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用5G成为可能 高净值人群将是航空互联网商业化关键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0-14 19:35

    ◎“目前看来,如果5G这张ATG的网络能够建成的话,还是能够比较好地满足我们机上上网的需要……我们希望(通过)地空通信的优势,其实也是中国通信业的优势,实现高带宽(和)更高的性价比。”中国移动交通BU总经理严茂胜表示。

    ◎“航空互联时代,航空公司最大的任务就是要跨界,在不同的领域里面能找到数据化时代相互打通的一个临门点。仅仅把地面互联网的一些做法搬上来,我相信航空公司机舱里面的商业价值就会有巨大的损耗。”中航传媒副总经理何志刚分析称。

    每经记者 岳琦    每经实习记者 杨煜    每经编辑 魏官红    

    “航空客舱是整个航空互联网的入口,是最后一块未能连接互联网的‘处女地’。”近日,飞享互联航空科技(海南)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伯恒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说道。

    从机载WI-FI到空地互联,近两年,航空互联网已成为民航业发展的一大趋势。于乘客而言,互联网时代公众的上网需求越来越迫切;于航司而言,提高业务信息化水平,从而提高运营效率也是必走之路。

    不过,带宽问题一直是我国航空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一大瓶颈,不仅直接影响乘客在空中的网络使用需求和使用体验,也与民航智慧化转型紧密相关。因此,在我国5G通信技术优势的基础上,如何推动5G等新一代宽带通信技术在民航领域生根发芽,成为航空互联网起势的关键。

    一个利好消息是,国家无线电办公室已经出台了关于地空移动通信(ATG)业务的规范政策,加强这一模糊地带的管理。据中国移动交通BU总经理严茂胜透露,中国移动基于5G网络的ATG实验实测速率能达到200Mbps,并且ATG业务正在走审批流程。

    而当技术迈过政策门槛,如何发挥航空客舱的巨大商业价值便是下一个问题。在中航传媒副总经理何志刚看来,空中互联不能仅仅把地面互联网的一些做法搬到空中,还要携手主要行业形成商业联盟,充分发挥高净值人群的商业圈价值。

    图片来源:摄图网

    5G地空通信技术已经完全成熟

    高空上网早已不是新鲜事,实际上,国内多家航司已经在客舱实现了航空WI-FI。不过,目前的航空WI-FI多为机内局域网,即乘客可以通过飞机上的机载服务器消费各类内容。在刘伯恒看来,这只是发展数字客舱的第一阶段,空地互联才是数字客舱的第二阶段。“机载WI-FI主要解决乘客的问题、后舱的问题,而空地互联要解决的是前舱和后舱融合的问题。”

    何志刚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空地互联技术将会使航空公司的客舱数据化、运营成本以及安全管理有一个质的飞跃,航空公司方面的成本和精细化管理所带来的效益会大大提升。

    据严茂胜介绍,实现机上互联有两种方案,一种是依靠通信卫星的卫星方案,另一种是依靠4G、5G等地面基站的地空通信方案(Air to Ground,简称ATG方案)。在国内航线上,相较于卫星方案,ATG方案在通信链路的性能和成本上有更为突出的优势。尤其我国国土面积较大、国内航线较长,且具备地面网络建设条件,ATG方案由此具备了发展条件。

    民航局专家库专家谢鹰表示,从技术层面来说,我国5G ATG已经完全成熟。据中国移动官网,2020年10月,在中国移动联合中国商飞的基于5G网络的ATG实验中,实测空中接入速率超过230Mbps。

    “目前看来,如果5G这张ATG的网络能够建成的话,还是能够比较好地满足我们机上上网的需要。卫星方案应该说也有其限制,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地空通信的优势,其实也是中国通信业的优势,实现高带宽(和)更高的性价比。”严茂胜表示。

    政策端尚未完全突破

    不过,优势更大的ATG方案尚未在国内形成规模,而国内空地互联最早用的基本是卫星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摄图网

    政策端尚未完全突破是影响ATG发展的原因之一。

    谢鹰分析称,“在国内,公众通信还有很多政策门槛的限制。例如,国外除了航空WI-FI上网,还有手机上网,可以直接用蜂窝的方式接入网络。而这些在国内,目前还没有完整地实现政策上的突破。如果这些政策突破在一两年内有迅速改变,我相信这个行业的爆发非常可期。”

    9月初,国家无线电办公室印发《关于加强地空移动通信(ATG)业务无线电管理有关事宜的通知》,表示未经国家无线电管理机构许可,不得擅自使用相关无线电频率开展ATG业务。“行业内做的地空通信ATG还都是一些试点和实验飞行,正式的商业化资质现在工信部还没有批准。”据严茂胜透露,中国移动正在走审批流程。

    “我们认为这种规范也是一个利好。以前这块是模糊地带,用地面通信频段做空中互联接入是否合格,以前只能说没人说不行。现在国家有规章了,有合适的审批流程,有审批的规定,我们大家就能去申请许可。”严茂胜表示。

    跨界打通客舱商业化阻碍

    当技术迈过商业化门槛,如何发挥航空客舱的巨大商业价值便是下一个问题。

    作为一门生意,航空互联网产业的特别之处在于突出的跨界属性,需要航司、互联网、通信等多方主体共同参与。例如中国东航携手中国电信成立的空地互联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空地互联公司),以及腾讯、海航集团和多尼卡联合成立的飞享互联。

    不过,不同行业的理念与文化存在差异,对航空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也产生了明显影响。刘伯恒坦言,“航空行业,其实是比较传统的。航空公司由于安全属性,接受一些新技术是比较慢的,周期也会比较长。”

    跨界,是痛点,也是机遇。何志刚认为,同地面门户网站的流量相比,客舱的规模量并不可比。航空客舱的商业价值体现在高净值人群中,而发挥这一部分价值需要打通关键领域,形成商业联盟。

    “航空互联时代,航空公司最大的任务就是要跨界,在不同的领域里面能找到数据化时代相互打通的一个临门点。仅仅把地面互联网的一些做法搬上来,我相信航空公司机舱里面的商业价值就会有巨大的损耗。”何志刚说,“我们应该携手几个主要的行业,比如社交方面、财富管理方面、医疗储备方面,在最关键的几个领域打通以后,形成一个商业联盟。”

    此外,空地互联公司总经理张弛补充道,对航空公司而言,网络连接本身是没有商业价值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基于某一个商业形态。他提出了几点思考,“第一,(航空公司)提供网络连接这件事情本身的成本收入关系。第二,从航空公司提供整体产品服务的角度,加上网络(服务),能不能进一步提升客户的价值贡献,或者提升忠诚度,提升旅客偏好。第三,能不能通过提供网络,降低航空公司在其他方面的成本。”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