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拿逾10亿融资如今却被“限高” 记者探访斯微生物:有办公室已空无一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9-21 22:20

    每经记者 许立波    每经实习记者 黄海    每经编辑 梁 枭    

    因483万元的款项未给付,昔日明星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企业斯微生物身陷漩涡之中。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因斯微生物与上海多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存在纠纷,并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法院拟对斯微生物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斯微生物及其法定代表人李航文不得实施多个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每经实习记者黄海摄

    9月15日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微信向李航文了解事件最新进展,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应。9月18日下午3点前后,记者前往斯微生物位于上海金桥的总部后发现,其一处主要办公地点大门紧闭,内部尚有办公设备,但无人在办公。

    9月18日晚间,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曾在2021年至2022年间担任斯微生物中高层的人士。说明来意后,对方在电话中直接对记者表示:“我不太想对斯微过去的人和事作任何评论。”而另一位公司在职员工则表示,不方便透露情况。

    2021年6月,斯微生物曾获得一轮由招商健康、红杉中国、药明康德和景林投资领投的约合12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从曾经的明星企业,到成为如今被执行人,短短几年时间里,斯微生物内部发生了什么?

    实探办公地点

    “作为国内最领先的个性化mRNA肿瘤疫苗的平台公司,斯微一定会战胜困难,在中国努力争取让普通患者尽快能够使用上。”9月6日晚上8点,李航文转发了一篇有关mRNA肿瘤的文章到朋友圈,并附加了上述评论。而截至目前,李航文朋友圈尚未更新内容。

    8天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传来消息,因483万元的款项未给付,斯微生物成为被执行人,李航文亦被限制高消费。此外,法院还冻结了斯微生物合计1亿元的股权。

    从上海浦东川桥路与申江路交会的十字路口出发,向西南方向走不足百米,就是中国第一铅笔厂旧址。如今,这里已经更名为金桥数研中心,与知名半导体企业上海华虹半导体仅一街之隔。而斯微生物的总部就位于园区内。

    9月18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园区内看到,斯微生物LOGO悬挂在三栋主要建筑不过,记者实地探访后却发现,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以距离大门最近的一栋建筑为例,该栋建筑的二楼悬挂有斯微生物的公司牌匾,玻璃大门上贴有斯微生物的公司标识。下午三点一刻左右,该场所大门紧闭,内部无人办公。

    不过,由于园区保安以及自称为斯微生物工作人员阻挠,记者未能探访到公司在园区内其他办公场所的情况。

    9月18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斯微生物的在职员工,试图了解公司最新情况。在得知记者身份后,对方以不方便为由婉拒了采访。随后,记者又联系到一位曾在斯微生物工作的中高层人士。该人士表示:“我是去年离开的,去年到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我也并不知情,或者说因为我也不了解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或事,不太方便做评论。”

    9月15日下午,记者亦曾分别联系李航文以及斯微生物的公关人员。截至发稿,双方均未给出正面回应。

    昔日“明星公司”

    在公司官网,斯微生物这样介绍自己:公司是国内率先开展mRNA创新疫苗研发生产及纳米脂质体包裹递送技术服务的平台型创新药企。同时,斯微生物也是国内少数掌握mRNA核酸设计、合成与修饰技术,脂质体包裹技术与规模化生产技术,以及实现生产相关设备自主设计与研发的创新疫苗研发企业。

    过去几年间,因涉足mRNA新冠疫苗概念,斯微生物一度成为资本市场宠儿,被称为“国内mRNA疫苗三剑客”之一,连续获得多轮融资。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8月,斯微生物获得由张江火炬创投、龙门资本、久友资本、芳晟股权投资基金和龙磐投资共同投资的近亿元A轮融资。2020年2月下旬,斯微生物又获得由君实生物、领承创投联合投资的3000万元A+轮融资。

    2021年,mRNA路线的新冠疫苗受到热捧,斯微生物迎来高光时刻。当年6月,斯微生物获得一轮由招商健康、红杉中国、药明康德和景林投资领投的约合12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拿到这笔融资后,斯微生物大举招聘和扩建厂房。记者通过微信从一位医药行业猎头处了解到,两位曾经负责斯微生物临床运营业务的高管均为2021年入职。

    有了资本加持,斯微生物的业务一再扩大。官网介绍,公司合计拥有5万平方米的生产基地,产能规模超过4亿剂,产品管线有20余条覆盖6大领域。

    首当其冲的是曾被外界寄予厚望的新冠疫苗。仅在2022年12月,斯微生物旗下SW-BIC-213在老挝获得紧急使用授权(EUA),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紧急使用授权的新冠变异株mRNA疫苗。

    但除此之外,斯微生物的mRNA新冠疫苗再没激起一丁点水花。斯微生物下行的节点究竟始于何处?

    陷入多起诉讼

    从开庭公告密集出现的时间节点来看,暴露问题的起点或始自2022年下半年。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多条关于斯微生物被起诉的开庭公告,其中大部分在2022年下半年至今。这些被起诉的开庭公告所涉内容繁多,单是上诉人就包括公司供应商、临床CRO(临床试验业务)、物流公司、房地产公司、前员工,甚至还包括位于同一园区的餐饮公司。

    巧合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取得联系的两位斯微生物前中高层均在2022年下半年前后离职,并且他们都不愿再提及在公司的工作经历。其中一位高管对记者表示,当时离职主要因公司与自己的预期不大一样。“我们做临床这一块的,他们这边可能做临床的项目不是太多。”

    今年7月,斯微生物方面宣布,由于需求不足,公司暂停上海天慈工厂mRNA疫苗的生产,未来将会专注于研发。值得注意的是,在天慈工厂关停的两个月前,斯微生物曾宣布,公司在5月获得了数亿元的Pre-D轮融资。

    据斯微生物方面彼时介绍,这笔钱将主要被公司用于加快肿瘤治疗疫苗及传染病疫苗管线的开发,并持续布局人工智能算法及mRNA序列设计优化等技术。

    按斯微生物的规划,新冠疫苗没能兑现后,mRNA肿瘤疫苗成为公司业务重心。8月24日,斯微生物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宣布即将“打造CDMO(一种新兴的研发生产外包组织)一站式服务平台”,将业务扩展至医药领域的定制研发生产。

    不过,在探索转型之前,斯微生物可能先要解决目前面临的诸多麻烦。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黄海摄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上一篇

    种植牙集采落地半年观察:以前“种一口牙堪比一台豪车” 现在打了五折

    下一篇

    零售和消费品行业低碳转型“五道障碍”待解 建立能碳管理体系成关键一步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