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经销商疫苗销售严重违规 长生生物未收回四千余万应收款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7-19 00:08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成功借壳上市前夕,长春长生体系下,其曾经的关联方以及大客户也曾在疫苗销售问题上存严重违法行为,最终被撤销《药品经营许可证》、GSP认证证书。

    每经记者 金喆 吴泽鹏    每经编辑 胥帅    

    每经记者 彭斐 摄

    长生生物(002680,SZ)疫苗风波还在发酵。2015年12月,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长生)100%股权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随后,上市公司证券名称从“黄海机械”变更为“长生生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借壳当时,其年度第一大客户是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兆信),该公司于2016年3月因严重违反规定,被撤销《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以下简称药品GSP认证证书)。

    此外,陕西益康众生医药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益康众生)则被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该公司曾是长春长生关联方,长春长生对其销售疫苗的同时,还会支付推广服务费。

    截至2017年底,长生生物对山东兆信仍有4744.68万元应收账款未收回,二者也因应收账款问题引发了诉讼。

    被撤销经营许可证

    “黑天鹅”突如其来,此时,距离长生生物借壳上市不足3年。

    2015年12月,长春长生100%股权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随后,上市公司证券名称从“黄海机械”变更为“长生生物”。

    抛开此次的“黑天鹅”事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成功借壳上市前夕,长春长生体系下,其曾经的关联方以及大客户也曾在疫苗销售问题上存严重违法行为,最终被撤销《药品经营许可证》、GSP认证证书。

    这个大客户是山东兆信,其身份是长春长生的经销商。当时的上市交易报告书显示,山东兆信是长春长生2014年第二大客户、2015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对应销售额分别为2925.58万元、2759.56万元,占报告期内营收的4.73%、7.41%。

    在交易报告书中,长春长生披露,山东兆信为公司经销商,截至报告期末(2015年上半年底),长春长生对其存在4530.06万元应收账款。

    陕西益康众生则是长春长生关联方。彼时交易报告书披露,金军担任陕西益康众生监事。此外,交易报告书报告期内,单二联曾担任长春长生监事,金军则曾有长春长生5%股权。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同样名为“金军”的人士,曾在2008年~2011年期间曾担任长春长生董事。

    陕西益康众生与长春长生也存在关联交易。当时交易报告书披露,2012年~2014年,长春长生分别向陕西益康众生支付554.79万元、1506.11万元、367.98万元,均为推广服务费;同时,2012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长春长生分别对陕西益康众生销售疫苗411.87万元、725.35万元、405.02万元、687.06万元。

    陕西益康众生及山东兆信同时卷入了2015年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案。2016年3月2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报,有9家药品批发企业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上述两家公司位列其中。

    同日,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撤销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药品GSP认证证书的公告》,称山东兆信严重违反《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依法撤销其《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

    随后,4月2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报,截至当日,已查实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45家涉案药品经营企业存在编造药品销售记录、向无资质的单位和个人销售疫苗等生物制品、出租出借证照、挂靠走票等严重违法行为,拟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的企业有41家,陕西益康众生与山东兆信同样在名单中。

    记者目前可以查询到的数据,被处理前夕,2015年上半年,长春长生对山东兆信销售额为2759.56万元,2015年全年,对陕西益康众生销售疫苗1734.58万元。

    山东兆信欠款未还被起诉

    在今年“黑天鹅”事件前夕,长生生物先后发布2017年报及对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对山东兆信仍存在未收的应收账款,并因此陷入诉讼纠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1月,长生生物与山东兆信签订商业合作协议约定,长生生物指定山东兆信为其“万信”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等疫苗产品商业经营合作机构,合同期限1年。

    长生生物2017年报披露,山东兆信未按约定向长春长生支付货款,涉及金额4602.12万元,长春长生于2016年6月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山东兆信偿还货款并支付相应的利息;当年12月,法院判决长春长生胜诉。随后,山东兆信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决并重判或改判。截至披露日,该案件尚未开庭审议。

    事实上,截至2017年末,长生生物披露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9.12亿元,过高的应收账款遭深交所问询。在回复问询函中,长生生物披露,山东兆信位列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第二名,对其存在应收账款余额4744.68万元,计提1328.7万元坏账准备后,账面价值为3415.98万元,账龄为1~2年、2~3年。

    除山东兆信外,根据此前披露,长生生物与陕西益康众生存在大额应收款。2015年底的交易报告书显示,2012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长生生物对陕西益康众生其他应收款分别达到2008.42万元、1966.21万元、1588.99万元、1147.19万元。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于7月18日下午致电长生生物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