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电、央美三所顶尖学府专家:理性看待“明星梦” 艺术教育不该受商业大潮裹挟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4-04 17:28

    看似小众的艺考培训在2017年实现了约416亿元的市场规模,预计到2020年有望达到540亿元。每年百万艺考大军涌入考场,渴望鲤鱼跳龙门,一朝圆了“明星梦”。国内顶尖艺术类学府的专家学者如何看待“艺考热”?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程赴京采访了中国三所顶尖的高等艺术学校(院):北京电影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学者。

    每经编辑 盖源源 杜蔚    

    每经记者 盖源源 杜蔚 

    艺考热催生艺考经济,艺考培训机构遍地开花,艺考培训市场逐渐成熟。为了艺术梦想,百万艺考生不惜高投入,艺考培训机构为了商业利益,竞争白热化。看似小众的艺考培训在2017年实现了约416亿元的市场规模,预计到2020年有望达到540亿元。(点击《艺考·调查│抢生源回扣超40% 艺考“潜规则”触目惊心》《艺考培训市场规模后年可达540亿 区域龙头兴起资本热捧美术类》看详细报道)

    每年百万艺考大军涌入考场,渴望鲤鱼跳龙门,一朝圆了“明星梦”。国内顶尖艺术类学府的专家学者如何看待“艺考热”?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程赴京采访了中国三所顶尖的高等艺术学校(院):北京电影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学者。

    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理性看待“表演热” 明星并非培养人才的诉求

    每年艺考,表演专业都是这么炙手可热,尤其是北京电影学院(以下简称“北电”)这所知名学府,培养了蒋雯丽、徐静蕾、陈坤、赵薇、黄晓明等众多中国影视明星,在众多艺考生心中,北电是实现明星梦的圣殿。

    2018年北电表演学院报考人数高达9693人次,同比增长13.69%,继续保持最热专业之一。表演专业招录仅50人,是录取率介于0.44%~0.82%的五个专业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分管教学、招生工作的北电副校长孙立军教授。

    ▲北电副校长孙立军教授(每经记者 杜蔚摄)

    每经影视:孙校长如何看待每年艺考表演专业最火热的现象?

    孙立军:想学表演的考生很多,都有明星梦,可以理解。30年前我来北电上学的时候,表演专业就很热门,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其实全世界也呈现这样的特点。表演热是艺考热的一大表征,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经济越发达的国家,艺术越是热门,在发达国家尤为如此。

    表演招考,在每年的艺考季,都是最博人眼球的,不断制造话题。但越是如此,反而希望外界。表演热,我认为跟社会浮躁有关。社会关注、一些媒体报道过度明星娱乐化,不少考生只看到明星光鲜的一面,却没有审视自身条件,一些家长也不理性。

    ▲2018年北电三试考场外,围观人群众多 (每经记者 杜蔚摄)

    每经影视:对于家长和考生的“不理性”,孙校长有何建议?

    孙立军:在浮躁的环境中,如何理性培养表演人才才是我非常关心的。每年报考北电的考生非常多,但我们一直坚持拔尖人才的培养,让他们服务社会,服务于中国电影事业,而不会是为着培养一两个明星,以明星为好。

    每经影视:艺考热催生艺考培训市场壮大,投身于商业大潮的众多艺考机构,更以盈利为目的,不少以突击培训实现考试目标居多。一些以表演专业为主的艺考培训机构,甚至按照造星模式打造全产业链。

    孙立军:就一般来讲,培训有一定的作用。特别是懂得教学规律、方法,也具备教学能力的培训。培训主要针对市场需求,比如想学表演,得找老师,老师只能教擅长的,无法全面,一对一辅导学费很贵,而有的老师又不擅长教学。有市场需求,自然有人做这方面生意。

    但艺考培训市场没有规范,参差不齐,一些培训纯粹针对考学。突击培训,那更是为了赚钱。若以培养明星搞艺考培训并不可取,也很难成功。表演看着火爆,但在这个领域的从业者非常有限。表演选拔看的是天赋,自身能力和条件,是不是一块可雕琢的玉,这是非常重要的。培训只是强化,但你什么条件没有,长个漂亮的外表,这样的人太多了。

    ▲北电表演学院本科艺考三试候考区(每经记者 杜蔚摄)

    每经影视:影视产业中还应加强哪些方面培训?

    孙立军:我认为艺考培训不是产业培训的重点。电影产业乃至文化产业,产业培训的潜力在于非学历教育这块,就是冯小刚曾说过的,电影工业体系需要培养更多基础工种的专业人才。

    灯光助理、制景、服化道等工业的诸多环节,都需要熟练的专业技术人才。中国电影要在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要靠电影质量,靠明星以外的严格的制片工业来保障。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环境艺术设计系副主任于历战:艺考培训变成了一门生意,不利于选拔人才

    在全国艺术类专业招生中,有60%左右来自于美术专业。艺术考生逐年增多,催生了不断增长的艺考培训市场,规模较大的艺考培训机构以美术类居多。(点击《艺考培训市场规模后年可达540亿 区域龙头兴起资本热捧美术类》看相关报道)

    然而,火热的艺考美术培训能否向高校输送更多优秀的考生?国内设计类专业排名第一的清华美院的专家学者如何看待?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清华美院环境艺术设计系副主任于历战。

    ▲清华美院环境艺术设计系副主任于历战(受访人供图)

    每经影视:我们调查发现艺考培训机构中,美术培训的融资规模最大,已在部分地区形成了区域龙头。有培训机构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艺考美术培训有“标准化”模式可寻。

    于历战:如今,来报考美术的考生越来越多。传统考试模式无法应对大量的考生,倒逼学校采取一种相对更简易的考试方式,让考试模式也发生着变化。由之前繁重写生的考试形式,逐渐演变为目前各个高校采用的出题默写的形式,这样的形式更为简便、成本低,考试的难度也有所降低。高校考试的变化就是“风向标”,艺术培训机构也因此变得更有针对性,让培训变为套路的创作。

    ▲清华美院考点排队等候进入身份确认现场的考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官网/图)

    每经影视:艺考机构每年培训几十万美术考生,输送给高校的学生水平与以往相比如何?

    于历战:艺考培训班不像以前那样重视基础绘画的训练,而是更多地去突出画面效果。以前也有突击,但毕竟是对物写生,摆静物、摆模特,还是有一个基础训练的过程,现在简单的基础培训过后,培训班马上进入“创作”模式,即命题画,找一些以前的高分试卷,进行“背诵”“默画”,完全成为了一种应考模式。因此,艺考生真正的绘画技能相对以前弱了很多,这从每年学生的入学状态就能够反映出来。”

    ▲清华美院美术馆1号展厅考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官网/图)

    每经影视:于老师如何看待商业化的艺考培训热?

    于历战:不少艺考培训机构带着功利目的,突击培训考生,它们将艺考变成了一门生意。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它无可厚非,这仅仅是一种经济模式,一种经济活动。不过,从艺术教育的角度来说,很难从中培养出优秀的人才。但这又占据了艺考大军中很重要的部分,其中确实是存在问题的。

    每经影视:对于艺考热,于老师有哪些思考和建议?

    于历战:中国的艺术教育任重道远。中国是艺考大国,但显然还不是一个艺术强国。每年有近百万人去学习艺术,参加艺考,但这并不能真正提高全民的艺术水平和艺术素养,中国更不可能因此变成艺术发达的国家。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贺羽:艺术培训不该成为升学捷径

    芳菲四月,中央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央美”)迎来100岁华诞。期颐之年的央美位列国内九大美院之首,一直是艺考生向往竞逐的顶尖美术殿堂。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4万余名考生报考央美,报录比例为50:1,录取率仅2%。

    在每年浩瀚如海的艺考大军中,美术类考生的数目一直都高居榜首,占比超过60%。如此庞大的报考人数所产生的培训市场的需求,已经使社会资本闻风而动。各地的培训机构在迅速壮大,问题也相伴而生。从央美毕业的贺羽副教授,留校并从事基础教学20余年,谙熟美术教育的方方面面情况。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贺羽(受访人供图)

    每经影视:我们调查发现,美术艺考培训机构不少打出“零基础”上名校的广告来招揽学生。

    贺羽:从这十几年来每年新生的水平来看,下降的趋势是明显的,这应该是学院内外不争的事实。这些年热衷于画画来考美院的人变少了,相当部分学生的目的就是要张文凭。而艺考培训机构的“突击”训练,背离了艺术教育的本质。应试“套路”也不利于艺术院校选拔真正的人才。

    ▲中央美术学院考试阅卷工作首次公开(东方IC/图)

    每经影视:艺考培训机构中,为什么偏偏只有美术类培训能形成“套路”?

    贺羽:随着扩招,艺术院校招生考试的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如今变成了粗放型,即考的门数逐渐变少,有的考题又相对比较固定,这让艺考培训机构形成一种突击培训的套路,不少美术零基础的高中毕业生都敢在突击训练几个月后报考中央美院。

    每经影视:每年艺考大军中,美术考生占比超60%。真的有这么学生喜欢画画?

    贺羽:美术其实是很窄的专业,是小众教育。艺术培训不该成为升学的捷径,学生宝贵的青春放在以后不会从事的专业上,是极大的浪费,而这不是央美一家所面临的问题。社会没有如此庞大的就业需求,也导致不少毕业生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

    ▲一家美术艺考培训班的考前冲刺集训(东方IC/图)

    每经影视:美术“速成生”存在哪些问题?

    贺羽:艺考培训机构的泛滥,也从侧面反映了美术毕业生的生存状况。培训让艺考生突击出了“表面”效果,让大量的考生进来浑水摸鱼。而那些考进央美的部分学生缺失基本的美术功底及人文素养,入校后也不会潜心学习,造成毕业后改行率升高。

    与此同时,也损害了专业院校的学术水准,以研究西方传统写实绘画举例,这本是央美学术积淀中具有优势的部分。但近年写实绘画的情况不容乐观,80后、90后的写实画家基本上只剩下了临摹照片的能力。我们从徐悲鸿时代积累下来的传统如何继承?这些问题不光美术界要思考,也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和重视。

    每经影视:招生考试如何避免被“套路”套住?

    贺羽:我曾向学校建议,进行初试、复试乃至三试来递进式选拔,只有这样全面细致地考察一个学生的能力,才能把“突击”几个月想要碰运气进高校的考生排除在门外。

    每经影视:对艺考热,贺老师有哪些建议?

    贺羽:我稍感欣慰的是,社会已经开始关注艺术教育。我们应该回归到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国家需要艺术教育做什么?虽然现在整个社会都处于转型期,科技也在快速发展,但艺术教育不应该受商业大潮的裹挟,变得七零八落。

    新型肺炎疫情330个城市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