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ChatGPT热潮下的元宇宙大会⑦|元宇宙产业真的存在吗?数字人衣服怎么比爱马仕还贵?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2-21 18:27

    ◎日前,在昆山市举行的元宇宙产业大会进行了一场主题为“元宇宙技术、应用与发展趋势”的业界圆桌。

    ◎联想集团副总裁兼联想上海研究院院长毛世杰直面回应称:“我觉得元宇宙的愿景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就是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数字经济的上半场是数字产业化,但下半场一定是产业数字化。即人工智能技术要和各行各业相结合,催生出新的能量促进社会发展。”

    每经记者 朱鹏    每经编辑 杨夏    

    当元宇宙在2021年以黑马之姿成为全球的流量和资本风口时,单是关于它的各种畅想便已能令行业内外为之着迷,Facebook甚至改名表态。但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当猎奇的光环褪去,要想继续前行,元宇宙需要回答更多更实际的问题。

    当虚拟世界迟迟没能落地,当数字人的表现不及预期,大众和业内也不乏声音怀疑“元宇宙产业真的存在吗?”。日前,在昆山市举行的元宇宙产业大会进行了一场主题为“元宇宙技术、应用与发展趋势”的业界圆桌。

    联想集团副总裁兼联想上海研究院院长毛世杰直面回应称:“我觉得元宇宙的愿景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就是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数字经济的上半场是数字产业化,但下半场一定是产业数字化。即人工智能技术要和各行各业相结合,催生出新的能量促进社会发展。”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84%的中国企业处于L3自动化水平以下

    回归现实,元宇宙的脚步也不曾停下。据悉,目前上海、山东、福建、河南等省份均将元宇宙写入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其视为促进数实融合、赋能实体经济的新动能。例如上海就定下2025年元宇宙相关产业规模达到3500亿元的目标。

    据彭博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而据普华永道测算,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元宇宙如此备受市场追捧的原因或许是蓝海般的前景让当下愈发陷入内卷和高能耗的各行各业找到了纾困的解压阀。

    毛世杰认为,当下很多行业的问题之一是成本过高,而使用价值又很难提上去。“我们需要用新的人工智能技术把数字世界的构建成本降下来,其次要通过机器人这样的智能应用把产品的使用价值提上去。只有这样,元宇宙才能赋能制造业以及更多行业成为智能化时代的引领者。”

    联想集团副总裁兼联想上海研究院院长毛世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朱鹏 摄

    毛世杰提到,当前中国企业处于L3自动化水平以下的比例高达84%,“相当多的企业还没有使用任何跟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毛世杰认为数字经济下半场的高级需求就是行业元宇宙,因为在其中可以实现在真实世界里难以实现或者实现成本极其高昂的应用模拟。“但行业元宇宙最终还是要能够影响真实世界,即提升真实世界中人和机器的决策能力以及效率,这是它的价值。”

    数字虚拟世界和物理现实世界不是分割独立的存在。这是过去一年中,有关元宇宙的讨论逐渐形成的共识之一,即其一定是能够促进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结合的新型载体。虚实结合才是未来。

    毛世杰也谈到了关于构建元宇宙本身的成本问题。他认为如果仅依赖现有的芯片和3D引擎,其成本将会非常高昂,这也是目前元宇宙从业者面临的挑战。但如果能突破算法的局限,用人工智能驱动,那成本将可以降至几乎为零。

    “就像现在要在元宇宙中造一个数字模型,可能90%的部分都需要由建模师手工完成,成本非常高。但如果算法能力足够强,可以用相机扫描就生成三维模型。这就是元宇宙底层关键技术中空间计算能力突破带来的改变。”

    数字人带货直播单场两三千就能赚钱

    在谈及关于元宇宙的具体落地应用时,数字人无疑是最火的选项之一。各大开展人工智能及元宇宙相关业务的公司均先后推出了虚拟数字人。

    这一新兴市场体量也的确令人垂涎。据IDC分析报告预测,到2026年,中国AI数字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02.4亿元。

    以百度为例,其从2018年就开始做数字人相关的实践。据百度智能云AI及应用产品中心副总经理刘倩介绍,百度的第一代数字人的成本为单个500万至600万元,耗时近半年。“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一个技术想要真正广泛应用到各行各业,降低其门槛和普惠化是必经之路。”

    经过几年的发展,当前百度已经可以做到通过上传2D照片即生成相应数字人。相比之前普遍采用的动作捕捉技术,这一方式无疑会进一步降低成本。

    “很多公司都能提供数字人相关产品,但我们也会看到不少数字人推出半年后也只有一条宣传片,就是因为它还做不到低成本内容的自动化生产。”刘倩说。

    数字人的成本耗费可能远超大众的想象。刘倩提及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换衣服。刘倩分享道,数字人换衣服其实极其困难,因为它换衣服衣服其实就意味着一次建模模拟。此外如果想要衣服穿上后有质感和动感,还涉及动力学等一系列技术原理。

    百度智能云AI及应用产品中心副总经理刘倩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业内做过的人都知道,最早给数字人换一套服装的成本是几千到几万元不等,还得等几个星期。之前就有客户跟我开玩笑说‘怎么数字人的衣服比爱马仕的还贵?’”刘倩说。

    除了外观,数字人的“大脑”成熟度也是决定其落地应用场景的要素之一。例如当前火热的直播电商赛道,不少企业都开始探索借助数字人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直播。刘倩称,其团队曾做过测试,一个数字人的单场直播带货能做到两到三千元的销售额,基本可以保证使用这项技术是赚钱的。

    从曾经游戏和动漫世界中无法互动的数字人到当前进阶为具备一定交互能力的智能数字人,人工智能给予了想象元宇宙世界蓝图具体绘笔。刘倩也表示,随着当前ChatGPT的火热应用,数字人或许会进入新的时代。

    事实上,百度已经开始探索“GPT大模型”与数字人的结合可能性。此前,百度在一周时间内连发四条官方推文,介绍其即将推出中国版“GPT大模型”文心一言。据悉,发布这条消息的责任编辑,正是百度的希加加、度晓晓等数字人。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上一篇

    中亦科技:接受鹏华基金等机构调研

    下一篇

    英方软件:未涉及数字水印的相关研究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