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宋高广:生物医药早期项目估值虚高,非理性繁荣之下或出现企业阵亡潮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03 22:57

    ◎对于竞争的加剧,宋高广表示,北极光仍然坚持着以往的策略——坚守早期、深耕硬科技。在他负责的生物医药领域同样是“投早、投高、投差异”。具体而言,首先是前瞻性地预判技术,在大浪到来之前看准赛道;其次,在高门槛的生物医药赛道之上,寻找技术壁垒高、产业化前景好的项目;再者,布局创新、差异化竞争力强,而非“me too”型企业。

    每经记者 唐如钰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如果说2020年的医疗赛道是PE/VC集体往前冲的一年,那即将过去的2021年则可用“疯狂”来形容——资本排队入场的早期项目、持续攀高的估值、不断压缩的尽调周期,可以说今年的医疗是最不差钱的赛道之一。

    作为大医疗的子赛道,生物医药领域同样备受关注,近年来行业创投活跃度持续升温,创新企业、先进技术产品不断涌现。

    日前,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宋高广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分享他了对2021年生物医药行业的观察与思考。这位深耕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人对于中国的医药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曾投资泽璟制药、信念医药、怡道生物、纽福斯、麦科奥特、NGGT、Teon等企业。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宋高广(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宋高广看来,生物医药的本质是治病救人,因此投资人在布局时应首先考虑技术的安全性和研发团队产业化落地能力。对于去年以来这一赛道的“疯狂”,他表示资本的大举涌入无疑是把“双刃剑”——一方面为创业、创新提供了空间,同时也加速着生物医药产业化进程;另一方面,则是资本相争下行业的非理性繁荣,或埋下药企阵亡潮的隐患。

    早期轮次估值翻三倍,最“不差钱”的2021年

    清科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生物技术及医疗健康领域备受资本追捧——行业投资规模超1800亿元、融资案例1915起,比半导体电子设备领域多出500余起,交易活跃度位于所有行业第二位。超高的活跃度彰显了赛道的繁荣,同时也意味着资本与创业者“扎堆”、相争。

    宋高广表示,宏观政策的引导和疫情因素的叠加让生物医疗赛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同时,互联网TMT基金转型、社保基金等资金的入场也进一步加剧了赛道的繁荣和泡沫,“四面八方的资金都涌入生物医疗,今年一级市场的钱非常多” 。

    在他看来,大量资本的进入无疑将加快生物技术产业化的进程,进一步为创新创造条件,未来会有更多的中国Bio-Tech公司成长起来并参与到国际竞争之中,医药工业的格局也会因此被改变。

    记者注意到,除了“扎堆”医疗外,2021年更多的投资机构开始将“投早、投小”作为布局策略。宋高广介绍称,项目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医疗股破发潮等因素倒逼机构集中向早期轮次靠拢,于是今年一级市场PE机构VC化、VC机构天使化的趋势愈发明显。如此一来,赛道估值也不断攀高,2021年天使轮、A轮估值等同于以往B轮的估值,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赛道早期轮次平均估值翻了3~4倍,而业务进展却并未呈现相同的变化趋势。

    “2020年前热门项目的第二轮估值一般在3亿~5亿人民币,但今年拿到钱的项目基本上第二轮估值都在2亿美元左右,高的甚至能超5亿美元。虽然说允许存在一定的泡沫,但估值的疯狂很可能导致未来两到三年里生物医药企业的批量阵亡”,他说道。

    北极光:投早、投高、投差异

    资本“扎堆”进一步让赛道从2020年的排队投资变成2021年的“抢项目”。

    对于竞争的加剧,宋高广表示,北极光仍然坚持着以往的策略——坚守早期、深耕硬科技。在他负责的生物医药领域同样是“投早、投高、投差异”。具体而言,首先是前瞻性地预判技术,在大浪到来之前看准赛道;其次,在高门槛的生物医药赛道之上,寻找技术壁垒高、产业化前景好的项目;再者,布局创新、差异化竞争力强,而非“me too”型企业。

    此外,他强调称“投后赋能”是北极光的竞争壁垒之一:“我们是‘重投后’的机构,会为早期项目做很多工作,比如帮企业搭建团队、产品线建立、建立上下游产业资源、对接地方政府政府资源、财务法务咨询等等,这样的深度孵化也使团队和企业一起成长”。

    谈及具体投资偏好时,宋高广表示,生物医药的本质是治病救人,因此北极光更看重团队的产业化落地能力和安全性已得到初步验证的先进技术,“我们在生物医药领域是全赛道布局,选择有产业化前景和商业逻辑成立的先进技术。比如我们几年前投的基因治疗治疗领域,今年已经看到有产品获批上市,近两年布局较多的基因治疗、新型疫苗、RNAi这些都是具备较好成长性和产业化前景的领域,但像成长或者验证周期超过十年的技术我们不会去碰”。

    “快鱼吃慢鱼”的药企竞争

    大量资本的涌入虽然加快了行业的发展,造就了生物医药领域创新的活跃,创新企业和产品不断涌现,但宋高广也指出,中国生物技术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当下的许多创新皆为“跟随式”,“真创新”在政策扶持、研发、商业化转换等多个环节都亟待加强。具体而言,一方面,政策的顶层设计应加大对新兴技术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为“真创新”提供保障,让市场为先进技术买单;另一方面,则是企业和高校都要避免做“me too”型产品以及“为了创新而创新”,应瞄准前沿生物技术发力,尽早建立自身产品的技术竞争壁垒。

    与此同时,他表示,未来几年将是生物医药企业高度竞争的阶段,创新型企业一定要看清行业趋势,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提升运营效率才能不被淘汰,“未来竞争一定是加速的,是‘快鱼’吃掉‘慢鱼’的时期,所以企业一定要大幅度提高研发效率、加快产品落地”。

    长按识别二维码,前往“场景汇”APP

    免责声明:每经路演·场景汇旨在为创业者与投资人搭建互动交流、精准对接平台,我们将定期深度报道优秀创业公司和创业项目,所选用的素材均来自于公开资料和采访,请各位投资人谨慎判断、预防风险。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