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巨头阿特斯科创板IPO:若原料和境外运输价格等继续上涨,或致2021年业绩亏损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02 18:55

    ◎阿特斯初步测算,若硅基材料平均价格上涨10%以上、或光伏玻璃、铝边框平均价格上涨20%以上、或EVA平均价格上涨30%以上、境外平均运输价格上涨40%以上均可能导致公司2021年度出现亏损。

    每经记者 孙嘉夏    每经实习记者 程雅    每经编辑 汤辉    

    近日,光伏领域巨头阿特斯冲刺科创板IPO。

    在招股书中,阿特斯表示,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公司上游主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对公司短期经营业绩或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负,预计2021年上半年公司整体业绩仍亏损,2021年全年业绩也可能出现亏损的情况。

    此外,自2019年9月至2020年12月,阿特斯通过转让股权等方式陆续剥离了海外电站开发及运营业务。目前,作为全球主要的光伏组件制造商之一,阿特斯的核心业务为晶硅光伏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垂直一体化光伏组件企业,位于光伏产业链的中游,并从事上游的硅片制造和下游的光伏应用业务。

    主营收入以境外为主

    阿特斯的控股股东加拿大CSIQ于2006年11月在美国NASDAQ股票市场上市。如阿特斯本次发行的A股股票上市,将与公司控股股东加拿大CSIQ分别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美国NASDAQ股票市场挂牌上市。

    阿特斯的主要产品为光伏组件,2018年至2020年组件产品出货量分别为5879MW、8120MW和11117MW,基于IHS Markit数据测算,阿特斯2018年至2020年市场占有率分别为5.72%、6.48%和8.06%。IHS Markit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阿特斯组件出货量均位列全球前五名。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阿特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44.4亿元、216.8亿元、232.8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9.2亿元、17.5亿元和16.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阿特斯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境外。2018-2020年,阿特斯在境外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94.7亿元、186.7亿元、194.4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48%、88.84%、84.91%。

    阿特斯表示,公司境外收入可能受到贸易政策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如果未来境外子公司所在国家及地区或公司主营业务产品出口国的政治经济形势、经营环境、产业政策、法律政策等发生不利变化,或者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不能有效维持在境外市场的竞争地位,或者因为国际化管理能力不足导致在经营过程中出现违约、侵权等情况引发诉讼或索赔,将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2019年,为明确主营业务,阿特斯进行了资产重组。自2019年9月至2020年12月,阿特斯通过转让股权等方式已将海外电站开发及运营业务(包括海外电站开发、销售、运维及电站资产管理业务)全部剥离给控股股东加拿大CSIQ,仅保留中国境内电站开发及运营业务,不再从事海外电站开发及运营的相关业务。

    上游原材料价格涨幅较大

    在招股说明书中,阿特斯多次强调光伏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企业造成的影响。

    阿特斯的主要毛利来源是光伏组件,2018年-2020年,阿特斯光伏组件的毛利率分别为26.68%、28.38%和17.48%。可以看出,2020年光伏组件的毛利率骤降近11个百分点。

    除系新收入准则下运输费用于营业成本科目核算的影响外,另一方面则是由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以及下游组件单价由于平价上网等因素未相应上涨所致。

    阿特斯采购的原材料以硅基材料(硅料、硅锭、硅片、电池片)、光伏玻璃、EVA、铝边框为主,其中硅基材料是阿特斯采购的最重要原材料,原材料的价格情况,尤其是硅基材料的价格情况,会对阿特斯的盈利能力或财务状况产生重要影响。

    光伏电站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自2020年下半年起,受新冠肺炎疫情、上游原材料产能释放滞后于组件产能扩张等因素的影响,公司上游主要原材料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导致硅基材料及其他辅料的价格大幅上涨。

    其中硅料从2020年中至年末上涨逾50%,由于硅料是其他硅基材料的重要原材料,其市场价格的上涨导致阿特斯最重要的原材料硅基材料的整体市场价格也相应上涨。其次,阿特斯的主要辅料光伏玻璃、EVA、铝边框的市场平均价格在2020年也上浮50%-80%不等。

    除原材料外,2020年下半年以来,境外运输价格有所上升,加之人民币升值等多重因素都会给阿特斯的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而2021年初至今,硅基材料及辅料EVA、铝边框等价格仍呈上涨趋势,境外运输价格仍高居不下。阿特斯表示,基于上述影响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负,预计2021年上半年公司整体业绩仍亏损,2021年全年业绩也可能出现亏损。经过初步测算,若硅基材料平均价格上涨10%以上、或光伏玻璃、铝边框平均价格上涨20%以上、或EVA平均价格上涨30%以上、境外平均运输价格上涨40%以上均可能导致公司2021年度出现亏损。

    技术迭代或成破局关键

    上游原料价格上涨,下游产品价格却难以上行,那么像阿特斯这样的中游企业,应该如何破局?

    SOLARZOOM光储亿家副总裁马弋崴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很多光伏中游企业都在扩产,但上游受扩产周期较长的影响,供给量增长较为有限,由此出现硅料这一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而硅料涨价的成本传导、钢材铜材涨价的成本传导,导致光伏电站系统成本上升,压制了下游需求,这与中游企业2020年以来的大规模扩产一道,共同造就了中游环节的严重产能过剩,最终就只能牺牲中游环节本身的利润,直至产品价格压无可压。

    在马弋崴看来,中游企业的经营模式将从此前的“以产定销”、今年上半年的“以采购量定产”,向未来的“以销定产”转变,特别是硅片、电池片这两个环节。光伏的中游行业的三个环节的进入壁垒相对较低,且成本曲线非常扁平,不同企业之间技术及成本差异不大。“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并不能应对上游涨价和下游组件价格涨不上去所带来的问题,任何企业在这个过程中都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它是无解的。”马弋崴称。

    “要想突破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只有做技术周期的穿越,即电池片环节的HJT异质结技术。”马弋崴举例解释,就像在过去四至五年间,单晶硅片因为技术迭代致使修正后的成本比多晶硅片更低,性价比相对多晶硅片也更高,拥有这项修正技术的企业就能获得因为迭代的技术进步所带来的超额收益。而在未来5年,异质结电池则成了光伏制造业环节唯一能获得超额收益的环节——硅料的利润在2022年下半年以后也将清零。

    “这些企业要获得长期的发展,只能找到新的技术进步点。只有以代替的、存在革命性变化的、具备性价比优势的新的技术出现,在新的技术上去布局企业的生产制造和团队,那么才能既获得市场份额的增长,又获得单位利润率的增长。”

    目前,国内光伏中游企业中布局HJT技术的龙头企业包括阿特斯、通威等。马弋崴表示,阿特斯在2021年初投产的250MW规模HJT电池线为国内最早的182半片量产级HJT电池产线。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