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拥有上千辆押钞车的公司要上市:服务浙江省超9千个银行网点 一年营收近22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02 22:51

    ◎最近,一家主要从事武装押运业务的公司——安邦护卫正在闯关IPO。《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鉴于区域资质的稀缺性,公司的收入较为稳定,且回款压力小。另外,安邦护卫及下属公司拥有浙江省内全部的武装押运资质,这意味着其武装押运业务的开展具有区域资质独占性。

    ◎安邦护卫表示,虽然移动支付减少了交易中现金的使用量,但目前现金仍然大量流通使用,现金业务仍为银行的日常业务,各网点必须有适当的现金储备。因此银行网点每天营业结束后都需要将现金送存金库,押运的频次并未减少。记者注意到,尽管不影响收入稳定性,公司业绩增长空间却有一定程度地受限。

    每经记者 王帆    广州报道    每经编辑 魏官红    

    每天临近下班时分,各家银行网点门口,押钞车总会如约而至。全副武装的押运人员守卫在车旁,将数额不小的现金或重要凭证等护送上车。

    或许你对这样的场景并不感到陌生,但你可能不知道押运现金背后的商业模式和政策规定。押钞公司可否私营?怎么收费?如何防盗防抢?

    最近,一家主要从事武装押运业务的公司——安邦护卫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邦护卫)正在IPO,通过它最新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目前A股市场中暂未有主要从事武装押运的上市公司,仅有从事金融科技和城市智能的广电运通(002152.SZ)通过子公司广电安保涉及武装押运业务,但收入占比较少,可见武装押运这一“题材”在A股市场的稀缺性。

    安邦护卫及下属公司拥有浙江省内全部的武装押运资质,这意味着其武装押运业务的开展具有区域资质独占性。招股书显示,公司拥有1.6万余名员工、2100余辆押运车辆、3200余支防暴枪,报告期前四大客户均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的浙江区域分支机构,客户稳定。记者留意到,受限于银行网点数量较为固定,公司未来业务增长面临阻力。

    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安邦护卫也面临人员管理不规范的问题,而部分业务外包的模式更给管理增加了难度。

    区域资质独占性:包揽四大银行浙江省内业务,回款较快

    武装押运行业鲜为公众所知,原因在于其涉及枪支、现金等特殊物品,关系到金融安全,因此存在较高的准入门槛和行业壁垒,市场化程度较低。

    据安邦护卫招股书披露,武装押运行业属于国内保安行业的重要分支,据相关规定,武装押运公司应当符合国有持股51%以上、拥有不低于1000万元注册资本等条件,资质获取难度大。目前全国范围内武装押运企业,主要在各自市、县区域内经营,且一个城市只设立一家至两家武装押运企业,少数企业跨市域经营。

    安邦护卫目前由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持股55.80%,后者由浙江省国资委持股100%;浙江省内武装押运资质全部为安邦护卫体系内公司拥有(仅金华地区为公司参股)。

    此外,公安部2017年《关于印发<保安守护押运公司管理规定>的通知》明确严格控制保安押运守护公司的审批,各地原则上不再许可设立新的提供武装守护押运服务的保安企业。这就意味着,短期内,安邦护卫在浙江省内的武装押运资质的独占优势将继续维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鉴于区域资质的稀缺性,安邦护卫的收入较为稳定,且回款压力小。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安邦护卫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58亿元、20.64亿元、21.97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6331.11万元、1.20亿元以及9327.32万元。其中,押运业务是公司的业绩支撑,同期分别实现押运业务收入14.06亿元、14.10亿元、14.2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2.83%、69.16%和65.86%,押运业务收入较为稳定。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从公司的主要客户来看,安邦护卫八成以上的收入来自银行客户,报告期前四大客户均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的浙江区域分支机构。以2021年为例,安邦护卫的第一大客户为中国农业银行浙江区域分支机构,向其销售2.25亿元,其他三个国有银行的销售额在1.4亿元-1.9亿元不等。

    安邦护卫2021年前五大客户 图片来源:招股书

    从应收账款周转来看,安邦护卫报告期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21%、6.26%和7.85%,保持在较低水平且变化不大;近三年期末账龄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均超过93%。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62次/年、16.47次/年、14.57次/年。

    安邦护卫在招股书中指出,由于武装守押运资质获取难度大,押运企业在开展业务时拥有一定的议价能力,客户付款较及时,较少出现拖欠服务费用的现象,押运企业的盈利能力相对一般保安企业较高。

    移动支付冲击:业务频次固定,但增长受限

    安邦护卫的武装押运业务主要是现金押运,现金以外的黄金、珠宝、首饰、有价证券、机要文件等贵重物品的押运保管涉及较少。随着技术发展,移动支付已被越来越多的商家和用户接受,数字货币也启动试点,这使得全社会的现金使用量不断下降,银行线下网点数量基本稳定,现金押运增量需求增长缓慢。

    6月1日,一位前银行从业人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线上文字采访时表示:“近几年移动支付的普及,确实影响了银行网点的现金交易量,银行总体也有意引导用户办理业务往线上迁徙,在云端完成业务。但网点数量不会减少,而是会转变定位,更多定位在服务型和销售型的场所。”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安邦护卫也在一定程度受到支付方式变化对业务的影响。

    在押运业务的主要细分业务“早送晚接”(即满足银行日常营业所需,在营业开始前将尾箱从指定金库及时送达网点,营业结束后将尾箱接回指定金库保管,实现银行与公司的物权交接和风险转移),该业务的收入按网点数量收费,报告期内公司“早送晚接”的业务量分别为8975.17、9099.50、9075.17网点数,基本保持在9000网点数。在单价上分别为13.86万元/网点数、13.86万元/网点数、14.12万元/网点数,单价在2021年略有提升。如公司所言,押运企业拥有一定的议价能力,能够在网点数量稳定甚至略微下滑的情况下,通过提升单价保证收入稳定。

    安邦护卫报告期内“早送晚接”业务的量价变化情况 图片来源:招股书

    安邦护卫表示,虽然移动支付减少了交易中现金的使用量,但目前现金仍然大量流通使用,现金业务仍为银行的日常业务,各网点必须有适当的现金储备。因此银行网点每天营业结束后都需要将现金送存金库,押运的频次并未减少。截至目前,公司押运业务的基础仍然稳固。

    不过,记者注意到,尽管不影响收入稳定性,公司业绩增长空间却有所受限。安邦护卫也在招股书坦言,移动支付方式对公司的传统优势业务增长造成冲击。

    6月2日,一位国有银行广州区域某支行副行长接受记者线上文字采访时表示:“移动支付的普及,使网点的现金交易量减少,到店客户也有所降低。网点的数量目前是区域化调整,也就是对之前较密集的网点会做一些撤并,但会在重点发展区域新设网点,因此押运需求目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表示,近几年其所在支行的押运服务商没有发生变化,她分析认为:“押运企业的业务量还是比较稳定的,但的确未来增长空间有限,一是银行网点原则上不会有很大的增长,二是数字人民币的推广应该会进一步减少现金交易量。”

    劳动密集隐患:临时聘用未签约、少交社保公积金

    押运行业不仅是个高准入门槛的行业,还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密集行业。同时,在押运之外,安邦护卫开拓的金融外包服务、综合安防服务(含保安服务)、安全应急服务等业务均需要大量人力投入。

    招股书显示,安邦护卫在浙江全省拥有1.64万名员工,其中业务人员达到1.57万人,占比高达95.43%。而武装押运业务需要持枪经营,枪支弹药管理和防范盗抢等均需有严格培训和制度执行,这给安邦护卫的人员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安邦护卫称,公司员工全部接受过灾害隐患排查、人员急救等科目的保安专业培训,其中部分员工有在军队服役或公安、消防等工作经历;开发了枪支定位管理系统,采用科技手段实现枪支使用的可查可追溯;对武装守押人员从招聘到日常工作的管理,都建立了严格的管理

    制度,并注重培训,守押人员的素质较高,有效地从源头减少了风险的发生。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人员管理的规范性上,安邦护卫仍存在一定瑕疵。

    首先,报告期内,安邦护卫(含控股子公司)存在部分员工未缴纳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的情形。报告期内,已缴纳社会保险的员工占应缴纳人数的比例分别为92.82%、93.40%、95.26%,已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占应缴纳人数的比例为77.52%、79.63%、88.19%。如果全员缴纳,报告期影响公司的利润总额分别为2270.07万元、1374.04万元、1384.80万元。

    第二,公司存在临时聘用人员未签订劳动合同(部分人员签署了临时用工协议),以及退休返聘人员未及时签署劳务合同的情形。招股书显示,2019年末和2020年末安邦护卫在岗的未签约人员数量分别为120人、57人。公司称出现上述原因是普通保安人员流动性较大所致,公司已完成了整改,2021年末已不存在该等情形。

    第三,安邦护卫拥有超过2100辆押运车,每日往返于浙江全省城镇的主要商业区,公司招股书披露了2019年至2020年期间的6起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安邦护卫解释交通事故频发的原因称,公司车辆数量多、行驶里程多,车辆主要行驶时间为早晚的交通高峰期,路况复杂,且公司业务覆盖全省,中小城镇市民的交通规则意识相对较弱也增加了公司交通安全管理的工作难度。

    图片来源:招股书截图

    第四,安邦护卫在报告期内还存在3起保安人员未持证上岗收到处罚的情形。

    既提供又接受劳务派遣:自家保安不够,外包来凑

    近年来,除了传统的押运业务,安邦护卫也拓展了保安服务等业务。旗下有三家子公司安邦安全、宁波保安、衢州保安从事保安劳务派遣业务,为重点单位及大型活动提供一体化安保服务。保安服务所在的综合安防服务板块,2021年实现收入4.10亿元,占比18.93%。

    但令人纳闷的是,本应该是作为收入组成部分的保安服务费,在安邦护卫的主营业务成本构成明细中赫然在列。公司报告期内支出的保安服务费从5408.56万元上涨至7402.04万元。这意味着,安邦护卫在向客户单位收取保安服务费的同时,还向一些供应商支付了保安服务费。

    安邦护卫的主营业务成本构成,保安服务费是第四大成本支出 图片来源:招股书

    这在报告期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也可得到验证。该名单中出现了三家人力服务公司——分别为杭州上城区人力资源开发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华远卫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宁海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安邦护卫向其采购的内容均为“人力服务”,2021年向这三个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超过2900万元。

    对此,安邦护卫解释称,保安服务费主要为公司向第三方外购保安服务和劳务派遣的费用。公司出于降低管理成本、降低人员管理难度等方面考虑,将部分技术含量不高的保安业务外包给第三方。

    一边提供劳务派遣服务、公司劳务,一边又接受劳务派遣,每年花数千万元去向第三方采购劳务,这种劳务派遣用工模式是否规范合理?对此,证监会也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说明聘用劳务派遣员工的必要性,是否存在劳务派遣员工参与危险性较强的工作的情况,是否合法合规。

    安邦护卫则解释原因称,社会上存在对保安服务临时性、应急的需求,公司为有效保障客户服务需求,在短时间内需要较多安全服务人员;公司部分工种,如押运守卫(不持枪)、门卫、仓库管理、简单组装、勤杂保洁、厨师、监控值守等,岗位不涉及核心业务环节,无明显技术门槛,人员流动性较大,需要及时补充员工;近两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一些外地保安员返乡后未能及时返岗,疫情形势下招工难度也加大,公司使用劳务派遣员工临时补缺。

    报告期内,安邦护卫使用劳务派遣用工的人数分别为235人、382人、447人,占总用工人数的比例分别为1.40%、2.21%、2.65%。公司称,劳务派遣员工不参与重要性和危险性较高的工作,部分劳务派遣员工参与押运工作,仅为不持枪押运守卫,也不属于危险性较高的工作;公司及子公司所在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均已出具证明,报告期内公司及子公司不存在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而被行政处罚的情形。

    不过,这种劳务派遣模式,是否加剧了人员管理的难度?在复杂的人力结构下如何保障业务的规范和顺利开展?6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尝试就上述问题通过邮件方式采访安邦护卫,公司回复称:“因公司目前尚在IPO审核期间,员工管理相关情况还请参考公司近期预披露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未来公司也会根据审核要求进一步披露相关信息。”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1142606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