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高鸿股份IT销售业务几大疑问:三大交易方与原定增股东是何关系?供应商们跟董事亲朋有何交集?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21 21:01

    ◎公司于2021年6月披露的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内容中,公司2020年前五大供应商、客户的更多信息以及部分合作内容被披露,它们均围绕公司的IT销售业务。记者注意到,安纳佳、东州科技、柏晁电子都与高鸿股份董事曹秉蛟有着历史渊源。

    ◎东州科技目前的法定代表人为自然人韦光宗。而同名为韦光宗的人士是高鸿股份2016年收购高鸿股份剩余股权时配套定增募资的对象,并因此曾持股上市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高鸿股份如今的两个交易方与韦光宗颇有渊源。

    ◎高鸿股份欲投资入股的国唐汽车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也有曹秉蛟的名字。高鸿股份工作人员证实,国唐汽车的股东曹秉蛟就是公司董事曹秉蛟。但记者注意到,国唐汽车打着高鸿股份控股子公司的旗号四处宣传,高鸿股份则一再强调未入股国唐汽车,这是为何?

    每经记者 范芊芊  黄鑫磊  谢振宇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作为央企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从事数据通信领域产品、业务的上市公司,高鸿股份(000851,SZ)近年来虽然开始拓展车联网生态等新方向,但其业务仍以IT销售为主。

    2021年12月29日,高鸿股份披露称,拟出售孙公司北京大唐高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鸿科技)100%股权。高鸿科技是高鸿股份旗下从事IT销售业务的公司,而这笔交易也引来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1月17日,高鸿股份在回复中表示,2021年根据业务发展规划,公司未来要将非核心的低盈利能力和没有增长潜力的业务进行剥离和优化。公司还称,出售高鸿科技主要系其收入下降和盈利能力低,转让有利于公司优化业务布局。

    以电脑等产品销售为主的IT销售业务或是其优化重点。近年来,IT销售业务一直占据高鸿股份的收入“大头”,每年的营收贡献高达数十亿元,2021年上半年,该业务营收占比超6成,但由于毛利率仅在2%左右,盈利能力低。

    针对高鸿股份的IT销售业务,一些公司的主要客户、供应商引起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注意。记者发现,一些客户、供应商曾是公司董事曹秉蛟亲属、朋友投资的公司;此外,有几家供应商、客户疑似与上市公司前定增股东韦光宗有关。为此,记者近期多方调查采访,就相关问题,高鸿股份方面也进行了回应。

    疑问一:大客户、供应商曾是董事曹秉蛟亲朋投资 目前关系如何?

    从收入结构来看,高鸿股份的业务以IT销售为主。

    2018年~2020年,高鸿股份的IT销售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89亿元、90.18亿元和49.54亿元,分别占比61%、79%和71%。

    2021年半年报显示,高鸿股份IT销售业务主要为IT产品(笔记本、台式机、数码产品)销售和全球一线小家电品牌的产品销售以及整体配套服务业务,公司IT销售业务营收占比仍达到64.98%。

    在公司去年6月披露的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内容中,公司2020年前五大供应商、客户的更多信息以及部分合作内容被披露,它们均围绕公司的IT销售业务。

    图片来源:公司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

    其中的几家公司,引起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注意。南京安纳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纳佳)、南京东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州科技)、南京柏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晁电子)都与高鸿股份董事曹秉蛟有着历史渊源。

    而曹秉蛟与高鸿股份的关系则要追溯到2013年,即要从高鸿股份全资子公司江苏高鸿鼎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鸿鼎恒)的设立说起。当年3月,高鸿股份披露称,公司拟与南京庆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庆亚)、江佳、曹勇等一批自然人共同成立高鸿鼎恒(最初计划名为江苏高鸿庆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营IT销售业务的供应链服务商基础业务模式与多元化增值业务。据高鸿股份所述,南京庆亚彼时的实际控制人为江庆,而她是曹秉蛟的妻子。高鸿股份出资1.75亿元,拟对高鸿鼎恒持股约58.23%。

    2016年,高鸿股份通过向南京庆亚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了高鸿鼎恒剩余41.77%股权,南京庆亚由此成为了高鸿股份2016年的第二大股东。此时,曹秉蛟被披露为南京庆亚实际控制人。2017年,作为高鸿鼎恒高管的曹秉蛟,成为高鸿股份职工董事。

    当时,高鸿鼎恒的客户、供应商中,安纳佳、柏晁电子、东州科技,以及南京驰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飞电子)等公司在列,并被列为高鸿鼎恒的关联方。

    图片来源:记者制图

    根据披露,东州科技、安纳佳股东曹勇是曹秉蛟的侄子,安纳佳另一股东江佳是曹秉蛟的小姨子;柏晁电子彼时的股东王守霞是曹秉蛟的朋友,她也是高鸿鼎恒时任副总经理徐俊的母亲;驰飞电子的股东曹秉南则是曹秉蛟的兄弟。

    2016年收购完成后,高鸿鼎恒成为高鸿股份全资子公司,也成为其IT销售业务的重要支撑。2016年~2020年,高鸿鼎恒营收占高鸿股份IT销售业务的比例分别约为51%、51%、60%、37%、45%。

    2016年后,安纳佳等公司频繁位列上市公司预付款期末余额前五位或应收款期末余额前五位,且交易金额不少。

    2017年、2018年、2021年的半年报中,预付款期末余额前五名中都出现了安纳佳的身影。2020年高鸿股份与安纳佳的交易额高达7.21亿元。2020年年报及2021年半年报中,高鸿股份预付款期末余额前五名中都出现了驰飞电子的身影,其中,2021年6月末时的预付款期末余额为7416.58万元。

    2019年、2020年的半年报中,柏晁电子都出现在预付款期末余额前五名。2020年高鸿股份与柏晁电子的交易额达4.59亿元。东州科技在高鸿股份2019年至今的半年报、年报中都位列应收款期末余额前五名,2020年高鸿股份对其销售3.57亿元。

    图片来源: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截图

    如今,曹秉蛟的亲属、朋友们和这些公司是否仍有交集?记者发现,如今,曹秉蛟亲属的身影仍出现在安纳佳、驰飞电子的股东列表中。

    先看安纳佳,从工商信息来看,江佳于2017年不再为安纳佳法定代表人、大股东。目前,安纳佳法定代表人为蔡军荣。截至2020年年底,江佳、曹勇分别持股24.5%和0.5%。去年9月,安纳佳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蔡军荣是公司目前的主要负责人,曹勇和江佳已经退出公司,“挂着(股东),但完全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工商信息显示,王守霞于2015年10月退出柏晁电子股东、法定代表人行列。

    而曹秉蛟的兄弟曹秉南一直是驰飞电子的股东。目前驰飞电子的法定代表人、大股东为陈捷,曹秉南的持股比例为22.5%。

    记者注意到,陈捷这一名字还出现在江苏庆亚信息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庆亚)和上海柏晁科技有限公司监事行列,两家公司的大股东都是曹秉蛟,而南京庆亚持有江苏庆亚10%股份。

    针对前述疑问,高鸿股份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经核查,上述公司与高鸿股份无关联关系。

    疑问二:3家客户、供应商与原定增股东韦光宗交集颇多 高鸿股份:未知韦光宗是否与客户关联

    东州科技目前的法定代表人为自然人韦光宗。而同名为韦光宗的人士是高鸿股份2016年收购高鸿股份剩余股权时配套定增募资的对象,并因此曾持股上市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高鸿股份如今的两个交易方与韦光宗颇有渊源。

    前文提到东州科技的股东曹勇是曹秉蛟的侄子。曹勇于2017年3月不再是东州科技法定代表人,但仍是股东,目前持股比例约为0.7%。但工商信息显示,他一直是东州科技分公司负责人。此后,东州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几经变更,去年9月变为韦光宗。

    韦光宗曾是高鸿股份的再融资认购对象,且当初再融资是为收购高鸿鼎恒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当时韦光宗出资3000万元,认购了258.62万股,认购比例达19.33%。

    巧合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韦光宗曾是高鸿股份2020年预付款项期末余额第一名江苏农耕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农耕)和前五大客户之一南京贺坤物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贺坤)的董事长。

    南京贺坤为高鸿股份2020年第一大客户,公司对其销售额达20.15亿元,占当期前五大客户销售总额的近50%。南京贺坤还是公司2020年第一大应收款方,期末余额为15.34亿元。江苏农耕为高鸿股份2020年预付款期末余额第一位,金额为4700.16万元。

    南京贺坤、江苏农耕历史股东中出现了沈红梅和韦光宗。曾有报道称,沈红梅是韦光宗的妻子。沈红梅和韦光宗二者还曾分别担任南京贺坤和江苏农耕的法定代表人,于2014年相继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公司都曾在金堂设立了分公司。南京贺坤、江苏农耕的金堂分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29日,东州科技金堂分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19日。

    据高鸿股份披露,公司与东州科技合作已有10年,南京贺坤合作6年时间。而江苏农耕则是在2020年首次出现在公司公告中。三家公司为何同样在四川设立子公司?它们目前跟韦光宗是否仍有关系?

    自成立之初起,东州科技金堂分公司负责人名字便是韦光宗。从东州科技工商信息来看,曹勇退出法定代表人后,此后公司共变更过三个法定代表人,分别为何雪愆、韦光彬和韦光宗。从持股情况看,持股比例最高的一直是何雪愆。去年9月,记者联系上了韦光彬,他承认自己和韦光宗是兄弟关系。

    启信宝等第三方软件显示,于2019年5月开庭的一则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韦光宗、沈红梅与东台苏中大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台苏中)、东州科技共同列为被告方。

    值得注意的是,韦光宗此时还未成为东州科技的法定代表人。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此外,东州科技与南京贺坤、江苏农耕存在多个联系方式及人员的重合。东州科技2018年、2019年年报登记电话与南京贺坤相同,2019年年报登记电话与江苏农耕金堂分公司2018年年报登记电话相同,通过社交媒体搜索,这一手机号的所属人为蒲伟,他也曾出现在南京贺坤股东、法定代表人行列。目前蒲伟的名字还出现在南京贺坤金堂分公司和江苏农耕金堂分公司负责人一栏,以及江苏农耕的监事行列。

    再看南京贺坤,蒲伟曾为南京贺坤法定代表人,这一时间刚好是在沈红梅退出后,他也于2014年成为南京贺坤的股东。2017年9月,南京贺坤法定代表人及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刘利,2019年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鲁要桃,但社交软件搜索显示,其2020年年报登记电话对应的微信名为韦光宗。

    再看江苏农耕,2014年韦光宗不再是其法定代表人后,丁爱平成为公司截至2020年年底的法定代表人、大股东。丁爱平这一名字还出现在东台苏中董事长一列,鲁要桃则出现在东台苏中法定代表人一列。记者发现,裁判文书网一份2021年1月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当时东台苏中真正的实际控制人、隐名股东是韦光宗。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另外,记者注意到,一份民间借贷纠纷开庭公告(开庭时间为2021年11月24日)显示,韦光宗与东台苏中、江苏农耕共同列为被告。截至去年11月,韦光宗似乎仍与江苏农耕存在联系。

    而近几年,江苏农耕的工商登记电话都与韦光宗所控制的企业相同。江苏农耕2020年年报登记电话和东台苏中万佳连锁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中万佳)、东台苏中相同,苏中万佳由东台苏中持股64%。江苏农耕2019年年报登记电话则与韦光宗当法定代表人的几家公司相同。

    图片来源:记者制图

    去年9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上了韦光宗,他表示,高鸿股份的股票已经全部卖掉。此外,他否认自己是江苏农耕的负责人,称已经完全退出。对于其与东州科技的关系,他也予以否认。

    尔后,一名自称是南京贺坤总经理的邵姓男子联系了记者,称韦光宗让其来询问情况。同时,他还透露了去年9月东州科技法定代表人变更原因。“我那边在四川有贷款,(韦光彬)签字(存在)问题,有一些毛病,所以就把(他)变更掉了。

    以下是记者(以下简称NBD)与其当时的部分对话:

    NBD:贺坤和东州都是韦光宗控制的吗?

    邵:贺坤和他没关系,东州和他有关系。

    NBD:为什么南京贺坤工商登记电话是韦光宗的?

    邵:我们这个公司本来是2015年买下来的,买下来以后当时留下他的电话。

    NBD:你们现在和高鸿股份还有贸易往来吗?

    邵:贺坤和它有贸易往来。买它电脑。

    NBD:东州科技和高鸿股份还有贸易往来吗?

    邵:去年(指2020年,记者注)几乎跟它没什么往来。几乎都停下来,没跟它做了。

    NBD:江苏农耕和你们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邵:(江苏)农耕是我们合作伙伴,我们跟它做化工这些生意,跟它有往来,我们也介绍一些它能接的单子,它在做生意的时候也能接到电脑这块,它有兴趣我们再帮它介绍。

    NBD:江苏农耕和高鸿股份有什么贸易往来?

    邵:都是前两年,近两年也没做了。

    NBD:但去年江苏农耕是高鸿股份的第一大预付款方?

    邵:去年做了几千万。

    从邵姓男子和韦光宗的回答来看,上述提到的韦光宗都为同一人。同时该男子对南京贺坤、江苏农耕、东州科技三家公司都较为了解,但部分回答与高鸿股份披露内容存在出入。上述三家公司究竟受谁控制?

    查阅高鸿股份年报,南京贺坤、东州科技、江苏农耕是分开列示,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怀涛认为,“如果属于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客户或供应商视为同一客户或供应商,应合并列示,受同一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实际控制的除外。”

    对于韦光宗是否与上述三家公司存在关联,高鸿股份回应称,经公司通过工商查询软件对上述公司的工商信息核查,公司未知韦光宗是否与公司大客户有关联。

    疑问三:客户、供应商注册地难寻踪迹 高鸿股份:存在客户供应商不在注册地办公情形

    就上述提到的高鸿股份部分大客户与供应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了多方实地调查与采访,但未能找到公司办公场所。

    去年9月,记者来到安纳佳的最新注册地址,但安纳佳并未在该地址办公。安纳佳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注册地址是由街道提供,实际办公地不在此处。

    2021年9月23日,安纳佳的新注册地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柏晁电子的注册地址也无法寻到该公司。柏晁电子的最新注册地址位于小区居民楼内,记者敲门后无人应答。附近一位邻居表示,没听说该地址有开公司,也没见有人来此上班。

    2021年9月23日,柏晁电子的新注册地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去年9月下旬,记者来到了南京贺坤最新注册地址,发现该地曾是秦淮区红花街道景和园社区的人社社保就业服务窗口,目前该栋大楼已无人办公。在马路对面的街道服务窗口,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新办公楼内无南京贺坤这家公司。

    2021年9月23日,南京贺坤最新注册地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而对于东州科技的最新注册地,当地人称该地址并不存在。

    去年7月底,记者来到南京贺坤、江苏农耕、东州科技三家公司金堂分公司的注册地。其中南京贺坤金堂分公司的注册地未能被找到,而其附近是饭店和洗车店。

    江苏农耕金堂分公司的注册地为一片毛坯,只有水泥柱,完全没有任何办公室的痕迹。

    2021年7月27日,江苏农耕金堂分公司的注册地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芊芊 摄

    东州科技金堂分公司的注册地位于一家酒店旁边,是一栋写字楼,记者来到22层,也未找到公司。

    针对南京贺坤等三家公司金堂分公司注册地无人办公的情况,前述邵姓总经理表示,“当初为了贷款,在四川金堂注册了分公司,并不是办公点”。

    对于记者走访了解的情况,高鸿股份回应称,经公司与前五大客户、供应商核实具体办公地址,客户和供应商存在未在注册地址办公、在其他地址办公情形。不存在查无此企业情况。

    疑问四:国唐汽车为何称属高鸿旗下? 高鸿股份:尚未投资,可能他们宣传有问题

    此外,记者还发现,高鸿股份欲投资入股的国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唐汽车)的股东名单中,也有曹秉蛟的名字。高鸿股份工作人员证实,国唐汽车的股东曹秉蛟就是公司董事曹秉蛟。

    2021年10月8日,国唐汽车大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芊芊 摄

    启信宝显示,2019年1月,曹秉蛟入股国唐汽车,目前持股比例为7.9428%。

    国唐汽车为高鸿股份的大客户,同时是公司的一大供应商。高鸿股份近年谋求投资国唐汽车。

    2018年11月,建湖县人民政府官网的新闻曾称,高鸿股份与登达集团、悦达集团、华海集团等达成战略合作,对国唐汽车的前身登达汽车进行战略重组。

    曹秉蛟不久后便入股国唐汽车。

    高鸿股份2020年年初公告称,为推进公司智能网联车业务发展,公司拟筹划投资国唐汽车。

    去年6月,高鸿股份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对于国唐汽车的最终投资方案尚未确定。去年7月,高鸿股份也曾对外表示,公司尚未投资国唐公司。

    但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国唐汽车官网显示,其是高鸿股份控股的子公司。

    图片来源:国唐汽车官网截图

    记者曾拨打国唐汽车的服务热线,以应聘者的身份咨询两家公司的关系,国唐汽车工作人员也称属于高鸿股份。

    2021年10月8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走访了国唐汽车。国唐汽车现场多名工作人员称,公司属于高鸿股份。现场一位工作人员称,国唐汽车的前身是登达汽车,是专门设立做新能源公交车的,“高鸿进来好几年了”。

    国唐汽车官方网站、记者采访的工作人员等方均表示,国唐汽车是高鸿股份旗下的。

    对此,高鸿股份在2020年年报中称,国唐汽车是公司董监高拥有重大影响的公司,因此将其列为其他关联方。

    目前,国唐汽车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张新中,他是高鸿股份的副总经理。一则地方政府的新闻报道中也提到,高鸿股份供应链管理部主任康雨辰兼任国唐汽车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在高鸿股份2017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人员名单中,康雨辰也在列。

    国唐汽车打着高鸿股份控股子公司的旗号四处宣传,而高鸿股份则一再强调未入股国唐汽车,从工商信息来看,国唐汽车股东中也没有高鸿股份的身影。这是为何?

    对此,高鸿股份工作人员于去年12月表示:“我们准备投资之前发过交易进展,但还没有提到公司的董事会和股东会的决策流程上。”

    “可能是他们宣传的问题,我们这边确实没有投资,也没有决策,所以也就没有披露后续进展。”该高鸿股份工作人员透露。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553887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