    稳中有进指的是新一年在2018年的基础上,在经济工作方面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进展和突破,比如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大攻坚战、改善民生、高质量发展、科技进步创新等方面。

    稳中有变的背景是,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都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有的对我们可能是正面的、有的可能是负面的。正面影响对我们是机遇,负面影响当然会给我们带来压力,所以我们要紧紧盯着这个变,然后来寻找对策。

    所谓变中有忧,就是说如果变化往负面的方向走,我们就得有忧患意识、要提早准备。要有底线思维、保持定力,不要被短期的经济数据波动所困扰,要从更长远的眼光着眼于中国经济发展大势,从全局看当下,从世界来看中国。

    NBD: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对“经济下行压力”这个话题讨论得比较多。您认为今年我们的下行压力跟2018年相比,有没有一些变化?

    张占斌:今年的下行压力和去年相比,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

    比如说我们在“三去一降一补”的执行上,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变化。因为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所以我们在去杠杆上就要有精准性和灵活性,保证市场资金的合理充裕需要。使得流动资金和我们经济增长速度能大致匹配,不至于资金紧张。

    我们在环保和绿色发展方面也要有更强的针对性和精准性,就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的在环保方面要“避免处置措施简单粗暴”,要帮助企业做好服务,通过拿出改进方案、完善方案来做好工作。

    要重视新型基础设施投资

    NBD:去年经济运行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降幅比较大,其中基础设施投资的回落幅度是最大的。您怎么判断2019年的投资增速变化?

    张占斌:从统计数据能看出来,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了放缓。对于这种现象,如果说在外部环境没有很大压力的情况下,(固投)适当缓一点,可能问题不是太大。

    但在外部压力增大的情况下,如果这方面出现放缓,可能就意味着经济下行压力更大了。因此,我看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对固定资产投资提出了要求。

    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现在看,基建的投入力度已经加大,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开始落实,比如说像川藏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资不仅仅包括传统的铁路、公路、机场、港口,还包括一些围绕着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的一些新型基础设施,比如说对网络工程、光纤这类项目进行投资,这些领域的投资表现应该会比去年要强劲一些,这也是政府所支持的领域。

    NBD:去年以来,决策层提出了“稳投资”的目标,当前在稳投资的过程中,您觉得具体应当怎么来稳?投资的重点应该在哪些方面?

    张占斌:在当前的“六稳”中,其中有一项就是稳投资。如果投资不稳的话,要保持经济增长速度稳定在一个合理区间,就会有一定的困难。

    稳投资具体怎样发力?我觉得,首先我们的国有企业在促进投资、稳投资上有责任有义务发挥带动作用,一些重大的项目工程,一些跟民生有关的投资要抓紧做,做到投资到位。

    此外,外资也是我们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如果外资稳下来,或者是逐渐增大投资量,对我们市场的活跃,对我们经济结构的改善都能起到作用。

    所以这几年决策层一直讲,要为外资做好服务,要更大程度的开放,要建立一个更加公平、透明、法治的市场经济,要保护产权,要出台负面清单,要把银行业、汽车业等行业的股比限制进一步放宽,从而更好地吸引外资。这里边还有很多工作可以继续去做。

    另一方面要发挥民营经济的作用,这是一个很大的力量,要把它利用好,把他们“移山填海”的力量发挥起来。最近这一段时间,中央的信号越来越明确,观点越来越鲜明,作出了“两个毫不动摇”的重要指示。现在我们就是要让重要指示尽早落地,出实招,出实效,激发民营经济的热情和活力。

    至于在投资方向上,当然各个投资者有不同的想法,但从国家这个角度讲,一个是希望我们的投资能进入实体经济,进入制造业,通过制造业的不断更新改造、技术创新实现产业升级;再一个就是向区域发展上投资,比如说在粤港澳大湾区、雄安新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上,每个区域会有一些新的投资点和机会。

    还有像乡村振兴等一些重大战略,需要有资金量跟上。这方面还是有投资机会。比如说改善环境、饮水工程、厕所改造、公路路网等。当然,投资过程中,也不能形成新的浪费。这几年来,有些地区搞了一些特色小镇,形成了文化韵味的旅游生态。但我们同时也要防止一窝蜂把小镇的开发又变成房地产开发,形成新的浪费和库存。

    此外,政策上还强调要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现在来看,很多东西我们已经有需求,但市场供给服务还跟不上。比如说像医疗、养老、教育、旅游、健康等方面。这些服务还是有很大需求,我们需要有高质量的服务,有知识有专业的服务。

    过度依赖房地产会损害发展潜力

    NBD:此前一段时间某些地区在执行房地产调控政策后出现了财政收入下滑、经济增速不如预期的现象。比如说在海南三亚,当地房地产业税收收入出现明显下滑。在这样的条件下,2019年房地产投资的增速会怎样?房地产调控政策会有一定的放松吗?

    张占斌:在去杠杆和防止房地产市场过热、稳住房地产市场的大环境下,前几年各地方都出台了比较严格的限购政策。房地产价格在这段时间内大体处于平缓甚至略有下降的状态,个别地方下降的幅度还比较大,达到10%甚至20%,有的地方可能稍微小一点,但也出现5%~10%的降幅。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不过我们也应看到,要是让房地产价格降得太狠,可能会出现其他问题。因为它和千家万户、和有一定脆弱性的金融体系连在一起。

    我觉得,如果今年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在房地产调控政策方面可能就会稍微宽松一点,这可能有助于增加经济的活力。但这个宽松幅度也不宜过大,因为这样一来资金就会再次流向房地产,导致其他实业特别是制造业缺少资金。

    实体经济和房地产行业之间的关系如果搞得好,应该能形成“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局面。不过前几年房地产行业已经到了“一花独放”的程度,其他产业很难挣钱,并且慢慢形成传导作用,许多人就不太愿意再在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中发展,而选择投入到房地产里去。这样就没法形成良性循环。

    所以我想今年房地产政策可能会比去年略宽松一点,但也会有一些新的要求和新的调整,以配合经济增长稳定在一个合理区间。

    有些地方只要房地产控制严一点,经济就受影响,这说明那里的经济结构还是有问题,没有搞清楚要发展什么,房地产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如果太依赖房地产,等房子卖完了以后,将来这个地方的潜力可能就没了、透支了。

    NBD:结合国内国外的形势以及政策层面的要求,您认为今年的GDP增速在去年6.6%的基础上会如何发展?

    张占斌:去年我们实现了6.6%的增长,之前定下的目标是“6.5%左右”。也就是说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如果有困难,增速比6.5%略低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

    今年的经济预期增速,目前没有正式公布,但从社会预期和压力增大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如果能达到6.6%的水平就相当不错了。换句话说,可能今年预期目标会比去年的实际增速6.6%再稍微往下一点。

    根据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来看,我觉得只要保持6%以上的增长,可能就问题不大。所以在6%到6.5%之间的一个合理增速点位,就可能符合中央的预期。

    今年从总体上说,经济增长的质量应该会更好一些、亮点可能会更多一些,至于增速数据现在也不好说。今年我们防范风险、底线思维的意识增强了,会加大投资、鼓励投资,可能把增长稳定在一个大体合理的区域。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