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减税 2012财政政策掀开全新一页

    2011-12-31 00:07

    2012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会两条腿走路,除结构性减税之外,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将是另外一条腿。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胡健 陈舒扬 彭斐 杨柳晗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胡健 陈舒扬 彭斐 杨柳晗发自北京

    陕西省渭南市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市,八百里秦川上是连片连片的农田,地方财政收入仅30多亿元。但当地充分运用财政杠杆作用,多方筹措资金,用于民生领域的投资多达320亿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渭南市财政为就业困难人员发放创业促就业小额担保贷款16963笔,共计7.26亿元,贴息金额达到了5000余万元,为61895人创造了就业岗位。

    北京市西城区是名副其实的财政富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西城区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了解到,2012年该区将进一步加大公共财政向社会民生领域的倾斜力度,计划用于社会民生领域的财政资金将达到152.75亿元,比2011年增长14.76%,这一增长幅度大约要高出GDP增幅5个百分点左右。

    渭南市和北京市西城区的财政方向,均反映了我国明年乃至整个十二五期间的财政政策趋势。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2012年近在眼前,无论东、中或西部,无论穷县或富区,各个地方政府都将工作重心竭力向民生和就业偏转,而财政这一大杠杆则会发挥巨大的撬动作用。

    2012年我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指出,财政政策要继续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加大民生领域投入,积极促进经济结构调整。

    “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不意味着将今年以来的政策内容‘全盘复制’到明年。”社科院财贸所所长高培勇表示,鉴于国内外经济形势已经发生实质性变化,2012年的操作肯定不同于2011年。其中最大的一个改变,是结构性减税将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增支,成为明年积极财政政策的主要载体。

    而在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看来,明年我国财政将会“增支”与“减税”并举。他认为,在解决低收入群体的生存,办好涉及民生的大事要事,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让更多人共享发展成果等方面,都需要财政大举投入。

    结构性减税是“重头戏”

    2008年,为抵御国际金融危机,我国积极的财政政策中包括了结构性减税的内容,不过只是在以增加政府支出、扩大公共投资为主要内容的积极财政政策操作中扮演了辅助角色。时隔三年,结构性减税将会在明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这场大戏中唱主角。

    其实在2011年,结构性减税已经小试牛刀,这其中包括提高个人所得税免征额、减免小微企业税负、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启动等。据估算,仅仅提高个人所得税免征额一项,2012年财政就将少收2000亿元以上。

    “从全国财政收入情况看,明年我们有必要、也有能力实施较大规模的减税。”高培勇说,从今年前11个月的全国财政收入增长态势看,2011年全国财政收入超10万亿元已无悬念。这肯定会进一步推高已经引致颇多争议的当前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

    他认为,即便把实施财政扩张的一系列因素统统考虑在内,实施一定规模的结构性减税也是必要的。

    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相一致,2012年的结构性减税也将更多靠拢民生和就业领域。

    据统计,我国中小企业的经济总量大概占到总体的60%,中小企业的数量占到99%以上,就业人数占到80%左右。但成本上升、用工荒、融资难、资金链断裂、欧美市场萎缩等等境遇,使中小企业进入发展的“深水区”,今年四季度国家已经通过上调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等途径减轻其负担。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李义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结构性减税将主要面向中小企业、文化产业等新兴产业。税收部门应转变观念,政绩不能靠税收的多寡来衡量,而应服务于整体经济,并且降税后也能培养税源。

    “减少中小企业税负,有利于经济增长。而减少老百姓的税负,可以让老百姓有钱敢于消费。”李义平说。

    结构性减税除减轻百姓负担之外,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对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房产税改革试点、消费税、资源税、环境保护税等改革都有涉及。

    白景明表示,政府将结构性减税与完善税制改革相结合,是“旨在长远之举”。他解释说,要保持减税政策的稳定性,这是实施结构性减税最核心的内容,同时稳步推进税制改革,包括增值税扩围等,这是要促进经济调整,促使税负相对稳定,促进结构转换。

    财政支出侧重于民生

    2012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会两条腿走路,除结构性减税之外,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将是另外一条腿。

    而在财政支出去向上,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将取代以往的“铁公基”,这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上便清晰可见。

    会议公报称,要把扩大内需的重点更多放在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快发展服务业、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上,牢牢把握保障和改善民生这一根本目的,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切实办好涉及民生的大事要事,注重提高发展的包容性。

    白景明分析认为,目前中国公共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并不高,风险尚属可控。财政加大力度支持欠发达地区、节能环保、战略性新兴产业等的发展,通过增加 “三农”、保障性住房等领域的投资,不断扩大民生投入,可以反推结构调整,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年末撰文时也提到,今后一个时期要优化政府公共投资结构,应积极引导民间投资,把投资与增加就业、改善民生有机结合起来。大力促进服务业和中小企业发展。

    政策继续“给力”就业

    在增加居民收入上,除降低个税和消费税等直接税负和间接税负外,财政支出也能收获奇效。

    2011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及“提高中等收入人群比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平还在12月16日表示,明年要尽快提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总体思路,着力增加中低收入者收入。

    他在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部署明年发展改革主要任务时提出,要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稳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继续推进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

    而在就业领域,尽管今年我国季度GDP增速连续下降,但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的就业延续了年初以来的稳健势头。城镇新增就业在9月底达到994万人,提前完成全年900万人的目标。有专家预测,今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有望突破1200万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多渠道开发就业岗位,加强就业扶助,支持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小型微型企业发展。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就业压力持续存在,但是,对整体的就业走势,还应充满信心。政策会继续“给力”就业。

    税改一瞥

    资源税改革一石二鸟:增收减排共推可持续发展

    每经记者 彭斐 杨柳晗 发自北京

    我国资源税改革全面启动。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以下简称《资源税暂行条例》)正式施行,资源税改革在石油、天然气领域率先展开。

    分析人士表示,资源税属于一种地方性税收,我国油、气资源相对集中在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实行从价计征有利于提高地方财政收入,拉动中西部经济发展。此外,资源税改革还将大力推动中国的节能减排。

    地方政府得益资源税快速增长

    11月1日,计征方式从“量”到“价”的改变,正式开启了资源税这块“蛋糕”的重新分配。修订后的《资源税暂行条例》于全国展开,按照安排,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成为资源税改革率先开展领域。

    根据修订后的《资源税暂行条例》,油气税率从西部资源税试点时的5%改为5%~10%,这次改革暂按5%的税率征收。以2010年中国原油产量约2亿吨计算,按2005年财政部公布的石油税率为14元~30元/吨计算,资源税总额约为44亿元/年。

    资源税改革的铺开,对于西部能源大省无疑是一次增收的开始。去年6月1日,我国率先在新疆实施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当年12月又将新疆资源税改革方案扩大到内蒙古、陕西、甘肃等12个省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税局统计,改革一年来,新疆共新增税收35.78亿元。

    据陕西省发改委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陕西省从今年起对原油、天然气资源税实行从价计征。1~5月全省资源税收入完成19.66亿元,同比增长1.21倍。其中因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增收9.82亿元。

    陕西当地地税官员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着资源税改革在地市的逐步展开,资源税税收保持了快速增长。就全国而言,资源税改革涉及到数百亿元资金重新分配,其必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谁污染谁付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资源税改革主要还是为了将开采资源的外部效应内部化,定额征收已经不能反映资源价格的变化,而为了促进资源的节约开发,从价计征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以稀缺资源焦煤和稀土为例,此次修订将焦煤和稀土矿分别在煤炭资源和有色金属原矿资源中单列,相应提高了这两种重要稀缺资源的税额标准。所有煤炭的税额幅度原定为0.3元~5元/吨,修订后将焦煤单列为8元~20元/吨,稀土的税率由原来的0.4元~30元/吨提高到0.4元~60元/吨。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能源在生产、运输和消费各阶段会不同程度地损害环境,而环境费用由公众承担。政府可以通过征收资源税,增加资源性生产企业的成本,提高开采利用效率,还可以将税入用于环境保护,以及进行必须的能源补贴。”

    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于2011年初曾表示“要深入研究‘谁污染、谁付费’机制,加快推进资源税费改革,健全和完善生态补偿机制,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环保设施建设和污染治理,形成环境保护的有利氛围和强大动力。”

    此外,倪红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初的资源税是为了解决资源产品的高额利润问题,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源税正在逐渐地向绿色税种转化。”

    结构减税

    小微企业:呼吁更多实质性减税

    每经记者 陈舒扬 发自北京

    哈佛商学院院长尼廷·诺里亚近日在媒体撰文指出,释放中国全部潜力的关键在小型、灵敏和充满活力的企业,在于创业精神。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当下真想要扩投资促消费,减税是最显而易见的选择。

    创业不如就业?

    张志今年26岁,三年前,他开始同两个朋友合作,制作灯饰、并通过淘宝出卖作品赚钱。随后他们发现,在竞争激烈的灯饰行业中,他们要承担的税费比想象的多得多。

    张志告诉记者,身边的个体户,一个月要上缴的税费也有900元到1000元。

    按照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的统计,目前我国中小企业要缴纳、承受多种税费或“隐性”负担。据估算,通常交1元税,就要交0.5元~0.7元的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主任张俊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根据他的观察,企业反映社会负担重,一方面是税费负担重,另一方面是法律遵从成本太高。

    “创业往往是从开小企业、甚至当个体户开始。以个体户为例,长期以来,我国都是参照企业和经营单位的标准来看待个体户税收问题的,结果就造成个体户税收负担偏重。在相同的收入水平上,比如年收入6万元,个体工商户的边际税收负担要远高于工薪阶层,形成‘创业不如就业’的激励机制。”

    至于法律遵从成本,张俊伟还表示,由于小企业税收起征点偏低,实际税负重,严格执法会导致小企业税收负担明显不合理,这就为企业主与税收征管人员开展讨价还价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迫使小企业主去维持与有关管理人员的关系,为此而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从管理部门看,这也很容易带来钱权交易,为贪污腐败埋下伏笔。

    “据我了解的情况,个别企业交的税比付给工人的工资还要高。”经济学家谢国忠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一向主张大幅减税的谢国忠认为,减税是政府转变职能的标志,也是中国经济再次活跃的起点。

    结构性减税已经开始

    结构性减税已经开始。2011年10月26日,为进一步解决货物和劳务税制中的重复征税问题,完善税收制度,支持现代服务业发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扩大增值税征收范围的改革,将试点行业的营业税改为增值税,并在现行增值税17%标准税率和13%低税率基础上,新增11%和6%两档低税率。

    几天之后,财政部发布文件,决定11月1日起,提高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以应对目前我国部分小微型企业经营困难而税负偏重的局面。这是我国自2003年后,8年以来首次提高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同日开始,金融机构与小型、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将免征印花税3年,均是以减税扶持小微企业。

    对此,张俊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增值税扩容”不完全意味着“结构性减税”。方案虽然提出了新增两档低税率,但很可能是考虑到一些小型企业产品或服务附加值很高,实施增值税会导致企业税收负担加重而做出的相应制度安排,其目标首先是保证企业税负不因税改而增加。

    有专家分析认为,这条新规覆盖到的只是部分微型企业,具体而言最大的受益者应为个体工商户。

    同时,有分析认为,此次起征点从5000元~2万元,跨度比较大,我国经济发展程度不平衡,根据不同行业、不同地区拟定不同的起征点更有必要,可以让细则制定更灵活;再者,因最大受益群体是个体工商户,就涉及到具体操作中定额纳税的问题。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