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煤电项目不再新建促使企业转型 清洁能源发电仍有成本优势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4 22:27

    ◎从竞争优势来看,虽然清洁能源发电整体要比火电贵一点,但我国企业在成本方面依然有较强的竞争力。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我国的价格优势来自于整个产业链的竞争,无论哪一个领域我们的设备都更便宜,关键看对方能不能承受。”

    每经记者 岳琦    每经实习记者 杨煜    李明会    每经编辑 宋思艰    

    近日,我国在“双碳”目标建设中做出新承诺,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近年来,我国煤电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由于具备技术、经验和价格优势,中国企业与各国的电力合作不断加强。此次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会对这些出海企业产生哪些影响?“因为国内新上的火电站已经很少了,国内企业一直把海外当作重要的发展阵地。可是现在国外市场没有了,这些厂家就得想办法转型。”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大唐发电(601991,SH)、华电国际(600027,SH)、中钢国际(000928,SZ)、川仪股份(603100,SH)、东华科技(002140,SZ)等多家涉及相关业务上市公司,覆盖境外煤电项目投资方及承包商,多家企业回应,停止新建预计对企业影响不会很大。

    林伯强认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依然存在电力缺口,且国内企业在通过清洁能源发电满足这些需求时同样拥有价格优势。

    境外电力装机容量中,煤电项目占39.67%

    几年前,由于国内煤电市场趋于饱和,国内企业亟需一个开拓海外市场的机会,国内企业由此开启了“走出去”的步伐。

    根据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的中国海外电力资产数据库,我国近年来的新建海外煤电项目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越南、印度、巴基斯坦等沿线国家。尤其是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印度尼西亚,煤电装机容量(包含运营中、建设中、计划中)达到约14.03GW,位居海外煤电资产第一位。

    林伯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带一路”上的发展中国家不仅缺电,并且希望比较便宜地来发展电力行业,而火电的优势就在于便宜、建设快、规模大,因而成为这些国家的首选。

    那么,中国在海外的煤电投资规模有多大?

    根据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统计,中国对外直接投资(FDI)或政策性银行参与的煤电项目装机容量(包含运营中、建设中、计划中)约为74.02GW,占到我国境外总装机容量的39.67%。另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截至今年8月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为1276.11GW。相比之下,中国资本在境外的煤电投资规模并不算大。

    与煤电项目相对,我国在境外非化石能源能源的电力建设正在显著发展。据上述中国海外电力资产数据库,我国境外水电、风电、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的装机容量已达到约80.99GW,占到我国境外总装机容量的43.41%。

    实际上,“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一承诺也是在推动相关企业加速转型。林伯强直言,“因为国内新上的火电站已经很少了,国内企业一直把海外当作重要的发展阵地。可是现在国外市场没有了,这些厂家就得想办法转型。”

    从市场需求来看,“一带一路”还有大量国家存在缺电的情况,国内企业在境外依然有足够的投资空间。“在某个点、某个地方或者某个时间段,电力供给过多是有可能的,但整体而言还是缺很多电的。”林伯强说。

    此外,从竞争优势来看,虽然清洁能源发电整体要比火电贵一点,但我国企业在成本方面依然有较强的竞争力。林伯强表示,“我国的价格优势来自于整个产业链的竞争,无论哪一个领域我们的设备都更便宜,关键看对方能不能承受。”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煤电,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电力的稳定性较弱,如果装机量大的话会对电网形成不小的冲击。发展新能源电力同样要考虑到当地电网的消纳能力。

    多家涉及相关业务上市公司回应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成熟和经验的累积,中国的煤电投资及建设企业已经成为全球煤电市场的主力军。新承诺会给这些企业带来哪些影响?

    对工程承包商及产品制造商来说,由于业务覆盖的下游市场广泛,多家上市公司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承诺对企业经营影响不大。

    以中钢国际为例,中钢国际这几年除了钢铁业务,也在推进煤电工程的总承包,“一带一路”背景下承揽了土耳其2×350MW燃煤电厂、蒙古布罗巨特煤电一体化工程、柬埔寨新建2×350MW燃煤电站等项目,去年海外营收占到总营收的16.12%。

    “我们做工程总包、不投资,影响其实不算特别大。后续拓展上还有一些煤电项目在跟踪,如果业主能解决资金情况,我们应该没什么太大影响。如果有的项目要中国融资的话,估计就困难比较大一些。”中钢国际表示。

    此外,作为一家工业自动化仪表及装置供应商,川仪股份也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要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通过与大型工程公司合作以“借船出海”,相继中标过西南电力越南燃煤电厂、山东电建铁军电力印尼燃煤电站、中国成达印尼燃煤电站等项目。

    面对“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的新承诺,川仪股份表示,“火电项目只是我们业务的一小部分,如果以后新建煤电项目比较少的话,其他的新能源发电、水电我们也是可以做的。”

    东华科技是中央控股的大型工程公司,以化学工程、环境治理工程、基础设施工程等为主业,承揽过越南沿海二期2X660MW燃煤电厂项目。“整体来讲,(现在)可能不鼓励在一带一路国家再做一些煤电项目,我们在海外主要还是往化工这块做一些相关的东西。”东华科技表示。

    另一方面,对境外项目业主企业来说,新承诺带来两个问题。

    首先,建设中和计划中的煤电项目要如何处理?目前尚未出台具体的执行方案。

    据绿色和平海外投资数据库的统计,中国在海外的煤电项目投资中,处于前期筹备阶段及取得建设许可之前的装机量达33.56GW,处于建设中的装机量为28.79GW。

    其次,电力投资业务在境外的布局会有哪些调整?

    华电国际在2021年半年报中表示,新型电力系统建设下,将积极探索海外风光电项目并购。对此,记者也从华电国际方面得到确认,“海外市场拓展还在规划中,未来海外电力投资如果有的话肯定是按照国家政策来,也就是新能源这块儿。”

    此外,大唐发电也在《2019年社会责任报告》中表示,将深耕东南亚,开拓“一带一路”市场,大力发展新能源项目,适度开发天然气项目,稳妥开发清洁高效煤电项目,实现海外项目零突破。大唐发电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带一路’布局要看具体情况,煤电现在都不太想去投,海外可能会开一些新能源(项目)。”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