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见|全球顶尖专家“会诊”德尔塔:加强针有无必要?会否出现更毒变异株?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04 19:14

    ◎德尔塔毒株感染者在长达 18 天的核酸测试期内都会保持阳性,但目前尚未有研究证明延长期内其体内是否存在可以感染他人的活性病毒。

    ◎目前有必要研究加强针接种或混合接种。

    ◎突破性感染主要指向抗体水平较低的人群。

    ◎全球正在跟踪并解码数十种变体的序列,其中一些接下来很可能成为主要的流行毒株。

    每经记者 文巧    每经编辑 兰素英    

    当前,新冠病毒变种毒株德尔塔(Delta)正在全球肆虐,并已蔓延至132个国家和地区。有专家警告,德尔塔毒株是目前全球“传播最快、最适应环境、最可怕”的新冠病毒毒株,可能将颠覆所有人对新冠疫情的“设想”。 

    新一波疫情的出现给正在复苏中的全球经济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为了缓解严峻的疫情形势,部分国家开始考虑在现有两针疫苗的基础上进行加强针接种,以强化免疫反应。在这场由德尔塔病毒掀起的新一波危机中,目前实施的隔离期规定是否依然奏效?现有疫苗策略是否需要进行调整?未来会不会面临毒性更强、传染性更高的变种病毒? 

    危局当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独家专访美国国家传染病基金会医学主任、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成员威廉•沙夫纳,日本厚生劳动省COVID-19工作组成员、日本京都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教授神代和明,英国政府新冠疫情专家组成员、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教授拉温德拉•古普塔以及英国免疫学专家、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免疫学教授丹尼尔·阿特曼,尝试揭开德尔塔变种毒株的神秘面纱,为全球的病毒防御战指明一点方向。 

    图片来源:摄图网

    德尔塔更毒?排毒期长达18天 

    NBD:美国CDC 7月30日在官方网站公布的关于德尔塔病毒的最新研究数据显示,德尔塔毒株的病毒脱落期为18天(原始毒株为13天)。这意味着什么?目前广泛采取的14天隔离期是否依然适用?是否有必要延长? 

    威廉•沙夫纳:德尔塔毒株的病毒脱落期确实比原始毒株更长,因此其传染性也有所增强。(德尔塔毒株)感染者在长达 18 天的核酸测试期内都会保持阳性,但目前尚未有研究证明延长期内其体内是否存在可以感染他人的活性病毒。因此,目前暂时没有必要改变隔离时长。 

    NBD:德尔塔毒株为何会如此凶猛?对该突变毒株的主要关注点是什么? 

    丹尼尔•阿特曼:与之前的变种毒株类似,德尔塔毒株上的刺突蛋白出现突变,使病毒传播力大大增强,并具备疫苗逃逸的能力。同时,德尔塔毒株还表现出更独特的特性,比如说,年轻群体受到感染的概率上升且重症率更高、导致更多的突破性感染等。 

    威廉•沙夫纳:德尔塔毒株比其他毒株更具传染性,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传播速度非常快。但疫苗对德尔塔毒株仍是有效的,由于许多老年人已经接种了疫苗,因此德尔塔毒株正在感染更多未接种的年轻人。 

    神代和明:目前最令人担忧的一点是,仅注射两剂有效疫苗并不能高枕无忧。在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形式(有时称为短程空气传播途径)传播的前提下,人们仍需要加强自我保护,保持高度警惕。 

    NBD: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有关阿尔法毒株突破性感染的研究提到,突破性感染与检测到病毒前一周体内的中和抗体滴度(血液样品中抗体水平的指标)有关。德尔塔毒株是否也呈现类似特征?抗体水平较低的群体是否更有可能二次感染德尔塔病毒? 

    威廉•沙夫纳:突破性感染风险与中和抗体滴度的关系在科学上仍不确定,目前这方面还没有公认的“保护力相关性”。幸运的是,当前疫苗依然能有效防御严重疾病,德尔塔毒株相关的突破性感染也不多,即使感染,表现的症状也比较轻微。 

    神代和明:有关抗体水平对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低中和抗体与突破性感染的关系非常值得关注。 

    医务人员在泰国北榄府一处新冠疫苗接种点工作(图片来源:新华社 拉亨 摄) 

    有必要研究加强针等接种策略 

    NBD:近期,德尔塔毒株的肆虐导致全球新冠肺炎病例猛增,就连接种过疫苗的人也未能幸免。这是何原因? 

    丹尼尔•阿特曼:我们认为像阿斯利康和辉瑞这样的疫苗对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有效的,即使其有效性可能下降10倍以上。但人的免疫力是不同的,免疫反应低下的群体(在面对新型突变毒株时)的抵御能力就稍弱一些。 

    威廉•沙夫纳:对于已接种疫苗的人群,德尔塔病毒可导致轻微的突破性感染,部分人可能出现严重症状,因为疫苗没有100%的保护力,对于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疫苗的作用可能不会那么大。 

    NBD:数据表明,新冠疫苗对病毒的防御效果似乎正在下降。对疫苗接种率低的国家来说,继续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是否依然是重要任务? 

    丹尼尔•阿特曼:仍应是重中之重,若没有疫苗缓解疫情形势,那后果绝对不堪想象。 

    威廉•沙夫纳:绝对有必要继续接种,现有疫苗对当前在全世界流行的几种突变毒株依旧有效。 

    拉温德拉•古普塔:当然,疫苗是控制新冠病毒的最好方法,尽管出现了少量突破感染,但大多数情况下,疫苗都是具有保护力的。 

    神代和明:疫苗有助于预防严重的疾病和死亡,仍是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要素,所以应继续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 

    NBD:就目前的情况看,突破性感染病例的共同特征是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突破性感染吗? 

    丹尼尔•阿特曼:正如预期的那样,一些证据表明,突破性感染主要指向抗体水平较低的人群。目前,部分国家开始考虑加强针接种,强化免疫效果。 

    威廉•沙夫纳:德尔塔毒株正在造成突破性感染。但所幸感染症状通常比较轻微,需要住院治疗的情况很少。 

    NBD:目前,部分国家正在考虑加强针接种。现在是否有必要调整疫苗接种策略? 

    丹尼尔•阿特曼:需要,并且正在进行紧急研究中。 

    威廉•沙夫纳:部分国家采取混打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免疫低下的人群甚至还要补种一剂加强疫苗。在美国,这一做法的合理性依然存有争议,让更多人接种疫苗是我们当前最关注的。 

    拉温德拉•古普塔:现在应尽可能让更多的人完成两剂注射,哪怕是采用混合接种。

    7月26日,行人从美国纽约一家药店的新冠检测广告牌旁走过。(图片来源: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病毒繁殖中或产生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株 

    NBD:从目前的数据分析来看,德尔塔毒株感染者最常见的症状是什么?与原始毒株和此前的变种毒株相比,症状有什么不同?德尔塔毒株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更高的住院率或死亡率? 

    丹尼尔•阿特曼:与此前的毒株相比,德尔塔毒株的特殊性体现在更强的传染性和造成了更多的突破感染,感染者更多呈现出普通感冒的症状。 

    威廉•沙夫纳:就美国目前所能确定的情况而言,德尔塔毒株并未导致更严重的症状、更高的住院率或死亡率。不过,这种毒株可能削弱味觉和嗅觉,令接种过疫苗的人感染,并出现轻微症状。 

    NBD:中国研究人员在medRxiv预印本平台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在对5月21日~6月18日期间广东确诊的62名德尔塔毒株感染者进行跟踪分析,并与2020年早期感染新冠病毒的63名患者进行比对后发现,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呼吸道病毒载量是原始毒株感染者的1260倍。较高的病毒载量意味着什么? 

    丹尼尔•阿特曼:我们认为病毒载量与该病毒诱发有症状疾病的能力和传染力是相关的。 

    威廉•沙夫纳:更高的病毒载量意味着德尔塔毒株比原始毒株更具传染力。一旦感染德尔塔毒株,人体咽喉的病毒量大约是感染原始毒株后的1000倍。因此,感染者会呼出更多的病毒。 

    拉温德拉•古普塔:这意味着病毒的传播力更强,较高的传染性可能使它能够逃避因疫苗或过去感染而产生的抗体。 

    NBD:未来是否有可能产生更具传染性的变种毒株? 

    丹尼尔•阿特曼:全球正在跟踪并解码数十种变体的序列,其中一些接下来很可能成为主要的流行毒株。 

    威廉•沙夫纳:以后可能出现传染性更强、导致更严重症状的新毒株,并可能使现有疫苗失效。因此,我们必须继续监视世界各地的变异毒株。需要指出的是,新毒株将会在新冠病毒不断的繁殖中产生变异株。阻止病毒进一步变异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全球更多人接种疫苗。 

    神代和明:是的,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需要面对其他的变种毒株,国内和国际监测系统都应保持警惕,尽快在国际上分享这些新信息。 

    7月27日,医务人员在菲律宾圣胡安一个新冠疫苗接种点准备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乌马利 摄) 

    群体免疫门槛更高   

    NBD:对比此前的突变毒株,专家曾警告说,老年人和患有其他疾病的人是最易受感染的群体。面对德尔塔毒株,易感人群是否有所改变? 

    丹尼尔•阿特曼:2020年初,大家普遍认为70岁以上人群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他们是需要住院的主要群体。但现在,由于疫苗接种率的提升和德尔塔毒株的出现,易感群体的年龄范围正在发生转变,向更年轻的群体转移。 

    威廉•沙夫纳:在美国,由于很多老年人已经接种新冠疫苗,德尔塔毒株正在年轻人中快速传播。但在疫苗接种率较高的国家,这种情况可能比较少见。 

    NBD:在中国,我们的科学家已经提出,现在对于“密切接触”的概念应该有所改变了。由于德尔塔毒株的病毒载量更高,与感染者密切接触的人群范围将更广。你们所在的国家是否也相应更新了概念? 

    丹尼尔•阿特曼:这是绝对的情况。我们知道短暂接触后会发生感染,即使是在户外。疫情期间,情况瞬息万变,我们需要不断调整规范。 

    威廉•沙夫纳:更高的病毒载量将导致更广的传播范围,这样的推测是合理的。 

    神代和明:目前,(在日本)德尔塔毒株广泛传播的原因也包括感染控制和预防措施执行不到位等因素。我认为需要加强防控工作,不过在制定严格的政策之前,还需要更多的研究结果。 

    NBD:随着德尔塔毒株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传播,预计这一波的高峰将在何时出现? 

    丹尼尔•阿特曼/威廉•沙夫纳:难以预测。 

    拉温德拉•古普塔:今年秋天。 

    NBD:群体免疫是否会因德尔塔毒株成为更具挑战的目标?未来新冠病毒会与我们共存吗? 

    威廉•沙夫纳:是的。因为德尔塔毒株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实现群体免疫需要更高水平的疫苗接种率。即使新冠病毒的传播降至非常低的水平,病毒未来也不会消失,将成为我们生活中微生物环境的一部分。未来,全球可能将不得不与新冠病毒共存。

    (实习生谭志康对本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