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 | 乡村规划师的人才困局:有情怀,缺归属感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5-24 10:54

    今年4月,成都第八批乡村规划师开始招募。乡村规划师的制度虽是“为解决广大农村对规划技术人才的迫切需求”而设,但同样遇到了“人才瓶颈”。根据2016年12月的《四川日报》披露:“自2010年来,成都共招募了7批200多名乡村规划师,目前留下的人已不到一半。”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杨欢    

    原本城市才有的规划工作,8年前就走进了成都的乡村。今年4月,成都第八批乡村规划师开始招募了。

    2010年,成都首创了这个制度,以10万年薪向社会聘请规划或是建筑学专业背景的人,希望他们能驻扎乡镇,为乡镇发展定位、整体布局等提建议,代表乡镇政府组织编制乡村规划,对乡镇建设项目进行规划技术把关。

    不过,目前看来,这个制度虽“为解决广大农村对规划技术人才的迫切需求”而设,但同样遇到了“人才瓶颈”。根据2016年12月的《四川日报》披露:“自2010年来,成都共招募了7批200多名乡村规划师,目前留下的人已不到一半。”

    乡村规划师们,离职的,有自己的追求;在岗的,固然有成就感,但也有着一丝犹豫。

    “你做的,我们放心”

    张睿算是成都乡村规划师中的“老资格”。2013年,他辞去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工作,应聘成为第三批乡村规划师,被分配到邛崃市冉义镇。

    冉义镇 摄影 吴林静

    到任那一年,冉义镇刚好启动了万亩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张睿全程参与了冉义镇的新农村建设,一干就是5年。

    冉义镇通过土地综合整治,推进约80%的人口向城镇转移;又纳入“羊安经济区”统一规划,就地解决城镇化人口就业问题。

    冉义镇镇政府旁边,我们看到了连片的楼房,不像城里千篇一律的超高层,而是4、5层的楼房,或者双拼农园、独栋别墅,鳞次栉比地排列着,水泥路也纵横交错。“这里聚集了冉义镇11个行政村(社区)的2万村民,配套了农贸市场、商场等,就像城里的社区一样。”张睿说,这里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75%,远高于我国2017年58.52%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

    谈到这几年的乡村规划师工作,张睿说,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是乡镇领导的认可与肯定。他走到社区旁的一块绿地里,指着前方清澈见底的小溪说:“以前这里是一条臭水沟,穿过我们规划的社区,连绵几公里。”当时,冉义镇的乡镇领导找到他,让他做整治规划方案:“你做的,我们放心。”

    这一句话,充分认可了张睿多年的乡村规划工作。站在改造后的小溪边,张睿说,这是最大的成就感,专业受到认可,乡镇会给你舞台让你发挥,允许你充分地提出专业性的建议。

    “最怕没事做”

    最怕的,是没事可做。

    在成都西部的山区,并不是每一个乡镇都有能力加足马力建设新农村。当然,乡镇的发展没有动静,是少数情况。

    成都的新兴村镇 摄影 张建

    工作中的无力感,体现在一些细节上。比如乡村规划师制度的设置中,需要规划师们组织编制乡村规划。“镇有镇的总体规划,涉及到村的‘村规’,需要有项目进来,才能给他做相应的匹配的规划。”派驻成都蒲江县甘溪镇的邓小玲说,一个镇的建设用地指标就那么多,规划师提前做好了‘村规’,却很难对上项目建设方的需求。

    十九大报告将乡村振兴提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给这份职业吃了一颗定心丸。“没事可做”的情绪往大了说,就是这个职业的稳定性。

    2016年,成都市规划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到:制度设计之初,按照事权分离的原则,乡村规划师不是体制内的人物,但要赋予他一票否决权!

    在规划师们看来,虽然赋予了不一样的职责,却没有一个让人能长久留下来的机制。“应聘这个岗位的,很多都是热爱乡村的人,我们带着一种情怀在工作。不知道这个制度会走多远。而且徘徊在地方规划局、乡镇政府、设计单位三者之间,我到底归谁呢?”这是规划师们的心声。

    上述相关负责人曾回应媒体称,为深入推进乡村规划师长效机制建设,成都已建立了专项经费保障机制,由市县两级财政在每年计划中安排专项资金。同时,全市每年都将招聘新一批规划师,作为人才队伍的补充和更新。“为减少乡村规划师期满后的后顾之忧,我们也在逐步考虑让他们进入区县规划局事业编制。”

    “与乡村打交道的同学只有2个”

    每一年,成都的乡村规划师就会向社会公开招聘一次,补充新鲜血液。

    要求是:有城市规划、建筑学等相关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同时具有注册规划师或建筑师执业资格,或从事城乡规划、设计和管理工作经历5年以上。邓小玲说,“我们招聘时,只考虑在相关专业是全日制就读的人。”此前报名蒲江乡村规划师的人比较少,邓小玲就找到自己的师妹师弟,让他们来应聘。

    成都的新兴村镇 摄影 张建

    据邓小青的了解,设置了相关专业的四川高校,每一届不会招收超过2个班的学生,每个班30人。她所读的西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是五年制,前面三年学的是建筑学的基础教育,后面两年才是城乡规划的专业培训。所以,她的同学毕业后大多做了建筑设计,做规划相关的就3个人,其中与乡村规划相关的就2个人。

    乡村规划的人才培养尴尬之处正在于此。很长时间以来,城乡规划只是一级学科建筑学下设的二级学科,专业所学更多偏重城市规划,而非乡村规划。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石楠认为,当城镇化快速发展,以往将城市和乡村割裂开来的思路已经不合时宜,城乡规划学科的知识结构和职业需要远远超出以建筑学为专业主体的传统内容。

    如今,国务院将城乡规划学调整为一级学科设置已有7年,高校培育出的城乡规划专业的学生正在走上工作岗位,走进田间地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