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直面“灰犀牛” 读懂BAT&JMD组织聚变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2-29 16:50

    BAT、JMD等互联网巨头密集通过组织架构调整的方式和2018说再见,背后不仅仅是基于企业发展不同阶段去拥抱变化和满足用户需求,更一定程度折射出当前经济环境下互联网巨头对未来的判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记者 李卓 实习记者 王丽娜

      站在年末回望2018消费互联网,数据化、智能化、人口红利消失,供给侧改革、提拔年轻干部、马太效应、下沉、经济周期、裁员瘦身、捂紧过冬……一干热词冒出脑海。迈向2019年,似乎还留有许多的不确定、挑战亦或机遇。

      “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时刻都有可能冲过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近日如此肯定的判断,无情地刺破暗存心底的一丝“侥幸”。

      怪不得王兴要在饭否用调侃的态度说,“听到一个段子:2019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灰犀牛是什么?是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是我们能够清清楚楚看到的东西,但是由于人性的软弱,心存侥幸,认为它不会冲过来,选择去忽视。”许小年说。

      20年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成就了BATJMD等互联网巨头,它们在市场红利的驱动下,一路高歌猛进,当然也有一些像拼多多这样的“黑马”一举冲天。接下来的明年、后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互联网又会以什么样的姿态进入下半场?

      对于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来讲,或许“产业互联网”可以用很多词来代替。它可能是创新、精细化运作、数字化、智能化、生态圈……

      临近年底,BAT、JMD等互联网巨头密集通过组织架构调整的方式和2018说再见,尽管随着外部环境和企业自身发展需求,这似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扎堆调整组织架构背后,不仅仅是基于企业发展不同阶段去拥抱变化和满足用户需求,更一定程度折射出当前经济环境下互联网巨头对未来的判断。

      技术上位 真正驱动力

      从BAT到JMD,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的重点趋向于技术,技术和产业的融合或将进一步加快、加深。

      一直以来,阿里是公认的组织架构设计的先行者,这已是业界共识无疑。单从组织架构调整的频率来看,阿里3年17次调整频率在互联网企业中也属为数不多。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就曾直言,“所有新经济公司里,只有阿里的组织能力过关。”

      11月26日阿里进行的最新一次组织升级,被认为是自2015年“设立中台事业群和相应更灵动的’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机制”之后,幅度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阿里的战略目标是“打造阿里商业操作系统,赋能商家”。在阿里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技术方面的调整放在了首位。其中包括,一是,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作为大中台战略的延伸,阿里云智能平台的目标是构建数字经济时代面向全社会基于云计算的智能化技术基础设施;另外,成立新零售技术事业群,为新零售提供技术支撑。

    马云和张勇

    图片来源:东方 IC

      同样在12月18日百度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放在第一位的也是技术。百度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

      从高层变动来看,阿里首席技术官(CTO)张建锋(行癫)将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则由尹世明负责。

      “你看每个公司都在让产研的往上冲了。”一位互联网公司CTO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互联网企业组织架构调整也是其战略调整,产研正在成为真正驱动力,云和人工智能会是未来方向。

      今年5月份,《腾讯没有梦想》一文引发外界对腾讯创新能力的大讨论,部门协同等问题一度也被拿出来拷问。四个月后,自成立以来只进行过3次组织架构调整的腾讯,在9月30日隆重启动了第三次战略升级,新成立两大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同样也包括技术方面的调整。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BAT智能云业务均成为独立事业群,在战略角度上升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与此同时,云的重要性还体现在,BAT在云服务方面的收入近年来成倍数级增长。

      拿腾讯来说,暂且抛开之前游戏行业迎来的“史上最强监管”和近日版号重启审批的影响不说,腾讯游戏这头“现金奶牛”的整体增长呈现出下滑之势,且收入占比也是逐年递减。

      根据腾讯架构调整和战略升级之后的首份成绩单,即腾讯2018年Q3财报数据显示,游戏营收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4%。与此同时,腾讯云服务收入首次在财报中明确披露,并且被马化腾称为与广告、数字内容、支付业务并列的主要营收业务。腾讯云服务前三季度收入达60亿元,并已连续三个季度保持超过100%的同比增长率。

      无论是在腾讯财报“其他”里,还是如今在财报中单独现身,2013年便开始对外提供服务的腾讯云,从三年前就开始以三位数同比增长率高速增长,足见云服务市场增速之可观,这在阿里财报云计算收入大幅增长中也可见端倪。

      公开资料显示,受到付费用户增长和高附加值产品订阅增加的影响,2018年Q3,阿里云计算收入56.67亿元,同比增长90%,占总收入的7%,成为继核心电商业务之后,与数字传媒和娱乐业务并列成为阿里第二大营收业务。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国际上来看,前几年在移动互联网掉队的微软,如今其云计算业务已经成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公开数据显示,云计算业务收入目前占微软总收入超过四分之一。微软在面向企业用户的服务和研发方面投入大量资源。

      除了云计算,AI也是组织升级的重要方向。百度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为AI时代最领先的技术平台,实现前端业务和技术平台的资源高效统筹及组织全面协同,帮助百度客户完成智能化转型、早日迈入AI时代。

      百度云也在今年9月发布ABC(AI人工智能BigData大数据CloudComputing云计算)3.0,三位一体深度融合,让云实现了从工具应用到能力架构的演进。据百度总裁张亚勤所言,相比去年,百度云在不同维度成倍增长,用户数增长3倍,合作伙伴增长3倍,营收增长4倍,流量增长5倍。

      “未来十年,市场红利消失靠运营无法带来增量,只能靠技术来突破。”一位网友的评论或许道出当下互联网行业的着眼点。

      “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是腾讯下一个20年的主旋律。“产业互联网最初的营收机会还是来自云业务,腾讯的云服务增长非常快,市场份额一直不断提高。”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今年Q3财报发布后的高管电话会议上如是说。

      数字化转型 大势所趋

      未来的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能否继续保持增长,或将决定着企业未来的市场份额。关于To B还是To C的讨论背后,是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演进的过渡节点。

      实际上,随着整个市场的蓬勃发展,没办法再靠外部红利即市场驱动,现在必须要去深挖内功了。业内人士认为,某种程度上讲,这对于To B企业来说更有机会了。

      相比靠B2B起家的阿里,“百度和腾讯过去的业务主要是To C的,其To B方面的能力还比较欠缺,C端的红利已经见顶了,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向B端做调整,阿里在B端的实力一直都比较强。”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腾讯将自己定位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角色,也计划将其在云、支付、大数据、AI、安全、LBS等积累的技术与能力,协助各个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


    马化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也在为未来做准备,要打造阿里商业操作系统,赋能商家,实现“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

      百度则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为AI时代最领先的技术平台,实现前端业务和技术平台的资源高效统筹及组织全面协同,帮助百度客户完成智能化转型、早日迈入AI时代。实现“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目标。

      10月30日,美团也进行了上市后的首次组织架构调整,其核心变化除了组建用户平台,将其作为美团大数据的智慧大脑,以提升用户体验和服务能力,另外一项核心是由陈旭东负责的新业务快驴事业部,为商家提供优质供应链服务。

      而在12月21日京东内部宣布的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京东商城组织架构由今年1月份的三大事业群,调整为前中后台,前台和中台约十个业务部门均向京东集团CMO、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汇报。其中,此次调整关于技术方面并没有提及太多,具体将中台研发调整为两个部门: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均由黎科峰先生负责。

      不过,备受关注的是,11月份,“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字科技”,转型为科技输出的角色,业务形态也由原来的B2C转变为B2B2C。同时,京东金融与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京东少东家等部门共同成为京东数科旗下子品牌。从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数字科技,京东数科或许承载着京东的产业互联网野心。

      滴滴在经历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的危机之后,一直处于不断整改完善当中。12月5日,滴滴也对组织架构进行升级和调整,升级安全管理体系放在了调整的首位。随着多个车企进军网约车,哈啰出行这样的搅局者的进入,以及网约车新政的基础上继续加强的监管,滴滴接下来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小觑。

      在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首席营销官陈蜀杰看来,To B不是单纯的靠技术就可以的。“不管是BAT还是JMD,他们现在发力To B,不仅可以提供技术服务,还可以提供一些管理经验上的服务,并可以通过他们现有的数据资源去给那些相对落后和传统的、或者是初级的企业提供服务。比如说,给制造型企业提供服务就是联想的切入点。”

      对于To B市场,现在整个趋势看起来似乎比较好,不管是投资圈儿,还是一些互联网巨头,大家都在喊这件事儿,陈蜀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资本押注到哪块儿,哪里就有钱了,就会发展起来。很多时候,以前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企业发展不起来是因为没有钱,不敢去扩张业务。此外,当巨头投入到To B领域,也能够促使整个产业技术能力等各方面发展。”

      可以说互联网发展的前20年,是消费互联网发展的20年,未来20年产业互联网主导下的B端市场,或将离蛰伏之后迎来春天,不再久远。

      To B跃动 角力已暗中展开

      To C或To B,一个长得很快,一个更加稳健。

      To B企业一般没有To C企业发展那么快。因为一个To C的产品,很快就可以让所有C端用户认识它、使用它。但是一个To B的场景,要承担的商业周期本身就非常长,没有几个月很难交付,如果再去规模化,这一点又比To C慢很多。在陈蜀杰看来,随着资本纷纷入局,至少从投资的角度来看,To B的发展可能会稍微快一点。

      可以看到,伴随着互联网巨头将筹码押向B端,大家明显的声音齐向B端押去,包括整个资本市场也往B端押,这都或将推动整个To B市场更快发展。

      传统企业很大程度上会成为To B非常大的市场,也会是一个受益者,比如制造业、零售业企业,谁能够利用一些技术迅速提高自己的效率,谁就可能会有机会脱颖而出。有意思的是,陈蜀杰最近发现,“在很多零售的企业里,越是一些创新的企业,对新事物越容易接受,而传统的这些企业,也可能接受起来会慢一些。”

      实际上,To B在国外发展的一直比较好,但在中国市场并不太成熟。其中的原因在于,在国外大家比较习惯于为服务、知识产权付费,因此很多国外的企业服务厂商,利润都很好。但是在中国,很多企业服务厂商在收费这块其实没有那么乐观。“比如说像系统集成商去拿单,其实就是一个扑上去很多人力的活儿,而且像SaaS产品这种企业服务,相对来说发展得会慢一些。我觉得一个是跟经济发展有关,一个也是跟技术发展有关。”陈蜀杰说到。

      其实To B这个范畴挺大的,当然To B也可大可小。比如说像联想这种传统IT公司,其服务To B就会比较聚焦一些大型的企业,如制造业、传统行业、能源行业以及政府等领域。

      而从创投的角度来说,也有很多创投机构投了很多小的To B企业,比如说做找钢网、找布平台、找煤网,找药平台等2B市场的找X类新型公司,提高中间流通环节效率,这样的平台其实也是To B的。还有像公关公司、咨询公司等其实也是广义上的To B企业。

      具体来看,几乎与组织架构调整前后脚,找钢网与腾讯云宣布,双方将联手在B2B领域进行开拓。找钢网收获了流量和技术,腾讯则可以以最小成本切入一个新市场,可谓一举两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除此之外,继战略投资永辉超市之后,腾讯在线下商超的布局大有紧追阿里不放松的势头。今年年初,腾讯和家乐福签署合作协议,在数据、智慧零售、移动支付、店内体验和数据分析展开合作,进而提升家乐福客流量。

      2017年11月,阿里224亿港元入股(36.16%)高鑫零售并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将400家大润发门店进行了数字化改造,并通过淘宝中“淘鲜达”提供超市货品和网购服务。

      近日有消息传出,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中国与欧尚中国两大品牌正处于整合期,由大润发协助欧尚门店升级改造信息系统和整合供应链,这背后实际上也是围绕阿里供应链的再度深入合作。阿里CEO张勇提出了2018年高鑫零售三大核心策略:门店数字化改造、多业态多渠道发展、重新定义大卖场。

      可以看出,大润发中国和欧尚中国两大品牌的整合,似乎恰好体现出阿里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成立新零售技术事业群的初衷。

      “在To B领域互联网巨头可能会有优势,但是它不会迅速地赢者通吃,反而会给一些创业企业一定的机会,特别是在某一些细分的领域,只要你做得更加专业,能尽快把自己市场上的知名度、美誉度建立起来,仍然是有机会的。但是,很有可能,巨头也会通过资本的手段进行一些并购,因为越大的船转型越慢,而且在很多大企业里面,会有赛马原则,但很多内部创新的team,并不一定比创业公司更有实力。”陈蜀杰表示。

      同样,在To B市场,不像To C有那么多标的。真正很好的标的,比如像云计算头部企业是有限的,有很多很小的企业,其实发展起来确实也较难,因为会有比较大的投入,还是会稍微慢一些,没有那么大的实力。陈蜀杰表示,“To C企业,长得很快,但可能倒下也非常快。通常To B企业不会特别去烧钱疯狂扩张,所以它也习惯了没有被资本关注,要靠自己制造现金流。”

      “以前创投圈To B一直也非常沉寂,比如投了一个To B企业,很长时间都没反应,长得很慢。”陈蜀杰说,其实恰好是在目前经济环境比较冷的情况下,喧嚣的To C流量在慢慢沉寂,To B在创投领域开始活跃起来。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王丽娜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