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义招标:三成项目需给“介绍费”挤压利润 保证金模式使回款压力较小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6 18:24

    ◎国义招标通过外部咨询服务商获取项目,要向咨询服务商支付咨询服务费,即“介绍费”,导致单个招标代理项目成本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6月末,国义招标应收账款余额为457.97万元,占比仅为0.59%,应收账款占比极低的原因与其回款方式有关。2018年~2020年,国义招标采取第三方回款方式取得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均超过85%。

    每经记者 王帆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已“箭在弦上”,根据相关政策安排,新三板精选层现有66家挂牌公司将全部转为北交所上市公司。

    作为今年8月进入精选层的企业,国义招标主要从事招标采购代理服务、招标增值服务。简单来说,国义招标是招标方与投标方中间的“桥梁”,提供招标前期咨询、策划招标方案、编制招标相关文件、审查投标人资格、组织和实施招标、开标、评标、定标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国义招标的客户主要是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大型集团公司等具有项目招标需求的机构,而这些代理服务项目的来源,有超过30%来自咨询机构的介绍。因此,国义招标需要向其支付咨询服务费,导致单个招标代理项目成本增加,毛利率低于公司自身开拓的项目,未来存在毛利率下滑的风险。

    此外,招标代理服务行业存在特殊的第三方回款模式,即服务委托的客户为招标人,但服务费实际由中标人支付。国义招标在开展服务时会向投标人收取一定额度的保证金,招标结束后根据结果抵扣或全额退还。这种保证金模式存在一定的预收性质,使得国义招标在回款上基本不存压力,历年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重基本为0,现金较为充裕。

    图片来源:摄图网

    超三成项目靠介绍 毛利率低于自身开拓项目

    国义招标成立于1995年,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2021年8月进入新三板精选层。公司主营业务包括招标代理服务和招标增值服务,前者是受招标人委托代为组织招标活动并提供相关咨询服务,后者是招标后续的采购代理服务、工程造价服务。2020年,上述两个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8.75%、1.25%。

    国义招标主要服务于医疗、交通、能源、电信、环保、市政工程等领域的客户。截至2020年末,公司累计承接各类项目已超5万项次。2018年~2020年,国义招标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2亿元、1.87亿元和2.1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967.05万元、6272.05万元、7328.46万元,业绩稳步增长。

    在客户资源上,国义招标有超过30%的项目通过外部咨询服务商介绍而取得。随着国义招标走出大本营广州,布局全国市场,业务的拓展更需要具备一定本地资源的咨询服务商作为“中介”。

    具体来看,2018年~2020年,国义招标通过业务咨询服务商承揽的项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67%、28.27%和33.26%,通过业务咨询服务商承揽的项目数量占公司总项目数量的比例分别为35.14%、30.95%和33.57%。

    然而,通过外部咨询服务商获取项目,要向咨询服务商支付咨询服务费,即“介绍费”,导致单个招标代理项目成本增加。国义招标在发行说明书中指出,在招标代理项目平均收费变化较小的情况下,通过咨询服务商获取项目的毛利率低于公司自身开拓项目的毛利率。

    2020年,国义招标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55.37%下滑约3个百分点至52.27%,主要是因为2020年咨询协作费增长导致成本增加,挤压了利润。公司表示,2020年咨询协作费比2019年增加1057.21万元,增长49.59%,主要原因为汕头、佛山等地咨询服务供应商提供招标代理项目增多,计提的咨询协作费增长较大,招标代理服务成本增长幅度高于招标代理服务收入增长幅度,最终导致2020年招标代理服务毛利率下降。

    因此,国义招标表示,未来若市场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自身开展项目受阻,从而依赖从咨询服务商获取项目资源,采购咨询协作服务费占比不断增加,将可能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的风险。而若公司与业务咨询服务供应商不能持续合作或者合作模式发生变化,可能对公司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预收保证金 回款压力较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代理服务商,国义招标是典型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截至2021年6月末,国义招标的总资产中,占比最高的为货币资金,余额为4.47亿元,占比为57.95%。其次为交易性金融资产2.02亿元,占比26.18%。

    图片来源:公司2021年半年报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6月末,国义招标应收账款余额为457.97万元,占比仅为0.59%,应收账款占比极低的原因与其回款方式有关。

    招标代理行业存在特殊的第三方回款模式,即招标人在委托招标代理机构提供代理服务时,在委托协议和招标文件中存在约定招标代理服务费由中标人支付,同行业上市公司东方中科、中达安等均是采取这样的回款方式。2018年~2020年,国义招标采取第三方回款方式取得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均超过85%。

    而在由第三方中标人支付服务费的过程中,款项基本是预收形式。根据国义招标的发行说明书,公司在开展招标代理服务时会向投标人收取一定额度的保证金,招标工作结束后公司根据招标结果用于抵扣中标人招标手续费或全额退还投标人。这让公司极低的应收账款比例有了合理的解释,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回款压力较小。

    不过,由于投标人的数量远远大于实际中标人,因此国义招标对于某一项目预收的保证金金额往往大于实际营业收入,大量保证金需要退回。这从公司货币资金的构成可见一斑。国义招标存在使用受限的特定用途货币资金,主要为投标保证金和代收代理采购款项,2018年~2020年各年末的余额分别为2.89亿元、2.41亿元、2.56亿元,占货币资金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8.28%、41.80%和40.40%。

    上述情况也导致公司的现金流容易出现较大波动。2018年~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067.62万元、-118.62万元和8989.54万元。国义招标表示,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波动较大,主要受投标保证金及代收代垫代理采购款项的影响。由于单个项目投标保证金及代收代垫代理采购款项的金额大于收入金额,使得其对经营活动现金流会产生较大影响。

    业务类型较单一 规模存在劣势

    从行业整体来看,国内招标代理机构数量不断增加,竞争加剧。国义招标援引官方统计数据指出,2019年我国工程招标代理机构数量已达8832个,同比增长14.45%,工程招标代理机构从业人员合计62.77万人,同比增长1.64%。

    根据《中国招标投标发展报告(2018)》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政府采购代理机构数量达到11599家,同比增长16.51%;共有1560家机电产品国际招标机构,同比增加507家。

    国义招标表示,公司与国信国际工程咨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等业内龙头企业相比,整体服务的项目数量和中标金额还有一定差距,在与上述企业竞争,特别是跨区域竞争时,存在一定规模上的劣势。

    此外,国义招标主营业务是为客户提供招标采购代理服务,收入占比约为98%,业务类型比较单一。而业内部分服务机构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设计咨询、工程造价、招标代理、工程监理等一系列服务。国义招标表示,公司目前在服务种类上存在一定的劣势,若未来招标代理业务所处市场发生变化,公司将面临因业务类型单一导致业绩波动的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公司降低外部咨询服务商依赖、提升自身业务拓展能力、业务多元化发展计划,尝试采访国义招标,并应公司要求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暂未获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