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国爆款电影投资人陈宇键:跳出宫斗、家斗,科幻的视野更大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8 15:25

    在陈宇键看来,电影还将有几年的艰难期,能不能守得云开需要看是否创新出新模式,未来电影一定要与科技、消费联合。把目光投向未来,陈宇键看好科幻,从投资角度而言,变现路径更多元。“跳出大家常见的宫斗、家斗,科幻的视野更大,可以想象的东西也多,可以变成电影、动漫甚至游戏。”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每经编辑 董兴生    

    成立于2013年的厚德前海基金,专注于文化产业投资,中国电影票房排名前5中,《战狼》《你好,李焕英》和《流浪地球》背后都站着厚德前海。因此,在文娱行业投资机构中,厚德前海以“高命中率”著称。

    厚德前海基金董事长、合伙人陈宇键鲜少露面,但提到淘梦网、太和音乐、新世相、耐飞影视、北京文化等公司,又绕不开他。

    每日经济新闻作为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唯一深度合作财经媒体,在北影节期间,深度专访了这位难得露面的投资人。在陈宇键看来,电影还将有几年的艰难期,能不能守得云开需要看是否创新出新模式,未来电影一定要与科技、消费联合。

    陈宇键 图片来源:北影节官方供图

    “如果马斯克拍电影,会拍成什么样?”

    疫情阴霾下,今年春节档依旧开了个好头,《你好,李焕英》已黑马之姿跑赢档期,54.14亿元的票房登上了中国影史的亚军之座。

    陈宇键表示,所有影视作品的投资都要往前倒推3~5年,例如《你好,李焕英》开启于2016年,《流浪地球》的准备时间则更早。

    《你好,李焕英》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但陈宇键并不认为有所谓“方法论”。“都不是一种方法做出来的,有偶然性,也有正好是那年的社会情绪,有导演的几年坚持,甚至有档期内没有对手的运气。”

    虽然这么说,厚德前海通过旗下子基金实打实地投准了一众知名导演和制片公司,如宁浩的坏猴子影业、乌尔善的长生天影业、丁晟的功到影业、陈国富的工夫影业、张一白的拾谷影业和郭帆文化传媒等。

    厚德前海与北京文化的渊源也颇深。启信宝显示,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此前曾担任过厚德前海董事长,后于2016年5月退出。北京文化频频爆雷,是否会对厚德前海造成影响?此问题,厚德前海方面不予回答。

    疫情让影视行业慢下来,影视投资也是如此。“现在不是‘跑’的时候,正好利用影视寒冬把功夫练好,可能后面跑得更快。”陈宇键称。

    影视行业收入减少,上游资金一定更加冷静,早期的项目预算充足,现在基金普遍减少了投资预算。

    当下环境中,仿佛有只无形的手,使得电影和电影院如履薄冰,不知何时就要撤档、或者关门。

    也正因为此,陈宇键认为,内容可以往“轻”了做,因为视频已是主战场。“现在不要加那么大比例拍院线电影,拍短视频、短剧都是一个方式,靠视频很快就播出去了,里面有很多机会。”

    大成本创作意味着长周期,耗费3~5年拍摄完,播出时遇到问题,再等到7年之后上映的案例不在少数。降低风险的根本办法便是:“缩短创作和回收周期。”

    无论从资金规模还是创作体量,陈宇键都认为比前几年小才是好事。“很多内容不应该在院线,应该在短片、短视频上,后者适合小步快走地纠错。”正如房地产不适合造太多摩天大楼,影视行业也需要有合理的投入产出。

    对造“摩天大楼”般的商业巨制,上游资金已经变得谨慎。如果跳出票房的衡量因素,例如艺术影片,陈宇键直言依旧可以做,也一直有人投。

    把目光投向未来,陈宇键看好科幻,从投资角度而言,变现路径更多元。“跳出大家常见的宫斗、家斗,科幻的视野更大,可以想象的东西也多,可以变成电影、动漫甚至游戏。”

    金庸以一支笔创作了中国人的武侠世界,刘慈欣用他的脑洞画出科幻世界的大篇幅,其中的价值早超越了票房。陈宇键认为,有划时代的颠覆性作品出来更重要。

    《流浪地球》剧照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不过,除了《流浪地球》,科幻项目中可证明自己的团队不多,厚德前海将做大量的投入和准备。“除了大家已知的导演,我们还有比现在多两三倍的导演储备,不过他们在用短片练手。导演都在我们的体系中,研发体系和创作体系。”

    陈宇键时常幻想,乔布斯、马斯克如果拍电影,会拍成什么样。但另一方面,中国电影人也很优秀了。“我们把自己的跨界做好,能超越和颠覆很多老外的认知,只不过我们还在尝试中。”

    陈宇键坚信,行业需要与科技、消费跨界,除了练好自身外,与更大行业的优秀团队结合,才有前途。“我不觉得这行业自己跟自己斗,能有特别大的变化。”

    做精神消费的“沃尔玛”

    厚德前海投资涉猎广泛,涉及行业多个阶段和领域,如影视内容、文化+科技、旅游体育、IP衍生等方面。划分为区域,则是内容+场景+消费。

    用陈宇键的话说,厚德前海的大战略是做“精神IP的矩阵”,然后不断互相结合。“我们有物质消费的沃尔玛,肯定也会有一个内容消费的沃尔玛,我们做‘精神产品的超市’。”

    大环境不够理想,大家的现金流收紧。人可以一年不看电影,但一天要吃三顿饭。“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消费是刚需高频。”陈宇键称,民营企业解决现金流,关注消费项目已成为当下回报快且不得不做的事情。

    消费市场近两年走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进行到差异化竞争后,内容需求将继续浮出水面。

    电影院也到了转型的时刻,面对效益不好的影院不断关门,陈宇键不认为这是不好的消息。“院线集中度应该更高一些才是优势,它回报期和集约性更好。”

    但陈宇键也相信,中国电影未来会更好,只是存在的形式会变化。“电影院少开些不是坏事,过量了就分流了,都说回报低,是因为烂片、地段不好或者不专业的人太多。”

    剧本杀或许是近期的探索之一,陈宇键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沉浸式消费”。“环球乐园是沉浸式消费,剧本杀和电影是小单元的封闭式乐园,游戏更小,未来会有多种场景,不指望靠一个院线。”

    当电影内容减少,电影院转成沉浸式商业可能是好方向。“电影变成不一样的样子才好。转型的需求没有变,只是大家的需求不在电影上了,这个厅开剧本杀,那个厅做游戏厅,还有厅做音乐厅,差不多就是多元的娱乐空间。”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陈宇键感到满意:“电影给你带来愉快、喜悦、好体验就够了。你带着人一起社交,彼此得到了解,大家还愿意多来就好了,它的形式适合当下。”这也是“精神消费”的具体想象。

    图片来源:厚德前海官方微信

    总结而言,厚德前海仍在探索中,有得有失,只是陈宇键坚持“科技”是方向,科技也给了内容更多表现形式。

    陈宇键相信,VR会成为一个很大的产业,技术、芯片、云端、边缘计算等都在升级。“从内容往技术上的演进,这条线我们都在做。”

    曾经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人们觉得有短信就够用了。智能手机出现后,市场急速扩大。技术创新没有终点,折叠手机之后,接下去的表现形式在哪,陈宇键也想寻找。“没有一个东西是终极产品,电影后面会有AR增强现实技术、智能眼镜还是声控?我不知道,肯定会有。我们需求多,机会多,人才集中,会以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真得为行业做点实际动作,在天冷的时候还在攀登,还在植树的是少数人,但我觉得这少数人能走出来。”陈宇键说。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