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来川视察一周年:三大维度看成都的新变化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2-11 08:28

    去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四川视察时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一年过去,记者再次探访天府新区、双流区和郫都区唐昌镇战旗村,从建城理念、产业格局和乡村振兴三个维度,看成都如何践行新发展理念。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站在天府新区规划馆露台向下俯瞰,兴隆湖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渚清沙白鸟飞回,三五人绕着湖畔绿道缓慢行走;若将视线放远,各国大型企业环绕,显示出一派新经济高速发展的繁忙景象——此情此景,让人对成都美丽宜居公园城市的模样有了最初想象。

    去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四川视察时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这既是对高质量推动天府新区建设的殷切希望,也是对成都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的重大要求。

    一年过去,成都都有哪些新变化?沿着总书记的脚步,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探访天府新区、双流区和郫都区唐昌镇战旗村,从建城理念、产业格局和乡村振兴三个维度,看成都如何践行新发展理念。

     


    1.
    建城理念之变
    从点缀公园到建成“大公园”

    公园城市,这个在成都首次提出的概念,内涵正日渐丰满。

    “2018年是公园城市建设开局之年,我们在城市建城模式、发展逻辑、营城方式、管理机制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创新实践。”站在天府新区规划馆外,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规划建设国土局城乡规划处处长杨尚峰,细数一年来的公园城市建设成果。

    一年前,天府新区被再定位为“新的增长极”。有人评价,中国正在寻找一条与以往不同,生态优先、以人为本的城市发展模式,而拥有70%生态空间的天府新区,正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与此前“西部地区最具活力的新型增长极”定位相比,“新的增长极”也意味着,天府新区将肩负更重要的任务。

    事实上,对于公园城市,成都一年来已进行了反复论证、不断探索。去年5月,国际智囊汇聚一堂,成都成立天府公园城市研究院。当天受聘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为这一新目标破题:“公园城市=公(公共)+园(生态)+城(生活)+市(生产),概括起来就是’一公三生’。”

    7月,成都进一步发文明确,公园城市是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以生态文明引领城市发展,以人民为中心,构筑山水林田湖城生命共同体,形成人、城、境、业高度和谐统一的大美城市形态的城市发展新模式。到本世纪中叶,成都将全面建成美丽宜居公园城市。

    成都市发改委主任杨羽指出,公园城市不是将公园建在城市之中,公园城市理念不仅强调“生态”,“也要通过生活方式的绿色革命,倒逼生产方式的绿色转型”。

    在兴隆湖畔,未待正式入驻独角兽岛,商汤科技已开始马不停蹄地拓展业务。作为“登岛”的首家企业,商汤科技颇受关注,因为独角兽岛是全球首个独角兽企业孵化和培育为主的产业载体——无论是与国际顶尖设计公司合作规划,抑或先行引进知名独角兽公司,均显示出成都发展新经济的勃勃雄心。

    市民在商汤科技体验互动娱乐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人工智能正处于爆发式增长期,即将赋能百业,应用领域是十分广泛的。”在成都商汤科技有限公司政府事务副总监邓学军看来,生态优先的城市环境,恰好适合人工智能这样的新兴产业迅速成长。

    “我们从城市中’点缀’公园,转化为将天府新区整体建设成一个大公园,并在其中建设高水准城市。”杨尚峰介绍,这包含着一种“以优质的生态环境、城市生活和公共服务吸引人才,人才吸引企业,企业创造繁荣”的“人-城-产“发展逻辑。

    而更大的一盘棋,正在地下徐徐铺开。

    靠近天府新区主干道天府大道一段,雅州路路面3-5米下别有一番天地——经过地下停车场后,一条总长2382米、宽度可供检修车通过的地下管廊系统映入眼帘。据天府新区规划建设国土局PPP中心副主任邱伟介绍,电力、输水等管线都陆续迁入,后续还将继续满足通讯、再生水、能源等输送系统进入。

    天府新区地下管廊系统,机器人正在巡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身处明亮洁净的地下通道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日本、德国等城市已成规模的地下空间。“将管线统一移至地下,可以有效避免‘空中蜘蛛网’和水管检修时‘拉链马路’的问题。”邱伟指出,“地下管廊与排风渠一并建设,能够解决城市内涝问题,后续还能进一步推进‘海绵城市’功能实现”。

    2.
    产业格局之变
    从“缺芯少屏”到芯屏共振

    从天府新区向北,另一个有关“一芯一屏”的产业高地在双流不断成型。

    去年2月,首块58英寸液晶面板在成都中电熊猫成功点亮。当时,还是项目指挥部综合管理组副组长的马群感受到,公司正经历一个重要转折点——这意味着,成都项目在开工16个月后,第8.6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TFT-LCD)项目(下称G8.6项目)从测试阶段正式过度到量产阶段。

    中电熊猫忙碌的工厂内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一年来,入厂员工从1000余人增长到2800人,增长超过一倍。”问及一年来的变化,新任行政法务部副部长的马群将手指向工厂内部:与一年前相比,各类仪器已搬入偌大的厂区。此时,工人们正在进行显示屏出厂前200道工序的收尾校验工作,而在他们身旁,50英寸、58英寸两种型号的玻璃基板分门别类堆叠在一旁。马群介绍,2018年项目生产的面板共计超过百万片,到2019年3月,项目将实现12万片面板满产。

    对这些与市面上相比略显“庞大”的显示屏,马群用“博、大、精、深”四个字形容——尽管这些屏幕现阶段更多运用于公共场合,但进入5G时代后,大屏幕将走进千家万户。他们在做的,是确保屏幕变大后仍有很高的显示精度。

    成都中电熊猫所使用的金属氧化物半导体(IGZO)技术,是当前大尺寸面板行业竞争焦点之一。据成都中电熊猫显示科技有限公司质量管理部部长李向峰介绍,作为中国首条以IGZO为核心技术、面向8K以上超高分辨率电视市场的液晶面板生产线,该项目还进一步导入5Mask(五道光罩新型金属氧化物制造)工艺、GOA、高刷新率显示技术等配套技术,以进一步提升面板先进性。

    “事实上,中国很早就已经破解’少屏’难题。我们更需要在原有技术上进行再创新。”李向峰表示。

    同样将目光瞄准未来的,还有成都海威华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威华芯”)。2016年,中国首条6英寸砷化镓、氮化镓半导体芯片生产线在这里贯通。

    海威华芯产品展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据海威华芯相关负责人介绍,与第一代硅芯片相比,以砷化镓、氮化镓化合物为材料的第二代、第三代芯片,将被广泛地用于5G雷达、新能源等未来核心技术。而抢抓这一行业风口,海威华芯已与国内外主流科技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成都清醒意识到,集成电路是现代技术产业基础和核心,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在成都的布局中,“一芯一屏和一机”,是成都打造“中国制造2025”的产业发展核心。

    溢出效应已然显现。根据此前预计,到2019年上半年,G8.6项目将带动成都地区新型显示及其周边配套产业年产值预计达200亿元,实现上下游产业产值500亿元以上;而在集成电路行业,成都已形成集设计、制造、封测的全产业链体系,根据成都市工业经济监测平台数据,2017年,成都集成电路产业实现产值超670亿元,占成都市电子信息产业比重超过10%,仅次于上海、北京、深圳等国内第一方阵城市,在中西部具有领先优势。

     


    3.
    乡村发展之变
    从载体建设到产业振兴

    务农之本,国之大纲。农村农业农民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对成都而言,也是需要用高质量发展寻求解答的重要课题。

    在郫都区唐昌镇战旗村,刚开街半年的“乡村十八坊”,“唐昌布鞋”技艺传承人赖淑芳的“布鞋坊”一派繁忙景象。“手纳鞋底”、“锤底”、“砂边”……这项传统非物质文化制作工艺的每一道工序,在尽管不大、但充满川西民居特色的房间内,得以一一展现。这是赖淑芳让唐昌布鞋“触网”后,又一次新尝试——通过提供更多文化体验,提高传统技艺文化附加值。

    村民正在制作唐昌布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作为“乡村十八坊”设计与建设参与者,战旗村党总支书记高德敏对“作品”的最终成型激动不已。他向记者介绍,占地80亩的“乡村十八坊”,集中展示了郫县豆瓣、蜀绣、竹编在内的郫都、乃至整个成都的18种传统食品与技艺工艺、流程,集观光、美食、体验、手工艺展示、作坊式经营为一体,以打造新型乡村旅游模式。

    “和去年相比,战旗村游客数量几乎翻了一番。”在高德敏看来,战旗村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让增长的游客数量真正变成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基础。

    “乡村十八坊”正是一次以“战旗模式”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探索。被更多人熟知的“战旗模式”,是通过“党组织+合作社+农户”发展模式,推动村民共享集体经济发展红利。其直接好处,是有效解决农村项目“钱从哪来、利到哪去”的问题——据高德敏介绍,在“乡村十八坊”,村民以土地入股成为股东,每年都有保底收入和分红。

    传统豆瓣晒场、酱油晒场、布鞋加工坊……主打“传统乡村文化”的“乡村十八坊”,代表着战旗村一年来提升农产品附加值、打造农业品牌的努力。

    在“绿色战旗·品牌创新中心”,陈列上架的各类乡村特产,早已撕掉“廉价”、“卖场货”的标签。在一款豆瓣蘸粉面前,负责人付艺伟道出背后的故事:豆瓣酱作为郫都标志已扬名海内外,但它作为一款调味料却再简单不过。为了改变人们对豆瓣酱这种仅存于厨房中的旧有印象,他们不仅进行了技艺创新,将酱做成蘸粉,还聘请设计师提升包装水平。截至目前,这个项目在京东众筹平台上筹得的金额超过100万元。

    位于战旗村的品牌创新中心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提升了许多农产品的附加值。”付艺伟介绍,“比如这款’先锋村萝卜干’,它的售价与散卖相比提升了3倍多”。

    现如今,战旗村的经验已被更多乡村效仿。离战旗村不远,同属唐昌镇的金星村打造了以川西林盘为主题的文创院落“吕家院子”,通过布局咖啡馆、餐厅,“为战旗村游客提供更丰富的旅游体验”;而落户战旗村一年多的“互联网+共享农业”平台“人人耘”,其打造的“云种菜”系统,已经让远在大凉山的村庄受益……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