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跌入“海底”?4个月蒸发近2600亿!丢掉新加坡首富,张勇坦言:海底捞被神化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24 22:25

    每经编辑 卢祥勇    

    海底捞(06862.HK)曾凭借其“无微不至”的服务走红,并迅速成为“火锅一哥”,但近四个月其股价暴跌,创始人张勇也失去“新加坡首富”之位。

    6月23日,海底捞盘中创下了36.2港元的年内新低,收盘报37港元。24日其股价继续下跌0.27%至36.9港元/股。

    而在4个月前,其股价曾摸高至85.75港元/股,总市值更是达到4546亿港元,而今市值已经缩水近2600亿港元。

    如今的张勇对于现状也有了较为清醒的认知,他在近期表示,市场把海底捞神化了。

    2211520604020344832.jpeg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4个月蒸发近2600亿港元

    2018年9月26日海底捞终于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17.8港元/股,总股本约53亿股,以此计算,海底捞的IPO市值为945.6亿港元,一骑绝尘,将彼时的“火锅第一股”呷哺呷哺遥遥甩在身后。

    截至6月24日收盘,海底捞每股股价报36.9港元,总市值1956亿港元。

    从年内高点至今,海底捞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55%。

    8067426742175417344.png

    股价下跌使得海底捞实控人张勇暂时退出了新加坡首富之位。福布斯实时全球富豪榜显示,张勇目前以136亿美元的身家排名新加坡富豪榜第5位。

    1283980137499839488.png

    今年3月,海底捞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全年净利润为3.09亿元,同比2019年下降86.8%。营收数据也不理想:2015-2019年,海底捞营收复合增长率为46.55%。而2020年海底捞全年营收286.14亿,同比仅仅增长7.75%,增速明显放缓。

    对于股价下跌的原因,海底捞将其归结为疫情影响。

    在财报中,海底捞表示,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防控影响,海底捞从1月26日起暂停中国大陆地区所有门店的营业,于3月12日逐步重新开放门店。2020年上半年因疫情亏损9.65亿元。

    此外,被誉为餐饮业“晴雨表”的翻台率也明显降低。2016-2019年翻台率每天分别为4.5、5.0、5.0、4.8次,2020年海底捞翻台率下跌至3.5次/天。

    多项数据表现不佳也影响了机构的信心。就在近日,瑞信发布研究报告,下调海底捞今年度每股盈利6%。报告中称,海底捞股价自今年2月高位累跌54%,主因市场对翻台率缓慢复苏及减慢店铺扩张步伐等方面的忧虑。

    不过多数券商还是积极唱多,如5月27日方正证券就表示,公司实施股权奖励,有助于管理与经营团队更加稳定,有望提升运营效率、提升员工积极性与客户满意度。方正证券认为短期经营数据不改公司中长期优质服务+强供应链的核心竞争力,看好火锅龙头实现强者恒强。

    张勇:大家神话海底捞了

    张勇和海底捞的故事早已被市场炒得烂熟,1994年,三次创业未果的张勇发现小火锅在成都很受欢迎,一心想着赚钱的他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当年春天,他拉着技校同班同学施永宏与各自的女友,在四川简阳开了第一家海底捞,店里只有4张桌子,十分不起眼。但凭借肯吃苦、肯服务的态度,海底捞很快成了火锅界的一哥,2011年一本《海底捞你学不会》的书更是将海底捞推向神坛。

    2018年上市,只是故事的开始,而不是结束,2019年市场继续造好,海底捞的股价高歌猛进。张勇那一年可以用“春风得意马蹄疾”来形容,2019年8月,新加坡首富10年来头一次换人,根据财经杂志《福布斯亚洲》最新发布的新加坡50大富豪榜单,张勇以138亿美元(约192亿新元)身家,击败位居榜首10年的远东机构黄志祥和黄志达兄弟,成为新加坡首富,张勇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8511069598719719424.jpeg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朱万平 摄(资料图)

    不过新冠疫情让海底捞经历上市以来的第一轮“暴击”,去年3月,海底捞一度跌至27.28港元/股。不过随后绝地反弹,劣势变优势,2020年,海底捞股价累计涨幅高达91.5%,被业内称为“火锅中的茅台”。到今年2月16日,最高反弹至85.75港元/股,总市值达到4546亿港元。但近几个月,海底捞股价再次暴跌。

    为了拯救净利润,据其年报数据,顾客的人均消费金额已从2017年的97.7元增至2019年的105.2元,而2020年又进一步提升至110元。然而消费者对此感到不满,海底捞在去年时还因“米饭7元一碗,一片土豆1.5元”的价格备受舆论争议。

    与此同时,疫情期间海底捞持续推进开店计划,业务扩张导致成本大增。原材料及易耗品从2019年112.39亿元增至2020年122.62亿元,增长9.1%;员工成本从79.92亿元增至96.77亿元,增长21.1%;折旧及摊销从18.913亿元上升至30.34亿元,增幅达60.4%;财务成本从2.37亿元上升至4.46亿元,增幅达88.2%。

    据界面报道,在今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张勇表示,“我对趋势的判断错了,去年6月我进一步作出扩店的计划,现在看确实是盲目自信。”张勇说道,“当我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已经是2021年1月份,等我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是3月份了。”

    除了因为门店增加拉低了单店翻台率之外,扩张背后的人员储备和内部管理是业绩下滑的根本原因。“内部管理始终存在,无论上市前还是上市后,我一直在公共场合强调海底捞管理弱的方面。但是因为过去几年业绩太好,管理的问题被掩盖了。”张勇说。

    如今的张勇对于现状也有了较为清醒的认知,他认为市场把海底捞和他神化了,“2015年之后进入快车道,带来了表面繁荣。现在遇到困难,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如果这次我侥幸过关,我能把这些店重新整合好,未来类似的困难还会发生。”

    外部环境方面,如今,川味火锅、重庆火锅、铜锅涮肉、潮汕牛肉锅、鱼火锅等赛道越分越细,越来越多的新火锅品牌在市场上崛起,加上各路明星也纷纷加入了火锅的竞争,比如郑凯的火凤祥、陈赫的贤合庄、包贝尔的辣庄等等。除此之外,新兴的小龙坎、蜀大侠等火锅,也对海底捞造成了竞争压力。

    与之相对应的,海底捞龙头地位受到威胁,标准化服务模式是否还会被当代年轻人买单?市场后续会给出答案。

    颐海国际跟跌

    在海底捞步步下跌时,火锅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1579.HK)也跟着下跌,股价5个月内跌去6成,两者俨然成了火锅界的难兄难弟。

    6月24日,颐海国际盘中创下了49港元的年内新低。今年以来,颐海国际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56%,以年内高点147.89港元计算,累计跌幅更是达到63%,曾经的千亿港元市值只剩下532亿港元。

    8234946217027752960.png

    世人皆知海底捞,而颐海国际却少有人知道。其实颐海国际早于海底捞在香港上市,海底捞的大股东张勇夫妇亦是颐海国际的大股东。不仅如此,张勇夫妇也直接在颐海国际任职,其中张勇本人担任非执行董事,其妻子舒萍为5位执行董事之一。

    在过去的2020年,疫情重创餐饮行业,海底捞无法幸免,但颐海国际业绩仍维持两成左右增长,其2020年实现收入53.60亿元,同比增长25.2%;年内溢利为9.83亿元,同比增加23.63%。

    颐海国际目前既是关联方海底捞及其附属公司集团(海底捞集团)的火锅调味料产品供货商,同时也为第三方餐饮、食品企业等提供烹饪调味品解决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颐海国际向海底捞供货的单价逐年走低,未来有可能拖累其整体毛利率。

    以火锅调味料为例,2018年颐海国际供应海底捞的单价为26.1元/公斤,到了2019年已经降到24.2元/公斤。2020年继续下降为22.5元/公斤。而且,颐海国际给关联方的供货价格和给第三方的供货价格趋势完全相反。颐海国际来自关联方的收入下降更多是单价降低的关系,而非疫情影响销量。2020年,颐海国际供应关联方火锅调味品的毛利率下降1.6个百分点,达到25.9%。照此趋势发展,今年颐海国际来自关联方的交易仍有可能下降,从而影响其整体增速。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界面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