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口罩不付钱还是上市前遭碰瓷?漱玉平民子公司580万元诉讼未披露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28 18:24

    ◎对于这起尚未开庭的诉讼,7月27日下午,漱玉平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经核实,深圳科瑞华实业有限公司与山东飞跃达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不存在任何的买卖合同关系。

    ◎对于未进行相关公告的原因,漱玉平民方面称,公司知悉该诉讼事项,但该事项涉及金额不满足创业板公司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的相关要求,招股书未披露该事项不存在信披违规的情况。

    每经记者 彭斐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因去年疫情高峰期多方寻找口罩货源,漱玉平民(301017,SZ)这家山东本地药店连锁品牌在济南市民中赢得了不错的口碑。不过,这家刚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却也因“口罩货款”惹上了官司。

    7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相关渠道证实,因全资子公司山东飞跃达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跃达医药)未按约定支付口罩货款,飞跃达医药和漱玉平民被深圳科瑞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科瑞华)一同告上了法庭。

    权威信息显示,飞跃达医药于5月14日对上述诉讼提出管辖异议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7月27日,漱玉平民在回复记者时称,漱玉平民在诉前调解阶段,已经收到法院邮寄起诉状等材料,经核实,深圳科瑞华与飞跃达医药不存在任何的买卖合同关系。

    一位接近深圳科瑞华的人士于7月28日透露,科瑞华与飞跃达医药及漱玉平民的诉讼没有进展,目前看漱玉平民没和解的意思。

    漱玉平民7月5日登陆创业板,上市前大约两个月,深圳科瑞华以未支付口罩货款为由,将其子公司和漱玉平民一同告上法庭 每经记者 彭斐 摄

    子公司被讨要口罩货款,已进入诉讼流程

    生意场上,因货款引发纠纷是常有之事。在上市之前,漱玉平民这家山东本地连锁品牌,就因子公司的买卖纠纷,也成了被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信息显示,今年5月份,深圳科瑞华正式向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作为原告,深圳科瑞华要求飞跃达医药支付货款580万元,并以580万元为基数的相应利息13.71万元。

    诉讼的理由也很简单。记者获取的一份民事起诉状显示,2020年7月末,经中间人介绍,深圳科瑞华与被告一(飞跃达医药)通过微信协商向被告一供应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双方通过微信协商对供货主体资质,口罩的规格、包装标准、单价(0.29元/片)等达成了一致。之后,深圳科瑞华组织货源,于2020年8月29日到9月5日间向被告一交付口罩2000万片,总价款580万元。

    此后,虽经深圳科瑞华多次催要,飞跃达医药至今未支付货款。由此,深圳科瑞华将飞跃达医药告上了法庭。

    7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济南历城区人民法院证实,对于深圳科瑞华与飞跃达医药的合同纠纷一案,该院已立案受理,并依法向相关方送达起诉状副本等法律手续,现未开庭审理。

    对于未开庭的原因,深圳科瑞华的代理律师表示,因为注册地的原因,飞跃达医药已经提出了管辖异议,当然这也是他们的权利。

    工商信息显示,飞跃达医药的工商注册地址为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飞跃大道3218号。但作为原告方,深圳科瑞华在济南下辖区历城区提起诉讼,也有自己的依据。

    在该项诉讼中,飞跃达医药的身份为被告一,案件的被告二则是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在济南市历城区的漱玉平民,持有飞跃达医药100%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曾用名山东漱玉平民药业有限公司的飞跃达医药,在刚完成上市的漱玉平民的经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漱玉平民6月25日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刊登稿)》(下同)显示,关于飞跃达医药的查找结果为204个,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药品及健康相关商品的批发配送,为发行人(漱玉平民)提供商品集中采购和配送服务。

    招股书刊登稿显示,在2018年-2020年间,漱玉平民的直营连锁门店数量分别为1515家、1687家和1851家。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的零售药店已经覆盖了山东省内15个地市。

    在一位接近深圳科瑞华的人士看来,飞跃达医药与漱玉平民的紧密关系,让原告将起诉地选在了漱玉平民注册所在的济南市历城区。

    对此,飞跃达医药方面似乎并不认同。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飞跃达医药于2021年5月14日提出管辖异议申请。

    还需注意的是,对于这起尚未开庭的诉讼,7月27日下午,漱玉平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经核实,深圳科瑞华实业有限公司与山东飞跃达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不存在任何的买卖合同关系。

    上市前隐瞒重大诉讼?公司回应:金额不满足披露要求

    记者注意到,漱玉平民于7月5日正式在创业板登陆资本市场,但对于核心子公司惹上的官司,却并未有任何提及。

    漱玉平民上市前最后一次更新相关材料是7月2日,其招股书刊登稿的发布日期为6月25日。按照历城区人民法院的反馈,该院已经向飞跃达医药和漱玉平民送达起诉状副本等法律手续。

    然而,对于5月14日之前子公司就提出管辖异议、涉案金额为580万元的诉讼,漱玉平民在上市前的文件中,却并未做任何提示。

    对此,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表示,相关诉讼事项未进行披露,本身已经涉及信披违规,但不排除在上市前招股书披露的特殊时期,漱玉平民向交易所、监管部门提出(不披露诉讼)申请的可能。

    对于未进行相关公告的原因,漱玉平民于7月27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公司知悉该诉讼事项,但该事项涉及金额不满足创业板公司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的相关要求,招股书未披露该事项不存在信披违规的情况。

    虽然对飞跃达医药与科瑞华实业的纠纷未作提及,但漱玉平民可能要承担连带责任。深圳科瑞华在诉状中诉称:被告二(漱玉平民)为被告一(飞跃达医药)的唯一股东,依法应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在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一位合伙人看来,子公司虽然处于受母公司实际控制的地位,在许多方面受到母公司的制约和管理,有的甚至实际上类似于母公司的分支机构,但在法律上,子公司属于独立的法人,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不过,历城区人民法院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复中称,本案现尚未开庭审理,故对“被告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无法回复。

    虽然作为子公司存在,但飞跃达医药的业务却是母公司采购的主要承担者。

    漱玉平民在其招股书刊登稿中就公司的采购模式提到,公司的采购由飞跃达医药采购部负责,根据行业的特征及业务发展需要,飞跃达医药采购部实行商品采购的分类管理模式,具体执行各类商品的采购任务。

    《齐鲁晚报》2020年5月份的报道提及,作为山东省的龙头医药零售企业,漱玉平民在关键时刻推出了“漱玉平民防疫产品预约小程序”,每天供应12万只口罩,让济南市民在网上就能预约到口罩。该报道还称,漱玉平民依托漱玉平民飞跃达物流中心,建立起能够满足大规模用药需求的现代化快捷物流体系。

    对于上述诉讼是否会对上市公司产生影响,漱玉平方面回复称:经核实,深圳科瑞华实业有限公司与山东飞跃达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不存在任何的买卖合同关系,该事项不会对公司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漱玉平民济南某门店 每经记者 彭斐 摄

    4年被罚近百次,去年旗下门店曾因口罩价格被罚

    因相关诉讼尚未开庭,漱玉平民是否要承担责任未有定论。

    但有些奇怪的是,对于这起法院方面确认的诉讼,案件的原告深圳科瑞华方面表示“无可奉告”,拒绝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作出回应。

    7月27日,记者从漱玉平民方面了解到,公司在诉前调解阶段,已经收到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邮寄的深圳科瑞华实业有限公司的起诉状等材料,公司否认深圳科瑞华与飞跃达医药存在任何的买卖合同关系。

    7月28日,一位接近深圳科瑞华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科瑞华与飞跃达的诉讼)没有进展,目前看对方(漱玉平民)没和解的意思。

    记者注意到,除了因口罩款引发的涉案580万元的诉讼未披露,在去年疫情高峰期,漱玉平民旗下药店还因哄抬口罩价格遭罚。

    招股书刊登稿显示,2020年7月,临沂漱玉在2020年2月的现场检查中因所经营的3M牌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侵犯注册权商标专用权、冒用他人厂名厂址,商品购销差价率超过35%,被临沂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临市监处字(2020)2-081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销售涉事3M口罩,没收违法所得5.70万元,并处3倍罚款,合计22.79万元。

    对于该次处罚,漱玉平民在招股书中以“临沂漱玉销售3M口罩具体情况”进行说明:2020年1月,临沂漱玉从临沂九州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九州通)购进涉事3M牌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以下简称3M口罩),除少量3M口罩员工自用外,其余3M口罩于2020年2月销售完毕,销售金额合计22.83万元,占发行人2020年度主营业务收入比重的0.01%。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该情况说明中,漱玉平民更多提到该事件与供应商临沂九州通的事宜,但对于“商品购销差价率超过35%”仅以“未造成人员伤亡,亦未涉及诉讼纠纷”等进行概括。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因口罩价格被罚,从漱玉平民公开的信息来看,这家公司在上市前也有着屡遭处罚的过往。

    招股书刊登稿显示,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漱玉平民及子公司累计受到行政处罚共计65起。2021年1-2月,发行人及子公司存在4起行政处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漱玉平民及其子公司遭到34起行政处罚。也就是说,在2017年至2020年间,漱玉平民及其子公司共被处罚99次。

    对于行政处罚可能产生的影响,漱玉平民在招股书刊登稿中称,发行人存在多起违法违规行为及受到处罚的情况,该等情形均未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不过,漱玉平民同时提到,若发行人在今后的业务经营活动中因经营不规范或不能及时执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仍存在被主管部门认定为构成违法违规行为或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活动产生一定的影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