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不只承载博纳一家的荣辱!总出品人于冬:走最难的路,用极致制作调动市场信心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30 15:45

    *2021年所剩四分之一,全国电影总票房刚过300亿元,只达到2019年的一半。低迷的空气在产业中徘徊了太久,太需要一部气势恢宏、叫好叫座的大片,将快要丢掉观影习惯的观众拉回电影院了!

    *今天,重量级选手《长津湖》终于来了。作为这部影片的出品人,于冬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毕媛媛    每经实习记者 朱鹏    每经编辑 董兴生    

    12000多个工作人员名字,在片尾字幕中滚动了八分钟,于冬感慨万千。

    年满五十岁,从影近三十年,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拿出了博纳影业乃至中国影史投资最高、筹备期最长、剧组规模最大的一部影片《长津湖》。9月30日,《长津湖》正式和观众见面了。

    此时此刻,《长津湖》所承载的已不是博纳影业一家公司的荣辱。

    2021年所剩四分之一,全国电影总票房刚过300亿元,只达到2019年的一半。低迷的空气在产业中徘徊了太久,太需要一部气势恢宏、叫好叫座的大片,将快要丢掉观影习惯的观众拉回电影院了!

    去年疫情期间,全国电影产业停摆,电影院不知何时重启,作为博纳影业的创始人、董事长,于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电影市场那么难的时候,于冬决定投拍《中国医生》《长津湖》《无名》“中国骄傲三部曲”,扛起“救市大旗”。可刚开机就停机、刚准备上映又改期……今天,重量级选手《长津湖》终于来了。作为这部影片的出品人,于冬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此前的9月25日,《长津湖》在北京举行首映礼 图片来源:博纳影业供图

    用压箱底的班底“做五十年后仍能感动观众的经典”

    《长津湖》再度定档后,很多人觉得今年电影市场的救市之作终于来了。

    做出重启拍摄《长津湖》的决定,对当时的于冬而言,需要很大勇气。这部原本准备在2020年上映的战争史诗大片,因疫情不得不中止拍摄。去年10月,《长津湖》重新开机。为了抢抓工期进度,二度开机的《长津湖》集结了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导演,黄建新任监制,吴京、易烊千玺领衔主演。

    “我们不能再错过了。”于冬说。当时的念头只有一个,一定要完成《长津湖》。“不管未来电影行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既然动了这个题材,就要完成。”为此,博纳把压箱底的班底全部用上了。

    《长津湖》的具体投资数额,于冬只说“应该是史上最大制作”。为什么这么贵?重点花在哪些地方?“剧本长达13万字,光是筹备期就两年多。三位导演率领三大组人马投入拍摄,动用了超大规模的军事装备、超百公里的动作设计、超7万人次的群众演员参演,以及近百家后期特效制作公司的支持……”他列举道。

    《长津湖》剧照 图片来源:博纳影业供图

    直到今年5月,随着春节档的刺激,投资者的触角也被唤醒,此前一直从各个渠道打听《长津湖》消息的观望者们也终于被于冬说服。很快,“国家队”出手,八一制片厂、中影公司和华夏电影等公司先后追投《长津湖》。

    “临别前,女儿问我为什么要去打这场仗。我知道,如果我们不打这场仗,就得他们这一代来打。我们打这场仗,是为了他们能不打仗。”这是《长津湖》中朱亚文与吴京的一段对白。

    朱亚文在《长津湖》中饰演七连指导员梅生 图片来源:博纳影业供图

    这不禁让人想起那篇发表于1951年记录抗美援朝的通讯文章《谁是最可爱的人》: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安安静静坐到办公桌前计划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很惊讶地看我:“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艰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取得的胜利,为后世换来的和平,从前的人们没有忘记,现在和将来的人们也不该忘记。在于冬心中,《长津湖》不仅是拍给今天的年轻人看,还是拍给五十年后的年轻人看的。

    “《上甘岭》《英雄儿女》是对我们成长有着深远影响的抗美援朝电影,今天来看仍是精品。所以我就在想,虽然完全可以不用花那么多钱也能做出个不错的片子,但我偏偏要选最难的路。我们要让今天的年轻观众喜欢,还要让五十年后的年轻观众也喜欢,这是一部能留存下来的经典,当你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创作时,电影的制作格局、制作理念、制作方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长津湖》上映之前,博纳先交出了《中国医生》,这是一部真实展现艰苦卓绝的抗疫斗争的电影。“我们迅速集结起来,拍这样一部电影,让大家看到这么多人奋不顾身地为我们拼过命,让我们珍惜当下、珍惜身边人。”于冬说,当代人的生活压力是很大的,工作的压力、房贷的压力、家庭开支又很大……“但如果这部电影能够给予你一点点心灵的安慰,给予你一点生活的勇气,就够了,就足够了,这就是我们电影工作者的责任。”

    《中国医生》剧照 图片来源:博纳影业供图

    主旋律电影市场已是一片红海,博纳如何再做主旋律?

    《长津湖》《中国医生》和《无名》构成了于冬口中的——主旋律升级之战。随着《中国医生》《长津湖》的上映,由于冬掌舵的博纳影业奏响了“主旋律乐章”第三节——“中国胜利”。在此之前,博纳已经完成了“山河海三部曲”(《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以及“中国骄傲三部曲”(《决胜时刻》《烈火英雄》和《中国机长》)。

    这六部电影带给博纳超过100亿的票房,也成功奠定了博纳在国内主旋律商业电影的龙头位置。而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这篇乐章,于冬谱了近十年。

    2009年底,博纳投资拍摄的以民国为背景,讲述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义士保护孙中山的《十月围城》上映。电影展示了小人物的舍生取义,最终取得了近3亿元的票房,成为当年的票房亚军,还拿下了第二十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

    那是于冬步入主旋律商业大片的一次尝试。2013年,当于冬开拍《智取威虎山》时,彼时电影市场的主流是玄幻、盗墓等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题材。主演张涵予曾回忆道,对这部红色经典题材,大数据公司当时的预测是“不建议拍摄”。

    《智取威虎山》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在那种环境下,于冬仍决定拍一部3D版的《智取威虎山》。影片借鉴了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制作手法,一改过去主旋律电影的节奏、语境和套路。“曾经的主旋律电影永远跟市场之间有一道墙,我们这次把墙豁开了一道口子,一下子让年轻观众对主旋律电影感到耳目一新。这部电影当年取得8.8亿票房,创主旋律电影历史新高。”

    2018年上映的《红海行动》,凭借超36亿的票房逆袭成为春节档冠军,主旋律电影和商业市场之间的那面墙被博纳拆除,主旋律电影也可以叫好又叫座,并且不是昙花一现。从《智取威虎山》到《中国机长》,5年时间,6部影片,超100亿元票房,主旋律商业大片成为博纳的招牌。

    但一劳永逸在电影界是不存在的,赚钱的风向标一旦扬起,就会成为新的红海。2019年,主旋律电影成为市场主旋律,从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到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主旋律电影遍地开花。同质化的竞争愈发激烈和困难,再做主旋律电影,博纳要走新路。“其实博纳是要为行业做一件事——升级,把我们开创的主旋律商业电影大片道路,再往前推一步,实现类型突破、美学突破和视觉突破。”于冬说。

    在于冬看来,《长津湖》将成为中国战争电影的新标杆,其坐标性意义不仅在于将中国电影的工业化规格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更在于中国电影能够从容面对相当于好莱坞A级制作的大制作、大投资。

    行业触底反弹需要头部力作,最大的瓶颈仍是融资难

    去年,于冬决定投拍“中国胜利三部曲”时,摆在眼前的是电影院长期关门、观众严重流失的现实。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大卖50亿看上去像刺激了市场,但后来反复的疫情又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

    2020年的疫情给电影业按下了暂停键,6个月的寒冬,冻得原本雄心壮志的博纳也不得不忧心生存。“去年是电影人最艰难的一年,博纳也不能完全幸免于难。”于冬说,作为一家集投资、发行、院线管理及影院放映业务于一身的电影集团,博纳影院在2020年疫情期间,收入微乎其微。

    导演陈凯歌 图片来源:博纳影业供图

    为了自救,于冬一面加大博纳片库的线上销售力度,一面四处恳求业主、开发商为影院减租降租。“通过这件事我就特别的感慨,除了国家的纾困政策,在危难时刻企业家帮企业家,这也从侧面体现了中国经济的韧性。”

    面对困难,圈地退守是看似更安全的,而迎难而上则需要驾驭风险和机遇。

    于冬说,如此大的投资,要说没有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想尽了方法去处理。“现在不担心了,拍完了,大家都很满意。”

    在于冬看来,电影市场的有效恢复需要双向拉动。市场恢复靠头部内容,头部内容的制作要靠头部公司顶住压力、拿出重磅投资的“硬菜”。“大家都没信心了,都开始把资金往回收,而这个时候博纳就是要逆势而上。启动最大项目,用极致的制作来调动电影市场触底反弹的信心和观影需求的信心。”

    而要说到个人和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于冬说,还是融资难。

    “我其实有很多想法,想拍摄很多题材,但是我们真正遇到的还是资金困难,我们现在光靠自有资金的发展,还不足以满足企业做强做大,我们真正要成为世界级的企业,需要金融体系的支持。单纯用自身票房回收再去运营运转,企业还是做不大,还是没办法跟好莱坞的六大公司竞争。”

    “这些年,影视行业由于各种负面事件,社会各界对这个行业也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现在是这个行业最困难的时候,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鲜有影视行业在A股上市。”于冬表示。

    《红海行动》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年过半百正青春 还想再拍百部电影

    在过去10年电影行业高歌猛进的时候,于冬觉得拍电影没什么难的,直到疫情让他发现电影公司们都开始把生存当作第一要务,才觉得这个行业走到今天太难了。作为博纳的领头人,于冬要带领公司跨越寒冬,要赢。

    投拍“中国胜利三部曲”,于冬要有的不仅是敢想敢做的决断力,还要做好一个当家人。“留得青山,赢得未来。”于冬说,“当老板和当制片人不一样,老板不是花钱,老板要算账,算钱从哪来,得在背后把子弹和银子给团队备好了。”

    “胜利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无名》,讲述的是抗战时期中共地下党员的故事,将由程耳执导。2016年,汇集了葛优、章子怡和浅野忠信等一众实力演员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让这位极具个人风格的导演被更多观众认识。

    于冬透露,《无名》原本在4月就应该开拍,但因为程耳修改了13稿剧本,所以8月份才正式开机,争取年内上映。相较于三部曲中其他两部的导演,程耳过往的作品风格和商业大片之间有一定距离,但于冬很期待。“程耳会有他的风格,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的风格元素转换成商业电影的元素,这也是这次他跟博纳合作中最有价值的尝试。”

    于冬和程耳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不管是题材还是类型,于冬一直不曾停下对电影的尝试,他也的确停不下来,“胜利三部曲”还未完成,他已经有了新的拍片计划。在拍摄《中国医生》期间,于冬接触了钟南山院士,被他的故事打动,于是他想要拍一部《钟南山传》,一部关于个人生命如何与时代紧密碰撞,又如何从个体生命中看到时代缩影的电影。于冬说:“医生职业是世界性的题材,我想做一部纯粹的人文电影。”

    1971年生人的于冬,今年50岁。古话有“五十而知天命”,曾经的于冬打算在50岁时退休,回到电影学院当老师。但现在,他觉得这个时间点太早了,他希望能在自己年富力强的时候,为电影行业多做一些事,多拍一些好电影,因为他感觉现在是自己资源能力、思维能力、学习能力以及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

    他说,好电影就像布道,传递的是一种精神,用电影来唤起大家挑战困难的勇气,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在采访最后,于冬说,希望可以保持身体健康,这样可以再拍100部好电影。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