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光伏电站”项目年化收益接近300% 运营方去年还是一家服装批发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4 22:54

    每经记者 潘婷    每经编辑 廖丹    

    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成了近年来的投资热点,不少投资者对此趋之若鹜。在此背景下,有APP宣称通过手机就可以投资光伏电站项目赚钱,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参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样的APP为数不少,有的已经彻底无法打开。

    科e电便是这样一款宣称可以投资光伏电站的APP。他们打着投资光伏电站的旗号,宣称“保本保息”,并由中国平安保障财产安全,项目最高年化收益率近300%。而在科e电之外,有投资者反映,鑫e电等其他“e电家族”的APP与科e电存在颇多相似之处。记者注意到,目前鑫e电APP已无法打开,已有投资者成立“鑫e电投资受害者交流群”,群成员超300人,而从群名前缀数字“3”推测,鑫e电投资受害者交流群也许不只一个。

    分级返利 这类APP真能投资光伏电站?

    值得注意的是,科e电APP目前在很多手机品牌的应用商店里已经无法找到,记者是通过相关投资人分享的二维码才成功下载安装。该APP首页滚动显示着“国网合作值得信赖,国家电网统一发放电费”“新人注册会员立赠30元现金红包”“一次邀请,终身受益,一级返佣2%,二级返佣1%”“中国平安保险(香港)有限公司保障电站财产安全,降低损失”等字样。

    此外,在屏幕底部导航栏还有“电站”“焦点”“个人中心”“在线客服”等按钮。在“电站”选项里,记者找到了不少光伏电站项目,其中在售的不到10个,更多的项目则显示为“售罄”。从10月末记者体验来看,该APP当时显示有“宁夏宝丰200MWp光伏项目”“宁波慈溪60MW渔光互补光伏电站”“广西玉柴80MW农光互补光伏电站”等可投资的光伏发电项目。电站还有2个新手体验项目,每人限购一次,组件价格分别是30元/件和300元/件,其余6个项目的认购单价均超过1000元,比如“宁夏宝丰200MWp光伏项目”的价格为1300元/件,“宁波慈溪60MW渔光互补光伏电站”的价格为3700元/件,最贵的“四川凉山100MW光伏农业电站”的价格达到了23800元/件。

    记者用新用户注册赠送的30元投资了一个新手项目,APP里的账户余额显示一天后产生收益,但因为没有添加银行卡,这笔钱还无法取出。

    APP里的所有项目都标有固定投资周期和固定收益金额。以“宁波慈溪60MW渔光互补光伏电站”为例,项目详情显示,最低起购3700元(限买100份),每日收益21.46元,项目组件总数11584件,结算方式为到期还本还息,且节假日照常收益,项目的投资周期为14天。可购金额这一项显示“电站组件未售罄,所有用户均可自由购买”。

    如果按起购价格计算,一个投资周期产生的收益为21.46元/天×14天=300.44元,对应的年化收益率为(21.46元/3700元)×(365日/1日)×100%=211.7%。

    “广西玉柴80MW农光互补光伏电站”项目也显示,最低起购6700元(限买100份),每日收益43.55元,项目组件总数4291件,每日结算且假日照常收益,投资周期为18天。如果按起购价格计算,投资周期内收益为43.55元/天×18天=783.90元,对应的年化收益率为(43.55元/6700元)×(365日/1日)×100%=237.25%。

    每个项目的投资期限、组件价格和年化收益率各有不同。总体来看,期限越长,相应的组件价格和年化收益率就会越高。期限最长的“四川凉山100MW光伏农业电站”投资周期是40天,组件价格是23800元/件,每日分红195.16元,年化收益率高达299.30%。

    从记者连续多天的观察来看,该APP展示的光伏电站项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项目下方均显示有销售进度,当某项目的所有组件售罄后,就会被贴上“已售罄”标签。个人投资之外,该APP在其“焦点”栏目还给出了如何邀请好友的“教程”,并表示“邀请您的好友参与电站认购,可享受多级返利优惠,一级返利2%,二级返利1%”。

    该教程显示:邀请好友注册时,填写您的手机号码作为推荐人,或点击会员中心-邀请好友发送您的专属二维码给您的好友,注册成功参与认购您即可获得对应奖励。教程还给出了活动案例:张三邀请李四注册,李四单笔认购电站5万元,张三可获得888元邀请奖励,李四可获得188元现金红包奖励。

    100%保障 平安:从未提供过任何此类担保

    除了近300%的年化收益率,更令人意外的是,记者在APP里发现,几乎所有项目下方均注明有“保本保息”字样。而在项目详情页面的“安全保障”一栏,还注明了“中国平安保险(香港)有限公司对平台上的每笔交易提供100%保障,平台设立风险备用金,对押金以及电费收益进行全额垫付”。

    不过,记者就此联系了平安产险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平安产险从未提供过任何此类担保,在香港也没有开展此类业务。

    而对于APP里的“保本保息”标识,某不具名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理财产品均不得承诺保本保息。至于APP里面出现的‘保本保息’字样是违规宣传、虚假广告,还是其他什么,要看实际情况。”

    据悉,2018年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其核心是打破刚兑、破除多层嵌套与禁止资金池模式,清理理财乱象,降低分级杠杆,让资管业务回归主动管理本源。资管新规明确,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

    除了“保本保息”,多款项目在名称、图片等信息上也存在蹊跷之处。

    例如,记者发现,科e电APP上“宁夏宝丰200MWp光伏项目”“甘肃银川50MW农业互补光伏电站”所配照片,在国务院国资委旗下《能源》杂志2018年1月刊发的文章中均能找到对应图片,但不同的是,《能源》杂志对这两张图片的说明与科e电APP不尽相同,分别是“宁夏同心200MW地面光伏电站项目”和“宁夏银川700MW农光互补项目”。

    此外,众所周知,银川市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甘肃银川50MW农业互补光伏电站”项目名称中的“甘肃银川”也让人直呼“看不懂”。

    而当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科e电客服,以实地考察的名义询问“宁波慈溪60MW渔光互补光伏电站”的具体地址时,对方以客户自行考察存在人身安全风险为由,拒绝提供地址信息。“如果要实地考察的话,您需要先来我们公司,会有工作人员陪同您一起到现场去。”客服人员这样说。

    纵览科e电APP中的投资项目,投资期限均不超过40天。在如此短暂的投资区间内,投资者不仅可以享受电费收益,还能到期回本。如此“快赚不赔”的买卖,背后收益来自哪里?

    就此,记者联系科e电的客服人员询问,对方称光伏发电站建设速度非常快,可以短时间内实现资金回笼,而收益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将电能卖给国家的电费收入;二是国家对光伏发电项目的补贴资金。

    短期实现资金回笼究竟是不是天方夜谭?某行业组织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光伏组件成本不会低于每瓦2元,按此单价,一个60MW的光伏电站,仅组件成本就至少需要1.2亿元。记者询问这样一个光伏电站能否在1年之内收回成本,他明确表示不可能实现。他以德国“10万屋顶计划”为例说道:“这个计划投资的光伏电站使用周期是25年,其中有12.5年用于收回成本,剩余的12.5年才能真正产生收益。”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也向记者表示,光伏电站的建设发电时间大概需要2~3年,主要是前期土地利用等准备工作的时间不好估计,至于多长时间能收回成本,行业内普遍估算是在10年左右,快一点也要6~7年。“实际上,新能源项目受政策因素影响比较大,不稳定因素较多,能否回本以及多长时间回本,因各地方、各项目等实际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他向记者补充道。

    至于国家补贴这一资金收益来源,林伯强教授说:“以前国家对光伏发电项目有补贴,但现在中央财政补贴基本取消了,部分地方政府可能还存在光伏发电补贴。”

    记者了解到,国家发改委于今年6月11日印发《关于2021年新能源上网电价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对新备案集中式光伏电站、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项目和新核准陆上风电项目,中央财政不再补贴,实行平价上网。2021年新建项目上网电价,按当地燃煤发电基准价执行;新建项目可自愿通过参与市场化交易形成上网电价,以更好体现光伏发电、风电的绿色电力价值。

    该通知自2021年8月1日起执行。业内称这是风电、光伏发电正式步入无补贴时代后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项政策。

    背后公司 去年还在做服装批发

    APP界面显示,科e电背后的公司是温州瑞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隆新能源),是一家光伏电站实业投资公司。“科e电经形成财富资产管理、全球开放产品平台、互联网金融的多业务主线,为超过20万名高净值客户,管理规模人民币超过200亿元。”APP的公司简介里这样写道。

    更有意思的是,瑞隆新能源前身是一家服装批发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瑞隆新能源于2018年5月10日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李国权,而李国权持有该公司100%股份。2020年12月22日,该公司发生名称变更,变更前为“温州纪瀚服饰有限公司”,同一天,瑞隆新能源还发生经营范围变更,由此前的“服装、鞋、箱包、化妆品销售”变更为新兴能源技术研发、金属材料制造等,其行业代码也由此前的“5132:服装批发”变更为“7590:其他科技推广服务业”。

    在科e电APP里可以看到,瑞隆新能源具备金融许可证、电力业务许可证(发电类)、区块链功能测试证书、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等运营资质。

    从照片上看,金融许可证的发证机构是“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温州银保监分局”,发证时间是2021年1月6日。但记者在中国银保监会的金融许可信息查询页面,未查询到相关信息。

    此外,记者在国家能源局资质和信用信息系统上,也未查询到瑞隆新能源的电力业务许可证信息。另在电信业务市场综合管理信息系统输入瑞隆新能源的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编号,检索结果却是另一家公司。

    律师:疑似庞氏骗局涉嫌集资诈骗

    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科e电为投资者提供年化收益率超200%的理财产品?

    “如果是‘拆东墙补西墙’,那么该APP就具备了庞氏骗局的特征。”京师律师事务所证券和投资基金部主任刘盼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庞氏骗局的主要特征有两个,一是高额利息,根据新法规,利率高于4倍LPR都可以被定义为高额利息;二是“拆东墙补西墙”,利润来源的底层项目不存在,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从而吸引更多新人投资。

    从对现有项目的统计来看,科e电APP所列的光伏电站年化收益率普遍超200%,部分甚至接近300%,而目前央行公布的一年期LPR利率为3.85%,4倍LPR也不过15.4%。

    “目前我国的法律条文并没有直接对‘庞氏骗局’进行定义,相关罪名分散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传销罪等里面。”刘盼盼告诉记者。

    国内某知名律师事务所的薛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APP的一些行为在客观上涉嫌非法集资。”他进一步对记者解释,根据最新颁布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非法集资需要同时具备三个基本特征:一是非法性,即没有经过国务院金融监管部门批准,或违反国家金融监管相关规定;二是利诱性,比如利用高投资高回报进行利润诱惑;三是社会性,指的是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吸收资金。

    记者在相关部门官网上未查询到科e电APP所展示的相关资质,且根据该APP投资与收益计算出来的收益率远超4倍LPR。此外,在操作上,用户只要下载APP进行实名认证后即可投资其中的任何项目,操作过程中无任何投资风险提示,也没有对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做任何调查和评定。

    薛律师表示,以上基本符合非法性、利诱性和社会性三个特征。根据《条例》第二条“未经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金融管理规定,以许诺还本付息或者给予其他投资回报等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可以基本认定为非法集资。

    上海正荣律师事务所宋开诚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非法集资行为可能涉嫌两个罪名,一个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个是集资诈骗。两者的区别是,集资诈骗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非法占有的方式包括借新债还旧债,也就是说,如果名义上的投资项目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导致大量新吸收的集资款用来归还已经到期的投资本金和利息,那么很大可能是集资诈骗行为。另外,假设投资项目是真实存在的,但公司没有合法资质,则可能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至于是否构成传销类犯罪,宋开诚律师告诉记者:“根据目前所能看到的表面信息,还无法断定该APP是否涉嫌传销,假设该APP是以传销为手段最终进行集资诈骗,还是要按后者来认定,因为这属于刑法上的想象竞合犯,一个行为触犯两个罪名,按照处罚较重的罪名来认定,集资诈骗罪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薛律师也表示,从表面上看,该APP的行为还没有涉及三级及以上的层级奖励,内部的运营架构也还不清楚,所以依据我国目前的法律,还无法断定它是否涉嫌传销。

    上海久远律师事务所主任赵陆一律师也表示:“我接触过很多类似的案件,一般都按集资诈骗定罪。”至于该案例是否涉嫌传销,他认为还有待进一步核查。

    记者还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武长海教授,他向记者表示,对于层级的形式界定已经不能完全概括互联网时代的传销活动,“微传销”的识别要从本质上看,判断其商业模式能否创造真正的商业利润。“如果商业模式不能产生任何价值或利润,完全是瓜分新进投资者的资金,就很可能是传销。”他告诉记者。

    (实习生 宋钦章 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