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鸟”归来三年 两度重组失败后长航凤凰再陷困局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6-15 00:07
    详情>>

    恢复上市以来,公司曾经历两次重组。2015年7月,长航集团以10亿元的价格向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顺航)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而在一年后,该项重组因“港海建设申请‘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事宜未获批准”。2017年1月,天津顺航宣布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以19亿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广东文华福瑞投资有限公司,不过,2017年9月,双方又因“围绕‘资金安全及确保款项付清同时完成标的股份过户’的问题未达成一致而停止了重组。

    每经记者 陈晴    每经编辑 任芷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恢复上市以来,遭遇过两次重组失败的长航凤凰(000520,SZ)再陷困局。人员流失、大量船舶被收回、资产可能置出……每一项都牵系着长航凤凰的未来表现。

    或许熟悉公司的人还记得,公司在2015年宣布注入港海建设之后,恢复上市首个交易日股价暴涨超7倍。

    时隔三年,以“不死鸟”姿态归来的长航凤凰为何再度面临困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长航凤凰最新一次控股权转让事项系因为控股股东债务纠纷而中止,而这一纠纷至今仍未解除。

    三年内两次重组均告失败

    长航凤凰曾是内河航运的龙头企业,巨亏和巨额债务之下,公司一度破产重整以及暂停上市,至2015年8月恢复上市且于当年底首个交易日股价暴涨超7倍。

    时隔三年,长航凤凰为何再陷困境?记者发现,恢复上市以来,公司曾经历两次重组。

    早在2015年7月,长航集团以10亿元的价格向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顺航)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时,双方曾约定,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顺航负责推进长航凤凰重大资产重组事宜,依法将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港海建设全部股份注入长航凤凰,并保证于2016年5月31日之前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割。当时,港海建设股东中还浮现“法人股大王”刘益谦的身影。

    也正因此,2015年底长航凤凰恢复上市首个交易日资本竞相追逐,相比公司停牌前2.53元/股的价格,复牌第一天股价报收于21.2元/股,涨幅高达737.94%。

    世事难料,2016年9月,长航凤凰宣布港海建设注入计划失败。根据当时公告,主要原因是“港海建设申请‘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事宜未获批准”。

    上述背景下,2017年1月,天津顺航宣布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权以19亿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广东文华福瑞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文华),这一价格相比天津顺航2015年接手长航凤凰时的价格高出9亿元。且经天津顺航提名以及股东大会表决,彼时任广东文华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的陈文杰也于2017年5月当选长航凤凰董事。

    不过,这一转让事项至2017年9月再度作罢。长航凤凰2017年9月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终止的主要原因是双方“围绕‘资金安全及确保款项付清同时完成标的股份过户’的问题未达成一致,广东文华一直不同意签署《三方债权债务清偿协议》”。

    根据股权转让终止时双方的约定,此前广东文华支付给天津顺航的1亿元定金中,天津顺航需于2017年10月13日前退还广东文华6000万元。而广东文华在收到上述退款之日起2日内向上市公司提交陈文杰的董事辞职信。

    而2018年5月28日长航凤凰公告称,董事会于当日收到董事陈文杰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此次陈文杰辞职,是否意味着天津顺航已经归还6000万元退款?6月13日,长航凤凰董秘办工作人员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上述事宜并不清楚。

    大股东涉及债务超10亿

    筹划大半年,广东文华与天津顺航的股权转让事项最终未能成行。天津顺航债务问题真实情况如何?长航凤凰2017年6月16日公告的广东文华来函内容显示“关于贵公司控股权交易,其中一个重要环节是天津顺航负责促使北京长城民星城镇化建设投资基金、中信银行天津分行、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三家债权人达成债务和解”。

    眼下,该债务问题是否已经解决?记者注意到,5月24日深交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问询函中,也就天津顺航债务相关问题进行了问询。而6月12日晚间长航凤凰回复称,经咨询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截至目前,天津顺航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中的1亿股、5556万股和2500万股,分别质押给了北京长城民星城镇化建设投资基金、中信银行天津分行和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由于天津顺航依然未能偿还上述三项质押债务,三家质权人均已提出诉讼,目前正在等待裁定结果。
    针对上述三笔质押债务,2018年4月~5月,长航凤凰发布了相关公告,算上本息及违约金,三笔债务纠纷金额已超10亿元。

    另据公告,天津顺航还涉及与弘坤资产、优木投资、农行天津开发区分行、自然人杨帅等多笔债务纠纷,虽然均已达成了和解或经司法部门判决,但对于执行情况,上市公司并未详细说明。此外,天眼查显示,天津顺航还面临与长航集团因置出资产约定未及时履行产生的纠纷以及与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的增资纠纷。

    记者还注意到,2018年6月13日发布的最新版2017年年报中,长航凤凰表示,弘坤资产、优木投资提请的财产保全措施仍未解除。长航凤凰董秘办工作人员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若有关于财产保全的进一步消息,上市公司将及时公告。

    天津顺航债务问题进一步增添了上市公司的变数。长航凤凰在2017年年报中坦言称,天津顺航陷入多起债务纠纷,其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被质押、冻结和多次轮候冻结。2017年,大股东出售股权未果,由于债务缠身,未来大股东为解决债务危机的举措可能会波及到公司控股权的变动。

    长航凤凰还表示,受制于控股股东在股权转让协议中的承诺(将现上市公司全部资产置出上市公司并交给长航集团)和2017年公司控股权转让,公司后续战略定位难以明确,发展项目难以实施,公司只能在现有资产框架内生存发展。

    记者注意到,近日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问起上市公司是否有重组或并购的打算,长航凤凰回复称,“未获得这方面的信息”。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任芷霓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