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虚拟人出炉记:拥有经纪人,规划世界观,就像打造真人偶像一样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09 16:07

    ◎在制作了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的虚拟形象“韬斯曼”等明星虚拟分身后,北京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虚拟人这一领域的创新,得到业内认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专访次世文化虚拟IP事业部商务总监、“翎Ling”项目总负责人尚志烨,她表示:“制作虚拟人没有终点,但如何让它们表情、动态更生动,交互形式更多样,就需要技术手段的革新。就像做动画,几十万能做,几千万也能做,质感差别很大。虚拟人产业的空间还很大。”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李佳宁    每经实习编辑 杨夏    

    神似花木兰外貌,古典飒爽的虚拟人“翎”亮相在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中,虚实之间、现实与未来的次元壁仿佛被打破。

    在制作了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的虚拟形象“韬斯曼”等明星虚拟分身后,北京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次世文化”)在虚拟人这一领域的创新,得到业内认可。

    资本市场的追捧最为直接。次世文化从2021年7月到2022年2月,半年多时间里完成了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网易、创世伙伴CCV、顺为资本等。

    受到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公司旗下虚拟人屡次破圈,在虚拟人风头正盛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电话专访了次世文化虚拟IP事业部商务总监、“翎Ling”项目总负责人尚志烨。

    “制作虚拟人没有终点,但如何让它们表情、动态更生动,交互形式更多样,就需要技术手段的革新。就像做动画,几十万能做,几千万也能做,质感差别很大。虚拟人产业的空间还很大。”尚志烨称。

    虚拟人“翎”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元宇宙带火了虚拟人?根源仍是人的需求

    2021年通常被认为是“元宇宙元年”,在元宇宙风暴的带动下虚拟人也成为众多企业争相抢占的风口,虚拟人相关企业新增数量、投融资规模、应用场景、创新产品等都在近一年中显著增长。

    事实上,无论是“元宇宙”还是“虚拟人”,两个概念均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产生,而以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歌姬为代表的虚拟人更是早已在娱乐等领域有所应用。

    为何虚拟人产业在近年来,尤其是在元宇宙概念出圈后又迎来了爆发?

    在尚志烨看来,疫情是推动虚拟人赛道火热的因素之一。她解释道:“疫情影响下大家的办公、娱乐等外出活动受限,对线上虚拟娱乐场景的需求有所提升,促进了相关产品技术的进步。”

    同时,随着Web 3.0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正脱离平面进入三维立体空间中,这意味着网络需要更多的交互方式以带给用户更加真实的体验。尚志烨表示,虚拟人是未来新的数字世界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元素,其诞生的根源是人的需求,因此虚拟人的职业、功能等方方面面特征都将随着虚拟世界的发展和人们的个性化需求而变得更加细分、多元。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谈及当下虚拟人在不同场景的应用,尚志烨认为可以将虚拟人及其应用分为两种类型:“首先是身份型虚拟人,或者说娱乐型虚拟人,这类虚拟人多以形象为主,用户所需求的就是这种虚拟人传达的视觉效果或带来的娱乐内容及体验。目前娱乐领域是较常见的虚拟人应用场景,而在未来我们将会通过人工智能赋予虚拟人与真人进行直接交互的能力,加强虚拟人的陪伴属性。”

    另一种虚拟人是功能型虚拟人,更侧重于服务属性,在金融、医疗等多种领域都能有所应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场景都会需要咨询服务,譬如商场导购、银行客服等,同样在虚拟世界中功能型虚拟人也必不可少,只是目前在娱乐领域的应用更广泛。”

    尚志烨称,“无论是身份型虚拟人还是功能型虚拟人,其商业逻辑归根结底都是满足人的需求,或是娱乐需求或是交互需求,因此虚拟人的产品属性和商业逻辑都会随着人的需求变化而发展。”

    虚拟偶像到虚拟人,同一赛道的两种身份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仅虚拟偶像产业这块,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的整体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

    成立于2016年,次世文化初期公司定位为跨次元IP运营公司。在此基础上,次世文化从2018年开始与诸多明星合作打造虚拟形象,正式开展虚拟人业务。其中,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就像是明星“双胞胎”的分身;黄子韬的虚拟形象“韬斯曼”出现在《《跨次元之夜》,本人与虚拟分身‘瑟路’合体表演,带来新的视觉感官。

    在此之前,尚志烨坦言,中国市场上还没有明星做过虚拟分身,次世文化开创了明星虚拟分身的新赛道。“不是1:1的还原,是为了丰富明星的形象或者给明星创造更多内容的可能性。”

    虚拟人与明星虚拟分身并不一样,严格来说,虚拟人是明星数字分身的第二步。2019年,次世文化在做“韬斯曼”时,发现国外市场独立IP虚拟人的新方向,并取得一定成功,但当时国内市场在这一块是空缺的。

    当时提到独立虚拟IP,大家说得最多的是洛天依。从2020年开始,次世文化开始转向拓展原创虚拟偶像IP开发,同年推出了原创国风超写实虚拟KOL“翎Ling”及国内首个虚拟DJ“Purple”。

    国内首个虚拟DJ“Purple”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从虚拟数字人的未来方向讲,虚拟人不是虚拟偶像的升级,他们是平行关系,他们都是虚拟赛道中的不同职位。”尚志烨表示。基于不同公司的基因,都可以用人工智能技术赋予不同数字人新的身份。

    不同虚拟人IP账号背后都站着大批量定向的粉丝,粉丝用户多以年轻人为主,但也不缺乏高知人群的关注。例如虚拟DJ“Purple”,它本身以音乐为主,吸引的自然是年轻潮流热爱音乐的粉丝;男模“ASK”,则以女性受众为主。

    打造真人偶像的路子:一个虚拟人背后有一个经纪团队

    截至目前,次世文化在商业运营上成功的虚拟IP超过5个。但每个虚拟IP诞生的背后,都需要持续的创新与迭代。

    推出一个虚拟人,和运作一个艺人,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华彩少年》的舞台上,“翎”主动介绍过自己:“我来自一个梦,有一位年轻的京剧梅派青衣,她梦见梅兰芳先生表演《天女散花》,御风而行,翩翩起舞……”“翎”有着一套完整的世界观,无论设计、美术还是物料,环环相扣都有着完整的链条。

    尚志烨介绍,“翎”的准备时间在三个月以上。如果是超写实虚拟人,从人设搭建到美术设计的要求更高,成本也将翻一倍。“每家公司的制作费用不一样,门槛不高,做影视的、做游戏的公司都能生产虚拟人模型。但是动画片既有几十万的,也有几千万的,质感差别很大。虚拟人的制作也是如此,它不光是一个模型,它的难点在于如何将材质做好,以及绑定、动态解算都会影响整体质感。”

    在搭建一个虚拟人之前,次世文化会考量能力、长相以及才能等多个因素。“我们每个虚拟人背后都有个经纪人,我们称之为制作人,会对虚拟人做全流程的规划以及制作流程的把控。”

    尚志烨透露,从运营角度说,一个虚拟人团队至少需三个原创工作人员,此外写剧本可能与外部编剧合作,拍摄会请外部摄影师,运作方式就像打造一个真人偶像。“比如一个‘翎’的TVC(电视广告片),我们做两个月可能需要40人的团队。”

    真人偶像常面临塌房风险,虚拟人是否就能高枕无忧?尚志烨认为也不尽然,虚拟人保持稳定的前提是团队操作的稳定。“制作虚拟人没有终点,它们的长相不会改了,它们本身的世界框架和形象都是固定的,但如何让它们表情、动态更生动,交互形式更多样,就需要技术手段的革新。”

    无论是技术还是创意的进步,尚志烨表示每年都会迭代两三次。虚拟人的诞生不是一劳永逸,而是做持续性的投入。

    “虚拟人会有更多呈现的可能性,从物料设计上,它能实现得比真人更多;视觉上,它也可以做得更未来化。”不过,尚志烨更认为虚拟人是真人偶像的一种补充,而不是替代。

    虚拟人企业爆发,但行业依旧充满着无限可能。“虚拟人产业的空间很大,现在还没有到大家争抢的状态,细分赛道同样很多,企业如果不细分很容易失败。”尚志烨称。

    封面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