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员王斯成:光伏企业不能指望政府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8-05 21:50

    而是应该通过市场,通过降价来竞争,甚至于不要钱发电,希望光伏企业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将来都是要竞价上网的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欧阳凯    

    每经记者 欧阳凯

    “630”电价下滑后,光伏发展逐渐进入“小”时代,分布式光伏尤其是屋顶光伏发电,因不受规模限制,不受限电影响,补贴额度高且发放及时等优势正在迎来新一轮机遇期。

    8月4日,在屋顶光伏发电(岭南)讲堂上,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李文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光伏“十三五”发展规划中,2020年分布式装机容量将达到70GW,据此估算,在未来几年时间内,分布式每年装机容量将至少达到12.6GW,发展分布式光伏正当其时。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员王斯成告诉记者,相比地面大型电站,分布式光伏的商业模式更加灵活,收益来源具体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用电度电补贴,自发自用,除了本身电网的销售电价外,同时可获得每度电0.42元的补贴;另一类则是富余上网电量度电补贴,即将富余的上网电量卖给电网,享受脱硫标杆电价以及每度电0.42元的补贴。

    不过,看似广阔的商业前景背后,分布式光伏发展并不如人意,仍有许多难题待解。李文学坦言,去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容量达到17.6GW,占到全球市场的30%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末,全国分布式光伏累计装机容量为7GW,远低于43.3GW的集中式地面电站。

    深圳市太阳能学会理事长王俊娟告诉记者,分布式光伏首要面临的就是屋顶资源问题,不仅结构要好,产权也要求清晰,且时长要长达25年;其次,随着国家多个光伏扶持政策陆续出台,金融机构看似也出台了一系列金融方面的支持,但落实到实际中,真正给屋顶分布式光伏扶持的金融项目却是少之又少。

    此外,有关分布式光伏的安全问题也是一大难点。多位光伏行业人士表示,与独立占地的大型地面电站不同,分布式光伏发电需要依附居民住宅、工业厂房、商业大楼、学校市政建筑等,而这些建筑物载体一般都有人口密集、配装有相关精密仪器设备或存放有易燃物质的特点,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对于安全性能也提出更严格的要求。

    “大型地面电站一般没人进去,但屋顶电站不同,对绝缘系统要求实时监测,以防漏电”,王斯成指出,屋顶光伏对渗透率同样有要求,需要对每个屋顶装机容量进行评估,但目前国家缺乏相应的标准。

    此前本报曾独家报道“云南拟降新能源上网电价 15家国企联名反对”一事。王斯成指出,虽然国家发布了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购政策,但目前只有少数省份严格执行,反而是类似宁夏、内蒙等却明确光伏若要发电,必须至少让利每度电0.2元,恐会造成未来光伏企业要让利才能拿到发电权的局面。

    “估计这个问题并不是很容易解决的,它必须让利才能有你的市场空间,所以将来竞价上网是一个常态,要求我们的光伏企业必须练好内功。”王斯成表示,光伏企业不能指望政府解决问题,而是应该通过市场,通过降价来竞争,甚至于不要钱发电,希望光伏企业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将来都是要竞价上网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