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密集被罚一边利润大增,首钢这家配套企业环境问题为何“屡教难改”?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0-11 19:19

    ◎事实上,身为重点排污单位的迁安中化,不是没有想过在环保上进行改进。但从不断收到的罚单来看,这种改进却并不彻底。

    ◎虽然环保处罚不断,但依托于钢铁产业的高景气度,迁安中化的效益着实不错。

    每经记者 彭斐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对钢铁重镇唐山来说,即使没有“碳达峰、碳中和”的约束,迫于京津冀区域的环保压力,重拳频出早已是当地治污的一种常态。但在钢铁企业愈加谨慎之时,产业链上却总有一些困难户,成为当地环保处罚的常客。

    《每日经济新闻》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联合发起的A股绿色报告项目监控数据显示,自2021年年初以来,唐山市生态环境局已向迁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迁安中化”)下达处罚决定39次,处罚金额累计近千万元。

    位于小城迁安的这家企业大有来头:开滦股份(600997,SH)、首钢股份(000959,SZ)两家上市公司为其主要股东(持股比例均为49.82%),生产销售冶金焦等煤化工产品的这家企业,还是首钢股份在当地的配套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持股比例上与首钢股份相同,但开滦股份却拥有参与和控制迁安中化财务和经营活动的权力。根据开滦股份披露的信息,2021年上半年,为彻底扭转环保不利局面,迁安中化开展了一系列的污染治理项目。

    不过,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迁安中化一位股东方人士表示,从所处行业来看,迁安中化难免会存在污染,公司也正在进行整治,但在不断投入资金治理后,公司仍不时受到环保处罚,确实让人有点费解。

    屡遭环保处罚,今年罚款已近千万

    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下,减碳已然成为排放大户钢铁产业的头等大事,这也倒逼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做出改变,但作为首钢股份的配套企业,屡接罚单的迁安中化却有些异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相关检索注意到,自2014年以来,迁安中化已经连续8年存在共计81条环境监管记录,这些监管记录多出自唐山市生态环境局、唐山市生态环境局迁安市分局。

    在2020年之前的各个年度中,迁安中化的环境监管记录都是个位数,但自2020年以来,纳入监测的记录开始大幅上升。其中,在2020年监管记录升至14条后,该机构所监测到的与迁安中化2021年度有关的环境监管记录,截至2021年10月11日,已经达到40条。


     图片来源:公众环境研究中心 

    在2021年截至目前的40条环境监管记录中,迁安中化共涉及行政处罚39条,处罚金额累计达到993万元。对于相关处罚信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10月8日以来,多次尝试联系迁安中化、唐山市生态环境局迁安市分局执法大队等处罚书涉及的相关方,但均未获得回应。

    从历史沿袭来看,迁安中化成立于2003年6月30日,由首钢总公司、迁安市重点项目投资公司出资成立。2005年3月24日,首钢总公司和开滦股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首钢总公司将其持有的迁安中化公司51%的股权转让给开滦股份。截至2021年6月30日,迁安中化注册资本为9.924亿元,开滦股份与首钢股份的出资占比均为49.82%,迁安市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迁安市重点项目投资公司”)占0.36%。

    开滦股份在2021年中报中披露,鉴于公司拥有参与和控制其财务和经营活动的权力,并享有可变回报,且经迁安中化公司章程的约定,公司将迁安中化公司纳入合并报表的编制范围。

    对于迁安中化的环保处罚情况,开滦股份方面并未否认。10月9日下午,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电话交流中,开滦股份证券部门一位人士表示:“环保处罚这块还是以公开信息为准,因为有些情况我们也不是特别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开滦股份在2021年半年报中披露,报告期内,迁安中化公司、唐山中润公司以及范各庄矿共支付环保罚款675万元,主要罚款事由包括:无组织排放问题,在线监测数据超标、设备不正常运行,危废与一般固废混合存储,个别点位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开展自行监测等问题。

    开滦股份还称,上述环保处罚事项均采取了积极有效的整改措施,问题及时得到整改,未对公司生产经营中产生重大影响。

    不过,进入2021年下半年以来,唐山市生态环境局对迁安中化的相关处罚仍时有发生,这些处罚的违法类型,绝大多数与气体排放有关。

    最近的一次监管记录,发生在9月17日。唐环罚﹝2021﹞10-456号文件显示,接迁安市指挥中心发来问题线索视频,2021年7月15日分局执法人员对该公司进行调查核实,3号焦炉机侧5号炭化室晾窑时经上升管点火装置点火后荒煤气未能充分燃烧,造成烟粉尘无组织排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唐山市生态环境部门针对迁安中化的处罚文件中,虽然有部分事由发生在6月30日之前,但共有19条监管记录报告时间发生在7月1日以来,涉及处罚金额共计647万元。 

    曾投巨资进行环保整治,屡次被罚令人费解

    虽然最终被开滦股份纳入并表范围,但从产业链分布来看,迁安中化与首钢股份的关系可能更紧密。

    《中国化工报》旗下中化新网信息显示,迁安中化是开滦股份、河北省首钢迁安钢铁有限公司与迁安市政府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合作发展的重点煤化工项目。作为钢铁联合的一部分,配套于首钢股份迁钢公司。

    从区域位置来看,迁安中化位于首钢迁安循环经济产业园内。首钢股份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迁安中化成立的目的主要是给首钢配套、提供材料,迁安中化所处的焦炭行业,肯定会有一定的污染。

    不过,一位首钢迁安循环经济产业园周边的商铺经营者透露,相比于前几年,迁安中化在环保方面确实改进挺大,从外表很少见到直排等情况。

    10月上旬,上述首钢股份人士则透露,“现在我了解的情况是,他们现在正在(环保)整治,不达标肯定不行,这是所有行业未来必然的趋势”。

    事实上,身为重点排污单位的迁安中化,不是没有想过在环保上进行改进。但从不断收到的罚单来看,这种改进却并不彻底。

    煤化工信息网2019年的信息显示:近年来,迁安中化公司频出硬招、实招,实施一系列大手笔改善生态环境的投资举动。比如,2016年起投入近1.5亿元建设了三套焦炉烟气脱硫脱硝系统;计划投资4亿元实施煤场封闭改造筒仓项目的建设,其中一期工程将于近期投用。废气治理行动方面,迁安中化配套建设了装煤除尘、推焦除尘等废气治理设施21套。

    此外,开滦股份在半年报中还提到,2021年上半年,为彻底扭转环保不利局面,迁安中化公司开展了一系列的污染治理项目,比如:人工煤场封闭项目,解决料场无组织扬尘的污染问题;粗苯管式炉取缔改造项目,解决管式炉燃烧废气不达标的问题;对原有在线设施进行升级改造,确保监测数据准确。

    与此同时,根据《唐山市焦化行业超低排放实施方案》(唐气领办[2018]38号文)及《唐山市焦化行业全流程烟气达标治理》(唐环气[2019]3号)文件要求,为减少物料损失和VOCs排放,迁安中化公司委托河北众智环境检测有限公司每季度开展泄露检测与修复(LDAR),共将14773个设备密封点位纳入LDAR项目的检测范围。经检测发现,共68个泄漏点,已全部修复完毕。

    “(环保)不投入的话,生存可能就成问题,这是硬性条件。”不过,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一位不愿具名的相关方人士称,因为没有参与迁安中化管理,对具体情况不能妄加揣测,但既然一直在治理,不时仍有一些环保处罚,确实让人有点费解。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10月8日以来多次尝试联系迁安中化方面,但其工商登记电话均有人接听。而公司其他具体业务部门,对环保事项均不愿作出回应。

    在一位钢铁行业人士看来,本身钢铁行业就是高碳行业,迁安中化所处的焦化行业,更是钢铁产业链上的排放大户,在“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下,环保部门对焦化企业的监管处罚趋严,也将是接下来的一大趋势。 

    上半年效益超去年全年,景气周期掩盖环保顽疾?

    虽然环保处罚不断,但依托于钢铁产业的高景气度,迁安中化的效益着实不错。

    开滦股份在2021年中报披露的信息显示,迁安中化的业务性质为“冶金焦等煤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截至今年6月底,该公司的总资产为40.95亿元,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3.52亿元,上半年净利润为2.91亿元。


     迁安中化财务状况。图片来源:开滦股份2021年半年报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钢铁行业的带动下,迁安中化在2021年上半年的盈利情况,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业绩。数据显示,2020年迁安中化实现营业收入65.68亿元,净利润为2.22亿元。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中,上海钢联一位分析人士认为,钢铁的生产成本中,焦炭正常情况下占比为30%上下,但受煤价上涨的影响,焦炭所占成本目前甚至超过60%,这也让焦化企业的效益普遍上涨。

    对于迁安中化的利润变化,开滦股份并未作出解释,但国内另一家焦化行业上市公司——山西焦化(600740,SH)在半年报中称,在“碳达峰、碳中和”的大背景下,上半年环保、能耗政策频繁出台,整体上焦炭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焦炭价格和利润都处于相对较高水平。

    从资本市场层面看,煤炭、焦炭价格的走势,早已直接传导至二级市场。以开滦股份为例,自2021年年初以来,该公司股价不断震荡上涨,公司股价在9月份的高点,与1月初相比上涨幅度接近100%。

    相比于开滦股份,2021年9月6日~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山西焦化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以上。9月9日,山西焦化在股价异常波动公告中称,市场环境或行业政策没有发生重大调整、内部生产经营秩序正常。近期焦炭产品价格波动较大,未来焦炭产品价格走势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人士看来,相关企业股价的上涨源自焦炭产品的涨势,但作为周期性行业,尤其在“双碳”背景下,却也面临日益严峻的环保压力。

    前述上海钢联分析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9月份以来,焦炭市场整体呈现偏强走势,企业限产与成本支撑共同推动焦炭价格接连向上突破。目前焦炭供应依旧偏紧,前期限产幅度较大的焦企开工出现小幅回升,但环保检查仍在制约焦企生产,后期焦企开工有回升预期,这样供应紧张局面会有所改善。

    在2021年半年报中,开滦股份提到,“十四五”期间,国家将继续加强节能环保和生态建设。公司的煤炭产业和煤化工产业都是环保要求较高的行业,国家新的环保政策的出台,将增加公司的资本性支出和生产成本。

    海通期货黑色系研究员邱怡宏此前介绍,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于明年一季度召开,也就是说在今年下半年粗钢压产工作、采暖季限产,以及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召开期间的空气质量管控下,限产减排将成为常态化,且有连续性,唐山地区乃至河北地区的供应将持续保持收缩态势。

    “在行业的景气周期,几百万的罚款相比于效益可能不算什么,类似(迁安中化)的企业也存才违法成本小的现实情况,不过随着焦化行业周期性产能过剩,以及环保监管的进一步加强,相关企业的效益无疑会受到重创。”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看来,当前随着秋冬季临近,钢铁产业链限产加剧,以及冬奥会的临近,唐山当地将会进一步加大环保监管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环保方面的相关情况,首钢股份内部人士表示,“迁安中化的管理不在我们(这边),我们也不方便多加评论,只能说通过一些持股这种渠道督促他们”。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