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银星疑被骗了5000多万 实探当事供应商:注册地址找不到公司,还欠着别人几千“开票费”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27 20:10

    ◎1月27日,实地探访了宁波星庚的上游供应商上海南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这家工商信息显示社保人数仅2人的企业根本未在注册地办公,公司还拖欠着别人数千元的“开票费”。

    ◎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东方银星预付款总额为1.73亿元,公司对包括上海南鹰在内的前五名预付对象的预付总额合计为1.38亿元,占比高达79.81%。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曾剑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东方银星(600753,SH)1月25日晚间披露,其全资子公司宁波星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星庚)在从事原油贸易时疑似遭到相关上游方的欺骗,约5500万元的采购款回收存在不确定性。

    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实地探访了宁波星庚的上游供应商上海南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南鹰)。这家工商信息显示社保人数仅2人的企业根本未在注册地办公,公司还拖欠着别人数千元的“开票费”。

    此次原油贸易业务出问题,凸显出东方银星业务管理上存在漏洞。“中间人也有一部分原因。”东方银星方面向记者表示。由于缺少实体业务支撑,大宗商品贸易成为东方银星的主要收入来源,而这种业务模式决定公司需要向上游预付大量款项,潜在的风险不可谓不大。

    上海南鹰拖欠“开票费”

    据东方银星披露,宁波星庚于2021年5月19日与上游供应商上海南鹰、(下游客户)南京中电熊猫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中电)分别签订《油品购销合同》,约定宁波星庚向上海南鹰采购1.5万吨原油并销售给南京中电。在收到南京中电预付货款559.5万元,并办理完货权转让手续后,宁波星庚向上海南鹰支付了采购款5524.08万元。但上海南鹰并未实际履行交货义务,下游南京中电则以未实际收到货物为由拒绝支付货款。

    经宁波星庚调查,上游供应商上海南鹰未实际履行货物交付义务,且有关个人和相关单位可能存在经济犯罪行为。东方银星称,宁波星庚与上、下游及介绍人多次沟通无果,已向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经侦支队报案,但案件尚未正式立案。

    启信宝显示,上海南鹰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为90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石油制品、石蜡制品、柴油、燃料油、沥青等的批发零售等。上海南鹰股权结构为:陆新华、徐建国、李春记分别持股50%、30%和20%。该公司2020年度的社保缴纳人数为两人。

    上海南鹰工商资料登记的注册地址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岚丰路1150号9幢。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岚丰路1150号尚在施工,并没有上海南鹰的踪影。

    岚丰路1150号尚在施工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1月27日,记者拨通了上海南鹰的工商登记电话,对方表示只是财务代理公司,并不是上海南鹰。记者随后来到上海南鹰2020年报登记的地址——上海奉贤区南港路1000号,但这里是上海石油化工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石化交易中心)的办公所在地。

    记者未在该地址上找到上海南鹰,只找到了为其做开票业务的代理公司,也是前述接通上海南鹰登记电话的公司——上海斯佩克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石化交易中心持股70%)。一位专门负责上海南鹰业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只是上海南鹰的注册地址,并不是实际办公地址,上海南鹰没有在此办公。

    “我们帮上海南鹰代开发票、代申报(税务),做账他们自己来。2018年刚注册的时候,开发票还蛮多的,后来2019年就不怎么多了,2021年基本没什么发票。”她表示,上海南鹰自2021年下半年就开始拖欠款项。

    “ 我们这里是年付,本来2021年下半年就要付下一年的钱了,他们拖到现在(2022年1月)都没有付款,有时候客户不方便拖欠几个月也能理解,但现在都免费帮忙做了这么久了,下个月就不打算给他们做了。”该工作人员称,代开发票业务并不贵,一年也才几千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工作人员还称,其曾联系上海南鹰财务人员索要欠款,但被告知财务人员的工资也已经被拖欠。“现在跟我联系的会计,也是跟我一样,是被请去做账的,然后我问他要钱,他说自己的钱也没有拿到。”该工作人员说,(因为注册地址的原因)他日前还收到关于上海南鹰的法院传票。

    负责给上海南鹰开票的财务公司客户名录已经找不到上海南鹰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预付款高企

    一家社保人数仅2人,办公室难寻的企业,是如何得到东方银星方面信任的?对于交易对手的身份核验,上市公司及宁波星庚恐怕难言尽职。

    按照东方银星公告所称,宁波星庚主营大宗商品供应链贸易。近年来,宁波星庚以“黑色系”煤化工相关品种为核心开展业务,产业链包括上游煤矿、洗煤厂、焦化厂、下游钢厂、电厂等。2020年下半2021年年年至初,煤炭交易呈现供、需两弱的市场行情,之后又因环保限产等原因使煤化工业务交易规模出现较大下滑,煤价震荡,交易风险增加。为降低贸易品类单一的风险,保持公司经营规模,宁波星庚积极进行业务品种结构调整,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尝试引入天然气、原油等交易品类。2021年年初,在介绍人业务撮合下,宁波星庚开展原油业务。

    由于宁波星庚缺少油品贸易直接资源,其不得不通过介绍人撮合取得贸易订单,业务开展过程由介绍人整体筹划、协调实施,宁波星庚不独立面对上、下游开展业务,没有直接控制货权。该交易模式为公司这笔贸易出现问题埋下了地雷。

    东方银星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对业务流程不是很清楚,需要向业务部门了解后再回复,“也有中间人的一部分原因,公司有向相关法院和公安机关提及,具体责任划分还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

    不过,上市公司的公告并未披露介绍人的情况。

    截至目前,东方银星对上海南鹰的预付账款为5527.5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合并净资产的24.77%。“因涉案款项收回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上市公司表示。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99亿元,同比下降40.4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5.72万元,同比下降58.05%。

    东方银星历史上经历了多次股权争夺战,公司业务转型也是几经波折,园林、互联网产业、地产投资等都曾是公司试图转型的方向。目前,公司主要从事煤炭(含焦炭)、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业务。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东方银星预付款总额为1.73亿元,公司对包括上海南鹰在内的前五名预付对象的预付总额合计为1.38亿元,占比高达79.81%。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528238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