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美联储这一轮加息还没有封顶,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稳健,人民币汇率弹性在进一步增强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9-22 13:08

    每经编辑 李泽东    

    9月22至24日,第五届外滩金融峰会在上海举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欧盟委员会第一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日本央行原行长白川方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野村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等近300位全球财经政要、机构高管与学界领袖,将分享真知灼见。

    王一鸣: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稳健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在第七届浦山年会暨外滩全体大会上表示,在面对全球金融市场环境变化的情况下,中国的货币政策表现出更强的自主性。

    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是稳健的,在收紧和放松两个方向上相对审慎。可以看到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都在收紧货币政策,中国人民银行没有跟随加息,还采取了适当降息,贷款利率降至历史较低水平,这也是基于中国现在宏观经济基本面所做的自主决策。在人民币汇率上,央行也在持续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汇率弹性在进一步增强。

    “一年多连续11次加息525个基点,美联储这一轮加息是过去14年最陡峭,也是最激进的一次加息。这种短期的加息,当然会带来金融市场的波动,也有巨大的外溢效应。”9月22日,在2023第五届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表示,“疫情后,美联储一度实行了百年未有的无限量量宽货币政策,所以市场增加了巨额流动性,这种巨额流动性遭遇利率的快速增加,一定会带来资产负债的错配,并对金融市场带来很大冲击。”

    对于美联储加息的外溢效应,王一鸣认为,至少体现在这样五个方面:

    第一,资本大量回流美国,回流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面临资本流出的巨大压力,从而带来汇率贬值,这对基本面比较脆弱的国家的金融市场,已经带来了比较大的冲击和影响。

    第二,新兴市场为了防范这种资本的外流,也为了应对国内的通胀,会跟随采取比较激进的加息政策。这样一来,在疫情冲击之后,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又会增大这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压力。

    第三,美元升值带来了新兴市场债务规模的膨胀和债务成本迅速上升,也在孕育或者说已经导致了一些结构比较脆弱的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

    第四,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投资者的情绪或者是市场预期发生变化,对新兴市场的股市、债市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最后,美联储这种激进调整也造成了发达经济体跟随的货币政策调整,普遍造成了对需求的抑制。这样对新兴市场的出口,会有直接或间接的消极影响。

    “这样的加息,影响面还是很大的。”王一鸣认为,美联储这一轮加息还没有封顶,资本回流美国的态势还没有发生变化,美元尽管短期在加息,但是金融市场的条件甚至比疫情前还要宽松,“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加息对通胀或者说核心通胀的抑制作用不能完全有效发挥出来,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对称。也就是说,美国金融市场的条件是相对宽松的,而其他经济体随着美元加息跟随加息,它的金融市场条件是收紧的,这种不对称使得美联储加息的外溢效应还会持续。”

    第七届浦山年会暨外滩全体大会,开场聚焦:多重压力下如何重塑全球化?

    第一位嘉宾是美国第70任财政部长、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名誉联席主席Robert Rubin先生,第二位是布鲁盖尔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Jean PISANI-FERRY先生。

    Robert RUBIN非常高兴能和大家再次见面,非常感谢主办方能邀请我。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其实在全球具有挑战性的形势下,中美之间的关系以及全球新形势下,也会看到一些新的变化。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特别是二战之后,我们形成了新的政治、经济、贸易之间合作伙伴关系。在这样一个多边的框架之下,我们希望能够更好的在安全方面、在经济稳定性方面、在政治交流方面开展更多的交流以及互动。这是我们之前的多边的国际关系。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我们有很多关系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也形成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气候问题,这也是需要我们能够改变我们的整个能力来应对这些新的挑战。我们也相信,通过更多的合作,我们也能够更好的开启新的多边关系。

    与此同时,我们也遇到一些新的风险。在全球治理方面,我们需要做很多的调整,比如说对于联合国安理会其实也应该继续进行改革,我们看到全球的势力划分,力量的转变也是进入到了一个新格局。在这样的一个大的形势变化下,我们也要做相应的格局的调整。

    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关注一个话题,也就是在我们当前的世界,我们如何在全球治理下做相应的调整。比如说我们现在遇到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各国之间的关系,比如说中美之间关系的作用现在也是越来越重要的。因为在全球新的挑战之下,我们觉得中美之间的合作是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开展更加有效的合作,而且中美双边的合作也是可行的。

    当然,我们也不能过于乐观,我们看到了中美关系之间的复杂性。特别是在去年的形势变化下,我们看到了经济的变化以及地缘政治的变化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但是在这样一个深远的影响之下,中美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有这样的一个决心,要更好的开展合作。虽然说我们之间有大量的竞争,但是合作还是一个主要的发展动力所在。

    因为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主导任何的一个项目,比如说在气候变化方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自行解决,还有包括在技术发展的情况下,我们也遇到了新挑战,比如说一些新的恐怖主义的挑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自解决,因此我们需要合作。所以我们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风险需要我们开展合作。

    无论是对于中国,对于美国还是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我们现在要更多的相互依赖,而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我觉得我们现在要采取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来共同解决我刚刚讲到的一些关键挑战。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如果说我们可以齐心协力,我相信我们能够更好的来解决现在的这些重大的问题,而且中美之间的合作也能够帮助解决世界其他国家的诸多问题。

    我们在变化的过程当中,虽然我们肯定还会继续竞争,我们也相信有很多挑战,但是我们还有更多的共同之处,我们可以解决全球面临的威胁而不是相互对抗。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解决之道,需要各个国家能够更好的,设身处地的从他国的角度来考虑。尽管中美之间存在一些误解,但中美相互之间的误解现在还是在下降的,我们应该更多关注我们之间建设性的合作关系,我相信我们共同的合作可以把我们的经济能够更好的重新纳入正确的轨道。不仅是政府之间,我们还应该要有更多的交流,我相信在很多其他的商业领域当中也可以进行合作,当然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的交流。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要增加我们的共识,我们要了解对方的关切、重点,我们也需要更好的来了解我们未来有哪些更多的合作方式。

    最后,我认为,虽然我们在21世纪遇到了诸多挑战,对于各国来说,对于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我们应该建立起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成为一个主导国家,我们应该相互精诚合作,才能更好发展,大国之间的关系可以重塑全球格局。我觉得我们今天的金融峰会,也能够为这个主题建言献策。

    Jean PISANI-FERRY:欧洲的观点,我们观察到拜登总统的贸易政策和特朗普政府完全不同。这也好像是一个意外,但现在变成了个规律。美国的行为对欧洲来说,我们是非常支持全球机构的,而且我们认为目前的治理体系,实际上还是有效的。当然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拜登政府完全改变了气候政策,又加入了巴黎协定,而且为减排设定了目标。美国的体系其实和欧洲也不完全一样,确实能够在欧洲制定一些问题。但是我们也认识到,美国现在的政策就是这样。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第一财经、证券时报、第五届外滩金融峰会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上一篇

    行业ETF风向标丨AI概念集体反弹,8只云计算ETF半日涨幅超3%

    下一篇

    莲花健康与新华三集团围绕合作事宜进行工作会谈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